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清宫重生升职记 > 431、第 431 章
    “是你派如月过来伺候黄氏的, 现在黄氏出了事, 也查到正是如月在黄氏的粥里下了药,如月口口声声说是你指使她做的,你说你半点不知情, 叫爷怎么相信!”隔断外传来男子怒火冲冲的话来。

    黄令辰慢慢悠悠的睁开眼来,嘴角勾出一抹笑容来, 不过随后又立马隐去。顾不得此时身子还有些不舒服, 掀开棉被,起身仪容不整直接朝着隔断外走去, 没有丝毫的迟疑。

    “爷……福晋这是……”黄令辰像是被眼前的这一幕给吓着了一样,一脸的手足无措不敢上前。

    盖因此时, 福晋正挺着一个大肚子站在弘历面前,瞧那模样似乎要不顾自己的身子,下跪请罪了。

    见黄令辰突然苏醒过来走了出来,弘历吓了一大跳,连忙快步走过来,拉着黄令辰的手让她在凳子上坐下, 丝毫不掩饰其关心的说道:“你醒过来怎么不在床上好好休息, 下床做什么?”今天的事情可非常让弘历生气。

    黄令辰故意在弘历看着自己的时候,侧脸看了一眼福晋,随后才开口颇为有些虚弱的说道:“爷的声音太大,奴才在屋子里也听见了刚刚爷说的话,怕爷冤枉了福晋,让真正的幕后凶手得意, 便赶紧出来。”

    这话一出,屋子里的气氛倒是变得古怪起来,弘历皱着眉头说道:“在你粥里下药的人已经查出是你身边伺候的如月,如月也招了是福晋指使她做的。”他以为是黄令辰在屋子里没有听清楚他的话,便又重复了一遍。

    黄令辰摇摇头“爷您想想看,且不说现在福晋已有近八个月的身孕随时都有生产的可能,又要管家根本就没有多余的精力,福晋可是得到皇上称赞过的,会是如此不智顾此失彼之人吗?奴才身份低微即便是真有幸为爷生儿育女也不可能一步登天的威胁到福晋的地位,福晋有必要这个时候因为奴才触怒喜神吗?”

    这话颇为有些大胆,但弘历和福晋都瞬间明白黄令辰的意思,现在在弘历的后院里,除了福晋怀有身孕外,还有一个富察格格也怀有身孕,比福晋的肚子还大一些已经九个月了。这个富察格格虽然不是和福晋同族家世也没有福晋那么显赫,但也是正儿八经的大选出身满洲正黄旗,最关键的是她现在不但有孕,还在三年前为弘历生下了庶长子。

    弘历如今已经二十一岁,现在身下只有两子,庶长子快四岁,嫡长子快两岁,原本还有一个嫡长女但在一年多前夭折了,可以说别看后世这位富察格格并不出名,但她现在可是弘历后院的第二号人物。

    现在又是福晋和富察格格怀孕,这……在现在雍正九年所有人都看好下一任新皇是四阿哥弘历的情况下,富察格格和其所生的庶长子就极其碍着福晋的眼。

    毕竟之前可是有两个活生生的例子,康熙朝的大阿哥直郡王胤褆,可是敢正刚面和当时的嫡长子太子胤礽对掐的主,还有眼前的四阿哥弘历,真说起来富察格格的家世可比四阿哥弘历额捏熹妃钮祜禄氏的家世好多了。

    福晋虽然不喜黄令辰的话,但她却松了一口气,这事她是真冤枉,对于后院女人怀孕她的确不喜,私底下也的确使了一些小手段。但今天这事真不是她干的,比起其他人自然还是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更重要一些,在皇宫里对于一个立志做皇后并且想要最后入住慈宁宫的女人而言,一个儿子根本就不保险。

    瞧着福晋的表情,黄令辰低头嘴角露出一丝笑容来,她那番话任凭谁听了都是在为福晋说话,但作为上辈子弘历最宠爱的女人黄令辰可是把弘历的性子心思脾气都给摸得清清楚楚,那话可是戳到了弘历的心头痛上。

    果然,弘历虽然表面上脸色稍缓,但语气还是有些冷冷的说道:“你这话也有几分道理,那依你之见了?”

    “奴才位卑岂是能在龙嗣这等大事上说话的,之前不过是怕爷误会了福晋,才贸然行事,这事自然一切由爷和福晋做主。”黄令辰低眉顺眼的说道。

    福晋闻言连忙说道:“还请爷相信妾一次,妾定会查明真相,给爷和黄妹妹一个交代。”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弘历哪怕是心里不喜福晋,也要顾忌一些福晋背后的势力以及旁人尤其是皇上雍正的看法,因此开口说道:“那这事就交给福晋。”至于他私底下会不会派人调查此事谁知道了。

    “是,妾定当不负重任。”福晋一直紧提起的心彻底落到了原处,只要弘历将这事交给她调查,那就证明弘历暂时没有将这事直接强硬的扣在她头上的想法,还是信任她的。

    黄令辰在一旁低眉顺眼的坐着,当着一个安静的美/少/妇。

    “黄妹妹有喜,爷该派人去向汗阿玛、皇额捏和额捏报喜才是,妾刚刚已经派人去通知了内务府将黄妹妹的份例提上来,再派一个积老有经验的姥姥来照顾黄妹妹。”许是见黄令辰对自己还算恭敬,想了想福晋说道:“如月被送去了慎刑司,妹妹看你身边提拔谁上来伺候你好?”

    一般而言除非黄令辰成为侧福晋,或者是在弘历继位后成为一宫之主,不然哪怕就是升为格格成为嫔妃身边的奴才那也是由福晋指派,她自己是没有资格去挑选奴才的,福晋的这番话可真叫黄令辰有些惶恐,连忙推辞道:“奴才任凭福晋做主。”

    福晋很满意黄令辰的态度,她马上就要临盆,而且她是嫡福晋不但要管家还要关注皇宫的其他事情,福晋也不想在之后在生事端“妹妹如今有孕在身,可是精贵人,这身边的奴才自然要选一个妹妹看得顺眼的,妹妹只管说。”

    黄令辰看了弘历一眼,见他没有反对的意思才说道:“之前在外守门的如柳,奴才瞧着还算老实本分。”

    “那就让她进门来伺候妹妹。”福晋一锤定音的说道。

    等着弘历和福晋走后,守在门外的如柳和另外一个伺候黄令辰的小太监张富进门来,在黄令辰面前跪下。

    如柳现在算是从粗使宫女直接上升到了三等宫女,不但月例多了不少,又跟着一个现在看来挺有前途的主子,虽然谈不上一步登天,但也算是喜从天降,这会儿自然得来磕头认主子。

    至于张富他是羞愧,黄令辰比弘历还要大一岁,算起来已经伺候了弘历五个年头,是后院里最老的一批人,他也伺候了黄令辰五年。可之前发生了如月下/毒的事情,他却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提前察觉到,实在是太没用太失职,还好主子向爷和福晋求情不然恐怕他现在已经在慎刑司的地牢里了。

    黄令辰喝了一口茶,润了润嗓子开口说道:“都起来吧!之前如月干的事情她会有什么下场想必你们也清楚,我只说一句‘不忠的人什么时候在别人眼里都是叛徒’,别想着卖了旧主子,新主子就会对你另眼相待。”

    这话稍微有些重了,唬得如柳和张富连忙又跪下大表忠心“主子明鉴,奴才对主子忠心耿耿。”

    “呵呵!”黄令辰嘲讽的笑道:“之前如月也和我说过一样的话,可人心隔肚皮嘴上说得再好也得看实际行动,所谓日久才能见人心。我如今有孕在身,现在这里是什么情况你们心里也清楚,若我能平安诞下皇嗣,日后少不了你们的好处,若是有胆学那如月的,我就算没了孩子被爷厌弃,也会在那之前整治那些不忠的奴才。”

    “奴才定当对主子忠心耿耿,绝无二心。”如柳和张富连忙磕头喊道。

    见两人磕看好几个头,黄令辰才开口说道:“起来吧,我累了,如柳扶我进去休息,张富去整理收检各处送来的贺礼。”

    “是!”两人依言起身,如柳上前一步扶起坐在椅子上的黄令辰朝着内屋走去。

    张富则开始在外屋清点各处送来的赏赐和贺礼,眼前屋子里的这些还不是大头,大头是皇上、皇后娘娘、熹妃娘娘、齐妃娘娘、裕妃娘娘等人的赏赐,现下消息还没传开,这些赏赐还得等会儿才会有人送来。

    肚子里揣着一个二个月的小娃娃,今天又是各种的折腾,黄令辰的确是累了,让如柳伺候自己躺下,头沾到了枕头很快就睡着了,等睡醒后黄令辰才有那时间精力回忆今天干的事。

    她现在的情况有一个词可以形容——起死回生。

    当然了要是按照后世时髦的说法,应该叫做“重生”。

    唯一和别的重生者不一样的是她在紫禁城漂荡了几百年,用自己的双眼见证了大清的兴衰和灭亡。

    上辈子她有很多遗憾,但这些事情本以为一切都随风消散,怨和仇早已随着时间被淡忘,然而没想到长生天竟然会给她一次重来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