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医品至尊 > 1679 王波起色心
    说起来王波跑来也是个巧合,之前他想要找苏少催促他尽快把丁宁的dna组织给送来,可没想到距离老远就刚好看到猎主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

    王波来这个基地也有一段时间了,除了苏少,每个人都是黑袍面具的打扮,可猎主虽然戴着鸭舌帽,脸上卡着口罩,但却和基地人员的打扮截然不同。

    这让王波顿时好奇心起,就赶忙躲了起来,见那个陌生人头也不回的进入了一号甬道,王波心里就更加好奇那人的身份了。

    要知道,一号甬道是通往基地最高机密之地的所在,没有苏少的允许,即便是他,也无法进入那里,更何况苏少还曾经严肃的叮嘱过他,基地里他可以自由行动,但唯有一号甬道绝不允许他踏足半步,否则,杀无赦!

    人性本就是如此,越是不允许进去的地方,越是令人感到好奇,王波也不例外,所以,在看到这个陌生人竟然堂而皇之的进入机密之地,竟然无人阻拦时,他的心里就跟猫抓似的痒痒。

    但王波深知一号甬道通往的地方戒备森严,那个陌生人能够毫无阻碍的通过,说明有着足够的权限,并不代表他也能随意进出,跟上去只会是分分钟被人抓起来的下场。

    王波眼珠子滴溜溜一转,觉得基地里竟然破天荒的来了陌生人,看来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这让他生出强烈的好奇心,想要一探究竟。

    紧接着,王波就看到苏少也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左右张望了下,才快步进进了一号甬道,这让他觉得机会来了。

    这两人鬼鬼祟祟的从办公室里一前一后的出来,说不定办公室里就留下了什么蛛丝马迹,所以他毫不犹豫的从监控死角溜到苏少的办公室,堂而皇之的登堂入室。

    反正只要他不进入一号甬道,就算是被苏少发现了他进了办公室也不好说什么,毕竟,当初是他自己说的,除了一号甬道整个基地任他自由出入。

    王波大刺刺的坐在了办公椅上,由于监控器的显示屏现在处于待机黑屏状态,他并没有第一时间发现电脑是打开的,翻箱倒柜的打开办公桌的抽屉,摸出两包中华烟毫不客气的装进自己的口袋。

    抽屉里没有什么发现,王波又左右观察了一下,感到有些微微失望,苏少和那个神秘人似乎并没有留下任何蛛丝马迹啊。

    顺手牵羊的又翻出一包茶叶塞进口袋里,王波站起身来正准备回去时,却无意中碰到了鼠标。

    鼠标一动,显示屏顿时离开了待机状态亮了起来,露出正在监控的画面。

    王波吓了一跳,可下一刻,他的眼睛就亮了,直勾勾的看着正在闭目养神的苏宁香,呼吸也变的急促起来,连口水都流了下来。

    “咕嘟,极品啊,极品,没想到这世上竟然还有这么漂亮的女人,要是我能玩一下这样的极品女人,就算是死也值得了。”

    王波口干舌燥的吞了了口水,眼底闪烁着淫邪的光泽,喉头剧烈的耸动着,全部的心神都被苏宁香的绝色容颜所吸引,直接把张海峰等五人忽视了。

    幽听着他的嘟囔声,眼底顿时闪过骇人的杀机,在他心里干娘就是亲妈一样的存在,根本不容任何人亵渎,这个猥琐的瘦子竟然敢心存不轨,该死之极。

    “七号试验室,嘿嘿嘿,看来老天都在帮我,苏少,老子为你服务,已经很久没碰过女人了,玩一下这个女人应该没问题吧。”

    王波自认为通过咒术能控制住苏少,而且苏少又有求于他,顿时色迷心窍,迫不及待的站起身来向外走去。

    幽正要暴起杀人,听到他的话后却心中一动,停下了脚步,他虽然知道干娘被关在七号房间,但却无法悄无声息的打开房间的密码锁。

    虽然不知道这个该死的眼镜男是什么人,但从他能轻易打开苏少的办公室来看,似乎在基地里很有些权利,若是跟着他进入七号房间,那也能省了不少的麻烦。

    想到这里,幽立刻制住了杀意,悄然跟在王波的身后,打算等他打开七号房间的门后,在将其就地斩杀。

    幽不懂电脑,但不意味着王波不懂,都拉开房门了才猛然想起这里可是有着监控视屏的,他可不能让自己等下要做的事情被拍下来,所以,立刻转身走了回来,吓了幽一大跳,慌忙遁入隐影当中。

    好在王波心急如焚,虽然感觉到眼前似乎有影子闪过,但定睛一看没有什么发现,还以为是错觉,也就没有在意。

    匆匆的关闭了监控后,王波火急火燎的走出房间,避过监控探头向七号房间走去,因为走的急,就连苏少办公室的灯都忘记了关。

    但是,令王波恼火的是,别看七号房间门口仿佛空无一人,可当他出现在七号房前时,那名始终为苏少服务的黑袍人如同幽灵般的出现,挡在他的面前,用冰冷的电子合成音道:“烛魔先生,你来这里做什么?”

    “呃,没什么,我刚才去找苏少,他不在,我就四处转转,转转,嘿嘿!”

    王波满腔的邪火犹如被当头泼了一盆冷水,顿时清醒了过来,心虚的讪讪道。

    “这里被临时划为禁地,没有苏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靠近,烛魔先生,请回吧。”

    黑袍人的声音和面具一样冰冷,淡淡的说道。

    王波不甘的向七号房间瞄了一眼,嘴里不满的嘟囔着:“什么东西,这里禁地那里禁地的,老子是被苏少请来的,可不是囚犯。”

    嘴里虽然这样说着,但还是老老实实的转身离开,因为他很清楚,他能在这里活的好好的,只是因为苏少认为他有利用价值,一旦被苏少发现他有不良企图,必然会毫不客气的对他痛下杀手。

    黑袍人见他离开,这才如同鬼魅般悄然再度隐入黑暗当中,让远远跟在王波身后的幽大为失望。

    “噢,对了,那个谁……”

    王波走了几步,突然停了下来,仿佛想起来什么事情似的喊道。

    “你可以喊我七十九号。”

    黑袍人再度现身,冷冷的道。

    “呃,七十九号是吧,我的饭菜也是你负责的吧。”

    王波很熟络的向七十九号靠近,拍了拍他的肩膀,手指灵活的一收,不动声色的收起他肩膀上掉落的一根头发。

    七十九号认为王波只是个普通人,又是苏少的座上宾,对他并没有什么戒备,当即点了点头,疑惑的问道:“不错,烛魔先生是对饭菜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吗?”

    “那倒不是,只是最近嘴巴馋了,想吃烤肉,能不能给我弄个烧烤炉子来啊,顺便再买点孜然,烧烤料啥的。”

    王波很自然的说道。

    “没问题吗,我马上就安排人去准备。”

    七十九号也没有产生任何疑心,很利索的答应道。

    “那好,你继续忙吧,若是苏少回来了,你跟他说一声,我去办公室找过他,拿了他两包烟和一盒茶叶。”

    王波知道办公室里少了两包烟和一盒茶叶绝对瞒不过苏少,索性大大方方的说道,转身扬长而去。

    七十九号呆呆的看着他的背影,眼底闪过一抹羡慕之色,也只有烛魔先生才敢跟苏少如此不客气啊。

    微微叹了口气,七十九号再度隐身黑暗当中,如同忠心耿耿的看家犬似的,守在七号房间门口。

    他没有发现,王波在转身的那一瞬间,脸上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

    只是,幽却清楚的看到了这一幕,顿时好奇心起,隐隐的察觉王波似乎有着什么阴谋,让他再度按捺下杀意,想要静观其变。

    王波哪里知道自己因为这个阴谋得逞的笑容逃过一死,得意洋洋的回到了自己的实验室,取出七十九号的头发,开始施展诅咒之术。

    幽紧皱着眉头,看着王波跟个神经病似的取出一把手术刀满脸肉疼的割破自己的手指挤出几滴鲜血,滴在七十九号的那根头发上。

    然后郑重其事的取出一根不知道是什么生物的骨头,用手术刀刮掉许多骨粉撒在混在鲜血中的头发上,闭上眼睛,嘴里念念有词的也不知道在念叨些什么。

    片刻后,幽的眼睛蓦然睁大,因为那根头发突然被点燃,散发出惨绿色的光芒,映照着王波那绿森森的脸,看起来极为恐怖诡异。

    等绿色火焰把头发和鲜血燃烧殆尽后,王波才脸色惨白的坐在椅子上,脸上却带着志得意满的笑容。

    就在幽不知道他在搞什么鬼时,七十九号黑袍人却双目呆滞的来到了王波的房间,恭敬的低下脑袋,用机械化的声音道:“主人!”

    王波露出得意的笑容,用充满蛊惑的声音道:“七十九号,七号房间里关的女人是谁?”

    “七号房间里关了三个女人,主人说的是哪一个?”

    七十九号双目空洞,声音麻木的问道。

    王波脸色黑了黑,有三个女人吗?他只注意到苏宁香了,还真没注意其他人。

    但既然没能被自己注意,那说明那两个女人姿色并不出众,完全被那个绝色女人遮掩了风采。

    想起苏宁香的绝世风姿,王波顿时邪火直冒,不耐烦的喝骂道:“当然是那个最漂亮的女人了。”

    “不知道,这是苏少今天刚让人抓来的。”

    七十九号机械的回答道。

    幽看的暗自心惊,没想到这该死的瘦子竟然还有这样诡异的手段,这愈发坚定了干掉王波的决心。

    “哦,被抓来的?那就没问题了。”

    王波脸色顿时一喜,虽然他恃宠而骄,但若是那个让他色心大起的女人是苏少身边的人,他再想动也要掂量掂量。

    但既然是被抓来的,那就无所谓了,即便被苏少知道自己玩了那个女人,想必也不会拿他怎么样的。

    想到这里,王波顿时喜不自禁,迫不及待的道:“你去把那个女人带来我的房间。”

    “主人,七号房间被苏少换了密码,除了他本人,其他人都进不去。”

    七十九号的回答让王弼跟霜打的茄子似的蔫了下来,没有密码,特么的怎么把那个女人带出来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