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海贼王之画道大师 > 第145章、一闷棍敲晕
    不找汉库克那还干吗?宫飞羽说:“那是。”

    “你又不开你那什么、大排档了?”美女有些失望,宫飞羽削出的生鱼片味道的确非常不错,让人回味。但是九蛇岛的居民太多了,不是所有人都尝过。

    我差,你把我当摊贩了啊。不开了,还开个屁。宫飞羽有种无心插柳柳成荫的感觉:“不开了。”

    “天天不务正业,有店不开,有钱不赚。”突然宫飞羽听到一句刺耳的话。

    呃,我了个去。宫飞羽看着眼前的少女,追你才是正业好吧!“呵呵,没办法啊,现在店里缺伙计,缺材料,所以、倒闭了。”

    “那就是关门大吉了?”在汉库克眼里,宫飞羽就是懒。

    表用那种鄙视的眼神看着我。宫飞羽被汉库克一通鄙视自己都觉得无地自容了。特么,今天的汉库克变了好多。言词变得犀利了,眼神变得更冷了。而且,隐隐有一股女王范啊。啊啊,终于要开始改变了吗。

    “喂,你发什么呆?”宫飞羽听到这话瞬间回过神来,脑中画幕迅速闪过确定自己刚才没有失礼,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恩,哪来的香气,宫飞羽突然闻到一阵极淡的清香,使劲的嗅了嗅鼻子:“怎么这么香?”

    “你!”看着鼻子都快凑到自己面前来的宫飞羽,汉库克狠狠地瞪了眼宫飞羽。

    天然的魅惑能力啊,宫飞羽瞬间清醒过来。艾呀,尼玛差点着了道,甜甜果实的能力确实强大。不仅仅让人身上带着一丝甜甜的气质,还不断散发着魅惑的气息。本身汉库克就绝色。再加上甜甜果实,简直就是锦上添花,如虎添翼啊。根本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

    “那啥,刚才走神了,走神了。”宫飞羽很尴尬,但是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汉库克看到宫飞羽那窘迫的模样,这一次到是没有转身立马离开。从这几个月的时间相处下来,宫飞羽除了偶尔露出两个阴险的笑容之外,为人还可以。只是总是纠缠自己,汉库克心里还是有着一丝排斥的。“行了,不用解释。说说吧,这个是不是你画的?”

    什么东西?宫飞羽好奇的接过汉库克手中的画卷。打开一看,**!这不是我画的吗?宫飞羽一惊,赶紧把画收到了自己身后。然而,当宫飞羽把画卷藏到身后,一抬头整个人就愣住了。

    呃。这个、这个。特玛的,老子形象又毁了!宫飞羽简直欲哭无泪,面对汉库克那冷静毫无情感的目光,宫飞羽只好乖乖的把画卷从身后拿了出来:“这个、那个、”

    “哼,你藏什么?这画是你的吗。”汉库克冷哼一声,对宫飞羽藏画的行为感到不满。

    亲,这画它就是我画的啊。当然宫飞羽是不会这样说的:“这画是我画的。”

    汉库克一听,心里微动,一种复杂的情绪从内心升起。怪异的情绪让汉库克感到不适,一把从宫飞羽手里抢走画卷,二话不说直接离开了。

    呃,我是跟上去呢,还是跟上去呢。还是、、“等等我啊!”宫飞羽正在考虑,眼看着汉库克就要消失在自己的视野里,立马喊道。整个人开足了马力瞬间追了过去,掀起一路红尘。

    人呢?我差,不是吧,人不见了。等宫飞羽追上去的时候,却没有看到汉库克的身影。

    砰!我差,谁敲的、我。。。宫飞羽眼前一黑,径直的倒了下去。

    “居然跟踪姐姐。”玛丽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人的防备心也太差了吧,这都能被你一棒给敲晕了。”索妮亚瞪大了双眼,感到不可思议。“姐姐,这人真的是那天救我们的人?”

    汉库克也感到诧异,但是事实就是这样,改变不了:“是他,但是防备心确实低的可怕。”

    “呃,这防备心这么低,要是姐姐真的跟他好,那以后遇到危险岂不真的危险了!”玛丽脱口道。

    “玛丽,你说什么?”汉库克脸色一变,对玛丽喝问道,一股强者的气势散发而出。

    “我们快走。”玛丽看到汉库克变脸,脸色也是一变,拉着索妮亚一下子窜出老远。

    汉库克在原地看着瞬间跑的没影的两个妹妹,顿时无语。摇了摇头转身就走,刚走两步,突然回头,想到地上似乎还有个人,又走了回来。看着倒在地上的宫飞羽皱了皱眉。

    “嘶~痛。我去。”宫飞羽感到后脑隐隐作痛,摸了摸居然摸到一片血渍。“我靠,这一棒太狠了吧。”

    “你醒了。”宫飞羽突然听到一个声音传进耳朵,整个人瞬间从地上蹦了起来。

    “谁!谁在说话?谁、、呃。汉库克。”苍白的脸色在看到汉库克的刹那,露出了一脸笑容。宫飞羽问道:“你怎么在这里?”

    汉库克暗自鄙视了一眼宫飞羽:“我怎么在这里?这里好像是我的地盘吧。”

    啥?你的地盘。好像也对,不过特么,九蛇都是你的地盘。宫飞羽一脸地愕然。不对啊,我怎么会在这里?我记得自己好像是在路上被人敲闷棍了,这里很陌生啊。宫飞羽一脸疑惑:“我怎么会在这里?”

    宫飞羽只见汉库克目光平静的自己看来。然而宫飞羽却从中读到了:你终于意识到自己处境的意思:“拖过来的。”

    哦,拖过来的!“啊!!拖!!”宫飞羽张大了嘴,一脸震惊,眼中尽是不可置信。

    “你嗓门太大了!”汉库克看着宫飞羽发表着不满。

    我嗓门大?好吧:“怎么拖的?”

    “恩,看到萨罗梅了没?”汉库克说了一句让宫飞羽莫名其妙的话。

    萨罗梅?谁啊。我去,这里怎么会有花斑蛇?!恩?好像汉库克的那条宠物蛇就是叫萨罗梅,不会就是那条吧。我靠,特么太幸福了。老兄,我羡慕死你了!宫飞羽看到萨罗梅顺着汉库克的手臂攀上肩头,眼里就露出了难以难以言喻的幽怨光芒。可是,特么昨天我还没到这条蛇啊。

    “既然你醒了,那我走了。”汉库克说完直接向着皇宫走去。

    “别走啊!”宫飞羽伸长了手想要喊停汉库克,然而汉库克就是不理会。哎~我去。宫飞羽失魂落魄的向着自己住的地方走去。

    深夜,汉库克摊开手里的那张画卷,看着画卷出神。画卷中是一个美丽的女孩,长长的黑发,乌黑的大眼睛,两个大大的金黄色蛇形耳坠,一身红色旗袍,微抿的红唇,每一分神态全在画中灵活的展现出来,看着画卷,汉库克仿佛在看着自己。画中人正是年轻时期的汉库克:“我在你心里就是这样的吗?”

    这张画卷是宫飞羽晚上在山上画的,不过画完后,宫飞羽就在边上睡着了。结果醒来就发现画卷被风吹走了,沿路找却找不到。宫飞羽只当消失不见了,巧合的是居然被汉库克捡到。汉库克拿画问宫飞羽也只是试探下是不是宫飞羽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