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一生我只爱你 > 第二季 第18章 鸳鸯谷风波(中)
    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

    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

    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

    此证!

    ◆◆◆◆◆◆◆◆◆◆

    在两个少年和老者强势的攻击下,小兰渐露败相,最后甚至连防守都感到有些力不从心了。

    老者举起了乌金拐杖,在空中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朝着她的头顶劈来。

    这要被他打到,她的脑袋非四分五裂不可。她想躲避,可两个少年的攻势咄咄逼人,招招置人于死地,躲得了老者的乌金拐杖,躲不过两个少年致命一剑。

    “二哥救我!”小兰发出了求救。

    说时迟那时快,空中一条黑色人影掠过,仿佛天宫中的二郎神下凡。“咔嚓”一声响,老者手中的乌金拐杖被砍成两截。

    老者大吃一惊。这乌金拐杖虽然算不上神兵利器,却也是兵器中的佼佼者,不惧水火,不畏刀枪,陪着自己征战过无数沙场,跟随自己立下赫赫战功,如今,却被另一把兵器砍成了两段!

    在他愣神的瞬间,忽听两个少年惨叫着捂住手腕,“咣当”两声,剑掉落在了地上。

    小兰紧跟着上前两掌将两个少年打翻在地,捡了一把佩剑,嘻嘻笑道:“正好缺一把称手的兵器,喂,这把剑换你一条命,答不答应?”

    少年乙小鸡啄米似的连连点头,连滚带爬的逃了个无影无踪。少年甲转身正想离开,却被小兰一个纵跃拦在前面。

    “他给我一把剑,我放他走,你呢?拿什么来换你的命?”

    “藏宝图我不要了,姐姐饶我性命!”说着,少年甲“噗通”跪倒,不停的磕头。

    “不算不算,这藏宝图又不是你的。除非你能说出这藏宝图的来历。”

    原来,金国攻破京城之前,赵佶那狗皇帝自知时日无多,便秘密的将搜刮来的玉器古玩稀世珍宝藏匿于一个隐秘之处,以便将来不时之需。

    为防止日后忘记藏匿地点,赵佶又将路线图画了出来,藏在一颗夜明珠之中。自认为天衣无缝,谁知此事不知怎的走漏了消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夜明珠竟然被偷了。

    夜明珠被窃当晚,这个消息便迅速的传播开了。本身这颗夜明珠就已经是稀世珍宝,再加上里面有一张藏宝图,各路江湖好手、邻国秘密派遣的高手,甚至金**队都开始疯狂的搜捕。

    三年来,夜明珠几经辗转,却阴差阳错的最终落到了小兰的手里。

    “我所知道的就这些。”少年甲哭丧着脸。

    诗妍着一袭白色长裙翩翩然的走了过来,声音是那么的温柔,笑容是那么的迷人。

    “妹妹,他只是被贪念蒙蔽了心智,一时糊涂做错了事,放他走吧。”

    小兰道:“既然姐姐说话了,那你走吧。”

    这一刻,少年甲看得惊呆了。

    诗妍外套一件洁白的轻纱,把优美的身段淋漓尽致的体现了出来。即腰的长发因被风吹的缘故漫天飞舞,几缕发丝调皮的飞在前面,头上无任何装饰,仅仅是一条淡蓝的丝带,轻轻绑住一缕头发。

    她颈上带着一条紫色水晶,水晶微微发光,衬得皮肤白如雪,如天仙下凡般,手如柔荑、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眉如翠羽,齿如含贝,腰若束素,嫣然一笑,惑阳城,迷下蔡,一条天蓝手链随意的躺在腕上,更衬得肌肤白嫩有光泽。

    她目光中纯洁似水,给人可望不可即的感觉。红红的小嘴微微噘起,给人一种清秀的感觉。

    少年甲情不自禁的赞叹道:“这是谁家的娘子,竟然生的如此俊俏!”

    “轻罗小扇白兰花,

    纤腰玉带舞天纱。

    疑是仙女下凡来,

    回眸一笑胜星华。”

    方羽吟诵着,顺手搂住了诗妍柔软的腰肢。诗妍羞笑着,纤纤玉手搭在丈夫的胸口上。

    少年甲愣了愣神,有些木讷的问道:“她是你的娘子?”

    小兰挥挥手,不耐烦的语气中夹带着些许的威胁:“快走快走!再不走便走不成了!”

    少年甲默默地注视着柳诗妍,眼睛里闪过一丝狡黠的光芒。什么也没有说,连地上的佩剑都没有拿便迅速的逃之夭夭。

    “前辈不走,是有何高见么?”诗妍冷眸一转,似有一道寒光射出,眼神清冽的直视眼前的老者,似乎有一种无形的压力。

    老者暗暗吃了一惊,这女子不仅年轻貌美,看得出来也是一个练武之人,而且功力应当非同一般。好汉不吃眼前亏,三十六计走为上。

    老者抱了抱拳,转身迅速的消失在群山森林之中。

    方羽道:“出得鸳鸯谷,马不停蹄尚需两日才能够到达邻近的城镇。所以,依我预料,三日之内当无恙。”

    小兰满脸的不在乎:“他们倘若再敢来,我便不客气了。”

    “你又能杀得了多少人?”诗妍苦笑着摇了摇头。

    小兰眼珠子一转,笑嘻嘻的问道:“那依照姐姐的意思是我们要走了?”

    诗妍答道:“兵荒马乱,人死的还不够多吗?要知道,我们练武的目的不是为了杀人。”

    小兰道:“姐姐,那我们能去哪儿呢?”

    诗妍道:“听官人的。”

    方羽道:“平江府。”

    小兰道:“为什么你们会认为他们会来寻仇呢?”

    方羽道:“还没看出来吗?第一个逃走的是去搬救兵的,虽然人数众多,但估计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第二个逃走的,你没有看到他的眼神一直紧紧的盯着娘子的胸部吗?所以我断言他是回去想着如何抢夺我家娘子的。最后那位老者,我想他请来的应该都是些高手。”

    小兰道:“二哥,适才如果把这三个人杀了,也许我们还能够再多待一段时间吧?”

    诗妍道:“官人,这颗夜明珠如今在我们身上怕是一种祸害,恐怕今后我们将不得安宁。不知官人作如何打算?”

    “你不想复国么?”

    “官人此言何意?”

    看着诗妍一脸迷惑,方羽微微一笑:“这只是一个小插曲,我相信,我们大宋是不会那么轻易的走向灭亡的。我们可以留着这颗夜明珠,等到适当的时机将它献出来,到那时,大宋复国有望。”

    “官人当真这样想么?”

    “拥有至高无上的权力又如何?有万贯家财又怎样?我只要娘子,其他的一切对我来说都已不再重要。”

    小兰撇撇嘴,道:“二哥,也就是姐姐才愿意跟着你。这要是换作其她女子,早就忍受不了跑了。”

    “妹妹,不可对官人这样无礼。跟着官人奴家愿意。”对于她的直率,诗妍轻声呵斥着,但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小兰的这番话给了他莫大的刺激。

    自从他和柳诗妍拜堂成亲以来,她就没有过上一天好日子。新婚之夜自己不辞而别,她还遭受了下人们的嘲讽。如今终于在一起了,却又隐居荒野深山过起了近乎最原始的生活。

    “娘子对我真是用情至深。”他欠她的实在太多。

    诗妍轻轻抚摸着他的脸庞,深情的说道:“官人,两姓联姻,一堂缔约,良缘永结,匹配同称。看此日桃花灼灼,宜室宜家,卜他年瓜瓞绵绵,尔昌尔炽。谨以白头之约,书向鸿笺,好将红叶之盟,载明鸳谱。此证!”

    “谢谢娘子,我再也不会辜负你。”

    听到他的誓言,诗妍笑笑:“官人对奴家已经很好了。如今既然决定要走,我们何不早些做准备?”

    “娘子言之有理。小兰,你去打些猎物来烤熟了作为路上食物,然后将水囊储满水,将衣物收拾收拾我们准备即刻动身。”

    小兰痛快的应了一声,迅速的隐没在丛林中。这三年来,她从方羽的身上学到了不少东西,也早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

    “奴家这就去收拾收拾。”说着,诗妍便要进屋。

    “娘子,我们去做生孩子的必修课。”

    诗妍一愣,娇嗔道:“官人尽说胡话。这青天白日的,怎能做这种事?”

    “谁规定白天不能做?”

    方羽有些不讲理的抱起了她。

    见他执意要进行,诗妍羞笑着,把头埋进他的胸口,低语道:“找个隐蔽的场所,千万不要被小兰看见了。”

    “好!”

    他见东北角有一块突兀的巨石,周围长满了花草。这个鸟语花香的地方,倒是十分的适合谈情说爱。

    走到巨石后,他轻轻的将她放倒在花丛,千娇百媚中,她裙裤尽褪。

    鸟语花香,阳光灿烂,她轻轻地闭着眼,享受着丈夫的浓情蜜意。

    但见他轻抚她的胸脯,而她俏脸绯红,放下所有矜持,咬牙忍受中,任由他为所欲为。

    娇艳牡丹羞答答的绽放,甘泉玉露溢满流,  一切渐渐地水到渠成。

    每回方羽出去狩猎,小兰都会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所以,一来二去,她也成了这方面的高手了。

    不多时,她便打了两只山鸡回来。就在她清理的时候,忽然听见不远处似乎隐隐约约的有人在低语。

    难道那些人卷土重来了?可是二哥说要三天后呀,应该没有这么快吧?过去看看再说。

    打定主意,她轻手轻脚的走过去,不敢大声的喘气,生怕惊扰了他们。仔细的搜索一遍后,却仍然没有发现他们的踪迹。

    真是奇怪了,刚才明明听见有人说话的呀。会不会躲起来商量什么阴谋诡计?哼!如果真是这样,看我不把你们大卸八块!

    这么想着,她再次的仔细搜索了一遍,果然,在一块突兀的巨石后面,她赫然看见了诗妍的两条修长的大白腿,在这两条大白腿的中间,还有两条男人的腿。

    这是……

    才是一个小丫头的她对男女之事还一窍不通,就在她愕然不解之时,只听巨石之后,诗妍莺声呖呖,燕语喃喃……

    小兰大吃一惊,姐姐这是怎么了?是生病了么?那两条男人的腿是二哥的么?这是在做什么游戏呢?

    带着无数的疑问,她悄悄的走到巨石旁边,侧头一看,脸瞬间一片绯红。

    她虽然还是个不谙世事的黄毛丫头,可这种男女之事多少还是知道一点的。她羞得赶紧捂住双眼逃到一边,打理山鸡去了。

    诗妍紧咬着牙关,轻轻蹬着双腿,可依旧抵御不住从尾椎骨传来的一阵又一阵奇特的感觉。

    而他像一辆机器一样,开足马力,一遍又一遍的耕着田地。

    良田里,渐渐的溢满了甘甜的琼浆,她紧紧咬着嘴唇,淹没在一片凶猛的浪潮之中……

    小兰把两只山鸡放在木架上烘烤,转身收拾衣物去了。突然,她发现了一个小盒子,真是奇怪,这是何物?上面这些奇奇怪怪的文字写的是什么?二哥为何把它当成宝贝似的?

    一连串的问题冒了出来,瞅瞅石头后面,姐姐的双腿已经不见了,二哥的双腿也消失了,想必他们结束了吧?

    虽然这么想,小兰还是留了一个心眼,轻手轻脚的走过去窥探。

    只见他双膝跪地,掀腿而过肩,仿佛战场上勇猛的士兵听到了冲锋的号角,突然发起了最后的冲刺。

    而诗妍浑身战栗着,声颤气促中,双眼迷离,秀发凌乱,承接着他一波紧跟着一波的攻击。

    小兰站在石头后面做了一个鬼脸,既然还没有结束,那就再等等吧。

    一个人坐在火堆旁闷的发慌,她便再次端详起这个黑木盒子来。

    这个小玩意是做什么的?会不会里面有什么宝贝?

    她观察了好久,却始终打不开它,心中更加好奇,情不自禁的抽出了佩剑。

    既然打不开,那就试试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