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逃宫弃嫡 > 431、隔墙是一家(上)
    待太子的人马尽数离开, 那位九阿哥才重新回到马车上。

    刚掀起门帘, 就见陶?d眼带忧色地望着他,并咬唇自责道:“都是我连累绿绮和小银子被他们抓走的, 现在要怎么办?那个太子会不会为难她们?”

    “你放心!”九阿哥此刻虽然也一脸凝重,但说话的语气却是极其肯定的, “太子还不至于为难她们……”

    “你确定?”陶?d不相信那个太子会这么好说话,“可是我听他刚才的意思,好像跟你积怨颇深万一他借此机会对绿绮和小银子用刑怎么办?”

    九阿哥闻言睇了她一眼:“小银子不会说话, 绿绮也不会, 他又要如何逼供?”

    陶?d这次怔了怔, 半晌才想出一个可以反驳的理由:“……可绿绮会写字啊!”

    “那又如何?她又不知道爷接下来会把你送去哪里……”

    “可万一太子认为她知道,一定要对她严刑逼供呢?”

    就冲那个太子刚才说的最后一句话, 陶?d觉得自己这个假设的可能性很大。但九阿哥却迅速否决了这种假设

    “不会,因为太子知道你不,是她,她喜欢她们, 所以,他不会对她们下死手的……”

    他这番话说得明显有些混乱, 陶?d理了大半天才理清思绪:“你说的‘她’,是不是指你刚才话里提到的那位绛桃姑姑?”

    九阿哥闻言滞了滞,而后极其肯定地朝她点了点头:“没错!”

    陶?d想了想,又问:“那……刚才那个叫什么曹辛的侍卫是你的人吗?”

    “不,他暂时还是太子的人!”

    见九阿哥这会儿直接否定,陶?d满腹狐疑地冲他眨眨眼:“什么叫‘暂时还是’?”顿一下, 又觉得这当中似乎有些地方解释不通,“可如果他真是太子的人,那他刚才为什么装作看不见我?”

    “哦,因为我刚才拦他的时候偷偷跟他说了一句,他妹妹在我手里!”

    “你说什么?!”

    九阿哥这话一出口,陶?d忍不住在心里“嗷呜”了一声。没想到这位九阿哥如此有先见之明!难道他一早就知道太子会跑来堵她,所以才想出了这么一招“先发制人”?可是……好像也不对吧,按理,太子身边应该是有很多侍卫的,如果他当时并没有派曹辛而是派了其他人过来查验马车,那九阿哥不就功亏一篑了吗?

    这样一想,陶?d立刻毫不留情地戳穿了对方的计谋:“你其实就是唬他的吧?”

    九阿哥听到这话先是愣了愣,而后突然冲她微微一牵唇角:“也不算,他妹妹的确是被人抓了,但抓她的人是八哥,我不过是当时正好瞧见了而已……”

    哎?!陶?d的脑子一下子有些反应不过来:“……可八阿哥抓他妹妹做什么?”顿了顿,又好奇地追问一句,“难道是因为他妹妹长得漂亮?”

    这是她眼下唯一能想到的可能!可惜下一秒便再度遭到了九阿哥的否决

    “不,是因为八哥之前设在太子身边的眼线被太子发现了……”

    “呃……所以,他是想借此逼那个曹辛就范?”

    陶?d听得嘴角一阵抽搐。虽然她的确不喜欢那位太子,但八阿哥的这种做法也算不上什么君子所为,简直就是另类版的“逼良为娼”!

    “……”但九阿哥这回却不再继续接话,只开口吩咐小草重新驾车。

    小草在驾驶前座上坐好,刚要驱马,又像是想起了什么,隔着门往里问了一句:“九爷,现在还去原来那个地方么?”

    此语一出,九阿哥似乎愣了愣,跟着又莫名其妙地掀了掀嘴角,冲马车外高声回答:“不必了,既然人都已经被太子抓走了,那就直接回府吧!”

    哎?!陶?d不等他说完便当场懵住。这家伙此举未免也太光明正大了吧?她这个身份不是见不得光的吗?

    还没等她疑惑出声,坐在外面的小草已二话不说驱马前行,连问都没有多问一句,俨然就是一个大清好奴才的形象。

    但陶?d显然没能学会前者这一“不该问的就别问”的优秀品质,最终还是压不住自己的好奇心

    “你真的要带我回府?”她小心翼翼地出言试探,见九阿哥听罢只是瞥了她一眼,但并不出声,又忍不住再追问一句,“可你先前不想让八阿哥他们看到我,不就是因为我这个身份见不得光么?如果你把我带回府去,一定会被他们发现的吧?”

    闻言,九阿哥立刻目光高深莫测地打量了她一会儿,见她眸中此刻写满了担忧,看向她的目光不自觉地微微一软

    “你放心,有爷在,没人敢动你,也没人会轻易发现你,只不过可能的确还需要再委屈你一段时间……”

    “……”陶?d听得愣了愣,这个委屈是什么意思?而且,究竟是怎么个委屈法?难道是打算让她当府里的什么打杂丫鬟?或者,负责倒马桶?

    陶?d这厢正想得入神,就听那位九阿哥的声音又再度近距离响起,几乎贴着她的耳朵

    “你放心,爷不会让你等太久的……这一次,爷会好好守着你的……”

    尽管他说这话的语气极温柔,但陶?d的身心还是不由自主地一震,然后抬头迎向对方:“你……是不是又认错人了?”

    话音未落,就见九阿哥脸上的表情当场凝结,那双漂亮的桃花美目里隐隐有暗潮汹涌。

    陶?d立刻知晓定是自己这话说错了,当下本能地往旁边挪了挪:“我,我并不是故意要气你,只是,我不喜欢被人当替代品……”顿一下,见对方脸色并未好转,又赶紧补充一句,“其实吧,如果你真的喜欢她,那这些话还是应该你当面跟她本人说,这样她才能感觉到你的心意……所以,我觉得当务之急,你还是应该先帮我找”

    后面的“师兄”两字还没从嘴里蹦出来,陶?d就看到面前这位九阿哥狠狠瞪了她两眼,她当即噤了声,半晌方才期期艾艾地挤出一句

    “……唔,如果你觉得找他太困难,那要不先请几位道行高的茅山道士来试试,搞不好这事儿也能成……”

    话未说完,九九已先一步伸手将她用力地揽进了自己的怀里,她的脸紧紧地贴着他那带着热度的胸膛,他沁满柔情的嗓音再次贴着她的耳畔响起,一字一顿,却明显比刚才多添了几分认真

    “你不是任何人的替代品,从来都不是……”

    一瞬间,陶?d的身子直接僵住了。她心里突然生出一种奇怪的感觉,就像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她,他这句话的确是对她本人说的,不是其他人,也并非她认为的那个前任……

    陶?d轻咬着下唇不作声,不是她不肯相信这位九阿哥的话,而是她自己的长相如何,她心里清楚得很,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个前任,九阿哥会对她一见钟情,或者说是另眼相待的几率根本微乎其微,而且从她穿来这里之后,哪怕加上这次,她和九阿哥两人之间统共也就见过不超过十次,更谈不上是什么日久生情,所以,这里面必有蹊跷……

    “可是……”

    正当陶?d打算追问九阿哥个中实情的时候,马车竟然又再一次猛地停住了。陶?d第一反应就是不好,肯定是那个太子觉察到不对劲,又重新追上来了。于是乎,她立刻打消了追问对方的念头,并在第一时间反抱住了对方。

    九阿哥被她此举弄得一懵,还没等开口,就听到一个陌生的清脆男声自马车外突兀响起

    “咦?这不是胤?的贴身小厮么?你家主子呢,是坐在马车里么?”

    说话的这个男人显然是九阿哥认识的人,因为他先是一滞,跟着便立马放开了陶?d,冲她丢下一句“你先在这里等一下,爷去去就来!”,说完,便径自走出了马车,毫不拖泥带水地冲那个男人发话道

    “你来得正好,我这里刚好有件事情想请你帮个忙”

    那个男人似乎和九阿哥关系极好,听他这么一说,立刻大笑起来

    “你这话说得多见外,我们两个如今差不多都已经住在一起了,你还跟我这么客气做什么?”

    这句话说得相当暧昧,陶?d的脑海里立马冒出了一副少儿不宜的画面

    该不会,这个说话的男人也是数字军团里的哪位阿哥吧?唔不对,她好像从未听说过康熙朝有哪两位阿哥是“住在一起”的,她只记得四阿哥和八阿哥两人早前隔墙而住,后来分府后也相互毗邻,但九阿哥和男人“住在一起”的说法,她好像从没听说过,这怎么想都让人觉得jq满满!

    正胡思乱想着,就听那个男人又继续冲九阿哥发问道:“胤?,你今儿个到底是去做什么了,怎么驾着这么一辆破马车?你平时坐的那辆马车呢?坏了么?”

    “我去接一个人,回来的路上差点就被太子给堵了”

    虽然九阿哥说这话的语气听起来淡淡,但那个男人的声音却是立时一紧:

    “你今儿个接的到底是什么人?怎么连太子都惊动了?”

    九阿哥的声音依旧淡淡:“这件事,我正想和你好好商量一下之前,皇阿玛不是已经将那间宅子一分为二,划给我们两个分别做府邸了么?”

    “所以?”

    “所以,有件事儿我能不能麻烦你,就是……”

    话到这里,九阿哥的声音突然低了下去,任凭此刻躲在马车内的陶?d怎样竖起耳朵也没听清分毫。

    过了一会儿,就听那个男人再度发了话:“……这个倒是没什么大问题,只不过,你特意弄成这样是要做什么?”

    “因为我要藏一个人……”

    “藏谁?难道,就是你今日接的这个人?”那个男人的声音听起来明显有些讶异,但并没有直接拒绝九阿哥的要求。他等了一会儿,见九阿哥那厢一直没出声,又忍不住追问一句

    “你若不告诉我,我要怎么安排?”

    “……她这会儿就坐在马车上!”

    “……”

    随着九阿哥的这声话音落下,马车的车厢门帘也被人慢慢揭开了

    陶?d本能地抬头望去

    此时此刻,出现在她眼前的,是一个无论从相貌还是气质上都明显差九阿哥一大截、但依然还是能勉强当得起俊朗英气四个字的年轻男人,他身上裹着一件烟绿色的锦缎华袍,其质地和此刻穿在九阿哥身上的那件孔雀蓝缎袍倒是相差无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