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雨夜难单 > 第八十一章 围观群众
    看着抱着头一言不发,动也不动的陈雨,夜佑辰只觉得背后一凉,浑身颤抖,惊恐的看着陈雨。

    心里害怕,但是夜佑辰知道害怕没有什么用,便是伸出颤抖的手晃了晃陈雨。“小雨!小雨你没事吧!”陈雨这个时候也缓和了一些,用力的摇了摇头。可惜陈雨的用力并没有太大的作用,在夜佑辰和夜励看来,只是轻轻的晃了晃。

    夜佑辰想要伸手去碰陈雨,可手刚到陈雨身边便是又怂了,缩了回来,眼睛通红的询问着夜励。“大伯,大伯现在怎么办啊!”

    “送去医院!”夜励不愧是干了这么多年厅长的,冷静的对着夜佑辰回答着。夜佑辰现在完全是被吓没了魂,听见夜励的话后立马就同意了。“好!”

    夜励附和着点了点头,走到驾驶座想要代替夜佑辰开车。可才走几步,面包车上的司机便是打开车门走了下来。如果陈雨这时候是抬着头的话,肯定会很惊讶,这个司机竟然就是杜邦泰的干爹杜军。

    杜军站在公路上,看了看夜励,当看清楚夜励身上的衣服后,眸子里带上了一抹惊喜。一开始,杜军本来是收到了消息打算去警察局看看杜邦泰,所以路上便是没有注意车辆和红灯。谁知道,差点被一辆军用车给撞了,杜邦泰还是有些害怕的,可当杜邦泰下来看清楚夜励后,一点都不慌了。

    杜军大步走到夜励面前,拦住了正打算上车的夜励,恶狠狠的道:“你们怎么开车的车!开的军用车就了不起了?我这开车过来你看不见啊!”杜军说的话,有些凌模两可,这个地方,好死不死竟然还没有红绿灯。所以也说不清楚到底是谁差点撞了谁。

    夜励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拦住自己的杜军,眸子里闪过一抹怒气,夜励不屑的开口说道:“让开,这件事谁的错你心里清楚。我现在没时间和你扯,我们车上有人受伤了,需要立马去医院。”

    夜励本以为只要这么一说,杜军便是回走开,可夜励却是低估了杜军。杜军冷笑一声,装做看不出来这车辆事军用车:“你们什么人啊!开的好车了不起啊!差点撞了我连句道歉都没有就想走?”

    这里发生的事在公路上,很快便是聚集起了无数的围观群众,有好事的人,甚至还拿出手机照相了。夜励看着突然多起来的人,皱了皱眉。

    看见夜励皱眉后,杜军眼里闪过一抹惊喜,心想:夜励总算慌了!想着,杜军向前再走了一小步靠近夜励,轻轻的用只能两人听见的声音说着:“我知道你开的是军用车,如果你不想事情闹大,就给我二十万,否则的话,这些媒体,新闻怎么写我可就不清楚了。”

    夜励听见杜军的话直接气笑了,拿出手机给交警大队的大队长发了一个短信,让交警大队过来处理。随后,夜励无视杜军,打开驾驶座。拉下还在惊诧里的夜佑辰,“你去后面坐好!我带你们去医院!”丢下一句话后坐在了驾驶座上。

    说着,夜励启动了车,站在地上感受着十一月下旬已经吹起的冷风,夜佑辰总算冷静了下来。没有听夜励的话去坐后排,反而是走到副驾驶座,刚打开副驾驶座,杜军便是又走了过来抓住了夜佑辰的手。夜佑辰下意识的便看向了杜军。

    当看清楚杜军的时候,夜佑辰愣住了,随后眼里染上了怒火,扬起拳头便是一拳打在了杜军的脸上。杜军!这个让夜佑辰恨的牙痒痒的男人,最开始,夜佑辰在文彦琪哪里套到话后,便是通过自己家里的关系网查过这件事。

    夜家的关系网也不是开玩笑的,没多久便是把这件事了解了个大概。在这件事里,最为恶劣的便是杜邦泰,但是!从头到尾,杜邦泰身后都有一个人在操纵这件事。而这背后之人便是杜邦泰的干爹杜军!

    当时调查得很是仔细,杜军和陈雨的爸爸陈宗是在陈宗开的茶馆里认识的,当时二人聊的很好,便是称做兄弟。所以陈雨小时候的确是叫过杜军叔叔。可后来当陈宗去到省里a市发展之后,两人联系便少了。

    期间,杜军在二零一四年的时候和陈宗关系密切,一天要相互通四五个电话,可是在二零一五年处,两人不知是发生了什么,再也没有联系过。在之后,杜军便是开起了火锅店做起了老板。

    刚当上老板几个月,二零一五年九月份来到学校读书的陈雨便是通过招聘处,找到了杜军开的火锅店,来到火锅店里上班。当杜军知道陈雨是陈宗的女儿时,便是悄悄的,把自己在家里养着的干儿子——杜邦泰叫到了火锅店里帮忙。

    与此同时,火锅店里和陈雨关系好一些的异性都被杜军给遣散回家了,再后来因为杜军的关系,杜邦泰和陈雨便是开始姐弟相称。在最后的事便是都知道了。

    夜佑辰本就恨的杜军牙痒痒,现在杜军害的陈雨又受了伤,夜佑辰便是忍不住一拳打到了杜军的脸上。杜军是怎么也没想到夜佑辰会这么猛,自己才去碰了碰他就被打了。

    夜佑辰这一下并没有收力,也并没有谨记什么自家的家训,直接把壮硕的杜军打到跌坐在了地上。坐在地上,杜军捂着自己的脸,眼里满是不可思议,他杜军从小便是没爹没娘的孤儿,自己靠着自己的本事混到了今天。

    杜军从小最引以为傲的便是自己的智商,杜军自己的智商高,情商也高,知道该怎么拿捏别人的短处。所以,杜军从十五岁之后便是没有吃过任何亏,再加上杜军有钱之后去学了散打,杜军便是再也没有在挨过打。

    夜励坐在驾驶座看着反常的夜佑辰,眉头紧锁。再次把视线移到了陈雨的身上,询问着:“小雨,你怎么样?”

    陈雨这下有力气了,再次摇了摇头,幅度也比第一次回应要大得多。虽然回应了,但是陈雨还是觉得自己的头要裂开了,眼前发黑还发晕,晕的来陈雨想要抬起头给夜佑辰或者夜励说一句没有都做不到。

    就在这时,围观的人群突然爆发了声响,这些声响都是来讨伐打人者夜佑辰的。

    “啊!打人了打人了!”

    “你们看啊!被打那个人都流血了!”

    “天哪!这是什么人啊!差点撞了别人,别人来讨个公道竟然还被打到出血!现在可是法制社会,怎么能允许这样的社会败类,渣滓!”

    “就是,这个小伙子,看起来还人模人样的,可没想到,心却是黑的!”

    “………”

    夜励皱眉看着事情的发展,随后锁定了人群中的几个十**岁的小伙子。夜励也不下车,静静的坐在车上观察着围观者里所有人的动静。

    观察了一会,夜励打算车门下车的时候,围观者里一个身穿紧身黑衣黑裤,踩着豆豆鞋的瘦小男生又发出了一声吼叫声:“你们看哪!打人的那个小伙子,坐的车好像是军用车啊!”

    “什么?军用车!别告诉我这样的社会败类竟然是军队或者政府里的人!天哪!我们军队里怎么可以出现这样的败类!必须严惩!报警!”

    “报警报警!”

    “报警!必须报警!”

    有了那一声吼声的带领下,所有的人都激动了,甚至还掏出手机打110报警了。夜励看着三言两句就被别人带偏的围观群众,不屑的摇了摇头。随后打开车门走了下去。

    刚走下去,夜励便是引起了围观群众的注意,所有的人都把目光注视在了夜励的身上。夜励没有理会众人的目光,走到夜佑辰身旁轻轻的拍了拍夜佑辰的肩膀,有些担忧的问着:“佑辰,没事吧?”

    夜励的担心并无道理,平时宠辱不惊的夜佑辰,此刻低着头看着杜军,两只手紧紧的攥成拳头,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咬嘴唇的力气之大,把嘴唇都给咬破流血了。

    与其说夜佑辰是在看着杜军,不如说夜佑辰是在看着杜军心里在想着谁。夜佑辰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连夜励叫自己,都没有听见。

    看着夜佑辰不理会自己,夜励并不生气,只是眼里的担忧之色更重了。在听着耳边一声比一声大的讨伐声。夜励的眼里带上了几分怒气。

    刚想开口,副驾驶座里的陈雨却是捂着额头,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晃晃悠悠的下了车,下车后,陈雨下低着头,叫着夜佑辰:“佑辰哥”。本来还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夜佑辰,听见陈雨的呼喊后,立马就回过了神,随后冲到陈雨面前,紧紧的抓住了陈雨手,随后把陈雨带到自己的怀里,用自己的力气抓着陈雨让陈雨不会摔倒。

    “小雨,你没事吧?对不起,我,我”夜佑辰揽着陈雨,慌乱到不知道该说什么。陈雨还是捂着头摇了摇头,小声的回答着。“我没事,刚才只是撞懵了。”不是陈雨想小声,而是陈雨完全没力气说话了。

    这一撞,那可是硬生生的撞了上去,陈雨没直接晕倒在车都只能说陈雨运气好,身体好了。

    此时,杜军也反应了过来,捂着自己的脸站了起来,怒目看着夜励三人。那个黑衣黑裤的瘦小男生并没有说错,杜军的确出血了,两管鲜红的鼻血顺着鼻子流淌着。流淌到嘴巴后,又混合着嘴角里流出来的鲜血流到下巴后,滴落在地上。

    杜军下意识的用手袖擦了擦自己的鼻子,当看见鲜红的血迹时,杜军怔了怔,随后眸子闪了闪,说道:“你们是军用车,是当兵的就能打人吗?我只不过正常行驶,你们凭什么打人!”

    陈雨:“???”陈雨听着杜军的声音,整个人都懵逼了,也顾不上难受,抬头看向了杜军。杜军本来也就一直在盯着陈雨,这一下二人就这么对视了。

    当看见陈雨的时候,杜军也愣住了。杜军最开始,之所以会选择让杜邦泰来到火锅店里和陈雨联系,最大的原因就是因为陈雨的爸爸陈宗。

    陈宗在外面的生意做的很大,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老板。可惜,陈宗的太聪明了,杜军才骗了陈宗一次,陈宗便是察觉了,断了和杜军的联系。

    杜军就骗了陈宗一次,就自己当上老板,开了火锅店,其中的利润可想而知。所以在陈宗和杜军断了联系的这段时间里,杜军一直在想办法再次接近陈宗。在陈雨来到杜军的火锅店应聘的时候,杜军欣喜若狂。

    可惜天生贪婪的他并不满足于这么一点一点的得到陈宗的钱,于是杜军便把养在家里杜邦泰叫来了,希望对方他能够骗到陈雨,到时候陈宗的钱就全部都是他们的了。

    为了能够让这个计划顺利实施,杜军还把火锅店里所有和陈雨联系的异性全部开除。可谁知道,就算开除了所有异性,陈雨竟然也和何莱走在了一起。而且通过和陈雨的接触,杜军发现陈雨和陈宗的关系并不好。

    虽然知道陈雨和陈宗关系不好,但杜军也知道,陈宗就只有陈雨一个女儿,到时候如果陈雨出事了陈宗再怎么狠心也会去帮助陈雨。所以,思来想去,杜军心一狠,打算让杜邦泰直接把陈雨睡到手,到时候生米煮成熟饭,杜军就不怕陈雨不认了!

    说干就干,杜军当时立马在ktv里订了一个包间,叫上了所有的员工,并且打电话和陈雨说去聚餐。果然不出杜军的意料,陈雨想都没想就同意了。

    为了让一切更顺利,杜军海帮助杜邦泰准备了很多东西。比如,把杜邦泰出租屋附近的人都找借口支走了,为的就是在陈雨发出求救声的时候,没有人能听见。

    甚至还在杜邦泰的房间里面放了一把水果刀,为的也是发生意外的时候,杜邦泰能够制服陈雨。最开始一切都按照杜军想的发生了,可谁知道,后面却是出了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