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九十六章 释疑和宴席
    书接上回。

    “徐将军,我等又没有见过面,你是怎么认出某家的?”

    对于这一点,吴氏族长非常的好奇,在场除了徐晃之外共有三人。

    徐晃是怎么认出他的?

    徐晃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指了指一旁的吕布,笑呵呵的说道:“某家在很早的时候就已经见过温侯。

    所以,在你们三人之中,我不认识的人只有你一个。

    而你吴氏家族既然已经决定要投靠兄长,那就证明,你吴氏家族的族长是个聪明人!

    一个聪明人,在伯雄受到袭击的时候,绝对会站在伯雄的身旁!”

    说到这里之后,徐晃大有深意的看了吴氏族长一眼,没有再继续说下去。

    “呵呵……”得看透心思的吴氏族长,干笑了两声之后,说道:“徐将军果然是人中龙凤,某家佩服。”

    “呵!”徐晃闻言,笑了一声之后,没有追根究底, 转变话题道:“此处不是说话之地,我等还是入城再说吧。”

    “也好。”杨英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点了点头,对着一旁的吴氏族长问道:“你不找两个人,去把你们家族走丢的那几个人追回来吗?”

    吴氏族长闻言,老脸一红,满是不好意思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某家这就去,这就去……”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也没脸继续待在这里,扭头便朝着自己家族所驻扎的方向走去。

    一转过头,他的脸色立刻就变了,变得愤愤不已!

    并且,他看向自己家族驻扎的方向的时候,眼中更是充满了浓浓的煞气。

    说实话,他对自己家族的表现非常的失望!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决定,等在洛阳城安顿下之后,立刻就会整顿家中的家风!

    等吴氏族长走后,杨英和吕布、徐晃三人,牵着自己的马,缓缓的朝着潼关之内行去。

    杨英一边走,一边问道:“公明兄,你为什么会敲响战鼓?”

    徐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苦笑了一声指了指杨英的大部队,说道:“这也不能怪为兄,实在是你这部队太像是一只前锋军了。”

    一旁的吕布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转过头看了看自己回身后的大部队,立刻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

    他从刚才就非常的奇怪,既然徐晃没有谋逆之心,那他为什么会敲响战鼓?

    如今看来,结症是在这里啊!

    “前锋军?”杨英闻言,转过头看了看自己那混乱的部队之后,满脸不解的问道:“真的像前锋军?”

    听到杨英的问询之后,还不待徐晃回答,吕布便立刻插言道:“非常像!

    如果是某家守城,某家也会敲响战鼓!”

    说到这里之后,他指了指杨英身后的那一千骑兵,说道:“使者,如果某家守城,某家也会认为你身后的这只骑兵是前锋军。

    而身后的那些马车部队,就像是运输粮草的辎重部队一般。

    我们在打仗的时候,不都是这样吗?

    先派前锋军去将前路疏通,然后在派辎重部队将大营扎好,最后大部队才会来此。

    尤其是在打算攻城的时候,都是这般布置。”

    说到这里,吕布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说道:“如果真是在战场上,一千骑兵做先锋,身后又有一万辎重部队,那最后而来的大军,一定会超过三万人!

    也怪不得徐将军会这么紧张了!”

    徐晃在听完吕布的解释之后,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正是如此!

    某家在发现你们的配置之后,立刻就觉得,你们可能是董卓派来攻打潼关的大军,所以某家才会如此的紧张。”

    说到这里,徐晃有些疑惑不解的对着杨英问道:“伯雄,你既然是兄长的使者,那你为什么没有亮出自己的旗号?

    如果你亮了旗号,某家何至于会如此紧张!”

    “呵呵……”杨英,在听到徐晃的问询之后,干笑了一声,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当初,在出洛阳的前一天,某家喝得酩汀大醉。

    第二天起来的时候,时间已经有些晚了。

    所以,某家便急匆匆的带着兄弟们去了长安。

    而等到长安门口之后,某家才发现,某家因为走的太急,而忘了拿主公的旗帜,所以……”

    “你啊你……”徐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有些哭笑不得的摇了摇头。

    一旁的吕布此时也有些哭笑不得,他没想到这一场误会,竟然全都是因为杨英的疏忽大意,实在是让人不知道该说什么是好。

    不过通过此事,吕布反而对成为李知的麾下更加的心向往之了。

    因为,杨英如此的马虎都能被李知视为心腹,可见李知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

    而重情重义之人,往往都非常的好相处。

    而且,你可以放心的将自己的后背交给他。

    在经过董卓的背叛之后,吕布对此事看得非常重!

    就这样,他们三人说说笑笑的走进了潼关之内。

    等进到潼关之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座三丈多高的大石碑。

    石碑上面密密麻麻的刻着无数的字迹,因为离的远,所以他们也没看到上面写的是什么。

    杨英再见到这个石碑之后,惆怅的叹了一口气,转过头对着徐晃问道:“公明兄,这难道就是……”

    “唉……”徐晃闻言,叹了一口气之后,满脸肃穆的点了点头,说道:“没错,这就是那些人的葬身之地。

    兄长在某家来此之前,就吩咐过,让某家在城门前为他们立一个大碑。

    一方面是因为,这些人都算是死在战争之中,所以在城门前立碑也是相得益彰。

    另一方面,也可以让往来的平民百姓看一看为这座城所牺牲的人。

    而且,主公已经下达过命令,凡是入城的百姓,都需要先向这座石碑微微的行一礼,然后才能入城。

    我等也只能为这些人做这些了。”

    说到最后,徐晃还是有些忍不住的感叹了一句:“离乱人不如太平犬啊!!”

    杨英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忍不住对着这石碑深深的行了一礼。

    一旁的吕布听到他们二人的谈话之后,有些云里雾罩,不知道他们二人在谈些什么。

    所以,他便忍不住开口问道:“你们到底在说什么?这座石碑是为何人而立?”

    徐晃在听到吕布的问询之后,看了他一眼,面色肃穆的说道:“这些人就是当初孟德公在进攻潼关之时,那些被瘟疫感染的人。

    还有那些死守潼关,同样被瘟疫感染的人。”

    说到这里之后,徐晃满脸惆怅的叹了一口气,看着不远处的石碑,喃喃自语道:“虽然他们在生前的时候是敌人,但是我等同是华夏子民,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希望他们在死后能好好的相处吧。”

    吕布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愣了一下。

    随后,他脸色复杂的看着石碑,他的眼中有痛恨,有失落,最多的还是茫然。

    他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这里面埋着不少他当初从并州带出来的人!

    虽然那些人在被董卓招揽之后,就背叛了他,但是死者已矣,他现在也恨不起来了。

    愣了许久之后,吕布还是郑重其事的对着这座石碑深深的行了一礼。

    “唉……”等直起身之后,吕布也不知道自己心中是个什么滋味,不过,他现在倒是很是放松。

    所以,他便对着一旁的徐晃问道:“如今某家也算是骠…主公的麾下,我们也算得上是同僚了。

    如今同僚来此,难道你就不打算好好的招待一下吗?”

    “哈哈……”徐晃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大笑了一声,一把拽住吕布和杨英,朝着一座府邸走去,一边走一边说道:“早就为你们准备好了,快随某家来。”

    杨英闻言,苦笑着摇了摇头说道:“虽然某家也很想在这里好好的休息一下。

    但是,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赶紧回洛阳,向主公回报长安之事,所以就不能在此多留了。”

    “哎~此言差矣!”徐晃在听到杨英的话语之后,摇了摇头说道:“俗语有云,磨刀不误砍柴工,我等现在先好好的大吃一顿。

    等吃饱喝足了之后,才能有力气赶路嘛。

    再说了,我等已经有些时日没见了,如今好不容易碰一次面,不好好的喝一顿,对得起我等着交情吗?”

    杨英闻言,笑了一声之后没有说话,任由徐晃拉着他朝着府邸之内走去。

    反倒是吕布,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眯着眼睛对着徐晃问道:“公明兄,你难道就不怕耽误了骠骑将军的事吗?”

    徐晃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脚步一顿。

    随后,他笑呵呵的摇了摇头,看了吕布一眼之后,说道:“温侯,你就放心吧,兄长不是那么小气的人。

    而且,想必你也猜得出来,兄长并不打算争霸天下,所以对待我等之时也就没那么严格。

    即便是我等误了兄长的事,他也不会太在意,最重要的是……”

    说到这里之后,他指了指一旁的杨英,说道:“如果真的有十分重要的事情,伯雄绝对不会在此多加停留。

    他一定会快马加鞭,朝着洛阳冲去!

    如今他既然任由某家拉着朝府邸行去,那就证明,他手上没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既然如此,那多耽搁一会儿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吕布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用颇为意外的目光看了徐晃一眼。

    因为他看得出来,徐晃已经看破了他的心思。

    他刚才之所以有此一问,就是想看看李知是个什么样的人。

    如果李知把任务看得比人重要,那此人就不可信,他就要好好的想一想,还能投靠谁了。

    如今看来,事情没有向坏的方面发展。

    不过,令他没有想到的是,徐晃在听到他的话语之后,竟然立刻就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并且还顺手安抚了他一番。

    这种智谋当真是不可小觑!

    徐晃见吕布不再发问,微微的笑了一下之后,带着两人来到了自己的府邸之内。

    刚才他在为杨英开城门的时候,就已经吩咐人设下的酒席,此时酒席正好摆上。

    杨英在进到大厅之后,就见大厅的正中央有一口大鼎,大鼎的下方烧着木炭,内中咕噜噜的煮着一些肉食,也不知是什么肉。

    等他们各自坐好之后,徐晃便吩咐仆人,将大鼎之内的肉食捞了出来,放置在几个精致的小盘子上,端给三人各自享用。

    而他们三人面前的几案上,也早就摆上了数碟小菜儿和一碟细盐。

    等将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徐晃挥手挥退了仆人,端起酒盏,对着他们两人敬道:“来,为兄敬两位一杯。”

    杨英和吕布见此,立刻便端起了酒盏,回敬道:“我等共饮此杯。”

    说完之后,三人便将手中的酒一饮而尽。

    在喝完之后,徐晃指了指面前的肉食,说道:“来,我等快尝尝这草原上的羊肉。”

    说完之后,徐晃立刻下手抓起了一根羊腿,蘸了蘸细盐之后,放在口中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

    杨英和吕布见他吃的香甜,也学他的模样,抓起了一块肉,蘸了点细盐,慢慢的吃了起来。

    等吃了一会儿之后,徐晃将手中的骨头棒子一扔,咕咚咚的灌了一口酒之后,大声的说道:“爽快!!

    草原上的羊就是好吃!”

    吕布在听到“草原”这两个字之后,眉头一皱,将手中的羊肉放下,对着徐晃问道:“这是哪来的羊肉?

    难道骠骑将军和那些草原上的异族有什么联系?”

    说完之后,吕布便目光炯炯地看着徐晃,眼中有些不屑。

    在以前的时候,吕布便将草原看作是粮仓。

    没错,就是粮仓!

    以前,吕布麾下的士卒没有了肉食的时候,他都会带领着士卒去草原上屠几个部族,打些秋风。

    如果李知真的和这些“看管粮食”的人有什么纠葛,那吕布还当真就瞧不起他了!

    “别胡说八道!”徐晃闻言,呵斥了一句之后,满脸不悦的说道:“兄长怎么可能会和异族之人有什么纠葛?!”

    吕布闻言,指了指面前的羊肉说道:“那这……”

    “唉……”徐晃在听到吕布的话语之后,叹了一口气,满脸惆怅的说道:“你是不知道,当初伯雄在出洛阳的当天下午,就有好几万的异族之人来洛阳打秋风。”

    “什么?!”正在吃肉的杨英,听到此言之后,立刻便将羊肉扔到了一旁,猛的站起了身,急切的问道:“主公可还好?!”

    徐晃闻言,没好气的白了杨英一眼之后,压了压手说道:“你快给我吃你的肉吧你!兄长怎么可能会出事?

    难道不知道兄长的本事?

    就算是全天下的人都死光了,兄长也依然会活蹦乱跳!”

    “呼……”杨英在听到徐晃的话语之后,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随后,他满脸责怪的看着徐晃说道:“既然主公没事,那你为什么苦着脸?吓死某家了!”

    “唉……”听到此言之后,徐晃又叹了一口气,满脸无奈的说道:“某家之所以愁眉苦脸,乃是因为,某家没能赶得上那场战斗!

    当初,在听说异族要进攻洛阳的时候,洛阳城中的大将们都快抢疯了。”

    说到这里,徐晃停顿了一下,喝了一口酒,看着杨英,说道:“伯雄,你也知道,现在天下没有几个人敢得罪主公。

    所以,我们这些大将皆都闲赋在家,只能将心中的郁闷发泄到士卒身上,拼命的操练他们。

    如今,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我等当然想要好好的过把瘾!”

    说到这里之后,徐晃脸色一苦,郁闷的说道:“但是,自从潼关被主公抢夺下来之后,就一直没有主将。

    而在主公的麾下,就属某家最擅长防守。

    所以,主公便把某家派来的潼关,让某家痛失了先锋之位!”

    说完之后,徐晃又咕咚咚咚灌了几口酒,满脸的郁闷。

    吕布听到这里,好奇的问道:“然后呢,到底是谁为主帅,赢了没有?”

    “赢了没有?”徐晃在听到吕布的问询之后,嗤笑了一声,说道:“你把“没有”那两个字去了,怎么可能会没赢?!

    那些一如之人,虽然看起来彪悍不一,但是他们的装备非常差,有一些大将都不一定能混得上是一身皮甲!

    而我们却不同,哪怕是一些辅兵辎重兵都有一身皮甲,那些正规的士卒更是各个武装到牙齿,怎么可能会输?”

    杨英闻言,点了点头之后,满不在意的说道:“说的没错,就凭区区异族,还奈何不了主公!”

    说到这里之后,杨英好奇的问道:“到底是谁夺得了主帅之位?”

    “还能有谁?!”徐晃满脸郁闷的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兄长觉得,既然孟德公想要争霸天下,那他就需要名望。

    所以,便将此次战役交给了孟德公,且给了他五万骑兵,加上三员大将!

    云长兄,还有颜良文丑二兄弟都去了。

    再加上夏侯二兄弟,孟德公的麾下就有五员大将!

    说到这里之后,徐晃满脸憧憬的说道:“你们是不知道,孟德公等人在和异族对阵的时候,并没有用任何的计谋,反而硬碰硬的和他们打了起来!

    孟德公麾下的那五员大将分为五军,各自带着自己的大军对异族进行绞杀!”

    说着,他摇了摇头,喝了一口酒之后,满脸不屑地说道:“异族之人就是不经打!

    虽然他们有七八万大军,但是战争却只持续了约有两个时辰的功夫,异族便抵抗不住,被孟德公打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