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嫡女心计 > 第三百一十五章 黄泉碧落 一
    赫连修声音一落。

    赫连佑出现在他们的视线之中。

    他单枪匹马而来,果然如赫连修所言,没有带一个侍卫。

    上百支火把在寒风中摇摆,他一袭乌黑的衣袍被风吹得猎猎作响,视线落在谢琅华身上,他目光一冷,再看赫连修眼中只剩下凌厉的杀气。

    谢琅华目不转睛的看着他,她眉头紧锁,脸上满是歉意,若非她不小心着了赫连修的道,断然不会给他引来这样的麻烦。

    赫连佑策马而来。

    赫连修面带讥讽的看着他。

    在离他们十数米的地方,赫连佑翻身下马,他冷冷的看着赫连修说道:“孤来了,放了她!”

    “哈哈哈……”赫连修放声大笑了起来,他双眼微眯看着赫连佑说道:“想要孤放了她也容易。”

    他与谢琅华站在深不见底的悬崖边,大风卷起他们的衣袍,吹乱他们的长发,他左手禁锢着谢琅华,右手拿着一把匕首抵在谢琅华的脖子上,锋利的匕首闪动着迫人的寒光。

    谢琅华双眼微眯,她一刻不停的修炼着长生诀,想要凝聚溃散的内力。

    赫连佑深深的看着她,余光落在赫连修身上,他一字一顿的说道:“说吧!你究竟想要什么?”

    赫连修等着就是赫连佑这句话,他嘴角勾勒着一抹冷笑,凝神看着赫连佑说道:“孤要你写下传位诏书,将王位还给孤,北漠的王位本来就是孤的。”

    赫连修一脸狰狞的杀气,看着赫连佑的眼中血气翻腾,弥漫着刻骨的恨意。

    他声音落下,赫连佑还没有开口,谢琅华目不转睛的看着赫连佑,如今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她冲着赫连佑用力眨了眨眼,示意他千万不要这样做。

    宽大的衣袖下,赫连佑双手紧握成拳,他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

    忽的,他眸光一沉看着赫连修厉声吼道:“你对她做了什么?”

    赫连修*的说道:“孤不过给她服了般若散,令得她身不能动,口不能言罢了。”

    赫连佑一瞬不瞬的看着谢琅华,赫连修说的话他可不敢尽信。

    谢琅华冲着他眨了眨眼,赫连佑这才放下心来。

    “怎的你不愿意吗?”赫连修说着,他右手微微用力,谢琅华眉头一蹙,鲜红的血顺着匕首滚落下去。

    那刺目惊心的颜色一下子刺痛了赫连佑的双眸,连带着他的心都痛了起来。

    他大声喊道:“你住手。”

    赫连修勾唇一笑:“你是要北漠的王位,还是要这个女人的性命,你可考虑好了?”

    “你莫要伤她,你不要就是要传位诏书吗?孤给你写。”赫连佑沉声说道。

    赫连修眼中闪过一抹得意,他挑眉看了一眼身旁的侍卫。

    侍卫几步上前,递给赫连佑笔墨,还有诏书专用的帛书。

    谢琅华双目滚圆,她死死的看着赫连佑,拼命的对他眨着眼睛,示意他千万不要听赫连修的。

    与此同时,她拼命的想要凝聚溃散的内力。

    赫连佑看着她淡淡一笑,眉眼间闪过一抹温柔的神色。

    他虽不及王玄对她的情意,但对她也是一片真心,他这一生命运多舛,直到遇见她之后,生命中才有了一丝温暖,怎能眼睁睁的看着她死在他面前!

    他抬手接过笔墨与帛书,在帛书上龙飞凤舞的写下传位昭书,而后拿出随身携带的印章,沾了印泥落在帛书之上。

    有了他亲笔书写的传位昭书,赫连修便可名正言顺的登上王位。

    赫连修目不转睛的看着赫连佑手中的传位昭书,他双眼放光,心中异常激动,只要有了这传位诏书,北漠的天下就是他的了。

    赫连佑右手拿着诏书,他淡淡的看着赫连修说道:“只要你放了她,孤便把这传位诏书给你。”

    赫连修也不傻,他冷眼看着赫连佑手中的诏书说道:“孤怎么知道你写下的诏书是不是真的。”

    万一是假的呢?

    赫连佑抬眸看向身旁的那个侍卫,他沉声说道:“你过来看看着传位诏书可真?”

    那个侍卫扭头朝赫连修看了过去。

    赫连修微微颔首。

    那个侍卫手拿火把大步走到赫连佑跟前,赫连佑缓缓摊开手中的传位昭书。

    那个侍卫细细的看了一遍,他抬头看着赫连修大声说道:“主人,传位昭书与印章皆没有问题。”

    赫连修这才放下心来,他双眼微眯看着赫连佑说道:“把传位诏书给孤,孤立刻放了她,否则孤定要她死无葬身之地。”

    他们身后便是深不见底的悬崖,故而赫连佑也不敢轻举妄动。

    谢琅华双目之中满是血丝,她死死的盯着赫连佑,示意他千万不要把传位诏书交给赫连修。

    这里四处埋伏着弓箭手,只要赫连佑把传位诏书交给赫连修,他们立刻就会被射成筛子。

    赫连佑也是身手不凡,他如何不知四周都是弓箭手,可他无论如何也要救她。

    他右手握着传位诏书,一步一步朝谢琅华与赫连修走了过去。

    他缓缓说道:“我们一手交人,一手交传位昭书如何?”

    赫连修凝神看着赫连佑,他迫切的想要得到传位昭书,他眼波流转透出丝丝寒意,这里都是他的人,想来他也耍不了什么花招,他微微思索看着赫连佑说道:“好。”

    谢琅华浑身酸软无力,若非赫连修支撑着她,她都站不起来。

    锋利的匕首还抵在谢琅华的脖子上,赫连修推着谢琅华朝前走去。

    赫连佑总算松了一口气。

    赫连修只往前走了数步便停了下来,他面无表情的看着赫连佑说道:“把诏书给孤,孤便放了她。”

    在他的注视下赫连佑轻轻的点了点头。

    他缓缓说道:“孤数一二三,你放人,孤把传位诏书给你如何?”

    赫连修轻轻的点了点头。

    “一。”赫连佑将全部的注意力落在谢琅华身上。

    谢琅华亦目不转睛的看着他。

    赫连修一刻也不敢松懈,他死死的盯着赫连佑。

    赫连佑唇瓣轻启:“二。”

    仿佛连风都停了下来,所有人凝神看着赫连佑。

    “三。”随着赫连佑一声落下。

    刹那间,他猛地把手中的传位诏书朝赫连修抛了过去。

    赫连修把谢琅华往前一推。

    他纵身一跃去接传位昭书。

    赫连佑足尖一点,他长臂一挥将谢琅华拥入怀中,满目担忧的看着她说道:“你可还好?”

    般若散没有解药,每服用一次药力可持续十二个时辰,时辰一到自然便可解开。

    谢琅华冲着赫连佑眨了眨眼,她忧心忡忡的看着赫连佑,想要提醒他这里四周都有埋伏。

    “哈哈哈……”赫连修接过传位诏书,他匆匆看了一眼,果然没有问题,他放声大笑了起来。

    山谷之中满是他张狂的笑声。

    忽的,他的笑声戛然而止,他冷眼看着谢琅华与赫连佑厉声说道:“放箭!”

    王晏之所以助他,是因为他答应过王晏绝不会让谢琅华活着回去的。

    今日便是他们的死期。

    “嗖……嗖……嗖……”随着他一声令下,瞬间箭矢如雨,闪动着寒芒的箭朝谢琅华与赫连佑袭了过去,密密麻麻将他们网罗其中。

    与此同时赫连修也没有闲着,他抽出腰间的长剑朝赫连佑杀了过去。

    杀他母后,夺他王位,今日他便要亲手杀了他。

    赫连佑挥舞着手中的长剑,将谢琅华护的滴水不漏。

    谢琅华心急如焚,寒冬腊月的天,她头上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珠。

    纵然赫连佑再如何厉害,可他一个人也难以抵挡数千弓箭手,再这样下去他们都得死在这里。

    赫连修身手也不弱,他长臂一挥,一道剑光朝赫连佑袭了过去。

    赫连佑为了躲避他这一剑,他挥舞着长剑的手微微一顿。

    “嗖……”眼见一支箭就要落在谢琅华身上,他想都未想抱着谢琅华一个转身,那支箭一下子没入他的背后。

    他身子一僵。

    谢琅华察觉到他的变化,她满目惊恐死死的看着赫连佑。

    赫连修根本不给赫连佑喘息的机会。

    他右手微微一抬,数十个影卫闪身而出,一起朝赫连佑杀了过去。

    与此同时,他招式越发凌厉,下手直冲赫连佑的要害。

    赫连修与十数个影卫一点一点把赫连佑与谢琅华往悬崖边逼迫。

    片刻,赫连佑与谢琅华已被逼到悬崖边。

    “呜……”山野传来一阵狼嚎的声音。

    赫连佑满目讥讽的看着赫连佑与谢琅华张狂笑道:“你们去死吧!”

    他的声音在寒风中激起阵阵回声。

    “嗖……嗖……嗖……”万千箭矢破风而来。

    因着要护着谢琅华,又要应付赫连修和数十个影卫,赫连佑手臂连中两箭。

    他的血落在谢琅华身上,谢琅华目赤欲裂,周身戾气逼人。

    就在那时所有影卫齐齐朝赫连佑杀了过来。

    赫连修拿起一把弓弩,他对着赫连佑抱着谢琅华的手弯弓搭箭。

    “嗖……”赫连佑分身无术,一箭刺入他抱着谢琅华的手臂,他控制不住的松开手来。

    谢琅华身子一倾朝悬崖倒了下去,在她身后是万丈悬崖。

    “琅华……”赫连佑猛地一惊,他伸手就要去拉谢琅华,却已经来不及了。

    谢琅华一惊跌入悬崖。

    “琅华……”他一声厉吼,双目血红纵身就要跳入悬崖。

    怎料就在那时,一个玄色的身影从他眼前闪过,已经赶在他之前跳入悬崖。

    “郎君……”寒风之中满是王礼惊恐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