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巫师纪元 > 第0015章 战罢
    打到现在,格力姆也算是明白了自己的缺陷。

    过于低下的身体素质就是他的最大拖累。哪怕有强力的芯片辅助,他依然发挥不出自己臆想之中的最强战力。

    只有4点的敏捷可是涵盖了他的反应速度、移动速度以及对身躯的操控灵活度。芯片的动态视觉捕捉虽然及时给他反馈回来了红衣玛丽的移动动向,可是过于“愚笨”的身躯却很难把脑海里的指令及时的转化为必要的肢体行动。

    因此很多时候,格力姆明明知道对方的进攻方向和角度,可是匆忙赶到的防御姿态却总是落后一拍。往往身躯上被对方那尖利的手爪一掠而过时,横扫的焰流才匆匆赶到,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捕捉不到。

    于是,偌大的竞技场中只看到两大团爆燃的炙热焰流在围着格力姆左封右挡,而他却依然闷哼惨嘶不断。至于那个红衣玛丽,就像一个飘忽不定的红色幽灵,穿梭闪耀在格力姆的身周。很多时候,恐怖焰流就是在擦着她那纤巧的身躯在移动,却依然奈何不了她那灵动迅捷的身形。

    还好红衣玛丽只是在游戏般测试着格力姆的战斗能力,每一次攻击都是浅浅的皮肉之伤,否则格力姆早已被她大卸八块,不支倒地了。可是即便如此,被她尖利如匕首般的手爪抓过,格力姆身上也是爪痕道道,献血直流。

    周身的伤势虽然不要命,可是却令格力姆感到份外的屈辱和愤懑。

    一个月前这个玛丽还是个比自己强不了多少的初级学徒,只是因为那该死的巫术污染变异,现在就能像逗弄宠物一样把自己玩弄于鼓掌之内。这股喷薄的怒意被格力姆压制在心底,哪怕明知不敌,依然奋勇的催使着焰流追蹑着对方的那一道红影。

    而在暗地里,格力姆的神智依然冰雪般冷静,正在不动声色的和芯片交流着。既然动态视觉无法捕捉到对方,那就只能另行奇招了。

    格力姆奋力的挥舞着双手,精神力快速流逝中,附着在手上的恐怖焰流愈发壮大汹涌。而他的眼底,一个诡异的蓝点在微微的闪动,标识出了一个芯片模糊计算出来的截击点。

    当格力姆再次感知到红衣玛丽出现在自己正面之时,双手却陡然微分,呲呲作响的恐怖焰流瞬间封死了左右两侧的进袭路线,只在身前留下了不足半米的防御空档。

    本欲闪往格力姆左侧的红衣玛丽冷哼一声,止步挺身,身形一个微晃就差之毫厘的躲过了炙红焰流的扫击,反而从那微不足道的中央空隙欺进对方的胸腹空档。

    哼,大意的小子,是该在你脸上留点记号,还是在你胸前留个印记呢?

    犹有余力的玛丽痴痴的想着,一时间竟然有些犹豫不决。

    兀地,她脸色一变,身形陡然以更快的速度向后飞撤,其势之快之急甚至连给格力姆点教训都做不到了。可是即便如此,她及时后撤的身形依然没有完全躲过那两道突然改变了喷涌方向的焰流。

    两道左右夹击的恐怖焰流在格力姆身前交击在一起,炸裂成肆意迸溅的点点火星,竟然在局部营造出了一个小型的火海。

    红衣玛丽惊呼一声,闪身就退出10米之远,感到身躯上的点点伤痛。低头一看,自己那身鲜红的纱裙竟已变成了洞洞装,被迸溅的火星灼出了星星点点的孔洞,内里的春光也尽显无疑。

    “你这个混蛋……竟然敢破坏我的衣服……”

    红衣玛丽冷艳的脸庞猛地一僵,森冷的目光直勾勾的盯视着正在手舞足蹈的格力姆。

    难得能够把这个红衣玛丽逼退,格力姆这一刻简直兴奋的莫以名状。他总算发现了对方的战斗缺陷之处。对付这种高敏的刺客型敌人,力量过于集中的巫术虽然威力更加致命,却很容易被对方躲过,反不如这种范围性的巫术更能限制对方的闪避空间……

    正在得意洋洋之际,突然感知到一股冲天的杀气,格力姆骇然抬首,这才看到一个张牙舞爪,状态狰狞的暴走少女。

    “我……”

    情知不好,格力姆刚想开口解释,眼前红影一闪,红衣玛丽已经单手按着他的头颅把他抵在了石壁之上。狂暴凶猛的撞击让格力姆四肢百骸同时巨震,就连痛苦都感知到就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而在他晕过去的一刹那,脑海里残留的最后一个意识就是……

    好快的速度啊!

    …………

    格力姆再一次恢复意识时,已经是周身无处不疼。不过更让他心塞的是,他好像正在被某个人拖着走。

    一个冰凉的小手抓着他的脚踝,把他倒拖在地上,就这么一路拖行着回到了他的居所。而他全无防护的脸庞已经被粗糙的地面摩擦的鲜血淋漓了。

    格力姆没有敢贸然挣扎,毕竟之前的举动好像已经有些激怒那个喜怒无常的红衣玛丽了。因此他只能继续闭着眼睛,苦苦忍受着从身体各个部位传来的痛楚。

    还知道疼就好,总比在昏迷中被人干掉要好的太多!

    偷偷的,格力姆还进行了一次自检,报告投影上那大大的红色警告真是触目惊心。

    生命力:3/11

    呃,他的生命上限才是11点了,现在生命力已经跌落到了3点,简直堪称处于生死悬崖的边沿。再少一点,他恐怕就要进入重伤的垂危状态了。

    那个该死的红衣玛丽并没有伤及他的要害,只是利用游戏般的抓挠,就把他的生命力削弱到了如此程度。由此更可以感知出来两者间那巨大的实力差距。

    片刻后,红衣玛丽已经推开了格力姆的居所木门,把他一把扔进了屋内的黑暗之中。随即一道阴冷的嗓音响起:“今晚好好准备下,17个小时后我们继续!”

    原来玛丽早已察觉了自己的苏醒。

    格力姆骇然的昂起头,看到的只有一道半敞的木门和透过走廊烛火映衬出来的纤巧饱满少女身体。

    17个小时?那不正是自己堪堪恢复过来的最短时间?

    格力姆张口欲呼,木门已重重的关上,把他独自留在了深沉的暗影之中。

    …………

    半个时辰后,格力姆终于凭借坚强的意志从地上爬了起来,点亮了烛火。

    脱掉破烂的学徒短袍,略显瘦弱的身躯上满是纵横交错的爪痕和创口。虽然不深,却出乎意料的密集。

    借着昏沉的烛光,他开始小心翼翼的处理起自己伤痕累累的身躯。

    基本的疗伤药膏他肯定备着有。毕竟在高塔里面生活,疗伤药膏和解毒剂是必不可少的两件物品。

    忍着痛,呲牙咧嘴的挑着药膏涂抹到伤处,从创口里传出令人几欲抓狂的麻痒,不过麻痒过后,就是一阵沁人的冰凉和血肉快速滋长所带来的酸爽。于是,格力姆就在哭一会笑一会的苦难中缓慢的处理完了自己身上的伤势。

    处理完伤势,格力姆这才有闲把注意力集中到了自检报告的另一处地方。

    属性:力量4.01、敏捷4.04、体质3.02、精神力8.07

    职业经验:528/1000

    个人技能:燃烧之手(已固化)、焰矢(固化中)

    刚才惨被足柔躏,竟然给自己换来了身体各项属性的全面上扬,就连职业经验也有了12点的微小提升。这禁不住让格力姆仰天长叹,难道自己以后过得就是这种悲惨生活?

    带着悲愤欲绝的心情,格力姆躺在了床上开始了每日从不间断的日常冥想。

    再一次来到了那无数光点组成的精神空间,格力姆精神意识所寄身的那个光团陡然化身为一个狰狞怪兽,从身躯里抽出百十来条触手般的精神细丝。在格力姆有意识的操控下,这些精神丝线四面出击,不断的游弋挥舞着,以远超先前十倍的速度吸纳着空中游离的火元素。

    之前的无数次冥想,格力姆都只是茫茫然的被动吸纳着火元素粒子,效率如何能够和现在的主动出击相比?以这样的效率,他完成一次冥想,效果也将会是过往的十倍还多。

    今天这一日真是太漫长了,发生的事情多的让他目不暇接,直到这一刻才有了一丝喘息的机会。因此冥想刚刚结束,他都来不及验看自己的冥想结果就直接坠入了梦乡。

    …………

    第二天拂晓时分,格力姆再一次被沉重的敲门声所惊醒。

    “谁?”

    “我,托尼。到时间了……”

    格力姆一咧嘴,这才意识到距离上一次塔外巡视已经过去了6天,又到了他们去巡视的时间了!

    快速的扫了一眼昨晚的成果,8.15的精神力让他喜不自胜。一晚上的冥想就提升了0.08点,这岂不是意味着他即便不去钻研任何巫术书籍,也能在三个月内凭借着最基础的冥想术把精神力推高到接近高级学徒的水准!

    当然,好消息不只一个。

    正在固化中的那个焰矢再有1小时也就要完成了。到时,他就会成为掌握了复数巫术的初级学徒,再也不是随意受人欺负的菜鸟了。

    

    【专题】读三生三世十里桃花同类小说

    【公告】客户端特权,签到即送vip!

    


    if(q.storage('readtype != 2 && ('vipchapter < 0) {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