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剃阴头 > 第五百零二章 幻听
    马龙打开了桌面的笔记本。

    我看到第一行字写的是10:15,具体的时间是上周二。

    马龙点了点笔记本上的数字,说道:“这是我第一次听到幻听的时间,我当时正在公交车的里面,一边听着歌曲,一边住着座位上,等待着达到目的地,我听的歌曲是最近比较流行的,但突然之间歌曲停顿了一下,就听到了一个女人更是我的生命期限已经不多了。”

    阿龙说这句话的时候,顺便把当时的随身听拿了出来。

    马龙是一个比较复古的人,随身听这东西,在现在早就已经停止贩卖了,而且也没有哪个厂家会继续生产。

    不像当年的bb机,和大哥大一样,在历史的洪流当中,完全的消失的无影无踪,不过马龙还是比较喜欢听那种时代,所以还是随身带着一些随身听走路。

    我看了一下这个随身听,出产年限是1993年。

    是一个乳白色的随身听,上面的一些字母和出产的公司早就已经模糊不清了,里面正放着一盘磁带,马龙介绍,当时出事儿的时候就在听这盘磁带。

    我按了一下开始的按钮,随身听还是能够正常使用的,只不过里面的歌声比较古老,居然是冬天里的一把火。

    我按了一下,快进选择性的听了几段儿,并没有太大问题。

    马龙介绍道:“没用的,后来我仔细检查过了,这盘磁带本身没有任何问题,而且随身听也没有经过任何的损坏,而且当时我只在公交车上听到这种声音。”

    接下来,马龙再次打开笔记本,这时候发现听到幻听,一共不下于几十次。

    每一次的时间和地点都各不相同,有的时候是在早晨,有的时候是在午夜,而且地点也是五花八门,有的时候在空旷的大街上,有的时候是在自己家里面独居的时候。

    每次声音的来源都根本就没法辨认。

    但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这个声音全部都是同一个女人的声音。

    看到这里,我也没有太多的线索,我只能初步的了解一下,我把对方说的话也记在了自己的笔记本上,作为考察。

    就当我把手中的钢笔刚刚落下的时候,突然之间我听到了有人敲门的声音。

    马龙站了起来,脸上带着一丝疑惑,很明显,律师事务所最近并没有什么客人来,所以对方才会带着这种疑惑。

    我随口问了一句:“你们律师事务所还没有开业吗?”

    马龙一边朝门口走去,一边回答道:“已经开业了,不过最近我心情不太好,所以在楼下挂了一个暂停营业的标志,应该不是客人吧。”

    这时候马龙直接接起了门口旁边的一个电话。

    这是一个可视的电话,可以从房间里面看到房间外面的情况,但电话接起来的时候我就从摄像头里看见外面站了一个男人。

    那个男人穿着一身黄色的衣服,说白了就是美团外卖的,只不过男人戴了一个黄色的鸭舌帽,无法看清面容。

    马龙接起电话后说:“你好,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这时候就听见外面的男人回答:“先生您好,我是美团外卖的员工,您的订单已经送达了。”

    马龙皱着眉头回答道:“你是不是搞错了,我根本就没有另外卖,你送的地址应该是别的地方吧。”

    美团外卖的小哥就在我面前重新看了一下地址,然后很确定的回答:“是您要的披萨饼,上面写着阳光大厦19楼2号房门,马龙先生签收。”

    马龙说:“不可能,我根本就没有给你电话称,你看一下电话号码应该有记录的吧。”

    阿龙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外卖小哥就开始确认订单,同时马龙回过头对我说:“不好意思,打断了我们之间的谈话,好像是弄出了点事情,我处理一下就回来。”

    马龙虽然这么说,但是并不想自己开门,很明显,对方还是小心翼翼的。

    这时候我也跟着走了过去,我贴在门口,同时对着外面的人说:“要不然你把电话往回打一个吧,是不是恶作剧或者是别人帮着订的。”

    接下来那个外卖小哥就站在房门前一动不动,看着自己的手机。

    一开始我们都以为外卖小哥一定在翻阅电话记录,所以我们依旧站在门口等着。

    在这段期间,马龙把电话放在一旁,对我说:“关于幻听的事情,我也曾经去医院检查过,但是经过心理测试,并没有什么大碍,而且精神上我也没有什么疾病,不过北冥雷还是非常特别的照顾我,好几次吐出我去更好的医院去看看,但我感觉没有必要在这方面大量的花上金钱,所以我一直都没去。”

    我点头回答道:“北冥雷对你还是挺照顾的,其实我的职业也有些特殊,不知道北冥雷有木有介绍过,我来到这里,其实就是想从别的方面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

    马龙笑了一下,回答:“北冥雷曾经说过你的事情,那个警长看起来虽然糊里糊涂的,但是对自己的手下特别的负责,如果不是因为身体的原因,我很想在刑警队工作。”

    我点头说:“是啊,希望您能够早日克服心理的障碍吧,在那个警长的手下工作一定会很轻松的,话说回来,您所处的这个房间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吧。”

    我的意思很明显,就是指这个房间有没有出现过女人的尸体之类的事,必定闹鬼,这种事情通常出事地点都会出过死亡事件。

    马龙摇头回答:“我调查过,根本就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而且我听到幻听的时候,并不只是在这个房间内,我想应该没有什么问题才是。”

    我们两个就在聊天的时候,不知不觉之间五分钟已经过去了。

    这时候我回头一看摄像头,发现那个外卖小哥还在翻着自己的手机。

    我心中嘀咕了一句:“可送外卖的是不是刚参加工作,处理事情的方式也太慢了吧。”

    我刚想到这的时候,旁边的马龙却提醒我说:“外面的人看起来很奇怪,他好像一直保持这个姿势,一直没动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