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致命记忆 > 第三十四章 重要订单
    我一脸震惊的盯着眼前神色迷茫的九姐,张着嘴好半天说不出话来!

    要知道之前我在那则新闻中看到,这次的死者总共有两个,一个就是昨天那个马俊,被凶手残忍的剁成了肉酱,另一个则是一个死在门外的外卖员。如果按照九姐的说法,那个外卖员既然已经把食物送到了,那就应该会立刻离开才对,可为什么等九姐离开后,那个外卖员却死在了马俊家门口?是那外卖员中途有事又回来了,还是说九姐在跟我说谎?

    我没有回答九姐的问题,示意让她继续说下去。

    话说当时外卖送到了之后,那马俊也已经被九姐灌的差不多了,九姐签收后一边继续灌马俊酒一边询问马俊为什么会知道我以前是一个外卖员。

    马俊喝的神志不清,毫无保留的跟九姐说他平时很少会吃外卖,但就在大约半个月前他晚上在家有点饿又懒得出去,于是便点了一次外卖,可就是这次点外卖的经历却将他气得不轻。而那天晚上来给他送外卖的人正是我,也正因为如此,他才在见到我的第一时间便认出了我是一个外卖员。

    那天晚上马俊大概是晚上快十一点的时候订的外卖,但是到了将近十二点半的时候,我才将外卖送了过来,当时外面下着大雨,我来到马俊家门口的时候已经完全被淋湿了,而我手中马俊的外卖更是彻底凉透了。

    马俊并没有在意被淋透了的我,指着鼻子就对我一顿怒骂,又是要投诉又是要找人砍我全家,而当时的我表情十分的冷漠,似乎心不在焉有点着急离开的样子,面对马俊不依不饶的辱骂,二话没说直接将外卖打开砸在了马俊的脸上。

    气势嚣张的马俊哪能想到我一个外卖员敢对他这么做?当场就被我的举动弄蒙了!而我也只是平静的瞪了他一眼,没有再跟他废话转身就离开了。

    别看这马俊平时那么的嚣张不可一世,他其实就是一个欺软怕硬的软蛋,那个时候他家里就只有他一个人,他就算暴怒也不敢对我动手,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离开之后,才打电话叫来了自己的狐朋狗友们,一路浩浩荡荡的冲到了我上班的地方找我,但当他们赶到的时候,却发现我在他们来之前已经辞职了。

    已经喝得意识模糊的马俊正在跟九姐吹嘘他带了多少万人在整个市区寻找我,说着说着便沉睡了过去,而九姐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知道的消息,没有继续逗留,带着剩下的食物便离开了。

    听完了九姐昨天晚上的经历,我有些鄙视的说道:“你走就走干嘛还要带走剩下的食物啊?”

    九姐偷笑着说道:“因为那东西真的很好吃啊,再说了是他请我吃的,不拿白不拿,几百块的食物,不吃不就浪费了吗?”

    我无奈的白了九姐一眼道:“言归正传,那马俊昨天就只是说了这些吗?”

    “是啊,你还希望他说什么?昨天晚上他在夜店见到你的时候本来是准备叫人揍你的,结果发现了貌美如花的我,因此才没有对你下手,所以你还得好好感谢我一下,要不是我昨天碰巧遇到你,估计你昨天晚上就又被他们揍进医院了。”

    我不屑的撇了撇嘴道:“就那几个烂番薯臭鸟蛋?我打他们几个简直不要太轻松了!他们应该庆幸一下昨天没有对我动手,不然的话...”

    说到这里,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转头问九姐道:“对了,你是怎么找到我的?你怎么知道我住在这里?”

    九姐神秘的笑了笑道:“这你就不用管了,你九姐我的手段多着呢,要想找到你住在哪里还不是简简单单?现在我已经把马俊知道的事情告诉你了,这件事你怎么看呢?”

    我缓缓地收回了笑容,仔细的回忆了一下刚才九姐跟我描述的马俊所知道的信息,沉默了片刻后说道:“按照马俊的说法,我在给他送完外卖之后便辞职了,按照我的性格,我应该不会是因为害怕马俊报复所以才选择辞职的。这么说的话我辞职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我完成了我去当外卖员的某个目的,目的达成后我也就没有必要再继续待下去了。”

    九姐好奇的问道:“那你觉得你当时做外卖员到底是出于什么目的啊?你要怎么根据马俊提供的信息查下去呢?”

    我想了想道:“其实仔细想想我当时的目的应该很简单,因为外卖员的身份是很容易接近到一些人并且不被他们怀疑的,所以我觉得我做外卖员应该是想要去接近什么人或者是悄悄地去见什么人。而根据马俊的说法,我当时给他送外卖的时候迟到了很长的时间,并且态度也十分的恶劣,如果我要继续做外卖员的话是绝对不可能那么做的,所以说我断定我在去马俊家之前,便已经完成了我的目的!现在我们要查的信息并不需要多少,只需要找到我在给马俊送外卖之前接的是哪一份订单,并且找到这一份订单的主人,就能知道我为什么会来这里当一个外卖员了!”

    我将心中所想统统说了出来,这才发现面前的九姐正在盯着我发呆,那平时很是妩媚的双眼此时竟然变得十分的温柔,就好像是在看她的爱人一样。

    我看到九姐这神态,顿时有些心动的说道:“九姐,你是不是被我精彩的推理折服,并且已经爱上我了?”

    九姐听到我的话后,眼神立刻恢复了过来,撇了撇嘴道:“别胡说,我只是觉得你刚才的样子很像一个人而已。”

    九姐的回答让我的心一下子沉入了谷底,一想到九姐在面对我的时候却把我想象成了另外一个男人,我的心中就有一种说不出的失落的感觉。

    九姐没有理会我的表情变化,叹了口气道:“既然如此的话,那我们现在就去你以前工作过的外卖公司问问你的接单情况不就什么都知道了吗?”

    我摇了摇头道:“这件事情不着急,我先给你看样东西。”

    说着,我将今天早晨在手机上看到的那则新闻打开让九姐看了看,同时也将早晨姬文给我打电话的内容告诉了九姐。

    九姐看到那则新闻后,瞬间瞪大双眼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道:“这怎么可能!昨天我走的时候他还活的好好的啊!”

    我一直盯着九姐看着,她从一开始到看到那新闻的表情变化全程都被我看在眼里,完全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于是我问道:“你仔细看看那个死亡的外卖员的模样,是不是就是你昨天晚上见到的那个外卖员?”

    九姐再次盯着手机看了看,然后点了点头道:“应该就是他了,这个外卖员很帅,我对他还是有点印象的。”

    “拜托,你认人都是看颜值的吗?要是这外卖员长得普通一些你是不是就不认识了?”

    我白了九姐一眼说道,而九姐则警惕的盯着我说道:“为什么你一开始不告诉我?你是不是怀疑这人是我杀的?”

    我点了点头然后解释道:“这也不能怪我啊,毕竟昨天晚上你去了他家,今天早晨他就死了,怎么想你都会跟他的死有点联系吧?”

    九姐气得咬牙切齿道:“亏我还一直这么相信你,你就一点都不相信我吗?这种人渣杀他都是脏了我的手,而且就算我要杀他也不用把现场弄得这么吓人吧?”

    九姐这番话倒是提醒了我,我立刻转头说道:“对啊,凶手为什么要用这么吓人恐怖的手段杀死那个马俊呢?既然你说外卖员是离开之后才死在马俊家门口的,那么他折返回马俊家是为了什么?还是说这个外卖员,本身就在凶手的必杀名单内?可为什么外卖员死在了门外,马俊却被剁成了肉酱呢?”

    九姐随口说道:“估计是那外卖员中途有什么东西没拿回去拿吵醒了马俊,二人争吵的声音太大惹得邻居不开心,然后就被邻居杀死了呗。”

    我鄙视的看着九姐说道:“你这脑洞还真是大啊!你要是杀个人估计没人能猜得出你的杀人动机吧?”

    面对马俊的死,我脑海中的疑问也是越来越多,很想立刻去马俊死的现场看看,于是我对九姐说道:“要不你跟我去一趟马俊的家吧,亲自去看看现场也总比我们在这里瞎猜的好。”

    九姐无奈的说道:“我这身份敢去那种地方吗?你是不是盼着我早点被警察抓住啊?那马俊的事情跟我一毛钱的关系都没有,你一个人去就可以了。我留下来看看这家宾馆的监控录像,看看昨天究竟是什么人偷偷的进入了你的房间。顺便一会儿我去你以前送外卖的公司帮你查查你要找的那一份订单的主人是谁,回头等你那边的事情处理完后我再全部告诉你。”

    看着有些愁眉不展的九姐,我忽然觉得心中一暖,对九姐笑了笑道:“真的多谢你了,有你在我身边帮我真好,要是我俩一直配合调查的话估计我很快就能找回以前的记忆以及那样东西的藏匿地点了吧。”

    九姐表情复杂的看着我摇了摇头道:“你要走就赶紧走吧,这类话以后还是尽量不要说了,要知道我帮你可并不是因为你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