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快穿之我只要分手费 > 62、第六笔分手费4
    此为防盗章  若妩这次没有带面纱, 姣好的脸露了出来。白水这才发现,这个若妩,最多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居然喜欢上一个三十岁的老男人??

    难道这个若妩有恋父情节?白水心里微微一?澹?嫔?匆坏愣济挥斜洹?br>

    不过若妩却避开了她的热情, 脸上不喜不怒的说道:“姑娘和表哥一未成亲,二未订婚。还是叫若妩的名字好了, 以免别人听去了, 误了姑娘的名节。”

    哟,这是开始出击了啊?傻姑娘, 男人在意你的时候, 懂得反击那是好事儿。可是一个男人不喜欢你, 你再怎么反击也没有用啊。

    白水不在意的摆了摆手:“还是若妩表妹心细,来来来快坐快坐。”

    嘴里说着,可是却还是依云中易叫她表妹,拉着她坐下:“不过,我迟早都是要嫁给中易的啊。名节什么的只要中易不在意就行了,对吧中易?”

    迟早要嫁给他……云中易心中有些动容。明明, 她知道这只是一场戏而已。

    他在两个女人的目光下缓缓地点了点头, 硬着头皮招了招手:“阿水,过来, 坐我身边。”原本他应当叫她白水, 却脱口而出了阿水。

    不过口气相当自然,好像已经叫阿水叫了无数次了一样。

    盟友这么给力,白水自然开心。她飞快的扑过去, 小鸟依人的扑到云中易的怀里。感觉到云中易浑身僵住,她无良的笑了笑。

    洁癖是病,她都说了得治了啊。

    她坐在云中易的旁边,因为家里又没有其他人。若妩一个人坐在大圆桌的对面,显得有些凄凉尴尬了起来。

    其实原本有小圆桌的,白水故意弄这么大一桌菜就是为了用大圆桌。大圆桌好啊,大圆桌才能体现出距离感嘛。

    才能强化尴尬的气氛啊。

    白水笑眯眯的说:“来来来,表妹喜欢吃什么?别客气,喜欢吃什么就夹什么哦。”

    说着,她就夹菜给云中易:“中易,你也多吃点。看这几天人都受了。”她一脸心疼的样子,一点都不作假。云中易几乎真的以为自己瘦了好多似的。

    若妩脸色不变,只是双眸已经酝酿起了波澜。她在等,在等云中易嫌弃的重新换一副碗筷。因为别人接触过的东西,他向来不用。

    这次为了前来,她特地在姑母那里了解了关于云中易的一切。

    但是,让她失望的是。云中易不但没有换碗筷,还面不改色的吃了下去。若妩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手。

    “不知姑娘是何方人士?”若妩不喜不怒的表情努力的克制在脸上,似乎很好奇一样的问道。

    “啊?”系统给她安排了一个乞丐的身份,自然是乞丐了啊:“我是一个没爹没娘的孤儿,后来沦落成乞丐,要不是遇上中易,我……”

    说着说着,她好像有些忧伤了。

    下一刻,立马又露出灿烂的笑容。美丽的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分外夺目:“不过还好,我遇上了中易!”

    若妩却有些难以置信,她要才有才,要貌有貌,名气更是京城人士人人皆知。到底哪一点比不上一个小乞丐?

    是,这个小乞丐长得好看了一点,可是只看女人的容颜,终究会有看腻的那一天。若妩不相信自己的表哥是那么肤浅的人。

    云中易谨记着白水说过要给她夹菜,可是……白水喜欢吃什么?要是夹了她不喜欢吃的菜怎么办?

    心中有些苦恼,他皱了皱眉:“阿水喜欢吃哪一道菜?”

    白水看着大圆桌中间的清蒸鱼,大圆桌是大,把若妩给隔开的远远的。可这是古代,没有现代的转盘。于是悲催的好多地方的菜她都夹不到。

    而且古代好像还有规矩只能夹自己面前的菜?真是忧伤。

    云中易看她盯着清蒸鱼不放,顿时笑了笑。云中易不常笑,一般都板着一张脸,忽然露出一点点笑容顿时让人惊为天人。

    包括坐在他身边的白水都惊了,更何况对面正对着他的若妩。

    他笑了,却不是因为她。若妩只觉得心被狠狠地扎上了一刀,痛的让她几乎承受不住。看着云中易伸手夹了清蒸鱼的鱼肉给白水。

    原本觉得是找人来敷衍她的,此刻若妩却有些怀疑了。因为云中易从来不曾给人夹菜。就连他的母亲都没有享受过这种待遇。

    这个女人,何德何能?

    若妩心中就像是哽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一样,面前的佳肴变得无法下咽起来。

    “看表哥对姑娘,还真是一往情深。不过表哥,姑娘的身世的确有些难以启齿了一点。恐怕,有些难以向姑母交代吧。”她似乎有些为他们着急一样。

    人生在世全靠演技,怪不得人人都说宫斗吓人。白水自认心眼比较多了。可是面前这个才十多岁的小姑娘这心眼,这气势,甚至能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和面部表情。

    实在是太惊悚了。

    这话,白水不能接了。只能靠云中易了。

    “我云中易此生非她不娶,母亲来了,也是一样。”云中易淡淡的看了若妩一眼,若妩顿时有些狼狈,好像心里的龌龊都被看穿了一样。

    “若妩吃好了,表哥和姑娘慢用。若妩就先行退下了。”说着,带着自己的丫鬟就匆匆退下。

    看来,情敌的战斗力再强,都禁不住意中人的一击啊。

    她在这里蹦了那么久,这位表小姐都还坚持得住。结果云中易一句话,就让若妩溃不成军了。

    “大功告成!”她一下子站起来,双手举的老高。高兴的大笑。

    活波的,有些过头了。云中易没发觉,虽然有些批判白水,自己的嘴角却忍不住勾起了一个幅度。

    “估计今晚上这位表小姐不会来自讨没趣儿了,我要回去睡觉了,早上起来的太早了~”她说着就往外面走,走出去看了看:“晚霞,走了。”

    云中易放下筷子,有些失神。然后挥了挥手,让人把桌子上的饭菜都给撤走。

    阿二走过来:“庄主,您要备水沐浴吗?”

    刚刚说完,阿大就狠狠地瞪了他一眼。阿二有些茫然……以前不都是这样的么?他怕万一是庄主忘记了,到时候他们不去提醒,会不会被庄主罚?

    可是为什么阿大要瞪他?阿二觉得有些委屈。

    云中易没看到两人眉来眼去的神色,听到阿二说备水沐浴。他才后知后觉的想到……今天一直和白水有接触。

    最重要的是,他居然忘记了。

    “备水。”

    “是。”阿大有些恨铁不成钢,走出去离开了云中易的视线,就狠狠地踹了阿二一脚。

    “你干什么啊!”阿二被踹了一个曲曲,顿时不满的回头吼道。

    “不是给你说了多做事少说话?谁让你多嘴的?”阿大黑着脸庄主这么多年,就因为讨厌人接近的怪癖,所以一个女人都没有。

    好不容易能够坚持忍受一个女人的靠近了,最重要的是靠近了他之后,庄主还能忘记的人。结果阿二这个蠢蛋!

    阿大只觉得心累。不过,为什么是白水姑娘?要知道别的女人要靠近他,他的身体会条件反射的避开。

    尤其是他的母亲,其实庄主也很想和母亲亲近一点。奈何控制不住。

    难道是因为当时白水姑娘还是乞丐的时候,突发状态抱住了庄主……所以已经在最糟糕的状态抱过他,所以,洗的白白净净的白水姑娘就显得没有那么难接受了?

    阿大在这边脑补,阿二在那边委屈。白水却扑到床上睡觉去了。

    趴了一会儿,她却睡不着。

    “系统,下一个世界一定不要是古代啊。在这里两天时间,我觉我已经过了好几年了一样。在这么下去真的会死人的!”白水盘腿坐在床上。

    古代没有娱乐设施,整天吃吃喝喝然后睡觉。她浑身皮都在发痒了。

    虽然以前有心脏病,不能跑不能跳的。可是她又手机有电脑又网啊。玩什么不行?现在能跑能跳的,可是古代没有娱乐。

    让她去扑蝶,她觉得那是傻帽干的事儿。

    然后,系统没有理她。

    白水爬起来,让晚霞给她拿纸过来,宣纸很薄,所以白水就一层一层的黏在一起,粘了五层厚的时候,终于看起来厚实一点了。

    “晚霞晚霞,快点拿剪刀过来!”白水兴奋的吼道。

    晚霞拿着剪刀走了过来:“姑娘想要弄什么?奴婢来做就可以了,这剪刀锋利,一会儿划伤了可就不好了。”

    “没事没事,给我。你不懂。”白水拿过剪刀,就对着宣纸开始剪。

    剪成了同样大小的长方形,然后拿着她特制的笔沾了墨水就开始在上面写。

    晚霞经过了昨天,已经充分的明白了姑娘大大咧咧的个性,顿时好奇的问道:“姑娘,这是什么?”

    晚霞也曾经识过几个字,可是根本认不出上面写得是什么。

    “这是扑克牌,等会儿,我做好了就教你玩,特别的好玩。”白水乐滋滋的写着,手都写麻了都还开心的不得了。

    可是……做好了扑克牌,白水给晚霞和朝霞说了半天斗地主的规矩,教她们认牌。可是两个傻妞都还是懵的。

    “算了……我还是去找云中易好了。”他应该很聪明的吧?

    带着做好的扑克牌,白水兴冲冲的跑到云中易那边去,推开门,里面空无一人。

    “云中易?云中易?”白水到处乱闯,不是吧,难道出去了?推开眼前的一道门。顿时……白水僵住了。

    云中易回头就看到站在门口的白水,顿时脸就黑了:“出去!”

    “哦!”白水呆呆的,转身就走。

    “门关上!”后面传来隐忍的怒气,白水知道自己闯祸了,乖乖的关上门。她怎么忘记了,云中易这个洁癖狂,今天秀了半天,他肯定一结束就会洗澡啊。

    而且他洗澡还洗的墨迹……

    坐在浴桶中的云中易脸色变幻莫测,想到刚才冒冒失失闯进来的女人,顿时有些羞恼。是他大意了,现在这院子里又不是只有他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