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嫡女心计 > 第二百一十章 王后有召
    谢琅华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这会已是夕阳西下,王后娘娘能有什么旨意呢!

    她不敢耽搁提步朝前厅走去。

    等她到的时候,前厅已经站满了人。

    萧氏,谢恒,还有老太太,许氏……

    她抬头朝萧氏看去,只见萧氏脸上满是遮掩不住的担忧,谢琅华看着她柔柔一笑。

    “谢家大小姐!”宫中的寺人一甩手中的浮尘,拱手对着谢琅华说道:“王后娘娘召大小姐进宫觐见,大小姐跟老奴走吧!”

    那寺人脸上含着笑,一点端倪都看不出来。

    他声音一落,萧氏脸上骤然失去了血色,她脚下一软,若非流水眼疾手快的扶了她一下,她怕是就要摔在地上了。

    她一瞬不瞬的看着谢琅华忍不住红了眼眶。

    这也实在怨不得她,上一次谢琅华入宫的事,直到如今她还心有余悸。

    这一次,王后娘娘又要她的琅华做什么?

    谢琅华脸上也是难掩震惊,她微微一怔,瞬间便恢复如常,对着那寺人盈盈一福说道:“是。”

    王后的旨意自然也是违抗不得的。

    谢恒亦是目不转睛的看着谢琅华,眼中满是担忧。

    还是方幻云行事老道,她几步上前,不着痕迹的塞给那个寺人一把金豆子,笑盈盈的问道:“公公辛苦了,敢问公公王后娘娘为何突然要召见我家大小姐?”

    那寺人稳稳握住那把金豆子,笑着说道:“不是老奴藏着掖着不肯说,实在是老奴也不知晓啊!”

    “有劳公公了。”方幻云笑着盈盈一福,这些人数十年如一日的在宫中讨生活,已经变得油盐不进了。

    她抬头看了谢琅华一眼。

    谢琅华轻轻的握了握萧氏的手,笑着说道:“母亲放心吧!”

    萧氏身子忍不住颤抖起来。

    她与谢恒生生把谢琅华送到大门口,一直看着她与方幻云上了马车,还不肯离开。

    谢琅华只带了方幻云一人。

    等她们走到王宫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方幻云扶着谢琅华下了马车。

    那寺人看了方幻云一眼笑着说道:“王后娘娘只召了大小姐一人,姑姑且在这里候着吧!”

    王宫从来都不是她们可以讨价还价的地方。

    “公公说的是!”方幻云深深的看了谢琅华一眼,又给那寺人塞了一把金豆子。

    谢琅华冲着方幻云微微点了点头,缓步进了王宫。

    她虽然在王宫住了几日,可一直被困在院子里,哪里也去不得,如今对王宫还是陌生的很。

    一路上她始终在想着,王后娘娘召她入宫,可是为了司马睿上谢家提亲的事?

    她以为入了宫便能见到王后娘娘了,怎料那寺人前去禀告了一声,王后宫中的近身婢女说,王后娘娘正在陪陛下用膳,让她稍后片刻,将她领到了一处房间里,还给她煮了一壶热茶来。

    谢琅华独自一人坐在房中,屋里烛火通明,轻纱摇曳,她不敢有片刻的松懈。

    王后娘娘在陪陛下用膳,也就是说司马睿安然无恙的回去了。

    此刻,西凉太子李晟在燕京,司马卿与他的婚事也已经定了下来,两国联姻可是天大的好事,不日司马卿便要远嫁西凉了。

    王后娘娘理应忙着为司马卿准备嫁妆才是,召她觐见究竟所谓何事?

    司马睿已经回去了,足以说明并不是因司马睿上谢家提亲一事而召见她的。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

    谢琅华坐的背都有些僵了,她起身在屋里走了起来,凝神听着外面生怕错过一点动静。

    她就好似被人遗忘在这里一样。

    谢琅华忍不住皱起眉头,她已经等了一个多时辰,便是用膳也该用完了才是。

    她提步朝门口走出,正准备出去询问一番。

    哪知就在那时外面响起一阵杂乱的脚步声,谢琅华顿时站住了,从脚步声判断来的最少在三个人之上。

    她还以为是王后娘娘派人来请她过去的。

    “砰……”不成想门被粗鲁的推开了。

    走进了几个身强力壮的婢女,一看就是往日里粗使的,她们目露凶光的看着谢琅华。

    谢琅华顿觉不妙,她面无表情的看着她们说道:“可是王后娘娘已经用过膳了?”

    为首的那个婢女看着她勾唇一笑:“是九公主让奴婢们来给大小姐送点好东西。”

    谢琅华眸色一冷,眼底杀气毕露,原来是司马卿假借王后之名把她骗进来的。

    她不着痕迹的抚摸了一下稳稳缠在手腕上的小豆子,整个人镇定了许多。

    “我可是定远侯之女,你们想要做什么?”她双眸如玉厉声呵斥道。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可是顶顶好的东西呢!”谢琅华没有想到,这四个婢女皆是会功夫,且功夫还不弱,眨眼之间她们朝她扑了过来,想要擒住她。

    好在谢琅华早有防备,且她动作十分迅速,一下让她们扑了个空。

    “来人啊!”躲闪间隙谢琅华扯开嗓子大声喊道。

    “你就叫吧!便是喊破喉咙也不会有人听到的。”为首的婢女冷冷一笑,看着谢琅华的眼中满是讥讽。

    她手中亮出几根黑色的银针来,一看便知是淬了毒的。

    几个人默契十足再度朝谢琅华出手。

    谢琅华身量娇小,那里是她们四个人的对手。

    一个婢女猛然抓住了她的手臂。

    那个拿着银针的婢女便朝她刺了过来。

    “嗖……”就在那时,一道绿色的身影闪过。

    “啊……”那个手持银针的婢女,瞬间跌坐在地上,忍不住哀嚎起来,黑色的血从她眉心流了下来。

    她抹了一把黑色的血,垂头看了一眼,面容狰狞的说道:“想不到她身上还真有这么一个小东西。”

    小豆子尾巴一扫,小巧的身子凌空而起,朝剩下的几个婢女扑了过去。

    哪知剩下的三个婢女毫不惊慌,从怀中拿出一包黄色的粉末朝小豆子撒了过去,显然是有备而来的。

    熟悉的味道令得谢琅华一惊,是雄黄,而蛇最怕的就是雄黄了。

    “小豆子,快回来!”谢琅华冲着小豆子喊道,却已经来不及了,黄色的粉末已经落在小豆子身上。

    小豆子一下子蔫蔫的的倒在了地上,连身子都盘了起来。

    这世上万物之间相生相克,小豆子也逃不了这个定律。

    “啊……”那个被小豆子咬了的婢女,哀嚎了一声眨眼间化作一摊血水。

    剩下的那三个婢女一下子愣住了。

    从别人口中得知,和亲眼所见还是有很大区别的。

    谢琅华飞快的把小豆子捡了起来。

    三个婢女回过神来目露凶光,一步一步朝谢琅华逼了过去。

    “大小姐还有什么看家的本事尽管亮出来啊!”其中一个婢女勾唇一笑,快如闪电的抓住了谢琅华的脚。

    “啊!”一下子把谢琅华掀翻在地。

    另外两个婢女趁势把谢琅华死死摁在地上。

    “你们想要做什么?”谢琅华冷眼看着她们说道。

    因着要入宫,她时时藏在衣袖中用来防身的匕首也搁在家中。

    衣袖中除了余烨兄长给她的见面礼之外,再也没有别的了。

    可以说那是她最后的底牌了。

    三个婢女一个摁着谢琅华的腿,令得她动弹不得,一个婢女死死的拽着她的胳膊,谢琅华拼命的挣扎着。

    剩下的那个婢女几步上前掰开了她的嘴,拿了一瓶什么东西就要往她口中灌。

    谢琅华再也顾不得其他了,她用尽全力推开拽着她双臂的那个婢女,衣袖一挥带出一道白色的粉末,瞬间屏住呼吸。

    离她最近的那两个婢女眨眼间倒了下去。

    她一脚踹开最后那个婢女,跌跌撞撞朝外跑了过去。

    “你个小贱人想往哪里跑啊!若是办不成这件事,我这条老命也保不住了。”剩下的那个婢女冷眼看着谢琅华,恶狠狠的说道。

    “来人啊……”谢琅华疯了一样扑向门口,她怎么都没有想到,王宫大内她们竟然如此胆大包天。

    “啊……”她才跑几步,那个婢女纵身一跃将谢琅华扑倒在地,如山一样的身子骑在她身上,粗鲁的拽着她的头发,强横的掰开她的嘴,往她嘴里灌东西。

    谢琅华双目殷红,用力的推着那个婢女的手,奈何她力道太大了,纵然她死死的抿着嘴,那些发甜的东西还是吞进去了不少。

    “啪……”那个婢女一巴掌扇在谢琅华脸上,恶狠狠的说道:“你就好好等着享受吧!”

    她起身漫不经心的扫了谢琅华一眼,大步朝外走去。

    “告诉九公主事成了!”她的声音落入谢琅华耳中。

    “咳咳咳……”谢琅华用手狠狠的扣着喉咙,想要把吞进去的东西给吐出来,她大声的咳嗽起来,却是一点都没有吐出来。

    “方姑姑,救我……”她跌跌撞撞的站了起来,一步一步朝门口走去,只觉得身上好似烧着了一般,整个人都变得浑浑噩噩起来。

    她头发凌乱不堪,衣裙也被那几个婢女扯破了,还没有走到门口,她脚下一软重重的摔在地上。

    谢琅华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她身上一点力气都没有,苍白的脸上两颊泛着极不正常的红晕。

    她用力的摇着头,想要让自己清醒一些,一点一点朝门口爬去。

    “太子殿下您醉了,慢一点啊!小心摔着了。”就在那时几个寺人搀扶着醉醺醺的司马奕走了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