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妄人朱瑙 > 261、第二百六十一章
    黑马军陈兵冀州边境, 并不是为了入侵冀州, 而是为了牵制住中原兵马, 使陶北不敢大举兴兵发往西南。只要陶北不抽走冀州的兵马, 那么两军就只会在边境对峙, 而不太会打起来;可一旦陶北敢把人调走,致使北方虚空,那黑马军可就不会客气了。

    冀州是决不能有失的,一旦冀州失守,邺都就失了门户,敌人可以长驱直入打进他的都城来!

    可如果要守卫冀州,他就很难再发兵救援蒲州了。在国库空虚的情况下, 不管陶北怎么砸锅卖铁勒紧裤腰, 他都不可能两线同时开战。两线作战会迅速将他拖垮的, 无异于自杀。

    那有没有可能先解决了黑马军, 再去对付蜀军?只怕可能性也不大。黑马军虽然不如蜀军那般厉害, 但也不是等闲之辈,且又背靠幽州。陶北一下令出兵,黑马军很马上先退回幽州去了;等陶北撤军,黑马军再跑回来, 只怕这边还没折腾完,蒲州都已经失守了。

    这一手, 让陶北难受至极,却想不出破解之法!

    他用力摁了摁青筋直跳额角,耐下脾气, 道:“把幕僚全都招来,再把太师也请来,我要与他们商议对策。”

    不多时,张灵等人被请入大堂。

    陶北将黑马军出动的消息告诉众人,众人也都吃了一惊,很快明白了朱瑙这一手安排的用意,顿时也暗暗叫苦。

    有人建议道:“大将军,那黑马军见钱眼开,拿人钱财替人办事,并不忠于朱瑙。我们不妨以利诱之,使其退兵。”

    又有人建议道:“朱瑙曾表魏變为幽州牧,破虏将军,是以魏變愿为其做事。大将军不妨启奏圣上,为其加官进爵,魏變自会背弃朱瑙,转投大将军麾下。”

    不过这些话也有人不以为然,便是张灵。张灵可曾经亲自雇佣过魏變,他心知魏變虽然好财,虽然跟“忠”字沾不上边,却也算个重义之人。魏變若不接买卖也便罢了,可若是黑马军已经出动,是不会半路变卦的。要不然在这乱世中黑马军早混不下去了。

    陶北不置可否。他也与黑马军打过交道,也知道想让魏變变卦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况且,就算魏變当真能被收买,可他哪有收买魏變的钱啊?筹措军费就已经让他一个头两个大佬!

    于是他又转向张灵问道:“不知太师有何见解?”

    张灵笑了笑,道:“大将军,我虽不懂兵法,但也知道兵法里有一句话叫‘兵不厌诈’。不妨如诸位所言,大将军先派人去笼络魏變,稳住黑马军,使其放松戒备。背地里再抽调兵马前去救援上官将军。那魏變还以为我们中原军仍被他牵制在冀州,却不知,大军早已跑到河中了。”

    陶北沉思。

    这确实不失为一个好主意,蒙蔽敌人后偷偷行动。只是稍许有些冒险。万一当他大军南下后被魏變发现了,魏變果真对冀州发动攻势,冀州的边防就危险了。只是眼下也确实想不出更好的办法了。

    片刻后,陶北做了决定,道:“便如太师所言,立刻安排人手,前往冀州游说魏變!”

    ……

    ……

    将军帐里,魏變半躺在胡床上,几名亲近的手下围着他,还有一名负责接待使者的官员站在下首。

    “大王,”那官员道,“陶大将军派来的使者说,他们愿出蜀军给的两倍价钱,让我们退回幽州。陶大将军愿表奏晋帝,为大王封王。”

    魏變虽然号称黑马王,那只是他自己封着玩的,并不受礼法的认可。陶北这回出手倒是够豪迈,只要黑马军肯退兵,他就让他扶持的小皇帝真的给魏變封个王爵,比朱瑙给的幽州牧和破虏将军大方多了。

    林深眼睛登时瞪得滚圆:“他们果真愿出两倍价钱?”

    这林深最是迷财,从前在汾阳的时候,便是他见财起意,差点将黑马军给卖了。只是此事后来朱瑙不曾揭发,魏變等人至今也不知道。

    林深才刚说完,脑袋上就被人拍了一巴掌。打他的人是魏變手下另一名军官,他呵斥林深道:“你傻么?他说的你也信?陶北什么家底你不清楚?别说两倍,就连一半他也拿不出来!”

    林深讪讪地揉了揉被打疼的地方。

    这几年黑马军与中原各方势力接触最多,对陶北那点家底确实心里有数。这话明摆着就是忽悠,听听也就算了,要是以为他们会当真,也太看不起他们了!

    魏變勾着嘴角道:“陶大将军看来是想麻痹我们,然后来个暗度陈仓啊!”

    众军官们也纷纷嗤笑。黑马军打仗或许不是最厉害的,可这几年他们跟各路牛鬼蛇神打交道,要论耍心眼,还真没几个能哄住他们的。

    魏變翻身坐起来,冷笑道,“去给那使者回话,想收买我?可以!二十万石粮草加一万两,白银铜钱都可以,半个月内运到我面前来。一笔付清,概不赊账!我收了钱粮,立刻退兵,绝无二话!否则,黑马军半步都不会往后退!”

    别说半个月了,就是给陶北三个月,他都未必凑得出这么多钱粮。就算凑到了,他也不可能用来收买黑马军,他自己的军队还紧着呢!

    那官员得了命令,便赶紧出去回话了。

    ……

    ……

    半个月后。

    陶北站在院子里,焦虑地踱着步。

    最近这半个月,每天都有数匹快马往来于邺都与冀州间,交换最新的消息。若非陶北在邺都走不开,他都恨不能亲自去冀州主持。而今天冀州的来使还没到,已比往日晚了一个时辰了,这让他颇为心焦。

    也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忽然传来马蹄声,他心知是来使到了,不等人进来,就快步赢了出去。

    府外,刚从马上跳下来的果然是冀州来使。那来使见了陶北,正要行礼,被陶北摆手打断了。

    “冀州形势如何?”

    “回大将军,”使者的脸色不太好,“高将军遵照大将军的意思,暗中集结兵马,正欲南下。可今日就在清晨,黑马军忽然发动攻势,烧了一座哨楼。”

    陶北的脸色瞬间僵住了。

    他下令驻守冀州的高洪一面与黑马军周旋,一边暗度陈仓地撤防。也不知是消息走漏了,还是被黑马军猜到了他的意图。一座哨楼虽然不算什么,但那是黑马军对他们的警告——别以为他们是纸糊的老虎,他们虽然只是牵制冀州兵马的,但他们会认认真真地牵制,他们是真的有可能全面发动攻势!

    在这种情况下,陶北实在没法下这个决心,置冀州安危于不顾去为上官贤解围。

    良久,他脸色铁青地按住额角,缓缓道:“传令高洪,让他暂时按兵不动,加强边防。冀州不得有失。”

    “是!”

    陶北又一字一顿道:“再派人去河中送信,告诉上官贤,坚守蒲州。我会尽快想办法派遣援军的。”

    “是……”

    ……

    ……

    冀州边境。

    “大王,高洪已将抽走的兵力调回原处了,并且加强了边防。”探子向魏變汇报道。

    魏變哈哈一笑,扭头问身边人:“何兄可还满意?”

    何牧是朱瑙派遣来的使者,负责与魏變商谈条件,并监视黑马军的动向。前几日高洪明面上依旧坚守边防,实则暗中抽走了人马想要南下,却不知无论是蜀人还是魏變,这几年在中原一带都布下了许多耳目。调动兵马这么大的事根本不可能毫无动静,于是这动静很快就传到了魏變的耳朵里。

    于是在何牧的敦促下,魏變立刻出兵攻下了一座哨楼,动作虽然不大,但足以给高洪和陶北起到警示的作用了。

    果不其然,高洪不敢再轻举妄动了。

    何牧道:“大王果真一诺千金。我会马上向陛下上书,禀明此地发生的事。陛下定会重谢大王的!”

    魏變听说还有重谢,顿时心花怒发:“那就麻烦何兄,替我好好向陛下美言几句啊!”

    “一定,一定!”

    魏變收了朱瑙的钱粮,自是不会轻易叛变。原本倘若他糊弄了事,假装不知冀州军的动向,抑或故意敷衍拖延,朱瑙也未必能拿他如何。然而魏變肯接下这笔买卖,除却眼下幽州确实急缺钱粮之外,他也仔仔细细考虑过往后的路。

    如今天下已不是先前那一团浑水似的乱局了,他原先那浑水摸鱼的过法已经难以为继,他必须有更长远的打算。虽说眼下要他立刻在三大诸侯中选择一方还为时过早,他仍担心自己一步踏错就万劫不复。但是时局容不得他犹豫太久——毕竟黑马军上下这么多张嘴都等着吃饭呢!

    他或许没有那么好的眼光能看出究竟谁才是真龙之命,但他做出选择也并不难——俗话说得好,有奶就是娘!

    陶北有更多更强的兵马又如何?他已经穷得叮当响了,自己的兵马都喂不起了,根本养不起黑马军。反观朱瑙,不说富得流油,至少保他黑马军这两三年不被饿死,总不是什么难事吧?

    而江南的韩如山……倒不是魏變不考虑他,而是人家偏安江南,压根没打算跟远在万里之外的黑马军扯上什么关系啊!

    在这种情况下,即便朱瑙不来笼络魏變,魏變都打算派人去向朱瑙示好了。至于倘若最后得了天下的人是陶北该怎么办……眼下魏變也不想这些了,先活过这两年再说吧,但愿朱瑙不会让他失望。

    魏變扭头向手下吩咐道:“务必给我盯紧了那些冀州兵,有任何异动,立刻向我汇报!万一出了什么岔子,我这张老脸可就没地方搁了!”

    =====

    蒲州城。

    上官贤站在城墙上,眺望东北——那是邺都所在的方向。大风卷着狂沙迷了他的眼,让他情不自禁地眯起眼睛。

    也不知过了多久,一名亲兵从城楼下方跑了上来。

    “将军,邺都的信使到了,方才从西南门进来的。”

    蒲州城被蜀军包围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而在城池被围之前,上官贤就已经派人向邺都发去了求援信。这一个多月来,他一直在等邺都的回信。

    然而听到他盼望已久的信使终于到来的消息,他的脸上却不见喜色,反而添了几分忧虑。他低声问道:“身份确认了吗?不会是蜀军派人伪装的吧?”

    战争中,伪造信件、假传消息的手段十分常见,上官贤带兵多年,这样的手段早就见识过了。

    秦兵忙道:“仔细确认过了,是邺都信使无误。”

    上官贤却仍然愁眉不展。即使他还没有看信,就已经知道送来的恐怕不是什么好消息了——十万大军把蒲州城给围了,信使想混进来并不容易。若非信使本事出众,就是蜀军有意把人放进来的。

    片刻后,上官贤深吸了一口气,理了理衣襟,转身道:“走吧,带我去见他。”

    他眉间方才那一抹忧虑已经荡然无存,神色变得极为平静。无论信使送来的是什么消息,都没关系。他早就已经下定决心,他会顽抗到底。如果蜀军想要困死他,那在他死之前,他也会拼命耗干蜀军的血液,绝不让蜀军占到便宜。

    即便最后要为蒲州陪葬,他也在所不惜!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吃土豆的行尸、沫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总是文荒的风 57瓶;楼卿、小冗女 10瓶;大喵喵 5瓶;可宾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