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随身空间之田园小神医 > 第一百章 被烧伤的兄妹
    米国,装修奢华时尚的客厅里,坐着一个男人身姿挺拔,面容清隽,他的年纪二十六七岁左右。此时他疲惫地揉了揉眉心,低头望着茶几上趟开着已经签好名的合同,嘴角扯出一个满意的弧度。为了这个单子,他已经跟这些难缠的美国佬纠缠了一个星期了,好不容易说服了这些顽固高傲的家伙,拿到这张单子。

    苏宏毅拉松颈间系着的领带,为自己倒了杯红酒,轻抿一口轻松地抑靠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还没等他轻松一会,对面沙发上的公务包里手机忽然响起来,他迈着大长腿上前拉开包上的拉链,掏出手机,“你好,苏宏毅。”男子低沉磁性地声音响起。

    “毅,你妈妈和小然失踪了?我们正赶过去?你尽快回来吧。”手机那头一个低沉的男中间从手机那头传来。苏宏毅朦胧地桃花眼眯起,拔高声音道:“什么叫做失踪?她们去哪儿了?”

    “凯文找到一个医术很好的医生,以自己为例说服了我和你妈,参加完奶奶的寿宴后,你妈就带着小然一起走了,身边还跟着王力。”电话那头言简意赅的说道。“我知道了,现在回去。”苏宏毅挂了电话,深邃地眼睛危险地盯着手中的手机,思绪回到三年前妈妈频死的画片,握着手机的手捏得死死的,眼神中透着嗜血的杀机。

    “喂,小林,帮我订最快的回国机票。”苏宏毅打了一个电话给助手,收拾好茶几上的合同,简单

    收拾一下打开门往外走去。

    …………

    莲花村,刘书晴正站在搭好的草莓养植大棚里,她抬手掩在额下望着大概五亩大小的两间大棚道:“草莓最佳的养殖时间是阳历九月上旬,赶来年的二月上市正好,现在是八月初了。至少也要半个月后还可移截种苗。正好可以给地施施肥,草莓可是一种娇贵的水果,需要肥沃的土地的哦。”

    “嗯,关于这一点我们买回来的养殖书上也有说。做这个大绷可真耗钱啊,你给的四万块只剩一万了。”刘书杰摸着脑袋说道。他这几天可谓是把全副精力都贯入其中,连女朋友约他出去,他都推了。

    刘书晴走进大棚里,刘书杰和刘书霖跟着进去,里面的的空间特别大,利用毛竹片搭建。地面平坦还没有整理成一垅垅的草莓地。

    刘书晴转头看着两人问道:“你们是想只当普通农户种草莓赚钱,受制于市场,还是想把它当成今后发展的事业。”

    “哦,晴子你有什么想法吗?来我们先到那边坐下慢慢说、”刘书浩听到她的话双眼发光的盯着她,殷勤地扶着她大棚外的长条椅子上坐下。

    刘书霖给她倒了杯白开水,刘书晴接过他递过来的水道:“那我就简单的说说喽,如果不想只当普通的养殖户,就要搞特色农业与采摘旅游结合。”

    “等一下,我拿笔记一下,好了,你说,我给记下来。“刘书杰听到这个新鲜的词,立即兴奋的掏出后口袋的纸笔。

    ”到城市里吸引家长带着小孩子过来草莓基地游玩,小朋友在草莓迷游玩,然后跟着培训好的员工diy制作草莓蛋糕,草莓冰淇淋。中午享受草莓特色午餐后,下午拎着精致的手编小竹篮亲自采摘新鲜的草莓,一天下来行程满满的,当然普通游客也支持这样的玩法。

    刘书杰和刘书霖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看出兴奋和跃跃欲试。

    “不过前提是你们的草莓基地要够大,管理方面要正规,可以循序渐进。”刘书晴耸耸肩道。

    “对,我们先一步一步来,有这个想法还怕不能实现吗?”刘书霖露出满怀希望的微笑,对未来充满了期待,堂兄妹几个相视而笑。

    “对了,昨天下午住进来的那个小女孩,脑袋是不是有点问题啊,我才想过去和她说话,她就躲在她妈后面乱叫,要不是她妈妈在场,还以为我干了什么呢。”刘书杰想起昨天下午的事,嘴角抽搐了一下。

    刘书晴考虑了一会,还是对他们说一孟雪的情况,他们经常出入家里,万一不明情况刺激到她就糟糕了。

    两个大男人听得唏嘘不已,还是未成年的孩子,惊恐了那么久,又被老师同学说破,还当面轻视,言语攻击她,难道精神不正常了。

    说话间刘书霖动了动鼻子问道:“你们有没有闻到什么味道?”

    从刘书晴的角度上看到村里的方向传来一股浓烟,她忽的一下站起来,“村里着火了,快回去救火。”

    刘书杰和刘书霖拔腿就跑,刘书晴随后也跟上,到达着火现场是村头处郑*家,那里已经围了一群村民,正自发的救火。

    “啊,我乖孙们在里面,天啊,谁救救他啊。”郑*的老婆方杏惊慌失措的双手拍着大腿哭喊着,突然一道身影急窜进去,人群中有人喊道,是村长,村长进去救人了。

    刘书杰闻言也跟着跑了进去,刘书晴紧张的捏着裙摆,心里默念要平安出来啊,她拉住旁边一个男孩道:“虎子,去姑姑家把我的药箱带过来。”

    男孩重重的点头,转身小跑出去,不一会儿,“出来了,看,看里好像抱着小孩。”群众中有人喊道。

    方杏发软的身子,在看到有人出来后,暴发出惊人的力量,上前就把刘启华怀中的孩子接过手,抱住他呜呜大哭起来,然后猛然抬头“大丫呢,大丫啊”

    刘书杰此时也抱着孩子跑了出来,这个孩子的情况有些不妙,他顾不得喘息扯开嗓门就喊:“晴子呢,晴子在不在,孩子受伤了。”

    刘书晴提着药箱挤进来,她冷静的让他将孩子放在地上,看到孩子的伤口,刘书晴倒吸口气。

    “我进去的时候,火苗已经烧上孩子身上了,我赶紧拿床单往她身上拍把火灭了,可是孩子还是伤了。”刘书杰痛心的说道。

    孩子的奶奶看到孩子的惨样,嚎的一声就晕厥了,火场的火势还在蔓延,刘启华指挥着村民们加快灭火的速度,场面一片混乱。

    刘书晴当机立断道:“先把两个孩子带回家治疗。”说完抱起小的男孩就先走了,刘书杰抱起小女孩跟上去。

    在快到家时迎面碰见刘奶奶被徐丽娜扶着,神色着急地往这边走,“奶奶婶婶,我需要你们帮忙。”刘书晴停在她们面前,说完话就往后跑去。

    姐弟俩躺在床上,刘书晴立即为他们治疗,小男孩受的伤比较轻,只是吸入大量浓烟呛到肺了,手臂被火灼伤了。

    而小女孩才是最严重的,头发烧焦了一大半,整个左边脸被火烧坏了,背部也烧着了,双手也有烧伤。

    让奶奶和徐丽娜帮忙煮了开水,烫了口具,刘书晴捡开小女孩的衣服,让她趴在床上,然后回房拿了一瓶烧伤药出来,幸好给村民看诊两个月来,她备了很多常用药,感冒的,拉肚子的,中暑的,这烧伤药也是其中之一。

    为小女孩仔细的涂上药膏后,刘书晴仔细的为她包扎起来,处理好两个小女孩的伤口,孩子的奶奶被两个妇女搀扶着走进来,看见孩子浑身扎着纱布,心疼得大哭出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