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小侯爷 > 69、第六十九章
    《小侯爷》/春溪笛晓

    第六十九章

    天狼星域最大的宜居星球就叫天狼星。天狼星大,特别大, 比蓝星要大许多倍。

    于是天狼星的落日来得特别晚。晏阳奄奄一息地趴在海岸边的石头上, 晒着夕阳最后的暖光。安格斯极其可恶、极其变态, 明知道他上了战舰有点晕, 还让他随舰实习且不让进指挥室,一天下来晏阳要把胆汁吐光了,现在一根指头都不想动,只想趴着看能不能像植物一样光合作用, 顺利完成自我修复。

    晏阳在心里咒骂了安格斯和乔纳森无数遍, 一动不动地趴着装死。安格斯到处找不到人, 问了晏阳的队员才知道他跑海边休息了, 走海滩上找了一圈,终于找到个儿小小还趴在那像团软泥的家伙。

    “真难受?”安格斯伸出大掌摸晏阳额头,挡住还没有完全收起亮芒的夕阳。

    晏阳眯了眯眼,长长的睫毛扫在安格斯掌心。他开会跑神安格斯要折腾他,他认栽,就是挺唾弃乔纳森不要脸的告状行为!对, 在晏阳眼里, 自己去骚扰人不叫不要脸, 告状才是!

    晏阳啪地拍开安格斯的手, 振振有词地批判起乔纳森来:“哪有这样的, 这就比如两个小朋友认识了,一个小朋友想和另一个小朋友玩,上去和对方说话, 结果对方一声不吭,蹬蹬蹬跑了,跑去找老师告状说’老师,他非要和我玩’!没想到乔纳森殿下脸长得好看,人却这么不讲道理!简直道德沦丧!品行崩坏!怪不得大家都说,千万被人的表象迷惑!”

    安格斯弯身把晏阳抱了起来。

    晏阳感觉自己身体蓦然腾空,抬起脑袋瞪安格斯。

    “可惜有人不记教训。”安格斯淡淡说。这家伙哪怕有决心要上进,也正经不过三秒。他的灵魂太自由,受不得半点拘束,永远只爱最美丽的风景、最美味的食物、最美好的人。安格斯看了眼晏阳黑溜溜的眼睛,“好好休息,明天再试试。”

    晏阳懒得自己走,舒舒服服地窝在安格斯怀里打着哈欠。他也知道自己得克服这些毛病,但没到那个时候对自己总狠不下心,所以有安格斯在还挺好的,这家伙从来都不知道什么叫心软!

    晏阳腹诽了一番,眼皮越来越重,安格斯抱着他走了一半路他就睡着了。安格斯瞧了眼他垂下的眼睫,心想,这家伙要是醒着的时候也这么安分就太好了。

    回到训练基地,安格斯的下属都已经见怪不怪。从安格斯背着晏阳逛战舰那次起,他们就明白了一个事实:这个漂亮的少年和他们头儿关系极其密切。后来看到他们双双被鉴定为s级精神力的新闻之后,他们更是觉得吃了好大一口狗粮,都快噎着了!

    训练基地里除了安格斯的下属,还有跟随晏阳的十一个队员。这十一个队员自从来到天狼星域后被收拾得很彻底,个个都乖得跟鹌鹑似的,也就在晏阳带领下才敢暗搓搓使坏。

    看到晏阳被安格斯抱了回来,这十一个队员根本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两个都把眼睛瞪得比铜铃还大。敢情这段时间他们队长和安格斯指挥官只是在玩情趣啊!

    “没什么稀奇的,安格斯指挥官参加军部演练赛时队长还给他拍过亲友团vcr,感情自然很好。”一个较为冷静的队员分析。

    “不止啊,安格斯指挥官还给队长当过半年保镖呢。”另一个队员加入八卦队伍。

    十一个人凑在一起把这些年吃过的狗粮翻出来分享了一遍,最终确定自己这段时间的战战兢兢完全是白瞎的,自家队长和安格斯指挥官好着呢!都怪他们胆小,被安格斯开头那一顿揍吓坏了!

    另一边,安格斯把晏阳送回房间。虽然不确定他与晏阳之间有什么奇异的联系,但每次他与晏阳靠近时,晏阳总是很容易熟睡。安格斯轻轻抓住晏阳的手腕,合上眼,轻而易举地进入晏阳的识海。比起以前进入的情况来看,现在晏阳的识海已经平稳太多,曾经无比紊乱的精神力已经变为稳定而纯粹的存在。

    趁着对方毫无防备的熟睡状态进入别人的识海并不是什么好行为,安格斯很快退了出来,注视着晏阳熟睡的睡颜。

    少年因为被折腾了一天,脸上满是疲惫,平时白里透红的脸颊也变得有些苍白。好在那柔软润泽的唇依然红润,看着还是软软的,像是让人想咬上一口的绯色棉花糖……

    安格斯一顿,帮晏阳把被子盖好,转身走出房门。回到自己只有黑白色的冷色调房间,安格斯冷静下来,迅速将那引人遐-思的唇抛诸脑后。

    那可不是什么棉花糖,那是小老虎,咬他一口他会把你脖子给咬断。

    ……

    晏阳一觉睡到天大亮,早起去吃早饭,总觉得队员们看自己的目光有点复杂。晏阳不明所以:“你们都看着我做什么?”

    “没什么!”队员们矢口否认。既然晏阳和安格斯要装铁面无私、秉公训练,他们可不敢拆穿——世上大多傻子都死于话多!

    晏阳在飞舰上晕了几天,症状渐渐减轻了。安格斯都有些想收回指令,可惜晏阳倔劲上来了,非得把自己这弱点给拔除不可。

    晏阳到底是s级强者,即便身体还有一堆毛病,强行适应也不难。一周之后,晏阳在飞舰上已经如履平地了,就是开始几天吐得厉害,腰显得更瘦了一点。

    晏阳得意洋洋挺着胸脯、背着手在飞舰上“巡逻”的时候,安格斯把他揪了下去,把新逮来的异兽肉塞他面前让他把吐掉的肉补回来。经过专人分析,这种异兽肉非常特别,蕴含能够被人体转化的特殊能量,能够稳固和纯化精神力。

    安格斯自己试过,这种异兽肉没什么问题,就是这异兽比较稀少,想要大规模为军队供应大概得人工养殖——人工养殖也不好搞,它们会相互撕斗,杀光同类,连在交-配时都不忘厮杀,交-配结束后不是雄的死了就是雌的死了,结果可惨烈。所以这东西可能也只能给晏阳供应了。

    晏阳一看是自己没尝过的食物,顿时两眼一亮,食指大动、大快朵颐。他的吃相很好看,要优雅有优雅,要斯文有斯文,就是速度挺快,没一会儿就把安格斯让人端上桌的各色兽肉菜肴给吃光了。他吃得一本满足,偏还饶有兴致地戳弄着眼前用来熬汤的兽骨,研究了半天,没忍住,推推安格斯。

    安格斯看了他一眼,会意地一使力,把大大的兽骨从中间敲开,露出丰润喷香的兽髓。

    晏阳美滋滋地把美味的兽髓也给吃了。这叫什么?这叫“爱你,连骨头也不放过”!

    吃饱喝足,晏阳有了新想法。他扔了颗清洁糖进嘴巴,嚼巴嚼巴,嘴巴里只剩下清清淡淡的果味。瞅了眼还在坐在一旁的安格斯,晏阳又戳戳他**的手臂,说:“我想把乐团弄过来,我弄首新曲子。”

    “可以。”安格斯毫不犹豫地答应。

    晏阳很满意,转而研究其安格斯的手臂来。他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你的肉这么硬,硬得和铁一样!”

    安格斯看向他。

    明明安格斯什么都没说,晏阳却看到了一句话:想自取其辱吗?

    晏阳一向是不怕死的,被安格斯这么一瞅,他又来劲了,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的见解:“这很不好,以后你要娶老婆的时候可怎么办哟!”

    安格斯:“……”

    “你想想,人家女孩子身娇体软的,哪里受得了你这一身**的肉,想撒个娇都被你吓死了!”晏阳越说越起劲,边说还边捏_弄安格斯鼓鼓的肌肉,“我跟你说,我认得一个人和你很像,他也是全身上下都**的,一口咬上去能让你牙酸半天!你猜怎么着?他都三十好几了,还没娶到老婆,孤家寡人的可可怜了,逢年过节都没个人陪着,还是我无聊了才陪他过!”

    安格斯抓住晏阳说得兴起就动手动脚的爪子。三十好几的人?这家伙什么时候认识这么个人?还“一口咬上去能让你牙酸半天”,这个没脸没皮的家伙还咬人了?

    不知怎么的,晏阳忽然觉得自己身上凉飕飕的,一抬眼,对上了安格斯冷冰冰的眼睛。

    晏阳一激灵,心想,难道自己戳到安格斯痛处了?

    这可不行,好朋友怎么能伤害对方!晏阳挣开安格斯的手,一脸宽慰地拍拍安格斯肩膀,说:“别怕,说不定有人正好喜欢这样的呢?放心吧,你肯定能娶到老婆的!”

    说完为了证明自己的话,晏阳还打开天网,点开和安格斯有关的话题给安格斯念上面的留言:“你看看,你的粉丝多热情!瞧瞧这女孩是怎么说的吧,‘啊啊啊啊老公你好帅,老公我要给你生孩子’!”

    安格斯:“……”

    安格斯注视着兴致勃勃的晏阳,不得不说,这家伙还真是毫无羞耻心,什么话都敢念出口。

    晏阳转向安格斯:“你盯着我看干嘛?快看看你这些老婆候选人啊!”

    安格斯说:“刚才史密斯来过。”史密斯是他的副官之一。安格斯目光定在晏阳漂亮的脸蛋上,“在你说‘老公我要给你生孩子’的时候来的,现在又走了。”

    ?????

    !!!!!

    晏阳:“……………………”

    这可不是他说的!!!!!

    作者有话要说:

    小阳:我不是,我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