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末世之潜行GL > 209、游泳
    伊宁的快艇以b省的名义交出去, 而洪洋流动作也快, 俩天之内基本组出五艘快艇,带着模型, 洪洋流一早约了李君陆袁去测试快艇,临到中午回来, 正巧碰到刚从村外回来的伊宁三个。

    “船怎么样?”

    易染迎上刚下船洪洋流几个,眼尖发现船浆尾挂着的丧尸头,厌恶侧眼。

    “船没问题, 但汽油不够, 从这里开船进城市至少三里, 而进城后的行动更是都要靠船,如果船没油, 所有人恐怕都要死在里面。”

    洪洋流说出当下最严重的隐患,谈话间发现易染的不喜,俊朗的脸侧敏锐找到易染厌恶的来源,巨大水炮冲干净快艇, 水流冲散船浆上上粘挂的不明物。

    易染满意扫眼干净船支,语气也稍改冷硬“嗯, 汽油不是问题,b省出……”眼角扫过一抹绿色,一顿“嗯?”

    “怎么了?”

    “没什么,洪首领你通知所有人做准备,明天七点出发,具体安排下午通知。”

    “嗯, 可以!”

    易染眼睛微眯看到墙角一个小刺球拐外跑路,身影极快勾着个小带儿‘放风筝’。易染看到这个刺头就头疼,怕着小家伙再带某人的**物乱跑碰见人,匆忙交代,跟随一抹绿影离去。

    翠绿星点闪耀消散,易染身上的各个小植物傲娇又张扬,嫩叶飘洒一路,让这女人走哪都留下一地各种形状嫩芽,伊宁跟着易染标志性小叶子跑到百米外的小院子,刚打开院门,错愕看着易染和比人高的绿色荆棘球开展拉锯战,一柳鞭,一荆棘,俩相拉扯互不相让,伊宁定神看清那粉白色胸罩~

    伊宁:……(黑线)

    那件内衣是小姨的,小姨的衣服是自己准备的,自己再清楚不过,伊宁满头黑线看着易染和植物争抢那个小物件,实在惊讶无奈……

    伊宁身影闯入易染视线,为避免更丢脸,易染怒极,速战速决,掌心翻飞,柳鞭长叶瞬间刚硬成刃,凌凌叶刃锋利无比,吓~

    大刺球吓得收回藤蔓,不甘心的一旁冒着尖刺,反‘吓’回去~

    易染反手接住内衣,懒得搭理~

    见烦人刺头追来,易染身上的橡胶树跑跳出落地扎根,抖落的一身娇美橡胶叶,一下吸引刺头所有‘视线’。

    荆棘球滚停,像是只猫见了猫薄荷麻溜缩小,缩成荔枝在橡胶树树根翻蹭打滚,死皮赖脸的样子易染恨不得抽一巴掌。

    易染:……

    “这怎么回事?”

    “没什么,养了个小贼!”

    嫌弃,易染明显不想多说,伊宁也不好事,不多问,忽的一个东西扔过来,伊宁反手一接,满脸奇怪。

    “给你小姨带回去~”

    “不去,这东西我说不清,要送你送!”

    丢回去!

    易染伊宁俩个比耐性,俩人眼睁睁看着内衣掉落雨地,终是易染败下阵,反手一捞,拿回来。

    “回去了~”伊宁一股子你很烦的样子走掉了,易染这暴脾气,无处发火,只能瞪眼看着地上早已经‘醉’成不像样,软趴趴抱着胶树树根的刺球,怒气滔天,易染的收回胶树,翻墙一跃,跑回屋。

    易染不去y省驻地伊宁也不强求,不因别的,只是母亲一向不喜易家人。当年害死自己父亲的仇,即使和易染没有关系,也少不了易宁伊的迁怒,易染不愿惹大表姐生气,不去y省,而易宁伊也不想看着易家年轻人,直接拉着福妈躲在伊宁的空间散心,俩相躲避,伊宁无奈,好在没有正面冲突,伊宁也就听之任之了。

    伊宁先回队伍,院里碰见巫医跟着查看队员伤情,之前尸潮打击的队伍溃散,即使伊宁反应极快,也让队伍早受到不小损伤,y省死掉5个队员,而z省直接死掉12个,只剩下李君在内的五个人。

    如此情况,伊宁脸色不是很好~

    而b省和t市……情况伊宁不清楚,但看易染的状态,也猜到对方肯定也吃了大亏,现在整个去往市中心的中战团还没进城就损失三分之一,这一严峻的情势让整个队伍处于低落的阴霾中。

    “怎么样?”

    “伤都恢复的差不多,只不过情绪不太高!”巫医站在门口看着远处楼上楼下的人群,即使没多少人说话,也能感受到其中的压抑,再这么困在这个小院里,所有人精神会不正常的!

    “没事,接下来他们没有时间压抑了!”

    伊宁一笑,上楼,巫医不明白,刚抬头就看到洪洋流开着快艇回来,一声高吼,响彻半个小镇。

    “全体聚集,收拾东西,十分钟后大院集合,安排明日攻城行动!”

    ……

    “是啊!真的没时间郁闷了~”巫医感慨,接下来恐怕要玩儿命了!

    高楼小院,雨水蔓延已经淹没一楼,所有的队员全都聚集在二楼三楼,和楼顶。四个省的队员分聚各个角落等待听命,各有小队队长跳上洪洋流停靠院外的快艇,接受任务,跟着洪洋流进院。

    五艘快艇,洪洋流站在中间最大二层快艇,仰头,将人群划分分配任务。

    易染橡胶树扎根,拔天巨物长的跟小楼一般高。易染从胶树叶走出,坐在叶间,听着洪洋流安排。

    四个省,经过一周战斗,百十来人活下来六七十个,易染作为负责人心情不好,掩盖整个小楼的胶树叶上,望向远处看不清的城市,心思沉重。

    前路不明,真不知道能不能带多少人回去?

    四个首领按照之前商量好的负责各自环节,其中最危险的,也就是先锋队,护送空间母虫到达预订地点,但中途必须穿越不可预计的尸潮,先不说战力如何,母虫稍受惊吓就会召唤附近空间虫逃离,没有空间虫泥怪运送不了,这任务就是失败!而所有人命也会丢在这里!

    运送母虫的先锋队,为了安全起见,伊宁易染必须出一个,现在情况不明,易染皱眉不好决定。

    “t市,洪洋流你挑选出所有的水系,冰系异能者,作为战队主力,其他人挑选会游……等等!谁不会游泳!”

    易染突然想到最重要的一点,现在这种情况,不会游泳,掉在水里跟汤里的肥肉没什么区别。

    “告诉我,谁不会游泳!”不是疑问,是质问!现在还不会,那这俩天养伤期间是带你出来郊游么?!

    易染的一阵惊吼吓到满楼的人,伊宁下意识看向阿乌,果然后者心虚灰溜溜跑到伊宁背后   ,把脸埋在伊宁背上默默不出声。

    所有人左看看右看看,最后居然真的有三十几个举手,快过半了。

    易染咬牙切齿,“都给我学,明天下午学不会,直接丢出去喂鱼!”

    都tm不会装毛线啊,不说话!等死么!

    艹!

    易染忍不住叫骂,若不是自己起来,这帮旱鸭子打算直接送过去当口粮么!

    易染为这帮人的愚蠢发火,气的直接跳上二楼,把刚刚几个举手的手下踢下水,易染仔细发现落水的都是byz三个省队员,t市岛上之城队员,一个个站在一旁傻笑!

    “洪洋流,用你的人教!”

    “好说,我教你放心!”t市岛国,半大的孩子也会游泳,教人没问题。

    易染点头,水里扔了几片半人大的叶片当浮板,看着水中挣扎十几个狼狈抱着浮板吐水,狼狈模样让人头疼。

    一抬头,三楼的几个战战兢兢。

    “下去!”

    易染冷声命令,个个顺从从楼梯爬到水里,雨水泛出股股腥臭恶味,一场雨不知冲刷出多少垃圾腐肉,洪洋流本想清理小院中腐肉,被伊宁制止。

    “他们必须习惯这种味道!”

    没错,现在若是习惯不了,之后下水战斗,更是废物一个。

    洪洋流见易染没意见也不插手,伊宁见还有时间,回身一把拉住要偷溜的阿乌,拉着领口,一把扯回来。

    “去哪儿?”

    “人家脚疼,要修养一下~”

    雾语:刚刚谁活蹦乱跳的→_→

    “我来给你治!”

    二话不说,伊宁带着阿乌上了楼,布下一道屏障,闪进空间。

    碧波荡漾,深潭溪谷,阿乌没猜错,姐姐就是让自己学游泳,白嫩的小脸瞬间吓得铁青,小身子抖抖,害怕~

    不要啊~阿乌不学!

    伊宁看着阿乌一脸拒绝,心下了然确实自己疏忽,自己竟然忘了阿乌不会游泳,想想也是,前十几年阿乌懵懂,后来脑袋清明也一直生活在大陆,没见过海,更没有机会学习游泳。

    伊宁恍然怪不得最近自己出门这小家伙粘过来,没想到居然怕水~

    伊宁黑眸闪动,趁阿乌没注意,一推!

    扑通~丢下去。

    “啊~姐姐!不要……阿乌怕~姐姐……救我!救命啊~唔唔呜……救……命!……姐姐~咕咕!”

    扑腾,挣扎!

    阿乌是怕水的!

    是真的怕,刚刚站在潭边见水浑身紧绷,来不及反应被姐姐推到水里,冰凉的潭水包裹全身,阿乌惊恐的感觉身体力量在流失,身子在往下沉,慌乱挣扎,惊恐尖叫,阿乌大力扑腾,很快没有力气!

    站在岸上的伊宁察觉不对,急忙跳下去一把捞起奄奄一息的阿乌,手脚摆动,抱着阿乌游回岸边。

    “怎么会这么没用!”

    伊宁眉头深皱,看着一向骄傲的‘小孔雀’吓成成了只落汤鸡,阿乌余力抱着伊宁手臂,咬着脑袋,眼泪都流出来了~

    伊宁一掌拍的阿乌吐出口水,小女孩跪在岸边不停咳,激烈的咳嗽声逐渐转变成娇软的喘息,害怕的抖抖,越发的叫人心疼。

    “怎么会这么怕水~”软下声

    伊宁没想到,看着咳的没力气的女孩心发软,看着阿乌身体一颤一颤,一下一下安抚阿乌帮着顺气。

    “真的好怕~在水里一点力气都没有~”委屈,阿乌手脚发软没有力气,这俩天好不容易适应周围是水的感觉,被现在这一吓更是怕水怕的要死。

    手脚冰凉,伊宁毛巾擦干少女惨白秀脸,一把抱起跑回小溪边简易板房,一浴缸热水,抱着阿乌放进去。

    “不要走~姐姐!”

    伊宁袖口被拉着,无奈心软,看着阿乌软绵害怕模样,点点头,不走。

    潋滟垂眸,满是不能平复的害怕~阿乌缩成一小团,泡在热水里……

    阿乌泡热水澡缓解手脚冰凉,而伊宁刚刚跟着跳下去也浑身湿透,扫眼木板房周围没人,自己脱去湿漉漉外衣,放松洗一澡。

    解开内衣,挽起秀发,朦胧的浴室热气腾腾,这样一抹凹凸有致美人风景,伊宁热水淋浴洗去一身寒气,低头看着阿乌缩在浴缸里还沉浸在gg害怕中,心下一软,一脚踏进浴缸从后背抱着女孩。

    “真的这么害怕水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