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暗影统领的公主妻 > 第五十一章 旧忆终起
    “不行,祁琰,我们不能在一起,我要在一起的人是凌绎!”

    颜乐坚定的看着苏祁琰,“我爱的也是凌绎,你强迫不了我。”

    语梦看着银虫受到刺激,开始往耳下的方向走,它在躲避颜乐的真心,语梦的继续晃动金铃,黑暗中的颜乐被苏祁琰的声音包围起来,“乐儿,你跑不掉的,你是我的。”

    颜乐在中间转着圈,她蹲下身,抱着头,不断重复着,“我爱的是凌绎,我只能和凌绎在一起。”突然她被苏祁琰抱起来,苏祁琰将她放到床上,颜乐看到他要来亲自己,推着他,生气的说:“不行!只有凌绎才可以,只有凌绎可以碰我,你不可以!”

    语梦看着银虫已经来到接近耳下的皮肤下,停在那,挣扎着,现在就要取下来,不然危险的是银虫了。语梦一只手保持着摇铃,一只手拿着小刀划开了银虫附近的皮肤。

    银虫似逃命一样,赶紧从小伤口处钻出来。银虫如米粒大小,全身闪着银色的光芒。语梦划开伤口虽然极小,但有些深带着血,可是从血里出来的银虫却闪着银光,丝毫不带血迹,语梦放下刀拿出小竹筒,将银虫装进去,松了口气。

    梦中,颜乐慢慢放开穆凌绎的手,去回忆那股莫名的伤感,为何这种伤感在银虫离开之后来得那样突然。

    小时候的事情随着成长都忘记了,就连名字都忘记了,由自己再取这件事,颜乐这些年来都不甚在意,怎会突然都化作伤感之情萦绕心头呢,她缓缓睁开眼睛,牵强地浅笑着,看着穆凌绎。

    穆凌绎温柔的抚摸着颜乐的脸,看着她仍微蹙的秀眉,扶着她的腰让她躺下,“颜儿,休息一会,我让大夫进来为你诊脉。”穆凌绎温柔的声音对颜乐的安抚作用极大,她乖巧的点了点头,躺下身去,看着穆凌绎为她盖上薄薄绸缎被褥。

    语梦把颜乐的异样当成不舒服,让穆凌绎留下陪着她,自己出门去唤来了大夫为颜乐诊脉。

    穆凌绎起身搬来一只椅子放在床边,又把床帘放下,让颜乐的手伸出床帘放着,等着大夫诊脉。

    颜乐侧着脸看着,以为他要坐下来陪自己,没想到他只是站在床尾。提着药箱的大夫进来之后,他为大夫做了一个请的动作,让大夫坐在他事先准备好的椅子上为自己把脉。

    颜乐看着穆凌绎的忙前忙后的样子,心里暖暖的,他这样身份的人为了自己,搬椅子还亲力亲为,要被旁人知道了,肯定笑话他。颜乐现在就很想笑话他,碍于大夫在场,便作罢了,大夫取出薄纱帕子盖在颜乐的手腕处为她把脉。

    穆凌绎自己本是通点医理的,刚才在为颜乐输送真气的时候他便发现颜乐之前的内伤已经好了,可见苏祁琰在把颜乐带走之后还特意为她治好了内伤。穆凌绎有些不理解苏祁琰,于他,颜儿到底是个怎样的存在。

    颜乐看见门处有白色的衣角飘过,应该是苏祁琰站在门口处。

    颜乐这次对苏祁琰的感情不同于在连城那次,那次对祁琰是恨的,为何他可以那样轻易就剥夺了丹彤的性命,为何要对囚禁自己;但这次颜乐有的是极无奈的情感,自己已经将他赶走了,他还顾着自己的性命,虽然还是将自己带离了凌绎,但是他为什么要治好了自己之前的伤。

    颜乐不想再随意对待苏祁琰,他眼了的痛让她震撼,她应该好好和他谈谈。颜乐不知道她内心里那股莫名的伤感出现之后,对苏祁琰她又多了另一种情感,是幼年时就产生的——对兄长的情感。这件事在现在只有苏祁琰还记得,记得颜乐在被自己救下之后就喜欢拉着他衣袖叫他祁琰哥哥,用小指戳着他的脸颊说他是祸水,记得这小妮子小时候爱乱用词汇。

    颜乐本想等大夫诊断完再起身,却耐不住困意,沉沉的睡去了。

    梦里自己置身于满是花灯的繁华街道上,绚烂的烟花在空中不断绽放,亦如黑夜里发光的花朵。

    颜乐被人群推冉着,她想仗着自己的身高去看清周围,却发现自己此时极矮,只到周围人群的腰部。突然有一只手拉着自己往前走,他再说着什么,自己听不清,想抬头看他,却被头顶上的烟花闪了眼睛,只能皱着眉低下头去看他的手。

    他的手骨节分明,极为有力的握着自己的手腕,但他的力度把握得得当,自己小而脆弱的手腕只感受到力气,并未感觉到疼痛。

    颜乐只能任由他牵着走,走出了人群。那个牵自己的人突然放开了手,蹲下身想抱起自己,颜乐想看清他的瞬间,眼里都是飞溅的血色,蹲在自己身前的人,他的后背中箭了!箭的冲击力很大,没入他身体的瞬间,血便喷射出来了。

    颜乐的瞳孔瞬间放大,她没有了思考的时间,她听见自己焦急的喊:“爹爹!”

    爹爹!她想起了自己的爹爹!颜乐伸出手扶住了身前要倾下来的人,只是自己此时的力气怎么可能扶住一个大人,幸好她的爹爹自己坚持着,挺起身来。

    颜乐已经满脸泪水,她的眉头紧皱,凌厉的眼神看着前方,谁伤她爹爹,她要那人百倍奉还!她的爹爹将她抱起来,护在怀里,慢慢跑了起来。颜乐只能抓紧爹爹的肩膀,看着箭插在他的身体里。血液的颜色渐渐深了起来,这箭头竟然被抹上了毒药!

    颜乐感觉到她爹爹突然踉跄了一下,跪倒在地上,他怕自己磕到地上后伤了怀里的自己,没有用手去撑住要倒地的身体,而是将手护在了颜乐脑后。膝盖撞地的声音在颜乐耳里格外清晰,她心疼的推开爹爹,从她怀里出来,这次她终于看清楚了爹爹的脸,她的爹爹很年轻,俊逸非凡,他深皱着眉头,额间都是豆大的汗珠。他目光如炬,有些凶狠的看着四周,看向颜乐的目光突然又转换成了慈爱。他轻轻的,温柔的帮颜乐擦掉脸上的泪水,温柔的安慰她道:“小灵惜乖,快回家了,过了这路就好。”

    颜乐感觉到自己在重重的点头。她警惕的看着爹爹的身后,深怕又有利箭从黑暗中射出,要了她爹爹的性命。过了这路,过了这路,颜乐紧张的念叨着,转身去看爹爹目视的方向,前方在舞麒麟,热闹非凡,谁都没有注意到后方的自己与爹爹正面临危机。

    颜乐去扶爹爹的手臂,希望他再站起来,爹爹也是极为尽力,但他站起来后又重心不稳的摔到了地上,颜乐紧张的去扶,发现他的嘴唇越来越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