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在恐怖片里当万人迷 > 149、热吻
    苏悯第一次在大院外发现沈宿的时候刚满7岁。

    他刚到大院没有多长时间, 和这边的孩子都不认识, 那些孩子都自成一个圈子,玩游戏也不带他一起。

    那时候爷爷奶奶都还没退休,傍晚下班时间是在他放学后, 他就在家里做作业,看下面孩子们玩。

    那天数学作业才写了三道题, 他就不想写了。

    苏悯从冰箱里拿了瓶酸奶, 从楼下过去,然后左晃右晃, 发现了大院后面的一个小屋子。

    这小屋子他以前从窗户里看见过,一直以为是废弃的, 从没在意过。

    就在他经过的时候,听到了里面有动静。

    苏悯胆子不小。

    他在外面咬了几秒吸管,然后就推开了门,适应黑暗过后就看到了里面的一个小孩。

    小孩长得很好看,比电视上的都很好看。

    他坐在地上,抬着头看他, 薄唇抿着, 脸色苍白,漆黑的瞳仁里印出他的倒影。

    苏悯下意识打招呼:“你好。”

    小孩没有说话。

    苏悯不自觉地吸了口酸奶,酸爽下肚,想了想,伸手把酸奶递过去,小声问:“你要喝吗?”

    对方没接。

    他推荐道:“很好喝的。”

    对峙半晌, 黑暗阴影中伸出来一条细白的胳膊,碰上了他手中的酸奶瓶,指尖触到瓶身,也碰到了他的手。

    冰凉的。

    苏悯看着酸奶瓶被他接过,然后就着被自己咬扁的吸管就这么喝了,小口小口的。

    ……

    苏悯第一次带沈宿回家是一个月后。

    那小孩跟他说什么都不记得了,他每天都把自己吃的带过去和他一起分着吃。

    时间一长,奶奶率先发现不对劲。

    她发现孙子怎么好像变得能吃了,但是吃了那么久也没有长胖,这不是白吃了吗?

    于是她委婉地跟苏悯说:“你吃了之后别吐了,不然吃了也没用。”

    才7岁的苏悯一脸懵逼。

    他喜欢去喂养那个不喜欢说话的小孩,每次看他吃东西时都觉得很满足。

    那小孩还经常用他的吸管喝酸奶,虽然说过了但是也没用,搞的苏悯每次一瓶酸奶带两根吸管。

    苏悯觉得这个小孩比大院里的可爱多了。

    他开始尝试着说服小孩出去。

    但是他无法见光,所以只在晚上天黑之后苏悯才能从家里偷偷溜出去,带他回自己家里。

    他把自己的衣服拿出来给小孩穿。

    奶奶进房的时候,小孩就藏在他的被窝里。

    苏悯不知道为什么小孩的身体是冰凉的,但是那时候正值夏天,他还挺喜欢的。

    被窝里的冰凉贴着他的身体,他对奶奶撒谎:“刚刚我自言自语呢。”

    然后奶奶就离开了。

    苏悯才掀开被窝,小孩趴在旁边,眼睛盯着他看,他说:“走了,你别怕。”

    小孩钻出来,露出半个头。

    苏悯摸了摸他的头,觉得软软的,比自己的头发摸起来感觉舒服多了。

    他就算不说话,也很可爱。

    苏悯开始习惯床侧有其他人的存在,一开始是两个平躺着,睡得和幼儿园小孩一样。

    到后来,他发现自己起床后扒着沈宿睡。

    小孩睡着的时候很安静,苍白的脸上毫无表情,睫毛也不动,也任由他扒着。

    像一个人体空调。

    就在这时,他睁眼了。

    苏悯不好意思地从他身上松开,对上他的眼神,心虚道:“你身上很舒服。”

    深黑的眼睛落在他身上。

    ***

    苏悯到电影院的时候是九点。

    此刻电影院虽然不是人最多的时候,但也不少,取票那里还排了一点的队。

    苏悯直接去了最里面,询问道:“小何在哪?”

    员工给他指了个方向。

    苏悯刚过去,小何正好带着一个哭哭啼啼的男人出来,还安慰道:“先生别怕,我们现在已经出来了,不在电影里了,不用怕了……”

    他听在原地。

    等小何送走这个男人已经是五分钟后,他摸了摸额头,嘴巴都快说干了。

    转过身看到苏悯在那,赶紧迎上去:“苏先生,您怎么来了?”

    苏悯回神,“我想知道沈宿的联系方式。”

    昨晚离开时他完全忘了这一回事,就连沈宿自己都忘了,两个人都傻了。

    小何张了张嘴,显然很吃惊。

    苏悯也有点尴尬,“没有吗?”

    小何连忙说:“有有有。”

    他赶紧把手机拿出来,找出负责人的电话打了过去,他说完苏悯的意思后,负责人突然又说了几句话。

    小何听着那边的话,一直点头。

    苏悯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听到“好好好”“嗯嗯嗯”“行行行”这几个字。

    没多久他的电话就响了。

    负责人说:“苏先生,我这边送您去沈先生那里吧,他现在人不在电影院。”

    苏悯应道:“好。”

    有人送总比自己打车过去好。

    小何是个全能工作人员,充当了这次的司机,一路朝目的地而去。

    苏悯看到地图上显示了精神病院的名字。

    他一时之间无法用言语表达心情,之前微博上有这个猜测的时候,他还觉得那个博主天马行空。

    搞半天真的是。

    苏悯从没去过精神病院,从繁华的市区到郊外,外面开始下雪,小小雪花往下落。

    小何提醒道:“苏先生,到了。”

    苏悯都等睡着了,揉了揉眼睛,说:“谢谢,我自己过去就可以了。”

    小何犹豫道:“您可别和沈先生说是我们送您来的?”

    苏悯不懂为什么,不过还是应道:“好。”

    这家精神病院很大,看起来比其他医院都要豪华,苏悯对于精神病院的了解仅来自于电影。

    奇怪的是,大门那边没人拦他。

    苏悯从前面经过的时候,有几个穿着病服的男人正站在唱歌,调子都快跑完了。

    他仔细一听,发现是生日歌。

    就是唱的有点难听了。

    苏悯抱着奇怪的想法一路从小路上经过,周围草地上来来回回走着不少病人。

    就在这时,一个男人摔倒在地上,手里还拿着纸飞机,痴痴傻傻地笑着。

    苏悯问:“你没事吧?”

    男人玩着纸飞机,说:“生日快乐嘿嘿嘿。”

    苏悯问:“你……”

    没等他说完,纸飞机男人跑远了。

    苏悯摇摇头,觉得自己是把他当正常人了,毕竟他们现在的思维是不同的。

    这家精神病院是这里最大的,所以病人很多,虽然下雪了,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在外面。

    苏悯每碰到一个人,对方就会傻傻地和他说生日快乐,说完就跑。

    一个两个就算了,几乎是全部。

    偏偏他们都是病人,根本就问不到什么。

    苏悯只能接受他们的祝福,一步步顺着指路的地标往里走,每个区域的装修都是不一样的。

    走廊上有两个病人正在争吵。

    “我马上就登基了,我劝你赶紧投降,不然我一定要赐你狗头铡!”

    “你竟然敢对世界顶级杀手说这么猖狂的话,看我一枪打死你!”

    两个病人开始用手当枪,嘴里还不停地模拟出机器声。

    苏悯:“……”

    他第一次发现他们这么好玩。

    过了会儿,他们两个又开始互相对对方说生日快乐,看苏悯在一旁看着,也和他说。

    苏悯没说话。

    他从他们身旁经过,然后到了一栋楼,看到了下面写着的地域分布,这栋楼估计就是院长在的了。

    苏悯坐电梯上了顶楼。

    顶楼只有一个办公室,他还没去敲门,就从窗户看到了外面其他两栋楼上飘起来了气球。

    几辆车从外面进来,上面全是鲜花,经过的时候不少病人都在呵呵地笑,追着车跑。

    苏悯在想是不是有病人要结婚了。

    这样的事情并不特殊,毕竟病人也是人,如果真有两个人互相喜欢上了,结婚不影响别人也是正常的。

    苏悯看了一分钟,然后才收回视线,走到尽头的院长办公室,敲了敲门。

    里面没人应。

    苏悯等了会儿,确定没人后正准备离开,就看到了刚上来的一个护士。

    对方看到他也很惊讶,半天没说出话来。

    苏悯问:“请问院长在不在?”

    护士显然有点慌张,赶紧说说:“沈院长不在这里,你是谁你怎么在这里?”

    苏悯还以为她是想抓自己,说:“我来找沈院长有事,麻烦你带一下路。”

    护士镇定下来,说:“好。”

    她走在前面,顺势掏出了手机,不停地和人发消息本想打电话的,最后还是放弃了。

    苏悯越看越奇怪,想说什么还是忍住了,抿着唇跟在她后面往外走。

    一直到另外一个他不认识的地方时,他才开口问:“不好意思,你带的是正确的路吗?”

    护士回头说:“正确的。”

    苏悯发现身后跟过来了很多病人,表情各异,说的话也是奇奇怪怪的。

    他怎么看怎么不适应。

    护士重新转过头,用力地推开门。

    苏悯都还没反应过来,他就被无数的病人挤着进了里面,欢呼声四起。

    这是个礼堂。

    所有的座位上都摆满了花,姹紫嫣红,明明是冬天,这里却宛如春天。

    苏悯被病人们挤上了最前面,他也不敢动手,压根就没法动,还好他们都没用武。

    他正要质问护士时,一转身发现沈宿站在门口。

    沈宿手上拿着一束花,很多种,数不清。

    他的身后是门外,此时雪花纷扬,大礼堂是阶梯的,他就这样一步步从门口走到他面前。

    从无数鲜花中穿过,有音乐响起。

    那些刚才还在挤来挤去的病人们都嘻嘻笑笑起来,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礼炮不停地放,座位上的花也被他们揪掉扔了吃了。

    整个礼堂全是花香。

    苏悯那一刻的想法竟然是为什么是蛋糕不是花,不是都手捧花才对的吗?

    他后一秒才记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苏悯想起路上遇见的病人,所以他们当时说的生日快乐是对自己说的?

    沈宿来到苏悯面前,说:“你来得太快,我都没有准备好,所以……”

    蛋糕还没取来,只有花了。

    礼堂的窗帘开着的,外面的光落进来,明明暗暗交织,唯有舞台这里明亮如昼。

    苏悯打断他的话:“我想起来了。”

    他碰上沈宿握住花的手,轻声说:“以前是不是第一次你也是这么碰我的?”

    苏悯抱住他,“我第一次是抱着你睡觉的,后来变成是你一直抱着我睡觉的,是不是?”

    沈宿纯黑的眼睛沉沉。

    苏悯感觉到他扣住自己的手,吻他的唇,故意声压抑着渴望,他动情了。

    片刻后,沈宿才放开他。

    苏悯睁开一点眼睛,轻声说:“你之前想跟我说什么?可以继续说了。”

    沈宿重重地将他抱入怀中,嗅到他身上从外面过来的清淡味,还有刚才雪化的微弱湿意。

    “生日快乐。”

    作者有话要说:  喜极而泣,终于正文完结了呜呜呜

    明天开始更新番外=3=

    新文《我为学习秃了头》月底开:

    江执有个恋爱系统,每天发布亲密任务,所以转学当天就把问题少年陆醒堵角落里摸了几把。

    全校疯传,陆醒盯上了那个听话乖巧的转学生。

    “胆子超小?早晚弄死他。”

    后来某天晚自习结束,有人回教室拿东西,看到向来脾气很差的陆醒把小学霸抵在桌上哄。

    陆醒发现表面乖巧的江执浪得没边,每天都撩他,前天摸手,昨天抱抱,今天偷亲,偏偏一问就冷笑否认嘲讽三连。

    同学1:昨晚我看到他们牵手了

    同学2:我听到学霸在给校霸防脱发……

    同学3:我不同意这门亲事!!!

    陆醒:弄死那个学霸

    恋爱后的陆醒:学习使我秃头

    *****

    占有欲很强的暴躁校霸攻x外冷内浪的表里不一美人学霸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