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冥界法师 > 第一百一十九出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眼睛看着如此之多的恶鬼被自己给征服,许大尤心里实属大欢。但眼前的数量仅仅是玉明镇的鬼,而冥界不知一个镇,数量达到一百二十个,倘若征服了所有的恶鬼,那么,打败凌云殿岂不是轻而易举?或许光是冥界的鬼就可以踏平凌云殿。

    许大尤野心膨发,吩咐道:“五仙跟随我前去收服其他恶鬼,其余人留在玉明镇。”

    “明白!”数十万、百万的妖邪齐呼大应,声震这片天,兴许凌云殿都能够听到这些鬼的声音。

    而许大尤又顿了顿,道:“另外,玉明镇已经是我的天下,我决定......”

    ”臭小子,你能耐了是吗?”这个时候,两只鬼和一只妖怪出现。

    那两只鬼是一大一小,大鬼身着迷彩服,小鬼身着白装,而那只妖怪却是穿着一身僧衣,他手里拿着一串佛珠,似乎在念诵经文。

    许大尤看了一眼,一惊:“孙排长!”

    回想曾经,许大尤初乍冥界,则是孙排长教授他格斗之术。那么,孙排长旁边的小鬼一定是小明,而旁边如水一般安静的妖怪,便是总监官,那只大蛇妖。

    孙排长牵着小明的手,朝着许大尤走了过来。。当时这里的鬼们想要攻击他们,但只看到孙排长手一挥,那些鬼都被震飞到一旁去。

    “臭小子,你能耐了是吧,你竟然敢杀你师父,还想要占领冥界。”孙排长说话还是如此耿直,开口便是大骂。

    小明一直看着许大尤,并没有说话。

    许大尤苦笑道:“冥界由凌云殿执掌,他们杀死了阿圣米塔,我是来报仇的。”

    “报仇?那你就要占领冥界?杀阿圣米塔的人是凌云殿的人,你要报仇,去找杀死你媳妇儿的家伙啊,你干啥要祸害整个冥教?”杨排长已经与许大尤距离一米之类,说话时的口水星沫都已喷在许大尤的脸上。

    许大尤用手擦了擦那些口水,冷笑道:“天要压我,我定震破这天地,凌云殿的人杀了阿圣米塔,那么,整个冥界都要付出代价。”

    “你已经变了,变得比余天龙还要邪恶。”杨排长苦笑了一下,说:“至少余天龙不会杀死自己的恩师,而你竟然还杀死了你师父,你说,你居心何在?”

    “还是那句话,整个冥界都要付出代价!”许大尤与孙排长拉开了距离,并拔出了祭天剑。

    情况陷入僵局之中,许大尤用剑指着孙排长,说:“要么你们与我为伍,要么就是死路一条。”

    “去你奶奶的,你可别忘了,我也算是你师傅!”孙排长大骂。

    “那又怎样?该杀的,一个不留,阻碍我的,更要死。”许大尤发出阴冷的笑声,然后又疯狂的大笑,说:“孙排长,小明,总监官,我可是记情的人,不然你们已经灰飞烟灭。”

    “看我不教训你!”孙排长说着,便冲向了许大尤。

    可是,还未近身,一把剑便指向了孙排长的喉咙。

    许大尤的确变强了,已经可以瞬间了解孙排长。

    这个时候,总监官抬起了头来,望着许大尤,道:“善哉善哉,大尤,你已入魔,快回到原来的样子。”

    “废话少说!”

    “废话少说!”

    一个身体,突然发出两种声音。

    不过,声音刚落,小明,孙排长,以及总监官已经人头落地。该魂飞魄散的魂飞魄散,该死的还是死......

    现场又陷入了僵局,这惊人的速度,这奇怪的剑法,还有那奇怪的力量。

    那力量很杂,有道术,有妖术,还有其他的法术。

    那些妖邪都在讨论,许大尤的力量为什么这么杂,看是眼熟,却又陌生。

    许大尤收回了剑,说:“玉明镇已经归我们了,从今往后,这里我说了算,待占领了冥界,人界、妖界、魁界等等,通通占领,我要成为六界之主!”

    “尊者英明!”

    诸妖邪齐呼大应,跪拜许大尤。

    ......

    随后,许大尤与五大妖仙一同前去其他镇。

    因为之前许大尤与泉镇有过结,所以,许大尤首先想到的就是泉镇。

    一张又咒开启了旋涡,许大尤与五仙穿过旋涡,直接来到泉镇。虽说许大尤在之前杀了不少的鬼,但是,那也只能算是九牛一毛。

    他们刚来到了泉镇,泉镇的恶鬼们便扑了上来。

    许大尤想起当初首次来泉镇时的情景,于是,他决定还是用那一招—“驱魔决”。

    只见双手一推,金黄色的光芒带着一股很强悍的力量击向了鬼们,驱魔决一出,妖邪尽散。

    他又冷笑,对五仙说道:“这些小喽啰就交给你们,我去会会这里的镇鬼将。”

    “明白。”

    许大尤再使出又咒,直接穿越曹大奎的住所。

    那是泉镇最中心的位置......

    此时此刻,曹大奎正慵懒的呆在屋子里面睡大觉,他并不知“那一边”发生了很么情况。

    二层高的木房子,红色的墙壁,瓦片盖的顶。

    曹大奎院子里有一条大犬,此犬极为凶恶,见人就咬。不过,这条大犬很是忠诚,从不会对自己的主人呲牙,更不会伤自己的主人。

    这时院子外传来了脚步声,大犬发声狂啸,嘴巴时不时还会流下黏黏的口水。

    “砰!”

    一股无形力量击了过来,狠狠将大犬击于木梁。

    大犬惨死,血液使得红色木梁更是红上一层。

    而这时,门开了。

    大门背后有铃铛,门一开,铃铛便会被晃响。曹大奎终于被铃铛的声音给惊醒,他从木架床连忙翻身,皱着眉头,往窗户外看了一眼。但并没有发现有什么情况,所以曹大奎又继续倒头大睡。

    “曹大奎,别来无恙啊。”

    很奇怪,这刚一倒头,自己的房间门就被打开了。

    曹大奎猛然起床,皱着眉头,道:“许大尤,你怎么还没有被凌云殿抓走?”

    “抓我?”许大尤穿着一身黑色的衣服,背上撇着祭天剑,腰间也撇了一把神之眼匕首,一身的黑色,给了人一种简约的感觉,但内衣也是黑色,把简约完全换了一种风格。

    这种风格给了人一种“社会败类”的感觉,尽管这个人的脸看起很和善,但衣服已经衬托出这个人的心底。

    许大尤冷哼一声,道:“凌云殿根本就不够资格,因为我将主宰冥界。”

    “小子,你怕是被他们打傻了吧,竟然还想主宰冥界,你以为你很牛逼啊!”曹大奎白了许大尤一眼。

    许大尤冷笑,说:“主宰冥界,已经指日可待,而现在,我要做的就是送你去死!”

    说着,一个迅速的动作,许大尤将背后的祭天剑给拔了出来,随之,朝着曹大奎砍去。

    如今,许大尤已经变得十分小心眼,若是看谁不顺眼,就会进行杀戮。

    然而,与他有过过节的人,都难逃魔掌。

    曹大奎见白刃朝自己挥来,便赶紧的躲于一旁。

    “许大尤,你疯了是吗?”曹大奎怒道。

    “如果不是你,阿圣米塔就不会死。”许大尤又朝曹大奎刺了一剑,但并没有刺中。

    这次曹大奎很侥幸的躲开了攻击。

    对于那些妖邪,和自己不相关的人,许大尤都是采取秒杀,而曹大奎则是慢慢的陪他玩儿,因为这样总比一下子杀死他有趣。

    曹大奎一直在床上翻来翻去,躲避着许大尤的攻击,而许大尤最后也倦了,直接抓住曹大奎,将他捆绑在柱子上,准备慢慢地,一刀一刀地刮。

    可是,曹大奎突然消失不见。

    就像是消失了一样。

    许大尤看了看四周,笑道:“不管你怎么逃,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

    ......

    人界,热闹的大街。

    人们都在街上闲逛着,一位突然从下水道钻出来的男子吓了那些人一大跳。

    那人正是曹大奎,在危急时刻,他逃脱了魔抓。

    他穿着一身睡衣,抓住一个女的,问:“这里是哪里?”

    “北京啊,傻逼!”那女的白了曹大奎一眼,便离开了。

    “北京?”曹大奎突然想起人界的一个官方抓妖组织一道盟。

    恰好,他正好有一道盟的地址。

    于是,便抢了一辆电瓶车离开。

    街上没有会在意曹大奎的表情,此时的曹大奎满头大汗,紧张得把车速开到最快,就像在逃命一般。

    北京很大,他与一道盟的为主还距离个几十公里,骑了好几十分钟的车,才赶到一道盟的门口。

    一道盟,是一个神秘组织,为了隐藏,便把根据地弄成小学的模样。

    车停在门口,曹大奎便跑了进去,直接冲进罗贯清的办公室,道:“不好了,罗盟主,许大尤想要占领冥界。”

    此时的罗贯清正在看着星星,他说:“这件事我们早就知道了,只是在等他打败凌云殿。”

    “为啥?”曹大奎不解的问。

    “凌云殿的人都很厉害,而凌霄也并非等闲之辈,他是个危险人物,不能再留,所以我们借刀杀人,让许大尤灭掉凌云殿。”罗贯清解释道。

    “许大尤能打败凌霄吗?”曹大奎问。

    “当然能,如今的许大尤已经突破了很多极限,再加上气运化身,胜率为百分之五十。”罗贯清道。

    “那岂不是和凌霄一样厉害咯?”

    “对,不过许大尤还有上百万的部下,他一定有胜算,而我们就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罗贯清笑着,曹大奎也跟着笑了,因为他弄明白了罗贯清的意思,也猜到了他的计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