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幻变诸天归一剑 >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连仲(中)
    玄冥进入阵中,对那雪仙子到有几分忌惮。雪仙子与他一样,未得到对这个庚金剑阵的全套,他修为更深,得到的传授更为全面,本应压制雪仙子才对,但现在发现,雪仙子在这个阵法细微之处的了解,却远在他之上。

    玄冥自忖,双方在阵法的理解上,不过是半斤八两。因此雪仙子在庚金剑阵当中安然无事,但却不能破阵而出。

    只是此阵是玄冥所布,他占有地利。在阵外,这地利优势并不显著,但进入阵中,他的优势便是压倒性的。

    雪仙子见了,眉头也是一皱。这道理玄冥清楚,她自然也是明白,但却不知该如何是好。

    燕赤火传音道:“不要怕,他中了我的剧毒,用不了多久,毒性全面发作,便只有死路一条。你只须拖住他即可。”

    雪仙子心下稍安,也传音道:“他大约还要多久毒性才能全面发作?”

    燕赤火道:“若是别人,这毒性早就全面发作了,但他或者有异术,或者肉身有异,所以拖到现在,估计还有一柱香左右,他就会毒性全面发作而难以施法,甚至都不能动弹。”

    雪仙子心下稍安,传音回道:“我试着看能不能坚持一柱香。”

    就在此刻,空中突然升起一个太阳,金光灿烂,耀人眼目,令人不敢逼视。雪仙子脸色大变,焦急地喊道:“这是骄阳如血,是庚金剑阵合道期变化的杀招之一,我接不下来!”

    燕赤火闻言大惊,在庚金剑阵当中,如果雪仙子不能接下来,自己只是死路一条。他灵机一动,一把拍在雪仙子的后背,一股澎湃的法力输入,喝道:“你法力不足,借用我的法力,看看能否抵挡得住!”

    燕赤火这也是死马当做活马医,至于管用不管用,根本无暇细思。雪仙子只觉得体法力充沛之极,全身如同要被撑爆一般,心下大急,暗道:“这样下去,还不等破阵,自己先被燕赤火的法力摧毁了。”

    她还未等说话,却见空中那个太阳越发明亮,轰的一声,落下来无数剑刃来。雪仙子知道这骄阳如血如果不清楚破法,既不可挡,也不可避,因为这剑刃无边无际,根本避不了。

    若是要硬挡,第一批剑刃只不过是小神通的威力,比之前各种阵法变化尚颇有不如,但第二批便是大神通的水平,第三批则是通灵神通,第四批威力更盛。若是不懂阵法的人,之前阵法变化,虽然第一批就难以招架,但尚有腾挪余地,但碰上了这骄阳如血,只能硬挡,结果就是死路一条。

    当下雪仙子也无暇告知燕赤火自己的难受,按照她的记忆,捏了一个一古怪的法诀。雪仙子立时觉得体内那些要撑爆自己的法力得到了一个宣泄口,迅速涌出,还不得雪仙子暗自庆幸,那些剑刃便来到眼前。她手指一抖,飞剑飞出,在空中划了一道圆圈。那些剑刃便倏地飞入圆圈当中,消失不见。

    雪仙子长舒一口气,刚才那手段只有到道基期才能施展,她刚才无奈之上,只是凭着记忆将这骄阳如血的破法施展,哪知居然一次成功。

    玄冥也是瞪大了眼睛,没有料到雪仙子还有这一手。他双手连点,无数剑刃一层层,一慕慕,接二连三的落下。

    雪仙子只得再次施展这破法,第二批剑刃落下之后,虽然全部被摄入那圆圈当中,但她只觉得手臂似有万斤之重,眼看就要维持不下去了。

    雪仙子虽然没有说话,但她脸上的焦急之色,手臂不停的颤抖,燕赤火都瞧在眼中,知道她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怎么办?燕赤火脑筋急转,他心中也是暗恨,若不是因为在玄冥身上下了毒,自己只顾拖延时间,定能注意到这庚金剑阵,就不会陷入这般困境。不过,他一瞥眼间,却瞧见自己身后百余丈外影影绰绰有一个人影,随即消失不见。

    燕赤火心中一动,暗道:“难道那个影子便是玄冥?”他自是知道这阵**有三人,除了自己与雪仙子外,便只有玄冥了。

    但他也是明白,这庚金剑阵一起,阵主在其中,真真假假无数身影,纵有灵目也很难看得清楚。除非雪仙子能多支持一会儿,自己全力施展灵目,才能瞧出端倪来。

    轰的一声,第三波利刃落了下来,与前两波一样,倏地进入雪仙子所画的圆圈当中。又是一声巨震,雪仙子飞剑所画的圆圈立时崩塌。

    燕赤火知道,倘若第四波利刃落下,他虽然有不死之身,可以再次恢复,但雪仙子则是必死无疑。

    事到如今,燕赤火也只得赌上一把。他身体一转,七绝寒霜剑飞出无数剑光来,汇聚成一条蛟龙,向刚才那人影所在之处飞去。

    轰的一声,那玄冥的身体露了出来,他一脸难以相信之色,燕赤火是如何看出自己真身何在?

    只是他身在阵中,燕赤火这一剑虽然了得,但也难以伤得了他。只是燕赤火一见找到了对方真身,当下放出三头六臂的法身。接着便是各种神通,向玄冥击去。

    雪仙子这时瞧见玄冥,大声叫道:“踏归昧,施法无妄方向。”

    燕赤火知道自己虽把把玄冥逼出来,但要伤到对方,都是一件极不容易的事。当下,他按照雪仙子所说,身体一绕,便到了归昧,于是他施展剑光分化,向无妄攻去。

    玄冥脸色大变,骂了一句,“贱人!”

    燕赤火这一剑狠辣异常,玄冥得用尽全力才能抵挡得主。那骄阳如血便消然不见。

    玄冥暗怒,正欲再次施展那骄阳如血,脚下却是一软,险些摔倒。他这才发现自己体内的毒素已经开始攻击五脏六腑。

    燕赤火也注意到玄冥这个变化,知道他毒素基本上全面发作,于是施展各种神通,劈头盖得地打了过去。

    玄冥大急,好不容易才有望获胜,但不料这时毒素发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