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巫师纪元 > 第1145章 余波荡漾
    巫师世界,北地女巫领地。

    奈欧山谷。

    黑暗女巫一族本源高塔——黑色秘境所在地。

    山谷里面的一切依旧是那么的灰暗幽深,所有的动植物都笼罩在一层朦胧而虚幻的奇异阴影之下,灰扑扑的了无生趣。

    而在那座高高矗立的本源高塔之上,一场激烈的争吵正在进行着。

    在一间昏暗无光的密室之内,三个黑色身影冷冷对峙着,一副剑拔弩张的模样。

    “瑟西,你虽然贵为族长,可不代表你就掌握了族里的一切权力!”左侧黑影中一个异常苍老沙哑的声音开口道:“夏妮到底是怎么回事?阴影宝珠又去哪里了?这些……你今天要不给我一个交代,以后我们‘暗部’的姐妹也就不会再听从本部的命令了!”

    而在右侧,一个同样沙哑的声音也适时地响起。

    “是啊,瑟西,一位4阶姐妹就这样没了,你总要给我们一个交代吧!”

    被两人围在当中的那个黑色身影身形相当高挑纤柔,但是语气却尤为的冷厉凶狠。

    “两位长老,给夏妮下达命令的是我,让她参与奥术帝国任务的也是我,你们有什么疑问就冲着我来吧!”

    见到瑟西如此决绝,两位上了年纪的黑暗女巫长老也不由得口气和缓了一些。

    终于,左侧‘暗部’长老再次开口了。

    “你是我们的首领,自然有权力调动黑色秘境里的所有女巫和资源。可我们想知道,以夏妮的实力,为什么会陨落在那个莫瑞安位面?你派她……真的只是去执行一个简单的潜入任务?”

    瑟西沉默了片刻。

    “我派夏妮参与这个任务,明面上是为了奥术帝国,可实际上……是为了趁机狙杀其中一名任务参与者。”

    “谁?”

    “格力姆,一个出身散地塔林的4阶火巫!”

    两位女巫长老对视了一眼,又默默点了点头,显然对这个格力姆并不陌生。

    “那个格力姆只是个新晋阶的火巫,而夏妮却已经达到了4阶中级,再加上出发前你亲手交给她的阴影宝珠,为什么还会任务失败?她究竟是死于那些奥术师手中,还是死于格力姆手中?”

    瑟西不由得再次沉默了,片刻后才黯然道:“那个莫瑞安位面已经被彻底打烂了,哪怕这个时候我们派遣埃尔莎智者潜入进去寻找死因,恐怕也不可能得到任何结果了。”

    “那就放任夏妮白死了?况且,阴影宝珠也没有顺利回归,这对于我们黑色秘境和那边阴影国度的后续融合会造成极其不利的影响。你打算怎么办?”

    “夏妮的死亡肯定和那个格力姆有关,我会找他报仇的。阴影宝珠也肯定在他身上,到时我会一并拿回!”瑟西冷然道。

    “以什么样的名目?你别忘了,那个格力姆现在可是散地塔林协会的长老,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我们很难出面对付他。难不成你想引发黑暗女巫和散地塔林协会的正面冲突?”暗部长老冷冷的打断了她。

    “先寻找证据吧!”另一位女巫长老同样幽幽叹道:“他们那一组不是回来的还有银色联盟的巫师吗?先从他那里下手,看看能不能拿到格力姆杀害夏妮的直接证据。有了证据,我们就能在女巫议会上提出动议,发动整个北地女巫的力量去杀死那个格力姆。想必,散地塔林协会里面的那几个老滑头也不敢和咱们整个北地女巫对抗吧?”

    “明白了!我马上就安排人手去和那个银色联盟巫师接触一下……”瑟西思考了一下,很快就点头应允了。

    “另外,你这次做的事情真的太鲁莽了!”女巫长老忍不住再次痛心疾首起来:“在不清楚对方真实实力的情况下,就把自己的姐妹派了出去,还把本族的圣物阴影宝珠也搭了进去。在下次族务会议之前,你如果还没有把阴影宝珠找回来,我会向玛尔维娜大人建议剥夺你的族长身份!”

    “附议!我也赞同雅克朵长老的提议。瑟西,你在族长的位置上待得时间太长了,也该换换人了。否则,整个黑暗女巫本部还不成了你们安卡拉一族的一言堂?”

    同为4阶黑暗女巫,瑟西是女巫首领兼族长,自然拥有着所有女巫和家族资源的最大管理权限。

    而暗部长老克劳迪娜则掌握着黑暗女巫一系暗杀部的大权。那里都是从黑暗女巫本部里挑选出来,精善刺杀、暗袭的精锐女巫。而身为暗部的首领,克劳迪娜的权力也并不比瑟西少上多少。

    兽部长老雅克朵则负责炮制和*阴影役兽,专门为黑暗女巫一系打造强大的阴影军团,权力自然也很大。

    而那位死去的夏妮则是巫部的长老,平时主要负责阴影巫术的研究和女巫新血的培养。由于夏妮也是出生于安卡拉一族,是瑟西首领的族中后辈,因此对于这位族长也是言听计从,这才导致了这场出人意料的灾祸。

    至于雅克朵长老所提及的那位玛尔维娜大人,则是一位6阶的黑暗女巫。由于她常年驻守在域外某处,对于巫师世界内部的黑暗女巫事务只能通过每百年一次的族务会议进行遥控管理。

    听到两位长老赤衤果衤果的威胁,首领瑟西不由得满面铁青,却又无可奈何。

    到了4阶这个层级,哪怕她身为首领兼族长,对于她们的约束力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巨大。死了一位4阶女巫这样的事情可大可小,哪怕对方捅到族务会议上,瑟西也不不太可能为此受到牵连。

    可是那枚阴影宝珠就不一样了!

    5阶的阴影宝珠可是族中大女巫亲手传下来的黑暗圣物,对黑暗女巫一族有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它要一旦从自己手里遗失了,哪怕那位玛尔维娜大人再宠爱自己,恐怕也保不住自己族长的地位和身份了。

    而下次族务会议将在七年后举行,这也就意味着对方只给瑟西留下了七年时间去处理这件棘手的事情!

    “我知道该怎么去做了。放心,族务会议之前,一切问题都会解决的!”

    简单的扔下了几句狠话,瑟西就化为一团雾气融入到了身后的黑影之中,从密室里消失的无影无踪。

    两位女巫长老彼此对视了一眼,幽然叹息一声,也都相继离开了。

    …………

    巫师世界,遥远的东海岸。

    这里是伟大的巫师协会驻地,更是万千巫师心向往之的理想之乡。

    这里有密集如林的巫师高塔,这里有广阔而富饶的巫师国度,这里有数量庞大的巫师群体,这里有数之不尽的巫师资源……

    和其余几大势力相比,巫师协会才算是巫师世界唯一正统的巫师组织。而银色联盟更像是一群有着商业头脑的奥义巫师、机械巫师组成的联合会,北地女巫则是一群比较抱团、比较排外、有着上古血脉传承的女巫组织。

    至于散地塔林协会,则由于太过松散,对于高阶巫师根本没有什么行之有效的约束力,只能勉强被归为二流巫师组织,根本无法和三大组织势力相提并论。

    而在巫师协会的地盘之上,最为著名的就是他们的七环高塔。

    七座按照某种玄奥神秘巫阵打造的顶级高塔,然后再以数量众多的巫术祭坛或建筑把它们勾连串通起来,形成了一个异常庞大的巫阵体系。

    以顶级巫塔来作为符阵节点,以脚下的数万里土地作为符阵根基,这样的格局、眼光和大手笔也只有那些举手投足都能毁天灭地的大巫师们才能做到。

    而此时此刻,在七环高塔其中一座的内部大厅里,一场别开生面的听证会也在即时举行着。

    劳耶斯议长坐在自己那张有些陈旧的红木圆桌后面,一边倾听着眼前的一位黑袍巫师汇报着曼格斯巫师的死亡调查报告,一边用低沉且平静的语气询问着一些自己感兴趣的问题。

    劳耶斯议长也是一位4阶巫师,满脸皱纹,头发花白,鼻梁上架的那副黑框眼镜给他增添了一丝高阶巫师特有的儒雅、渊博、睿智的味道。

    而在大厅另一侧,在高高的木栅栏之后,有几十名满面焦急和忐忑之色的巫师坐在木椅之上,等待着议长大人的最后裁决。

    “你的意思,那个曼格斯巫师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连灵魂碎片都找不到分毫?”劳耶斯议长慢条斯理的询问着那名被派出去调查的3阶巫师。

    “是的,议长大人。”

    “他究竟是怎么死的?”

    “我们亲自拜访了那些与曼格斯大人一起返回的巫师。据他们回忆,曼格斯大人在从莫瑞安位面归返前还是一切正常的,但是在传送途中却突然发狂,似乎想要用自爆的方式杀死一名同行者。这一点已经得到了三名以上的4阶巫师证实……”

    “他想要杀死的那个人是谁?”

    “是一个叫格力姆的新晋火巫,隶属于散地塔林协会,和曼格斯大人被分到了同一个队伍里面。”

    “他们之间有仇怨?”

    “据我们调查,似乎没有!而且,从我们了解的信息来判断,曼格斯大人似乎和几名同伴都签订了誓言契约。如果双方有仇恨的话,应该做不到这一点才对……”3阶的黑袍巫师显然非常尽职,了解的信息既全面且详实,显然颇有权威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