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宠妃打脸日常 > 第三百零九章 自作聪明
    皇太后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手里端着茶盏慢慢喝着,一点都不着急去御帐那边打探情况。康熙遇刺的事情她的确觉得震惊,甚至有些担心此事会连累科尔沁,但仔细想想她又觉得自己多想了,毕竟科尔沁之*也是一个必要的存在,只要他们没有掺和此事,康熙就算努力再盛也烧不到他们身上来,倒是这昭妃,若这次能就此折损在这里的话,倒真是给她省了不少事。

    毕竟这后宫嫔妃之中,得宠的且能向着她的才有用,而得宠的却不向着她的,那就是阻碍。如今的大清已经不再是从前那个仰蒙古鼻息的大清了,别看之前大清跟南方狠狠打了一战,即便是胜了也伤筋动骨,可这几年休生养息的,实力定然恢复不少,即便蒙古铁骑再厉害,那也得是一条心,不然谁能保证大清还能像过去一样需要他们,所以她即便不能要求蒙古各部团结一致,至少要保证科尔沁在蒙古的地位不变。

    皇太后一面同太子等人保持关系,一面拉拢可以拉拢的人,尤其是能影响康熙这个皇帝的人,但凡有一点机会她都不会放过,至于不合作的,她自然是不能立马动手,但是冷眼旁观的同时,内心也不由地冷笑连连,准备看对方能得意到几时,看来上天终究还是站在她这边的,这昭妃才拒绝她的拉拢不久,立马就中箭,生死不知,难道这还不是上天的旨意!至于真正敢于谋逆的人,只要不是科尔沁以及他们的联盟,是谁都无所谓,反正损失的不是他们,相反地这些人的所作所为还能为他们提供一个机会。

    朝廷要打击心怀不轨,也要安抚忠心本分的,科尔沁以及他们联盟的部落完全可以借此机会得到一大笔的赏赐,当然比赏赐更为重要的是皇帝的信任,毕竟太皇太后的死的确让皇帝心生隔阂,能借此解开皇帝的心结,自然再好不过了。

    皇太后放下手中的茶盏,平复一下心情,这才带着人往御帐的方向走去,毕竟不亲眼看着昭妃咽气,她于心不安呐!谁让如今的她之于康熙已经不能同往日而语呢,若是做一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就能挽回皇帝的心,她委屈一二也没什么关系,更何况她现在并不委屈。

    就在皇太后快到御帐时,离得远远的便能听到康熙的咆哮声,走近瞧着宫女们端出来一盆盆的血水,皇太后不自觉地拿帕子掩着鼻口,也掩住嘴角的一丝笑意。看这情况,昭妃应该是活不了了,不过在事情没有尘埃落定之前,皇太后也不好开口,毕竟之前被打脸的次数也不少,嘴太快的话再被打脸,她这张老脸怕是真没法见人了。正想着,另一边被解救的胤礽他们听闻云汐被刺客围攻受了重伤也很是震惊,等他们赶过来时正好碰见站在御帐门口处的皇太后,一行人飞快地见了礼,等进了御帐才发现,守在里面可不只康熙一个,胤禛他们三个也在,几个小家伙的脸憋得红红的,就是不肯哭出声来。

    立在一旁的福全和常宁瞧着三个小阿哥,也是一阵心疼,正想安抚几句,便见胤礽他们匆匆忙忙地走了进来,再看他们身后的皇太后,福全这个老好人眼里也不由地闪过一丝不愉。皇太后的企图太明显了,不管昭妃是否影响了皇上,但她舍命救了太子却是事实,现在她命在旦夕,不说帮忙,最起码不要露出这种类似于高兴的表情。

    好在皇上此时并没有出来,更没有看到这一幕,不然处于狂暴的状态的康熙即便不能现在对皇太后动手,心里也肯定会记上一笔,再加上往日那些糊涂账,可以想到康熙腾出手来收拾蒙古时,科尔沁部不说首当其冲,却也讨不到好。

    “二伯,五叔,昭母妃的情况怎么样了?”胤礽见着福全他们,立马迎了上去。

    “太医正在里面准备拔箭,若是顺利可能保住一命,若是不顺利……”福全这话虽然没有说完,但意思很清楚,云汐这条命能不能保住,还是个未知数。

    宜嫔站在一旁,此时的她虽然狼狈,但却打从心底地佩服和感激云汐,可能就是因为这份感激,她看胤禛他们三人的眼神也比从前来得柔和。别看她在宫里争强好胜,算计起人来也不留情,但内里她也是恩怨分明的。

    御帐内,康熙抱着云汐,轻声安抚几句,他本来是想依太医所说的分散她的注意力的,可是当那支箭矢从她胸口拔出时,溅出的鲜血让他一向喜怒不形于色的康熙也变了脸色,而云汐早已晕了过去,整个人看着呼出的气多,吸进去的气少,那模样瞧着好似下一刻就会消失一般,看得康熙心惊肉跳。

    太医看着铁青着一张脸的康熙,更是不敢怠慢,一个个哪里还有在宫里时避不担责的样子,那恨不得使出浑身解数立马就把人给救活了,不然依着皇上对昭妃的这份看重,真出了事,他们怕是也难逃一死,这就由不得他们不用心了。

    “情况怎么样?”康熙看着拔掉银针的太医,冷声问道。

    “回皇上,昭妃娘娘暂时没有生命危险了,不过过后会发热,除此之外还得注意调养……”太医断断续续地说着,脑门上满是冷汗也不敢伸手擦拭,谁让这个时候的医疗方法就这样,按说能熬得过拔箭就应该能熬得过去,至于熬不过去……那也就只有熬不过去了。

    康熙低头看着面色惨白的云汐,只觉得心里那撕心裂肺的痛楚并没有因为事情尘埃落定而消失,相反地越来越深,给他一种快要喘不过气来的感觉:“开药吧!”

    “嗻。”太医见康熙没有怪罪,松了一口气的同时立马行礼出去了。

    守在营帐外室的众人等到康熙出来,一个个都没有开口,倒是胤禛和福宝他们没有顾虑,三个小家伙直接抱着康熙的大腿哽咽地要额娘,引得康熙的眼圈都不自觉地红了红:“好了,都跟二伯他们回去,额娘受伤了需要休养,等额娘养好了,咱们还像从前一样。”

    福全见三个小家伙还想问,不由地出声打断他们道:“好了,都跟着二伯回去吧!不然打扰了你们额娘休息,她的伤肯定会好得很慢的。”

    “真的吗?”喜宝到底年纪小,被福全这么一哄倒不敢再继续哭了,胤禛和福宝大一些,知道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但是他们也知道若是继续问下去的话只会吓到弟弟,除此之外,再无他用,便只能附和地点头,然后顺从地离开。

    胤礽看着离开的胤禛他们,不由地上前两步,看着康熙道:“皇阿玛,都是儿臣不好……”

    康熙自然不可能责怪胤礽,毕竟他也只是一个孩子,那样的情况下他能有什么办法,难不成让长辈好端端地躲着,让他一个孩子跑出来冒险?他的确愤怒于云汐遭受的这些伤害,但这并不代表他一点理智都没有,“这不关你的事,回去好好收拾一下,然后帮着朕照顾三个弟弟。”

    康熙的确愤怒,但他越是愤怒就显得越是冷静,他不会让愤怒左右自己的情绪,以至于让人借机钻了空子。再则,他可不能让云汐白受这些罪,那些想要他们性命的人,不管对方是谁,他一个都不会放过。

    胤礽闻言并不回话,抬头的瞬间对上康熙略带安抚的眼神,不自觉地点了点头,然后双手合在一起冲着康熙行了一礼,这才转身出了御帐。

    宜嫔倒是聪明,知道康熙现在心情不好,也知道自己安然无恙的模样会刺激到康熙,所以从头都尾都没有吱声,老老实实地候在一旁,眼见康熙挥了挥手,也不觉得委屈,福了福身子也跟着离开了。

    倒是皇太后,见康熙出来,再听云汐无事的消息时,眼里闪过一丝失望,可以说这御帐之内怕是就只有她不盼着云汐好了,毕竟利益不一致,她又怎么可能盼着对方好呢!

    “皇帝,既然你没事,太子没事,那哀家就放心了。”皇太后之字不提云汐,也不把她的功劳当回事,甚至自作聪明地想就此抹杀云汐的功劳,可这样的吃相不只是康熙觉得难看,其他人也觉得她过分了。

    不过没人会跟她计较这种事,因为端看康熙的表情就知道皇太后这种自作聪明的举动抹杀的不是昭妃的功劳,而是康熙对她的敬重。

    “有劳皇额娘为朕费心了,朕还有要处理,就少陪皇额娘了。”康熙不冷不淡地回了一句,连一个眼神都欠奉,由此能看出他的敷衍不是表面功夫,而是发自内心的,也就是说,皇太后在这一刻被判出局了。

    皇太后看着大步往外走的康熙,心中一惊,张嘴想说的什么,可惜康熙根本就不理会,以至于心中所有的想法都汇成了一句话:“哀家刚刚是不是太心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