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疯狗加三 > 386、有我,问题都不是问题
    冬叔和雷诺撇开加三单独谈了谈。

    加三这时才发现他和这世界巅峰的力量相差有多远, 他想跟都跟不上。

    两个多小时后, 这两位才重新出现在加三面前。

    雷诺低头亲了亲加三的额头,加三闻到他身上有血腥味。

    雷诺揽住他, 低声跟他道:“那人应该是真正的夏王。”

    加三虽已有猜测,但听到还是心惊,如果冬叔是夏王, 那不是至少两千几百岁以上?

    “你受伤了?”

    “他也不好过。”雷诺看起来淡然地道。

    加三抬头看向冬叔, 他有无数问题想要请教这位。

    冬叔对他微微一笑, “你说你把圣地从罪恶世界带了回来?那么大祭司他们是否还活着?”

    加三摇头。

    冬叔眼中流露出一丝悲伤。

    加三道:“灵魂还在。”

    冬叔哭笑不得:“我想见他。”

    随后冬叔又对雷诺说:“你最好不要强撑,稍微休息一下对你的恢复更有好处。”

    雷诺:“这句话我也同样送给你。”

    噼里啪啦!

    加三半哄半强硬地把雷诺送回去了城堡,等人服下药剂睡着后才去见冬叔。

    “你和他在一起,是自愿还是被强迫?”冬叔半开玩笑地问。

    加三噗哧笑出来,“当然是自愿。您好像对他很有意见?”

    “你还是个孩子。”冬叔摸了摸加三的头。

    冬叔意外地身高也很高, 几乎和雷诺不相上下。

    加三个头也不矮,目前也就比雷诺稍微矮个十公分左右,而且他好像一直在发育, 雷诺总说他还会再长高一些。

    加三不好意思地说:“我不小了, 心理年龄大。”

    冬叔笑得眼角纹路微微加深,“带我去看看大祭司吧,真的很久没见了。”

    “好。”

    片刻后,冬叔和大祭司英灵会面。

    老祭司看到冬叔, 灵体颤抖得不成样子,张嘴就嚎啕大哭。

    冬叔无奈地看着老人,“你老得可真快。”

    老祭司乌拉乌拉地哭, “我愁啊,我每天每夜地愁啊,我能不老得快吗?”

    “其他人呢?都变成你这样了吗?”

    “呜呜,都这样了。当初您是不是早就设想到我们无法长生,才在圣地里留下让我们灵魂保存的方法?”

    “我还没有那么未卜先知,只是防患于未然而已。别哭了,太丑。”

    老祭司哭得更大声,“两千多年啊!我都记不清日子了!您怎么现在才来,呜呜,我还以为您生气了,再也不肯见到我们,我……哇呜!”

    冬叔头疼道:“当初明明是你自己要带着圣地跟着小除走。”

    “那怎么办?她是我老婆嘛。”老祭司哭得眼泪鼻涕一把抓,“吾王,能让其他人也来参拜您吗?”

    冬叔沉默。

    老祭司立刻抹抹眼泪,转换话题:“小加三是您看中的孩子吗?”

    冬叔听老祭司提到加三,心情恢复,目光扫过站在一边的加三,问:“他如何?”

    老祭司点头,毫不吝啬地夸奖道:“是个好孩子,就是心太软了。”

    冬叔嘴唇弯了弯,“心软也不是什么缺点,只要有合适的辅佐者。”

    “我们正在挑选。王,您现在?”老祭司想问又不敢问。

    冬叔对加三招招手。

    加三走到两位面前,殷勤地问:“冬叔,有事吗?”

    冬叔笑道:“我知道你们有不少疑问,想问什么就问,我能回答的就回答。”

    加三和老祭司互看,对老祭司做了个请的姿势。

    冬叔抬了抬手,他们身下自动长出一座亭子,把他们托高。

    冬叔坐下,招呼老祭司和加三一并坐下聊天,还从空间里拿出一些瓜果点心放到石桌上。

    老祭司和加三行礼后落座。

    老祭司一堆问题要问,但问题太多,他反而不知道要先问哪一个。

    加三看老祭司呆住,为了不冷场,只好先问出第一个问题:“您带领夏族人横渡神怒海,是不是成功了?那边真的有新的天地吗?”

    冬叔点点头,“虽然吃了很多苦头,但我们最终还是到达了世界另一端,那里是还没有开拓的大陆,智慧种族极少,除了龙族和植生族,智慧生物就是我们夏族。另外还有几个半智慧种族,有地底族,鱼人族和半虫族。”

    “那里很大吗?”

    “很大,不比这边的五个大陆小,甚至更大一些。”

    听到夏王亲口证实神怒海对面还有一个新天地,加三和老祭司都很激动。

    “那么夏族现在过得很好?”老祭司问。

    冬叔再次颔首,“我们过得确实不错,和另外两个智慧种族相处得也算融洽。”

    老祭司突然伤心了,“那为什么您现在才回来找我们?都两千多年过去了。”

    冬叔轻叹,“神怒海相当于一座天然的魔法屏障,当初我能带着大家渡过完全是侥幸,在那里,我的力量几乎全部耗空。”

    “王,您辛苦了。”老祭司再次涕泪四流。

    冬叔摇摇头,“不只我一个付出代价,当时为了让所有夏族人都穿过屏障,族里七成以上超凡者,尤其是中高阶以上的超凡者都付出了能量耗尽、生命力也几乎耗尽的代价。”

    老祭司猛地看向冬叔。

    冬叔:“之后我和族里的高层带着大家安身立命、建设新家园,等夏族在那边终于稍微站稳脚跟,我的生命也到了尽头。而在我之前,已经有很多中高阶超凡者离世。”

    “什么?!可是您……”老祭司惊骇。

    冬叔摸了摸自己的脸颊,“我看起来还和以前一样是吗?这不过是一具新生的身体,当我死去,我的一位龙族友人设法保存了我的灵魂,又利用我原来的身体和一些宝贵的天材地宝给我生成新的身体。大约是有龙族之血掺杂的原因吧,又不是自然生成,光是孵化就用了五百多年,孵化后的新生身体长得也很慢,一直到千年后,我才终于恢复全盛期的力量并长成成年人的模样。”

    “那之后?”

    “之后,那边的夏族不知从哪里打听到我还活着的消息,竟然一分为二,一部分想要再次拥我为王,一部分则效忠于当时的夏王。我虽然对当王已经不感兴趣,但是我发现当时的夏族内乱纷呈,普通人大多都过得很苦,我一怒之下就重新收拾了那时的夏族,后来我花了百多年时间去发展和稳定夏族,和其他智慧种族与半智慧种族结交。时间一晃眼又过去百多年。”

    加三掰着手指数,从夏王渡海到他重新收拾山河,已经过去了约有一千八百年。

    冬叔接着说道:“那边的夏族稳定下来后,我就把王位交了出去,然后我就开始研究神怒海屏障,想再次通过它回到这边看一看。但是那屏障在破过一次后竟然变得更为坚固,我和友人费尽心神研究,发现如果我选择强行破障,那么我很可能会再次丢失所有力量。为此,我不得不花大量时间去找一个更稳妥的方法。”

    冬叔看向加三,“五年前,我和友人终于找到了一个只要付出部分代价就能安全穿越神怒海屏障的方法,这个方法的代价很高,我无法带太多人过来,包括我的友人,因为能量越高,通过屏障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高,最后我就只带了老海和我一起过来。我们花了将近半年的时间穿越神怒海屏障,出来后就被抛到了东灵大陆的海面上。我们上岸了解情况,不久,我在海边城镇一家小酒馆里遇到了小加三。”

    冬叔笑意加深,“那时的小加三可真的是小小一团。”

    老祭司表示自己没这个眼福很可惜。

    加三摊手,“人总会长大嘛。”

    冬叔抛给加三一枚果子,“你们还有什么问题?”

    加三抓住果子,举手,“您打算带这边的夏族人去那边吗?”

    冬叔笑笑,“我过来就是想看看那些没有跟过去的夏族人现在过得怎么样,我原先想着如果他们过的好,那就让他们在这边继续生活下去,如果过得不好,我再想办法把他们带过去。但是我得诚实地说,我宁可他们继续待在这边。一来,穿过神怒海屏障需要付出的代价太大,人越多代价也就越高,我可没有第二条生命再来一次,我曾经许诺我的友人,因为我的第二次生命来源于他,那么我的第二生也将属于他。”

    加三和他的小伙伴们:“噢噢噢!”

    冬叔虚空弹了下青年的额头,“不要调皮。二来,两边的夏族不止隔了一个神怒海,他们还隔了两千多年的时间,贸然带着这么多夏族人过去那边,对两边的夏族来说不一定就是好事。所以看到你打算在这里重建夏国,我很高兴。”

    加三把玩着果子,耸肩道:“我正为这事头疼呢。”

    “头疼大陆的所有权?”

    “对。”对于冬叔这样的人物,刻意隐瞒就是个笑话。

    冬叔如春风般微微一笑,“这不是问题。如果有人对这座大陆的领土权和所有权感到质疑,就让他来问我。”

    特美丽在加三脑中打滚尖叫:“太酷了!夏王赛高!”

    加三心情也是一松,但是:“雷诺那边……”

    冬叔:“他跟我说,他愿意把整个裴尔曼帝国送给你,而他本人也不介意做你的皇后。连创立这个帝国的第一代大帝都自愿把领土送给你,其他人更没有资格置喙。”

    加三揉脸,揉去绷不住的笑意,“那家伙!”

    冬叔冷不丁道:“重点是他就算不送,这个大陆也属于你和夏族。”

    特美丽亢奋地叫:“殿下,有伟大的夏王给你撑腰,以后谁敢说冰雪大陆是聘礼,你就可以老大耳掴子扇过去!告诉他,这本来就是夏族的地盘!哼唧!”

    加三心头枷锁彻底消失,脸上的笑意再也掩饰不住,“冬叔,您能来真是太好了!”

    冬叔拍拍他,“过两天,等把圣地安顿好,我们就把冰雪大陆的防御魔法阵全部修复和打开,向全天下宣告,夏族又回来了。”

    加三忙道:“这个不急,我想再等等,我和雷诺聊过关于冰雪大陆改造的问题,目前冰雪大陆的温度还是太低,并不适合普通人生活,而光是改造整个大陆需要消耗的时间和精力就很多很多,如果我们先宣示主权,只怕到时候又要对外又要忙里,会忙不过来。”

    “改造大陆?”冬叔挑眉,“如何改造,你们的计划是什么,说来听听。”

    加三就把他和雷诺的打算说了。

    大祭司已经听过,就在旁边补充。

    “不过我原本想着我们现在人还太少,花大手笔去改造整个大陆未免太浪费,别到时候我们改造完成,却给别人抢了地盘,那才是真正给他人做了嫁衣。”加三说出自己的担忧。虽说有雷诺在,被别人抢走地盘的可能性很小。

    冬叔沉思片刻,“不,要改造就一步到位,而且如果能利用冰雪大陆的本源力量,改造需要的能量反而事半功倍。”

    “本源力量?”

    “冰雪大陆有火山,只是暂时没有活动。如果要改造,不如就引发地热,以此来消融冰雪提高温度,还能避免以后火山大爆发的可能。而满大陆的冰雪一旦全部消融,势必会造成海平面上升,海水也会倒灌入大陆,甚至产生海啸也有可能。但这些都可以被魔法阵控制。那位大帝很擅长魔法阵?”冬叔抬头问。

    加三用力点头。

    冬叔,“明天我去找他聊聊,如何他的魔法阵真的学习得不错,我和他合作,改造的速度应该更快。嗯,他占有冰雪大陆这么长时间,挖了不少大陆上的资源,这次正好让他全部吐出来。”

    加三:“……”

    冬叔又问了加三几个问题,加三一一作答,冬叔时不时跟他讨论(指点)两句,加三自感大为受益。

    大祭司插话:“吾王,您可以在这边待多久?”

    冬叔一顿,“打开神怒海屏障需要不少能量,目前我正在收集相关材料,想把所需材料全部收集齐全,如果那位大帝肯帮忙,也许会很快,如果只有我自己和老海,可能会再需要几年时间。”

    加三刚要说他会让雷诺帮忙。

    老祭司就对他挤眉弄眼让他别说话,然后对冬叔恳求道:“吾王,您不是说您已经卸下那边夏王的职责了吗?那您在这边多待几年也没什么,正好调-教调-教咱们的下一代。您看,小加三人虽然不错,也很努力,可那个大帝雷诺斯特也不是什么好相与的,我就怕他们将来情变,咱小加三玩不过那个大帝。”

    加三:“……”

    冬叔瞅了瞅满脸无语的青年,笑道:“可以。”

    加三眼中绽开惊喜,笑得小虎牙都露出来了。

    老祭司也高兴万分,同时心想吾王对小加三果然就是不一样,他记忆中的王可不是这么好说话的人。

    加三倒没有多想,反而是特美丽这个心眼有一百零八个的嘀咕道:“如果不是夏王才过来几年,我都要怀疑他是你亲爹了。”

    加三抽了抽嘴角:“胡扯什么呢。”

    冬叔又抬手揉了揉青年的头发,眼中喜爱自然流露。他对加三好,自然不止是看其顺眼,否则他当初也不会巴巴带着老海去辛克莱城堡救两个小孩,他给小加三检查过血脉后就知道这孩子和他有血缘关系。

    他小叔加成很早就失踪了,他怎么找都没找到。

    而他从小就是被小叔带大,对小叔的感情自然深厚无比,只要想到他小叔受过的罪,他的心就疼痛万分,也万分仇恨那些为加成血泪而不断追捕他小叔、迫害他小叔的恶徒们!

    小叔失踪,夏国被攻打,手下老兄弟背叛,国土降温成绝地……

    当时一连串的祸事扑面而来,内忧外患,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那段岁月。他撒出大量人手也没找到小叔,只知道小叔应该没死。

    当他决定横渡神怒海,他在小叔曾经出没过的几个地方都留下了魔法信,让他去找他,可直到他们突破神怒海屏障,他小叔也没有出现。

    但是他在加三身上感受到了他这一支的血脉涌动!

    他没有孩子也没有兄弟姐妹,上辈直系亲属除了小叔也都死光并没有后代,排除一切不可能,剩下的可能就只有一个,那就是他小叔虽失踪却没有死亡,更有了自己的血脉。

    加三并不知道这一点,冬叔也无意跟他说明。

    如果加三知道冬叔在想什么,他一定会诚恳地告诉这位夏王:我是不知道那位加成有没有留下他的血脉,但我知道您之所以在我身上感受到近亲的血脉涌动,九成是因为我吸收了加成的血泪精华。

    聪明如夏王也完全忽略了两千多年过去,就算他小叔加成留下血脉,那血脉也会变得极为淡薄,怎么可能让他简单检查就感受到亲缘血脉涌动的程度?

    也许夏王不是不知道这个疑点,但是他太希望他小叔的失踪不是悲惨结局,而是他小叔有意为之,他太希望他小叔能幸福得生活在某个他不知道的地方,妻贤子孝,快乐到老死。

    为此,他宁愿去忽视一些显眼的问题,也不敢告诉加三他的身世。

    “冬叔,吉米他现在和老管家在一起吗?”

    “嗯,那小子学习很努力,前几天,老海传消息给我说他在外面听到你回来了,就想来服侍你。你要是同意他过来,我就让老海带他过来。”

    “好啊!我这边正缺人手。”

    加三解决了心态上也是现实中的最大问题,当真是甩脱了万斤包袱一样,看到谁都心情很好。

    雷诺看到如此快乐的加三,都不忍心提醒他:那位夏王为什么恰好就在他们来到夏国原址时也到了这里,并正好就等在圣地原址的高山上?

    “为什么不提醒他?”

    “他很喜欢并尊敬那位夏王。”

    “那才更要提醒他吧。”

    “我就问你,给你提出‘良好’建议的谏臣,你看他顺眼吗?”

    “那要看他怎么谏。”

    雷诺沉默良久,找加三深谈了一次。

    “我记得我们是情侣关系。”

    加三:“是啊,怎么了?”

    雷诺把他拉到自己腿上跨坐,“可是自从那位冬叔出现后,你就再也没有在我的床上待超过五分钟。”

    加三闷笑,两手拉住雷诺老大的脸颊,“纵欲不好,伤身,尤其你年纪大了,特别要注意保肾。”

    雷诺……脸上的黑云已经实质化。

    加三改双手抱住他的脸颊,低头啾了下。

    黑云淡掉一点点。

    再啾一下。

    雷诺撕掉脸上的黑云,翻身把他的大宝贝压倒在身后的床上,“你太相信他了。”

    “谁?你说冬叔?”加三歪头,“美丽也经常这么说我,说我太相信你。似乎在美丽和老祭司以及冬叔他们眼里,我就是一只羊崽子,而你则是一只又狡猾又奸诈又阴险狠毒的大恶狼。”

    雷诺被他的大宝贝逗笑,手指插-进青年的头发中,低头贴着他的耳朵说:“你明明是我好不容易养大的,那个冬叔一来就想抢夺我的抚养权。”

    “屁!我是我家人养大的,跟你有屁关系!”加三喷笑,用力踹他。

    雷诺被他踹得眼中有火焰冒出,抓住青年结实的臀部,用力捏,“我现在就让你知道,我们有什么关系。”

    “别闹,冬叔还在等着我去商讨圣地设置的事情。”

    “让他等!”

    在临时住房中等了很久很久的冬叔,额头上迸出了一个小小的青筋。

    很好,看来这位大帝的时间很多,竟然随时随地都能找到机会放纵自己的**欺负我家孩子,既然如此,那我就让你多忙碌一些吧,不要太感谢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