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战皇 > 第六百五十章 晚霞
    前段时间,他们曾经碰到了正平,表达了意图,却被正平拒绝了,由于他们身处炼魔战场的一处特殊之地“天阴河”旁边,里面竟有罕见大规模魔物暴动的迹象发生。

    他们不得已之下,只有暂避其芒,各自退走了,也正因为在混乱中,他们和正平走散,现在苦苦想要再次寻找,自然不太简单。

    “哼,正平这家伙,枉为方丈仙岛排名第三的金身罗汉弟子,思想迂腐无比,满口仁义道德,说白了还不是怕我们蓬莱仙岛打开天魔殿,获得其中的宝贝,实力再次膨胀,与他们方丈仙岛再次拉开距离吗?”秦荣不由冷笑了一声,接着挥了挥手,道:“再给我找,他们还在炼魔战场,无论如何,这月之魔剑,我们一定要得到。”

    孙明怔了怔道:“那上官曦芸的事…”语气中带着一抹不甘之色。

    秦荣摇了摇头,道:“暂时先让他们快活几天吧,等咱们获得天魔殿中的宝贝,刘子丰的账,我再连本带利的找他们索要回来。”

    秦荣看了一眼,陷入昏迷,脸色依旧苍白,浑身遍体鳞伤的刘子丰,语气中带着一抹愤怒之色。

    显然,上官曦芸的账,他也不会就这么算了。

    孙明张了张嘴,见秦荣心意已决,也只有无奈的叹了口气,苦笑了一声点了点头。他也知道,若论事情的重要性,还是先找到正平,打开天魔殿,最为重要。

    只要获得其中的一些宝贝机缘,他们对付上官曦芸,也将会更加简单许多,更何况如今七大仙岛比武大会,即将召开,关乎着各自仙岛的颜面、还有未来十年七大仙岛谁当领袖,他们自然也很想,再次提升一些实力,好在那大会上,取得个好名次,为仙岛争光,也让自己出些风头。

    就这样,他也只有挥了挥手,转身带领着众人,再次离开了这里,继续出去寻找正平。而秦荣则也是继续在这危险的死域森林之中,磨练已身。

    这片山林,再次陷入平静。

    但风吹过,在这份平静之下,却有一股暗涌流动。

    …

    距离寺庙,东侧大约五十里左右,有一面山丘,地势比较高大,在山丘的另外一面,呈现出一种崖壁地形,不知这里曾经发生过怎样的战斗,崖壁坑坑洼洼,有凹陷进去的一个个孔洞,那些孔洞,竟形成一个天然的山洞。

    此刻,在山坡的最高点,有两道身影正矗立在那里,一个白衣胜雪,如仙女下凡,风华绝代,哪怕是在这荒凉、到处充斥着魔气的环境之下,仍旧有一种圣洁无比的美感。

    她正是上官曦芸。

    在她身边,是一个少年,身材修长,肩宽腰细,年轻的脸庞上线条分明,一双眸子略带深邃,添上了些许神秘之感,也似经历过诸多别人无法想象的事迹,让人看之忍不住沦陷进去。

    少年自然正是林寒了!

    他们离开了寺庙,就找到了这里,林寒已将能量丹给了赵玄阳等人,让他们先吸收,自己在外面等着。xdw8

    所以可以看到,其中某一处孔洞之内,霞光艳艳,精气滚滚,透发着一股澎湃之感。

    山坡上很寂静。

    只有少年和女子,血色的黄昏,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一眼看去,男的气质不凡,女的姿容出世,宛若是一对神仙眷侣,透着一抹祥和。

    沉默了半晌后,上官曦芸望着远方荒凉的大地,伸出纤手拢了拢那被风吹乱秀发,绝美的脸庞上,浮现出一抹动人的笑容,轻声道:“你那看遥远的天际,就像凄美的晚霞,倒是挺动人的…”

    林寒看了过去,由于这片空间,没有太阳,天空中昏昏沉沉的,被一些血色的云雾笼罩,像黄昏般,这时那些云雾在空中流动,全部都堆积在遥远的天际,让得那里一片艳红,的确就像晚霞,美丽令人沉醉。

    林寒再次看向女子绝美的侧脸,不由的眼神有些恍惚,自从进入仙岛以来,他都没有跟上官曦芸单独相处过。

    这是他们第一次,站在一起,这片大地虽说危险,看似凶恶,他却觉得这个时刻,格外的美好,比起外面的大千世界,更加让人心安。

    “是啊,很美!”林寒轻笑了笑,嘴中说出这样的呢喃,也不知是在夸赞女子那莹白如玉的侧脸,还是在说天边的晚霞。

    “晚霞再美,终究是昙花一现,预示着黑暗来临。就像世间很多东西一般,看似美妙,却不能长久。”上官曦芸似没注意到林寒凝视的目光,再次轻声说道。

    林寒只觉上官曦芸话中有话,沉默了半晌之后,才不由道:“你这是何意…”

    上官曦芸贝齿轻咬了一下动人的红唇,绝美的容颜上浮现一抹复杂之色,犹豫了良久后,才转头望着林寒,目光交织,语气略带一抹愧疚,道:“林寒,忘了曾经吧,就当那是一场无心的邂逅,我们只是师姐和师弟的关系…”

    林寒早就看出上官曦芸,对于他们两个人的关系,产生了一种退缩之意,此刻听得此话,不由心中一凉,脸庞上浮现一抹世故的笑容,道:“是因为你的背景?”

    上官曦芸沉默道:“有些东西,注定是不可能的…”

    不置可否!

    林寒没有说话,目光却是忽然变得凌厉了起来,伸手双手一把抓住了上官曦芸的双肩,这个举动,有些冒犯和唐突,但他却并没有理会,语气中带着一抹坚定而不可动摇之色道:“为何不可能,人定胜天,这世上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我知道你背景不凡,承载的东西,要远比普通女人,沉重的得多,但有些事情,并不能觉得不可能,而就退缩。难道当初在大连山脉,你会觉得那个刚刚走出家门,出来历练的稚嫩少年,有一天会这样站在你的面前吗?”

    上官曦芸无法反驳,的确当初连她都没有想到,那时候的林寒,会真的走到这一步,因为差距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