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奇幻异典 > 256、第二百五十六章
    “我能够操作的暗物质数量越来越大了, 虽然身边都是普通人, 之前也没有接触过暗物质相关的事情, 不过你知道的,当你具备知道某些事情的资质之后, 你就会对那些事情了解越来越多。”

    林外婆说着,又从零食袋里拿出一根零食嚼了起来。

    “不过我觉得我之所以会拥有暗物质, 是因为肚子里的那个孩子。”

    “那个孩子……一定拥有非常可怕的力量。”端起放在旁边椅子上的啤酒, 林外婆喝了超大一口, 然后眉头紧紧皱了起来:“随着时间的推进, 我开始越来越恐惧, 恐惧见到那个孩子的一天……”

    “怀孕时期我其实做过很多超过孕妇符合的事情, 一开始是觉得不在意, 无所谓, 后来则是有意去做了。”

    “说真的, 我是真的不想要肚子里的孩子了。”

    “然而一天又一天过去,我的肚子越来越大,我每天都焦虑, 焦虑到几乎无法生活, 然而过了十个月,那个孩子仍然丝毫没有要出生的迹象。”

    “最后还是师傅忍不住了,她带着我去了当时生活的镇子上唯一一家医院, 也是在那里,他们第一次给我做了检查,说孩子很健康, 没事,这么久还不出生也确实不好,他们决定使用人工干涉的办法,把她请出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林渊看到自家外婆的脸色微微有些发白。

    她的眼睛微眯,嘴唇也抿成薄薄的一条线。

    她在紧张?

    一向坦然率性的外婆这是……在紧张?

    “那是我一生中最后悔的一天——”

    就在他们使用催产针之后,她很快发作了,疼痛倒还好,她是在街头打架长大的,从小受过的伤大大小小总有几次媲美这种疼痛的,然而——

    恐惧感!

    一股让她毛骨悚然的恐惧感支配了她!

    从出生到现在,她从来没有这般恐惧过!!!

    “快出来了!再努把力,我已经看到孩子的头了!”她听到助产士惊喜的叫声,还有其他助产士热情而温和的鼓励声。

    然而——

    耳鼓旁,她脑中最清楚的声音却不是这些或者惊喜或者温柔或者热情的声音。

    而是另一种很古怪的声音。

    说不上来那是什么声音,有些像起泡一颗一颗从深海冒出来的声音,又有些像一种音符,一个一个连起来,便有些像师傅经常在刺青店里哼唱的小调儿……

    然而师傅现在是不可能哼唱这些小调儿的,因为师傅此时就在她身旁,穿着无菌服,纹满花纹的手掌隔着透明的手套握住她的手掌,用力握着,大声说着什么,一脸焦急。

    她觉得她快没有力气了。

    她从来没有如此软弱无力的时候。

    不过应该没事的,如今生孩子,孩子的死亡率可能还有一点点,然而产妇的死亡率几乎是0%吧?

    她应该没事的吧?

    虚弱的,她看向天花板明亮而灼人眼的灯,然后,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感觉那些灯摇晃起来,先是晃成了一条又一条的光影,然后,天花板上开始出现了一条又一条的黑影。

    仿佛幽灵一般,仿佛黑雾一般,出现在那里,出现在一无所知的产房众人头顶。

    她一开始以为那是幻觉,然而很快的,她意识到那不是。

    那些黑雾越聚越多,其他人看不到的地方,天花板几乎成了一片黑色,浓稠的黑色。

    一开始只是一个小黑洞而已,渐渐地,越扩越大,最终变成了一片黑色的天空。

    她一开始以为那是黑色的天空,然而随着那片天空逐渐朝她压下来,看到那片黑色中隐藏的东西,她才意识到,那、那根本不是什么天空,还是海底!

    那是一片海底啊!!!

    她看到一个气泡从那海底冒出来,从那粘稠的“海水”中冒出来,向她的方向缓慢的坠落下来,然后在空中爆炸。

    “啪——”的一声,化成了一片极淡的烟雾。

    然后又有新的气泡冒出来,一声又一声,和她耳中之前听到过的气泡爆炸声诡异的重叠了。

    眼睁睁的,她看到天空那片“深海”向她的方向、向众人的方向倒扣下来,她与那片“海”越来越接近了,以至于她已经清晰可见里面那群长相特异、她从来没见过、然而绝对不属于这个世界的诡异生物了!

    “不!!!!!!!!!!!”

    她当时是大叫出声了的。

    伴随着一声婴儿的哭声。

    然后,那片“海”将她和她淹没了。

    同时被淹没的还有产房里的全部人。

    后来她才知道,不止是产房里的全部人,产房外,医院外,整条街道,整个社区,乃至整个小镇……

    全部被这片深海……

    淹没了。

    “整个镇子的人,全都死了。”林外婆冷静地说。

    “助产士,麻醉师,路上经常见到的人以及偶尔见到的人都死了,还有……”

    “我的师傅。”

    眼中一片冰冷,林外婆面无表情。

    “我没有死,因为我在那个时候想到了将自己可以掌握的暗物质化成鱼,最后被鱼带上了水面。”

    “姑且当那是水面吧,虽然在我看来,那根本就是另一个世界的入口。”

    平静了一会儿,林外婆又道:“那个孩子也没死,她爬在我身上,我把她一起带上来了。”

    将手中啤酒罐中最后一口啤酒一仰而尽,林外婆摸了摸嘴角的啤酒沫,将啤酒瓶掼在桌面上,林外婆忽然看向林渊道:

    “拥有过大的能量就是罪,不管你能否认同这句话,可是从那一刻开始,我心里一直是那样想的。”

    “那个孩子有罪,出生的时候便犯下了滔天大罪。”

    凭空出现在桌子上的啤酒瓶吸引了教室里学生以及教授的注意,台上的教授往林渊他们这边的方向看了一眼,发现那一排一个人也没有之后,推推眼镜,继续讲课了。

    “哎?林渊呢?刚才不是还坐在这里吗?”之前回过头的一名学生小声嘀咕道。

    林渊当然还在,只不过和林外婆一样,他也进入了另一个速率的空间而已。

    听到的事情太惊人,他已经顾不上听课了。

    “那时候的我太年轻了,我跑了。”

    “然后就是带着她一起生活。”

    “那是个极其可怕的孩子,她的力量仿佛无法控制,她的身边总是说不准就有什么时候裂开一个空间,然后有莫名其妙的生物冒出来。”

    “那时候的我不懂那是什么,所以,一旦那东西出现,我就立刻带着她逃之夭夭。”

    “再然后,我想起了师傅说过的话,开始研究用自己掌握的力量封印她的力量。”

    抬起手,阿美示意了一下自己手臂上的纹身:“没错,就是纹身。”

    “我在她的身上留下了一个又一个的纹身。”

    “一个不行就两个,两个不行就四个……”

    “纹身越来越多,我渐渐已经不知道那孩子的长相是什么样子。”

    一头长发,比身体还要长的头发,穿着白色的小连衣裙,然后,身体上都是纹身。

    “不知道是那孩子天生是怪物,又或者……我把她活生生变成了一个怪物。”

    低下头,阿美摇了摇头:“抱歉,阿渊,我不是一个好外婆,更不是一个好母亲。”

    “他们说的或许没有错,我心里没有母性这种东西。”

    “带着她,我们过着居无定所的生活,我成了一名赏金猎人,一方面是为了赚钱,另一方面则是为了寻找处理这种情况的方法。”

    “直到有一天,我绝望了。”

    “那片海再次控制不住的即将压过来的时候,我带着她逃到了一个最不会有人去的地方。”

    “那里没有人,方圆很多公里都没有人,只有穷山恶水以及恶劣的天气,那里是被称为最不适合人类生存的地方。”

    “我带着她过去了。”

    “我把她扔进了水里,看到那片‘海’从空中倒灌下来,淹没了那里原本的浅海,直到变成一片汪洋大海。”

    说到这里,阿美笑了一下:“没错,那里就是山海镇。”

    作者有话要说:  周末愉快

    我快好了,然而老爸发烧了

    =-= 39度多 比前阵子的我还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