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魔妃曲之来世了尘缘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不为八卦
    得了夜天纵这一番警告,无奇总算是收敛了许多,甚至还低着头退后两步,直接退到了北冥默身后半步,低垂着头,再不发一言。

    夜天纵这才松了口气,吩咐任向东兄弟四人,就到他的魔帝洞府以东二十里处的月牙湖畔继续修炼,稳固修为。

    这自然是对无奇的另外一种警告,同时也是对于任向东兄弟四人的一种保护。毕竟,无奇的修为虽然不及这四个人,但毕竟是感悟了天道之力的。一旦动用,就连他这个魔帝也不得不忌惮三分。

    而无奇这个人,又一向狂妄,目中无人惯了。若是不放在眼皮子底下,以他魔帝的身子震慑压制,说不得此刻怀恨在心,离开了此地就对着四个人展开报复。

    而任向东兄弟四人,却是魔界首例被天魔女沈衣雪直接改造身体经脉,提升修为的修者。不管是从沈衣雪这边说,还是从魔界的实力来说,都容不得有丝毫闪失!

    任向东兄弟四人自然也明白夜天纵的用意,因此先是谢过夜天纵,然后才向四大魔君辞别,最后再齐齐走到沈衣雪面前,仍然是由任向东开口:“之前的事情,我等兄弟多有得罪,还望……”

    他本想说“天魔妃大人大量,不要计较”,却不料一个称呼还没有出口,就被沈衣雪打断:“不知不罪,何况这也是你们兄弟四人的机缘。只要你们四人今后心智稳固,不忘根本,就好。”

    北冥默身后的无奇脸皮子又是一阵抽搐,总觉得沈衣雪是话中有话,针对于他。

    而任向东兄弟四人则是再一次恭恭敬敬地向着沈衣雪深施一礼,这才转齐齐转身,朝着夜天纵指给他们的方向而去。

    眼看着这四个人的背影消失,沈衣雪这才收回目光,却仍旧不看历劫一眼,只是盯着南宫流火:“让我去你的流火沙漠做客,如何?”

    南宫流火忙不迭点头:“魔妃姐姐芳驾光临,欢迎之至!”

    见这丫头一言不合就要跑到什么流火沙漠去,历劫的心中终于以慌,忍不住上前一步,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开口,就被沈衣雪急走两步避开。

    他无奈,只得再追两步,拦到沈衣雪面前,急急唤道:“丫头……”

    沈衣雪避无可避,垂下眼睑,不看历劫急切而无奈的目光,淡淡道:“你不急着回神界去为灵虚子解决问题,还留在这里做什么?万一耽误的时间久太久,就不怕神界的修者,将那个灵虚子千刀万剐了?”

    历劫苦笑:“丫头,你……”

    然而沈衣雪却已经不再看他,一闪身,从他身侧绕过去,走到了南宫流火面前,问:“何时动身?”

    南宫流火没有想到沈衣雪说风就是雨,楞了一下,看看历劫,又看看夜天纵,最后小声向沈衣雪道:“魔妃姐姐,我和另外三位魔君,都是因为圣山的变故前来,不可能就这么离去的……”

    沈衣雪以楞,下意识地扭头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圣山。如同一根尖锥般地直刺云霄。原本从半山腰就能看到的真魔气云层,现在竟是升高了许多,以至于那紫色比之前都浅淡了许多。

    再想到突然变薄的真魔气云层,还有夜天纵与历劫之前遇到过的事情,心中也明白,只要圣山的异常一日不解除,南宫流火和另外三个魔君,还有那个无奇,恐怕就要留在圣山附近一日。

    南宫流火这个主人不在,她总不能一个人跑到流火沙漠去吧?

    想到这里,不由深深地叹了口气,又问南宫流火:“那言寂,你准备如何处理?”

    南宫流火挠了挠头,皱眉思索片刻,小声赔笑道:“魔妃姐姐,你也知道,我并非真是想要说服这个人,只不过是临时给他一个容身之处,直到你能开辟出通道,将他送走为止。所以……”

    他的两根眉毛几乎都要拧到一处,好像两条扭曲的毛毛虫一般:“要不然,我先将人送会流火沙漠那边去?”

    沈衣雪也觉得有些头大,若是当真将言寂送到流火沙漠去,而她这个天魔女,和南宫流火这个魔君却又要因为圣山的事情留下来,其实对于言寂来说,也和直接送死,没有太大的区别。

    毕竟,放眼整个魔界,目前也就只有一个南宫流火对于言寂没有表现出敌意,也肯真心实意地帮她。

    除了南宫流火,也就只剩下了历劫能在言寂的事情上帮她了,就是夜天纵,似乎都没有那么可靠。

    想到这里沈衣雪又不禁有些头疼,拿眼角的余光扫了一眼历劫,而历劫略带焦急的目光,却是一直都落在她的身上,因此几乎是瞬间就接触到了历劫的目光。

    沈衣雪的脸上顿时浮现出几分不自然起来,正想要收回目光,历劫已经大步走上前来,以伸手将言寂从南宫流火的手中接了过来,朝着沈衣雪道:“丫头,虽然言寂真气散尽,然而之前被魔修真气禁锢是时间过长,你最好尽快以自身的混沌之气帮他温养,只是……”

    说到这里历劫犹豫了一下,小心翼翼地看着沈衣雪的脸色,声音也低了下去:“千万不要再混入真魔气了。”

    话音未落,沈衣雪就被气得涨红了脸,一抬头狠狠地瞪着历劫:“你还是觉得我做错了是不是?!”

    “丫头,我……”

    被女子的幽怨愤怒的目光盯着,历劫顿时生出一种百口莫辩的感觉来,不管是多年一来的修炼,还是得以动用的天道气息,这一刻统统都失去了用武之地!

    南宫流火看看沈衣雪,又看看历劫,然后再一次将言寂接了过来,然后向沈衣雪道:“魔妃姐姐,这护天道人虽然人讨厌了一下,不过话说的倒是没有错。若是再拖下去,你这‘救命恩人’,恐怕当真就连最后的生机也要断送了。”

    因为言寂的身份特别,南宫流火也不敢动用真气,因此只能是以弯腰,如同抗口袋一般地将言寂抗了起来,同时继续向着沈衣雪低声道:“魔妃姐姐,我觉得,你还是就近先将这个安顿下来为好。”

    就近安顿,南宫流火话中的含义沈衣雪自然也明白,无非也就是再次将言寂送到幻如魔帝的洞府当中。

    绕了一个大圈子,事情最后好像还是回到了原点。

    不过好在一时半刻不用同历劫打交道,而言寂的脸色又实在是难看。沈衣雪也查探过言寂的脉搏,的确是十分微弱,权衡之下,也就只好无奈点头。

    南宫流火扛着言寂,朝着夜天纵点一点头,然后也不管夜天纵是何反应,另外三个魔君又是什么表情,径自与沈衣雪转身离开。

    此刻二人是在圣山西面,也就是唯一没有湖水环绕的一面的山脚下,想要再回到幻如魔帝的洞府,还要再次向北驭气一刻的时间。

    沈衣雪的混沌之气本来就恢复了没有多少,方才为任向东四兄弟疏导经脉提升修为又再次消耗一空,此刻更是连驭气都困难。

    南宫流火皱了皱眉,脚步一顿,终于还是忍不住小声道:“魔妃姐姐,有句话,我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他一向直率,甚至有些天真,如此郑重谨慎,却还是第一次,沈衣雪楞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想说,你就说吧。”

    南宫流火看了一眼肩头如同破布袋一般的言寂,又小心翼翼地看了沈衣雪一眼:“我能不能先问一下,你和那位护天道人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么?为何你看他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的?”

    沈衣雪又是一愣,脸色随即沉了下来,朝着南宫流火一伸手,就连声音也冷了下来:“将言寂放下,你可以回去了!”

    南宫流火见沈衣雪动了真怒,知道自己这话再次惹恼了对方,顿时吓得缩了缩脖子,却又一脸委屈地辩解道:“魔妃姐姐,我,我没有打探你**的意思。只是……如今,你看你现在这个状况,连驭气都做不到,还如何能够帮着这个人温养身体经脉?”

    沈衣雪一愣,她被历劫的一同斥责气得头昏脑涨,后来又因为四大魔君和无奇的出现,处处针对言寂而精神紧张,这个问题,还真的没有仔细想过。

    “不是还有你吗?”沈衣雪实在不愿去想历劫,于是看向了南宫流火。

    南宫流火苦笑,挠头,然后道:“那只是权宜之计,你也应当知道。我连替流火沙漠地域之外的修者提升真气都困难,更何况是一个神界中人?”

    “除非你是真想要他的命。”南宫流火又补充了一句,然后眨了眨大眼睛,“所以,此刻若是你的混沌之气不继,恐怕还必须得再次倚仗那个护天道人。所以我才会问方才的问题嘛。若是,若是……”

    他犹豫了片刻,最后一咬牙,一闭眼,一副豁出去的模样:“实在不行,那你还是放弃这个人算了!”

    他解释了半天,沈衣雪也总算是明白了过来,南宫流火倒真没有八卦的心思,只是纯粹地担心的身体。毕竟她现在连驭气都做不到,还真的是没有混沌之气帮着言寂温养身体经脉。

    对方一脸无辜的表情,让沈衣雪的火气也消减了不少,可想到要去求历劫,心中又有些不情愿。沈衣雪想了想,最后便将自己捉弄神界灵虚子的事情说了出来。

    “其实,我也没有做什么,就是将魔界的一道真魔气,当成了神界的本源之力,‘赐予’给了一个神界修者而已。”

    “什么?!”南宫流火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睛,几乎都要跳了起来,就连肩头上的言寂,也险些被他脱手掉到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