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巫师纪元 > 第0148章 魔纹套装
    在自己身上蚀刻魔纹,这可不是简简单单就能完成的一件事情!

    特殊的魔纹材料,拥有奇异天赋的魔纹师,独门的绘制经验和技巧……这些都是缺一不可的东西,而格力姆偏偏都没有。

    沼泽高塔,炼金实验室内。

    数十个照明水晶把屋内照的纤毫毕现,没有半丝阴影。而格力姆也没有像往日那样站在操作台前,而是径直躺在了炼金台上。今天的操作者是他,而今天的炼制对象也是他!

    没有绘制魔纹所需要的特殊材料,格力姆只能用炼制魔傀的方式来刻绘魔纹;没有专门的魔纹师,格力姆只能亲身上阵,自己刻绘自己;没有代代传承积累下来的魔纹绘制经验和技巧,一切全靠芯片的最优化组合配置和精神模拟实验……

    今天,格力姆注定要成为一名闯入瓷器店的小牛犊,把一切代表过往经验和规条的瓶瓶罐罐都掀翻在地,然后闯出来一条独属于自己的道路。

    在正常的魔纹绘制过程中,魔纹师通常都需要一些药物的辅助,以降低对象局部的血肉恢复能力。因为任何一个功能全备的符阵都是由成百上千道符文和魔法线条组合而成的。如果遇到那些高体质的家伙,最后一条符文线条还未刻绘完成,第一条符文线条已经自愈完毕了。

    这可是会毁了整个魔纹绘制的!

    所以用特殊的药物麻醉并压制对象对象的布局血肉恢复能力,用精心调配的魔纹材料在对象体表腐蚀出对应的魔纹,然后在把它们和对象体内的魔能器官相勾连。这才是魔纹能够刺激人类身体,激发出特殊能力的理论基础。

    正是因为魔纹绘制的过程如此繁复琐碎,所以魔纹师的重要性才得以凸显出来。有些家伙为了省下那大笔的魔晶,妄想用最简单的方法给自己绘制出魔纹。这样的魔纹短时间内也会有效,可是随着身体的自愈,一切外来的改变终会褪去。

    很快,他们就会发现自己是竹篮子打水一场空。不但魔纹无法永久固化下来,他们还要为此赔上一笔不菲的材料费。

    而格力姆为自己定制的炎魔变身魔纹套装很不幸也属于此列。不过凭借着他对自己火焰之躯的极高掌控力,这个失效的过程肯定会被拖缓。再说,他也不指望这个魔纹套装能够永久生效,只要能够撑过这次“劫难”就可以了。

    格力姆平躺在炼金台上,用精神力启动了炼金装置。

    随着细若针尖的灼热射线激打在他的身上,格力姆闻到了肌肉与脂肪燃烧时发出的焦臭味,还听到了油脂沸腾的吱吱声。光束缓慢的在他身躯表面游走,把他的皮肤灼成了黑色,留下了一道道浅坑。

    格力姆面无表情的承受着光束的烧灼,还要尽全力压制着火焰之躯对灼热射线的本能防御与反击,更需要收敛起血肉再生的恢复速度。趁着那些浅坑还未愈合,格力姆又指挥着另一个炼金手臂把事先准备好的填充物注入了其中。

    一时间,光束烧灼血肉的滋滋异响,特殊填充物缓慢腐蚀**所弥漫的恶臭……这样的怪声怪味充斥了整个炼金实验室,令人恍惚间觉得自己来到了一个阴暗丑陋的行刑室!

    把一个符文繁复晦涩,曲折线条众多的符阵绘制到身体的某个部位,而且符阵的核心节点还必须与身体自身的魔能点完全重合。在这其中,任何一点偏差都能导致整个符阵的报废。

    所以哪怕身躯表面的剧痛一直刺激着他的神经,格力姆依然面不改色的注视着光点在自己皮肤上跳动,看着肌肤变红、软化、塌陷、变黑,以及化为焦炭的全过程。

    布满身躯的14个符阵,每一个都是独*立的个体,都具有激发局部身体机能的效果。可是一旦它们被联通激活,却又能够组合成一个繁复异常、玄奥晦涩的神秘魔纹套装——炎魔变身。

    这也是格力姆为自己设定的火系巫术晋阶方向!

    炎魔是一种来自下层界的可怕深渊生物,它们通常具有高大威猛的身躯,不过它们的战斗能力更多的来自那无与伦比的恐怖火焰之力。它们一旦发怒,整个身躯都会炙燃成恐怖的火人,任何靠近它们身躯的生命个体都要承受持续不断的火焰伤害。

    如果没有极高的火系抗性,一般的敌人连和它战斗的资格都没有,就会被持续不断的火焰灼烧变成一堆焦炭。而那些有资格站在炎魔面前的敌人,则需要面对铺天盖地的狂暴火系类法术,以及炎魔毫不逊色于普通恶魔的肉搏技巧。

    炎魔或许不是火系大拿中的最强者,但它们却是火系类法术最出类拔萃的一个群体。所以格力姆在自己身躯上刻绘的14个符阵,就是为了充分激发自己的潜能,模拟出来炎魔的部分能力。

    这也是这套魔纹套装被称为炎魔变身的主要原因!

    当然,这毕竟只是格力姆最初的部分设想和揣测,他如果真想让自己的炎魔变身名副其实起来,跑到下层界斩杀并解剖一个炎魔才是最直接的途径。而现在,他所能做到的只有模仿和改进。

    刻绘魔纹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中午格力姆才拖着疲惫的身躯返回了居所。而等候在这里的则是刚刚外出回来的玛丽。

    看着格力姆已经疲不能兴,但是依然强打精神的模样,玛丽风尘仆仆的俏脸上露出了黯然的神色。

    服侍着格力姆在床上躺好,玛丽手抚着他的面庞轻声道:“好好睡一觉吧!我会在这里替你守护。”

    格力姆勉强的笑了一笑,旋即就陷入深沉的睡眠之中。

    …………

    在另一个房间里。

    在一片淡淡的透明力场屏障之中,爱丽丝正爱不释手的把玩着那枚巫师级元素晶核。在照明水晶柔和明亮的光线下,拳头大小的透明晶核正散发着夺人神魄的摄人光芒。

    每变换一个角度,透明晶核都会透射出一种绚丽多彩却又与众不同的美丽光晕,爱丽丝的目光落在其中,露出陶醉沉迷的神色,久久都难以挣脱。以她的视觉,当然能够纤毫毕现的窥看到晶核表明那细若牛毫、繁复玄奥的神秘巫阵。

    即便从任何角度去鉴赏,这都是一个妙手天成的伟大艺术品。

    利用绝妙的巫阵设计,引导激发出元素晶核里面特殊的力量,再结合上从外界汇聚而来的浩大元素能量。于是,一个能够毁天灭地的恐怖巫师级元素傀儡就这样诞生了!

    一想到自己就是惨败在这样一个晶莹剔透、美丽至极的小东西上面,爱丽丝心中就有一股无名的怒火在冉冉升起。不过旋即,这些怒火又在元素晶核迷离奇幻的元素光晕中一点点溶解了。

    对了,我还答应那个混……哎呦……主人一件事,看来也需要抓紧时间去练习一下了!

    爱丽丝一边毫无形象的在床上打着滚,一边缓缓把精神力延伸出去,透过灵魂深处巫术契约所带来的那一丝精神感应,默默地确定了对方的位置。

    那个……在他的居所之内,并没有开启全面防护,他的精神也显得低落而深沉,应该是在睡觉。哇,这岂不是一个最好的机会!我只要把一件东西传到他手里,这个宝贝就能多陪我几天了!

    带着兴奋雀跃的心情,爱丽丝伸手在虚空中画出了一个咒符,然后掏出一枚耳环扔了过去。咒符被繁复异常的巫环所笼罩着,耳环穿过其中就像穿过了一层透明的水镜,转瞬间就消失不见了。

    而在另一房间,一些氤氲的咒符陡然出现在格力姆的右手之中,随着符文的震荡,一枚精美的耳环缓缓穿透虚空,下一刻就要落入格力姆手中。

    啪。

    玛丽伸手轻挥,那枚耳环当即就飞到了屋角。

    “讨厌,又是那个小丫头!哼,偷偷送耳环,一看就是不怀好意。”

    耳环被扇飞的瞬间,爱丽丝立刻就有了感应。

    “咦,怎么回事?明明快要成功了,为什么会突然被打飞了?难道这又是什么新型的防御机制?不行,我再试一次!”

    于是,毫无意外的,第二次,第三次……爱丽丝所有的尝试都被一种莫名的防御机制打断了。这反而愈发激起了她的愤怒之心。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个家伙明明都已经睡着了,怎么还会出现如此古怪的防御手段?这是你逼我的!”

    咬牙切齿的爱丽丝双手快速的在空中舞动,竟然同一瞬间激活了4个空间咒符,然而不等她把物品传递过去,这四个浮现于格力姆身躯各处的空间咒符竟然同时幻灭了。

    该死,你这是在挑战我!

    被激起了斗胜之心的爱丽丝立刻开始了不间断的尝试,而每一次都毫无例外的被人破坏掉了。这也愈发让她愤怒透顶,更加努力的尝试了起来。

    而在格力姆的居所里,玛丽一边打着哈欠伸着懒腰,一边伸出手指在空中快速刺戳着。任何一个空间咒符刚刚形成,还不等和远处建立起稳定的小型空间通道,就会被玛丽灌注了血系能量的手指戳破。

    于是,爱丽丝就在不知情的状况下,和玛丽玩起了一场猫捉老鼠的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