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染成瘾 > 第九十四章 那就好
    “几年未见,听说你已经是大名鼎鼎的漫画师了?”叶景夕一脸钦佩问道,这事,还是叶瑶告诉她的,宁维驰自是不会说。

    “哪里?倒是你啊,你这海归的mba……”小染拿手撞了她一拳。

    两女孩一同笑。

    宁维成下车,望了她们眼,也没理会,径直朝屋内走去。

    门口处,宁维驰正站那里望着她们,看到宁维成,他不禁开口说了句:“不是说不回?”

    “她堂姐结婚。”宁维成说了句,兀自越过他,走了两步,他又停下来,后退一步,侧头说了句,“搞定了?”

    宁维驰瞪他:“什么叫搞定了?我们一直恩爱着呢!”

    宁维成一怔,随即谜之一笑,转身进了屋。

    我操这什么表情?

    宁维驰恨得牙痒痒。

    叶瑶听到声音,忙从厨房间出来,刚好看到宁维成进来,但没有看到宋小染,忙又问道:“回来啦?小染呢?”

    “在外面和你大媳妇说话呢。”宁维成说了句。

    叶瑶一听,顿时又眉开眼笑,看看看看,这大媳妇,二媳妇,还有她那女婿……对了:“可可和翔子呢?还没到家?”叶瑶忙又问了句。

    “我给您打电话问问。”门口的宁维驰忙说了句,掏出手机,给纪冷翔打起电话来。

    总算,今晚一家人全都到齐了,两个臭小子都带回了媳妇,女儿也带回了称心的女婿。别说叶瑶开心,宁老爷子也明显开心。

    “可可,把我的酒拿出来。”老爷子手一挥,对着可可说道。

    “爷爷,纪冷翔带酒了……”yyls

    “唉~拿我的酒,我可是藏了三十年没舍得喝!”宁老爷子说道,今天可是第一天,全家人都在场,这么隆重的场面,当然要拿出来喝了。

    “嫌我酒不好啊爷爷?”纪冷翔一脸纠结说道。

    “都知道你酒好的,但我们这酒,有意义!”宁老爷子呵呵笑着。

    “是啊翔子,当时你爷爷收藏那酒时,就说了等将来有一天,我们所有人都到位后,才能拿出来喝……”宁天明忙也说道。

    绿姨已将那瓶珍藏了近三十年的酒拿了出来,是个大坛子,捧着出来的。

    一桌上,除了可可申请“不方便”不喝酒外,其他人面前都倒了一杯,叶景夕想着,一会轮到她时,是不是也申请一下,但看老爷子如此开心,她又想着,或许真是胃难受呢?

    才想着,一股酒味扑鼻而来,她一下子反胃,没来得及深呼吸,感觉就要冲出来。她忙捂着嘴起身,匆匆朝卫生间跑去。

    所有人都怔在那里,连倒酒的也停下望着叶景夕跑去的方向。

    宁维驰本身想着,一会不让他们给叶景夕倒,这还没倒呢,她就吐起来了,他犹豫了下,随即也起身,追了过去。

    身后,叶瑶在那叫着:“她……景夕?”

    宁维驰趁着叶景夕关门前挤入卫生间,后反锁上,紧绷着一张脸,蹙着眉头看着趴在马桶边狂吐的女人。早上就吃了那么点东西,中午又吃得不多,此刻也吐不出多少来,他也没扶她,只是站在那里,像是沉思着。

    门外,响起叶瑶的声音:“景夕?你没事吧?景夕?老大?”

    叶景夕起身漱口,后对上宁维驰墨色的眸子,听到门外的叶瑶叫,她忙回道:“我、我没事阿姨,你不用担心!”再抬眼时,又与镜子中某人的视线对上。

    “有了?”宁维驰终于又问道,这像是胃不好吗?这完全就是孕吐好吗?

    叶景夕心里跳了下,忙不迭摇头:“没有,最近胃不舒服,可能吃坏肚子,昨天也吐了……”她忙说道,之前已说过,也不知道他怎么就联想到这个了。

    宁维驰没回应,只是望着她,望了好半天,才开口:“那就好。”说完,转身去开门。手碰到门把手,他又转头望她,后者睁着一双大眼,不像说谎的样子。

    宁维驰才拉开门,门一打开,叶瑶差点摔进来,她忙理了理衣服,望向后面的叶景夕,也不忘记瞪了眼宁维驰。

    “景夕,还好吗?这怎么了?是闻到腥的东西难受了?”叶瑶拉着叶景夕的手,关切地问着。

    “没事阿姨,最近胃不太好,吃东西老是吐,去看过医生了,医生说可能是慢性胃炎,让平时注意点,没事的……”叶景夕只能如此说,其实这还是老早之前的事了,这次难受,还没来得及看医生,前些天约了周二去做个胃镜,但这两天也没有胃疼,就是反胃,她又觉得可能不用做胃镜了,得先去验个尿常规。总之,没有确定的事情,还是别给人希望为好。想之前他们有过几次,她也没有中招,这次不会这么巧吧?

    她能明显看到叶瑶眼里燃起的希望一点点黯淡下去,但这种事情,还是确定好了再说吧。

    回到座位上,一个一个都像是焉了气的皮球,行吧,空欢喜一场。

    “来来来,快吃,菜都要凉了,小染,别客气,这次回来,打算住几天?老家去过了吗?爸妈知道吗?”宁天明忙转移了话题。

    叶景夕刚才这么一吐,着实没有多少胃口,望了眼面前,杯中空空地,倒是没有酒,一会儿,身边的人盛了一碗汤,放在她面前,也没说话。

    叶景夕正想说“谢谢”,绿姨倒了一杯温开水出来:“大少奶奶,喝点温水,暖暖胃。”

    “谢谢绿姨。”叶景夕忙回道。

    “绿姨,帮景夕去煮碗小米粥。”叶瑶对着绿姨招了招手,轻声说了句。

    “没事的阿姨……”景夕忙拒绝,这么多的菜,还去煮小米粥,多麻烦。

    “胃得养好,你啊,肯定在国外有顿没顿饿出病来了,老大,景夕以后归你管了,你得把她胃养好。”叶瑶对着身侧的老大的说了句。

    “知道了。”宁维驰应了声。

    “老大老二,今天你们都在家里过夜吧,天这么冷,就别赶来赶去了。”叶瑶忙说了句。

    “小染明天一早要回去,今晚还得收拾行李,改天吧。”宁维成不慌不忙说了句,说得一边的宋小染惊讶的望着他。她啥时说了明天一早回?明天她不是还要去给他买戒指吗?

    叶瑶一听,忙点头应:“对对,那一会儿你们早点回去。”

    叶瑶话落下,转而望向老大时,老大也不慌不忙说道:“景夕明天一早要去做胃镜,我那里离医院近。”

    边上的叶景夕听了,也惊讶地望着他,她是约了做胃镜,可那是周二,什么时候变成明天一早了?

    叶瑶听闻,忙也点头,但也掩不住失望:“那行,身体要紧,身体要紧。”

    “你啊,别操心了,孩子们想回来陪你的时候,自然就会陪你。”宁天明忙安慰她。

    纪冷翔不禁望了可可一眼,可可接收到他的视线,转头望去:干嘛?

    要不要住下陪妈?纪冷翔眼神过去。

    可可瞪他:疯了!万一我吐了被看出来,谁负责?

    纪冷翔:……那算了。

    于是,吃完饭后,兄妹三人便都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