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重生之撩你赖你爱定你 > 223、第 223 章
    此为防盗章, 由晋江推出的系统, 随机组织内容进行防盗,谢谢么么

    “啊终于下课了。”姚彤伸了伸懒腰,抱怨着每天日复一日的日程。

    身旁的乔以枫只是淡淡一笑, 算是听到,却也不予置评。

    “啊啊,以枫,下课了,去吃点什么吧。”姚彤这才想到自己刚刚失礼了,便不好意思的笑笑。

    “当然没问题啊。不过我想回宿舍放东西再去食堂, 可以等我一下吗?”乔以枫问道。

    “好啊。那走吧, 我陪你回寝室。”姚彤也是一特爽快的妹子,说着就收拾好东西拿起就走,陪着乔以枫走回寝室。

    三年了。

    乔以枫已经顺利的进入大学, 如今已经大三了。而姚彤是她的室友, 也是她的同班同学。

    俩人刚走到寝室门口, 便看到, 寝室的门大打开着, 她们一起看到有一个女孩子在将自己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拖进寝室里空了好长一段时间的床铺上。

    而那个女孩子的身边围着好几个人,身后也一直跟着一个男人,在旁边不停的叨叨“大小姐, 这样不好吧,如果让老爷夫人知道了的话,我们都担待不起。您放下吧, 让佣人来整理吧?”

    女孩子好像没听到一般,也不回答他们,只是被叨扰的有些皱起眉头后,才回过头,压下略有烦躁的心情说,“我想自己来整理。我自己来就可以了。你们回去吧。”

    算是又一次的拒绝。

    那个男人正打算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只听见女孩子大声说了一句,“好了。”

    女孩回头,看着跟着自己的人,笑着说“你们看吧。我说了我可以的,自己来就行,不需要你们。如果我爸爸知道责怪你们的话,我会告诉他不关你们的事的。”

    “大小姐……这……”

    “……?”

    女孩转过身来之后,正好可以看到站在门边目睹了这一切的乔以枫和姚彤,她没有再管身边跟着的父亲的助理,只是走到门边站着的两个人的面前。

    “你们好。我跟你们是一个系的,以后公开课应该也是一起上,今天刚刚搬来这个寝室。以后请多多指教。我叫,季筱。”季筱笑着介绍着自己。

    “啊……噢,你好。”姚彤反应过来,最先开口,“我是姚彤,住在你的对铺。”

    季筱点点头,然后看向乔以枫,姚彤见乔以枫没有说话,便介绍道,“她住在你的旁边,叫……”

    “乔以枫。”季筱倒是自己叫出了乔以枫的名字,然后笑着对两人说道,“系花嘛。久闻大名了。今天见到了,果然很漂亮?g。感觉……你比校花还要美。”

    “嗯……哪里……过奖了。”乔以枫并不是太习惯这样的称呼。

    虽然“系花”这个头衔,冠在她的名字上已经很久了。

    “两位好。我是……”

    季筱有些微怒,她转过头看着准备开口的助理,用眼神告诉他,不需要他来多嘴,不然的话就要他好看。

    本来嘛,好好的一个大学生活,却因为他到处让人多多关照他,导致被人觉得她就是靠裙带关系来的,跟普通人不一样,孤立了她,都已经换了好几个寝室了,现在好不容易来到一个新寝室,要是他再多嘴,毁了她所剩无几的大学生活的话。

    那么她季筱,可就对他不客气了。

    助理读懂了季筱眼神里的威胁和警告,只好默默的闭嘴,低下头去。

    “那……你慢慢整理吧,我们两个还要去吃饭。”姚彤不想多说,便拉着乔以枫走到寝室里放下书和包,去了食堂。

    到了食堂买完饭,坐下来以后。

    乔以枫刚开口打算吃饭,姚彤四处瞅了瞅,便跟乔以枫说,“以枫,以枫,你怎么看?”

    “什么……怎么看?”乔以枫抬起头看着姚彤小声说话的样子,“季筱吗?”

    “对啊对啊,你不觉得,她派场很大吗,又是佣人,又是……管家什么的?”姚彤长大耳朵,等着听乔以枫的发表她的意见。

    因为在她的印象里面,不管是对于什么事情,乔以枫都是那种看得很是透彻的人,她的分析,和她对事情走向的看法,基本都是百发百中的。

    在这一点上,姚彤是相当相信、崇拜乔以枫的。

    “嗯……也还好。毕竟这是她的个人自由嘛。我们之前在门口听到的来看,那些跟着她来,围在她身边的佣人,也是因为她的家里人担心她吧。我看到,她的床铺都是自己在收拾的样子,也挺好的嘛。”乔以枫倒也没有为季筱说什么好话,只是实话实说,把自己看到的讲出来而已。

    “这倒也是……不过……我总觉得她好像……对你特别关注的样子?”姚彤 。注意到了当时季筱看向乔以枫的目光,“因为……你比她亮吧大概?她都说知道你是系花了,提了称呼。感觉女孩子对这方面挺在意的吧,嫉妒什么的……?”

    “没有必要吧……她也挺可爱的啊。”乔以枫并不是太在意这些,一张好看的脸,是老天赐的,父母给的,她也没什么好在意的,只不过,“而且……系花什么的。太夸奖我了。”

    乔以枫并不喜欢“系花”这样的称谓,并不是自谦,她只是觉得这种称呼,太给人贴标签了。

    “我当然知道啊。”姚彤表示明白,一副义愤填膺的样子说,“可是那些人都不知道啊,男生都这么叫你调戏你,女生有这么叫你讽刺你,真是太过分了。随随便便就称呼你为系花,也没问过你愿不愿意,真是够了。”

    说完以后,姚彤觉得自己的表达有些不太恰当,便立马解释道,“啊,但是我的意思也不是说你不漂亮没资格当系花,我觉得你可漂亮了,笑话都可以。不是,我也不是想这么叫你,我只是想要表达……”姚彤说的有些语无伦次起来,自己都被自己说晕了。

    “噗”乔以枫忍不住笑了。

    就像姚彤认为的那样,乔以枫看人都很准,她就是知道并且很喜欢姚彤的性格,才会跟她当好朋友的。

    姚彤虽然性格有些大大咧咧的,但是是那种相处起来特别好的人,非常真诚,虽然偶尔喜欢一些听一些八卦,可是本人是一点恶意都没有的,没有什么坏心思。

    乔以枫欣赏她的真诚,所以也和她交心。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这个意思啊。不用解释那么多,我知道的啦。”

    “你知道就好,我就怕我表达的不太清楚,让你误会了,那可就不好了。”听见乔以枫这么说,姚彤也松了一口气。

    这人和人之间啊,最怕的就是没解释清楚对方误会,别管什么亲情友情爱情,都逃不了这个李理。

    “季筱……季筱,季……筱……?”姚彤的嘴巴里面反复的念着这个名字,然后突然像是灵光乍现一般,她怕了拍手,“对了!哎哎哎,我说呢,季筱,这名字怎么这么熟呢,原来就是那个季筱啊。”

    “嗯?什么?你之前就认识她了吗?”乔以枫看着姚彤脸上变化的表情,简直活脱脱一出戏,让她忍俊不禁。

    “你记得我之前跟隔壁寝室的女生没事儿就唠嗑的事儿吗?”姚彤凑近了些,小声的说道。

    “嗯,记得啊。怎么了?”乔以枫边听姚彤讲边吃饭,现在也吃的七七八八了,便放下了筷子。

    “她们之前说的人就是季筱。我以前也没见过她,只是听过她的名字,据说她换了好几次寝室了,每个寝室呆的时间都不长,而她呆过的寝室里的人基本上都和学校的奖学金三好学生什么的绝缘了。系里面一直都在传,听说她是校长熟人的女儿,能跟校长扯上关系的,估计家里面挺有来头的。今天看她的那个架势,系里一直在传的很有可能是真的。”

    姚彤说完以后便看着乔以枫说,“咱们啊,以后还是小心点,少跟她打交道比较好”。

    乔以枫只是点了一下头,没有多说什么。

    她一向喜欢低调,所以当初特意请求过相关人士不要透露她的个人信息,不需要特别优待,只希望能把她当成普通人普通的学生对待就好了。这样做也是为了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至于季筱。

    乔以枫对于八卦没有过多的兴趣,只是那种可以听听,听了就过类型的人,所以跟季筱,无所谓接不接触。

    不和她打交道,她也是ok的。

    正这么想着,放在口袋里面的手机便响了起来,乔以枫看了一眼备注便对姚彤说,“我去接个电话,你慢慢吃。之前你不是说想去学校后门逛逛吗,下午没课,我可以陪你一起去。你一会儿吃完来找我。”

    然后也不等姚彤回答,就走了。

    倒是姚彤,也一副无所谓,她知道每当乔以枫急着去接的电话,那一定就是,她妹妹乔?燃打来的,所以她自顾自的吃着,摆出一副“我早就已经习惯了”的样子。似乎这样的情景,已经成为每天的日常。

    “喂。”乔以枫接起电话发出声音的模样,是连她自己都不曾知道的温柔。

    “喂姐,你在做什么啊?”电话里传来乔?燃不再稚嫩却充满活力的声音。

    “刚刚吃完饭啊~小?呢,在做什么?”

    “我也刚刚吃完饭。好棒,和姐姐一样。”乔?燃开心地说道。

    “噗真是的,这有什么好高兴的啊,只是吃饭时间同步而已啊,况且……”

    姚彤边吃着边看着远处正在打电话的样子。

    啧啧,这姐(伉)妹(俪)情深的哟。

    怎么跟个恋爱中的女人一样,甜的腻死人呢?

    这一夜,她也没怎么睡,担心着乔?燃的情况,倒是就这么看着她的睡脸,看了一夜。快天亮了,才有些忍不住趴着睡着了。

    刚刚,因为乔?燃大叫的声音被惊醒。

    乔以枫睁开眼睛,看着的便是整个人呆坐在床上的乔?燃,身上也因为出冷汗的缘故湿哒哒的,吓的乔以枫立刻把乔?燃抱在怀里面。

    “小?,小??不要怕,没事的没事的。”她轻轻地拍着她的背。

    “呼,呼,呼”乔?燃大口的喘着气,连心跳都有些加速。

    直到,她终于因为乔以枫的声音,因为她怀抱着自己的体温,回过神来。

    是梦,只是个梦而已。

    假的,梦都是假的。

    此时此刻,才是真的。

    有乔以枫在的世界,才是真的。

    “做噩梦了吗?”乔以枫看着乔?燃浑身是汗的样子,便让用人拿干毛巾来。

    “嗯……”

    “好啦,没事的。噩梦也只是梦而已,不怕不怕。”她轻轻地揉了揉乔?燃的脸颊,安慰她。

    “姐……”

    “嗯?”

    “我想回家。我不喜欢医院。”

    “为什么?难受吗?”

    “我就是不喜欢医院。我害怕。”

    因为乔以枫就是在医院救治无效身亡的,对于这个让她失去乔以枫的地方,实在难以有什么好感什么的。

    “……”

    乔以枫有些愣了愣,随即皱起了眉头来,隔了好一会儿,直到她拿过佣人送来的毛巾,才说,“那你现在就乖乖听姐姐的话,你现在全身都是汗,容易着凉,姐姐帮你擦干净,然后就去问医生,如果医生答应让你出院,我们就回家,好吗?”

    “嗯!”乔?燃乖乖的点头答应。

    一小时后。

    在得到主治医生的首肯之后,乔?燃终于的得偿心愿一般的坐在了自家派来的车上。

    那叫一个开心,一个激动啊。乔?燃忍不住扭来扭去。

    乔以枫在一旁看着这样的乔?燃,也忍不住笑了,小孩子就是小孩子啊,一出院就什么伤什么痛都忘了,无忧无虑,快快乐乐的。

    “好啦,别闹了。”乔以枫伸出手去拉住高兴的不得了了的乔?燃,帮她整理整理了弄乱了的衣服,“你的身体还没完全好起来呢,已经玩儿了一会儿了,现在休息一会儿。”

    然后,乔以枫拿出了手帕,给乔?燃擦了擦额头的汗。很细心的照顾着她。回过神来的时候,才发现,乔?燃一直盯着她看。

    “盯着我看做什么,小哭包。”乔以枫点了点她的鼻子。

    “才不是小哭包呢!”就算11岁的身体藏着26岁的灵魂,撒起娇来,那语气也是毫不含糊的。

    “你不是小哭包的话,那你是什么?”顺手又帮乔?燃理了理她额前的碎发。

    “我是……是……”

    “是什么呀?”

    “我是将来要娶你的人!”说完以后,乔?燃就低下头了,可不好意思了,还有些害羞起来了,虽然这句话她小时候也说过,但是她现在可是作为一个有着二十几岁灵魂的人来说这句话,意义完全不同!

    小时候,她认真的说这句话时,心虽然是很真的,只是……那句话的意思,她其实并不能完全明白,而乔以枫……自然也不会把这话当真。

    可现在……不同了。

    “……”乔以枫的手一顿,手上的动作完全停顿了下来,略微有些惊讶的看着乔?燃。

    “……?”一直没等到回答的乔?燃,偷偷瞄了瞄乔以枫,抬眼发现,乔以枫压根儿就没听她在说话,而是在发呆。

    “姐,姐?你怎么了?”她去拉了拉乔以枫的衣角。

    “……嗯?啊,没什么。”乔以枫这才回过神来,重新看着乔?燃。

    乔?燃嘟起嘴吧,不依不饶的盯着乔以枫,一副你不肯告诉我的话,我就生气了的样子。

    “生气啦?”乔以枫用食指去戳戳乔?燃鼓起的小脸颊,嘴角微微一笑,有些落寞的样子,“姐姐只是在想,你真是鬼灵精。你以后可是要跟你喜欢的人在一起的,怎么能娶我呢。”

    “……为什么不可以?”一副小孩子的口吻,却带着意外的认真。

    “因为……”乔以枫也被乔?燃这么一问突然问懵了,下意识便说,“因为……我是你姐姐啊。”

    她没有拒绝,没有否认。

    不是因为……她们都是女孩子。

    只是因为……她是她的姐姐而已。

    “我才不管呢!我就要娶你,就要跟你在一起!”说完以后,乔?燃就笑了,特别特别灿烂的那种,仿佛整个世界是一副阳光璀璨的光景。

    乔以枫一愣。

    “你呀。”乔以枫看着乔?燃,眼里满是无奈,似乎并把她的话当真,只是当作几岁孩童的幼稚玩笑,听听便罢。

    没有听到乔以枫进一步的否认,乔?燃便整个人都窝到她怀里去了,蹭啊蹭啊蹭。

    难得重新变成小孩子,而且那啥……还有占便宜的这种意识,那当然是……不占白不占……白占谁不占嘛。

    乔以枫久久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这个孩子在自己怀中睡着了,依靠在自己身上的重量才缓过神来,不由得一丝苦笑,这真是孩子气的话啊。

    等到家的时候,乔?燃还是依靠在乔以枫的怀里熟睡着,乔以枫看她睡的这么香,自然不忍心打扰。

    司机替她拉开车门后,乔以枫便抱着乔?燃下车。

    乔以枫下车后,司机刚开口“大小姐……”,想说,他来抱二小姐回家,可乔以枫压根儿就没给他说完话的机会,就打断了他,“嘘。不要吵醒她。”

    一直到回到乔?燃的房间,都是乔以枫抱着她的。

    这也是自重生以来,她第一次睡的这么熟,这么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