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赤纹 > 第一百四十六章 高空坠物
    “奥,那您问!”赤阳看着她,向后缩了缩脑袋道。

    “你用的什么火烧的她,我很好奇,能不能让我观摩一番!”罗素云看着赤阳,反手指着洛紫笑道。

    赤阳听闻,先是扭头看了一眼翌晨,发现他也没啥意见,便回头张手,看着罗素云先说:“那好吧,就是它,我的彼幽!”随之意念一动,彼幽之火顿时出现在手掌心。

    青色的火焰闪烁着妖异的光芒,摩天、高千见状纷纷来此围观,几人表情各不相同,摩天摸着胡须,不时还点点头,眼睛也流露出不一样的精光。

    摩琪向后缩了几步,介于洛紫的事故,她现在内心很恐惧彼幽。高千实力没摩天那么高,也没看出什么花样,只是感觉到了什么,皱眉思考起来!

    翌晨注意力没有在彼幽这里,而是在罗素云身上,而罗素云则是一脸惊奇的看着面前彼幽,顿时被吸引,痴痴道:“哇!多么美丽而又神秘的火焰,它里面蕴含的灵魂之力,简直纯最到极点,就连我的灵魂都不能与之匹敌,真是太厉害啦!。”

    罗素云越看越觉得这东西神奇,简直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手颤抖着不自觉就伸了过去,赤阳见状连忙收回彼幽,惊慌后怕道:“前辈,别动它,很危险的!”

    彼幽突然消失,再听到劝告声,罗素云便很自然的收回手,然后用疑惑的眼神,对赤阳诧异道:“怎么了,难道有什么问题吗?”

    赤阳一脸理所当然道:“当然有问题啦,洛紫的伤就是它造成的,如果您刚才碰到它的话,估计就会和洛紫一样了!”

    “奥~原来是这样。”罗素云知道了怎么回事,但还是露出无所谓的笑容,一意孤行道:“没事,你把它弄出来,让我再好好看看!”

    “这?”赤阳生怕她受伤,但人家是长辈,作为晚辈也不好拒绝人家,只好又向翌晨投出求助的目光。

    翌晨这次收到了赤阳的信息,点头自信道:“没事,弄出来吧!她的实力可不是吃素的!”

    “那好吧!”赤阳听到师祖同意,便扭头用担忧的目光看向罗素云,不过手却没闲着,慢吞吞的再次用出彼幽。

    罗素云这次直接把手伸进青色火焰内,赤阳到吓得赶紧闭上眼,不过闭眼等了一会,却没等到预期的惨叫声,心中费解的想:“咦,难道这位圣人她和摩琪一样不怕彼幽吗?不会吧?”

    赤阳带着疑惑,慢慢睁开眼,却发现罗素云那完美的手,再青火中游动,就跟摩琪一样,根本不被彼幽攻击!

    “这是怎么回事,彼幽它为什么也不攻击你!”赤阳看着这惊奇的一幕,连尊称都忘了说。直接惊讶的大声道。

    “怎么,难道除了你我,还有别人也能做到吗?”罗素云注意到了赤阳所说的那个也字,这个也字就代表着别人也能像自己这样不受侵害,这是多么难得一件事,刚才她自己也体验了。

    刚碰到彼幽时,罗素云就遭到了强烈的攻击,灵魂就像被一万张长满锋利牙齿的嘴,疯狂撕咬,简直恐怖至极,幸好她自己灵魂强度非常高,刚好完美防御住。如果不是被赤阳的境界压制了本体的实力,估计现在罗素云早就被攻破了。

    此时赤阳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只能把目光投向摩琪。

    众人也随着赤阳的目光看过去,此刻现场除了昏迷的洛紫外,目光全部积聚在摩琪身上。

    而摩琪面对大家的目光,吓得撇起了小嘴,连忙跑到前院,不敢再露面。

    过了一会,摩天先是看了看摩琪跑出的方向,然后不知想到什么的他。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便对赤阳厉声吼道:“你这混账东西,竟然赶拿这么危险带给琪琪试!我看你小子是活的不耐烦了!”

    之前赤阳说明情况的时候,只是把洛紫的伤是怎么来的和伤情的严重性都说了一遍,摩琪这一段可是只字未提,就怕发生这种情况,但现在还是发生了!

    这次翌晨也没帮着赤阳,而是在一旁帮衬摩天怒吼道:“你这臭小子,我好不容易给你撮合成功,你到可好,一直给我拆台,真是气死我了,看我现在打不死你!”

    翌晨这是真的生气了,为了这门婚事,自己可是舍下老脸跟摩天斗智斗勇,没想到赤阳接连三的出事,并且还都是摩天最在乎的人,更何况摩琪这个丫头,自己是看的真顺眼,可是赤阳竟然对她做这么危险的事,那真是想不发飙都不行。

    下一刻,翌晨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瞬间来到赤阳面前,体内威压迸发,大手一把攥住衣领,用力往上一拽,赤阳的双脚就离地了。

    “师傅,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听我解释!”赤阳发出嘶哑声,刚才也没注意翌晨说话的内容,此刻双脚离地不断乱动,脸也尽显慌乱,眼睛充满恐惧,双手用力撕扯让自己不能呼吸的衣领。

    不过翌晨没有听解释,反而是突然腾空而起,带着赤阳化作白色流光向月亮飞冲去!

    “不要啊~~”赤阳也没想道翌晨会这么做,顿时破音呼喊,拉着惊恐长音就飞向天际。

    底下的人,看着二人越来越小的身影,罗素云率先不解道:“翌晨这是在干什么,为什么要把那红毛小兄弟带上天,还有就是,他们俩到底是什么关系,怎么感觉他们很密切?”

    这时高千在旁边,仰头望天解释回答说:“那个红毛小子叫赤阳,是翌晨的徒孙,之所以为什么把他带向高空,那是因为赤阳这小子恐高!”

    “恐高?”罗素云先是愣了一下,接着便一脸不信道:“这不可能吧,哪有修炼者恐高啊?”

    罗素云还以为高千在逗自己玩,想要问个明白,但高千没有正面回答,而是指着天空,淡淡的说:“要来了!”

    罗素云很好奇,到底是什么来了,带着疑问便抬头观望。

    此时赤阳被带到了云层之上,翌晨死死抓着衣领,满脸用让人毛骨悚然的笑容对赤阳道:“你小子好好享受吧!”

    赤阳没有办法回答,因为他此刻已经像面条一样瘫软无力,脸无比苍白,脑袋发昏,喘着粗气,并且还恶心想吐,看着脚下渺小的建筑,腿就不自觉的夹紧,生怕被吓尿。

    “去吧,像小鸟一样飞翔吧!”翌晨这时发出赞叹的高呼,仿佛像一个游吟诗人,在星空下浪漫的吟诗,不过这对赤阳是何等的残酷。

    本来就恐高,现在翌晨还把手松开了,这一刻赤阳流出了悔恨的泪水,如果上天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赤阳他一定不会在摩琪面前装逼了!

    “啊~~~”没有任何悬念,赤阳开始了自由落体,在万米高空摆出了各种姿势,破音嗓在空中自由歌唱,嘴被‘小风’吹到变形。

    终于在下降一分后,赤阳终于用出了洪荒之力,嘴冲着星空,开始“呕~呕~”

    没错就是这个声音,呕吐的声音,本来肚子里就没什么东西,此刻吐出来的更多是酸水!

    翌晨在空中背着手,看着这污秽的场面,砸嘴一脸嫌弃道:“丢脸,真是丢脸,老七怎么就收了他,哼!”

    如果耿山听见一定不敢推脱,而是还在心里默默吐槽:“还不是师尊你让他通过了门派考核!”

    此刻底下的人,看到上空有一个不知名的物体在迅速下落,罗素云体内的素玉则是看到许多粘稠的液体也随之降落,超级洁癖的她,也不打招呼,一个纹技放过去,天空那秽物瞬间被弄走,只剩下那个不知名物体继续降落。

    赤阳眼看自己就要扑到大地母亲身上,想要努力挣扎,却力不从心,身体根本不受控制,大脑也开始死机,眼睛跟着慢慢向上翻,终于在此刻受尽惊吓的他,在距离地面几百米时昏死过去,也许这样对他来说是件好事。

    罗素云看赤阳快要落在地上时,心喊:“翌晨这老东西这是要杀自己的徒孙吗?真是过分!”

    罗素云四处观察一下,发现没人救援,便赶紧向前一步,想要接下他,可是却被从天空飞回的翌晨抢先!

    此时翌晨提着昏迷的赤阳,缓缓降落,然后就像丢垃圾似的把其扔到地上,拍拍手解气道:“看你以后还敢拿这种危险的东西给琪琪吗!哼~!”

    赤阳已经昏倒,没有办法回答,此时他四仰八叉躺在地上,嘴角还挂着一丝粘稠液体,证明了他刚才的痛苦。

    罗素云在一旁,看着翌晨的一举一动,若有所思的想:“翌晨竟然会这么心疼他的宝贝徒孙,以前没见过他这样,难道说这小子还有什么过人之处?”

    翌晨刚才说的那番话不是在教训赤阳,而是说给摩天听的,大家都能明白其中的含义。

    此时摩天冷哼一声,没有说多余的话,而是扭头向洛紫那里走去。

    翌晨知道摩天没有说话,就证明这事算过去了,心中这才淡定。

    这时摩琪正好在院门口偷看,正好看到赤阳晕倒在地,便赶紧上前,焦急道:“赤阳哥哥,你这是怎么了。”

    摩琪蹲下一边喊着一边用小手拍赤阳的脸,过了一会,却发现他没有一丝反应,便抬起头对离自己最近的高千,焦急问:“高爷爷,哥哥他这是怎么了,刚才还好好的,怎么现在就变成这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