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末日崛起 > 第五百九十三章、钱三爷
    “放手!”黑阎罗冷冷地看着中年人,眼神如刀。

    “如果是唐教官说这句话还行,你不行。”中年人淡淡地道。

    “嘿嘿。”黑阎罗突然出手,影子如鬼魅,绕场地一圈,但听见咔嚓之声不绝,黑阎罗重新回到原来的位置,十几个钱启丹的手下,全部躺在地上,呻吟不绝,不是手臂被折断,就是双腿骨折,一刹那的时间竟全部失去了战斗力。

    那些倒地的同学挣扎着起来,走到黑阎罗的身后。中年人眼睛微微一缩,露出来一丝凝重。

    “怎么回事?”黑阎罗直接看着唐叮咚,在同学里面,唐叮咚一直是学生头。

    唐叮咚忐忑地把时间的经过说了一遍,然后静待黑阎罗的处罚,兴隆军校校规严厉,她私自杀人,虽然事出危机迫不得已,但是受罚是免不了的。哪知

    “杀得好。”黑阎罗轻飘飘的一句,不仅令唐叮咚松了一口气,后面的学生也是如释重负。黑阎罗在学校里一直以严厉称著,不拘言笑,做的好,他觉得理所当然,做的不好,那就对不起了,所以,在学生的印象中,黑阎罗是一个极难伺候的人。

    “唐天德,你应该知道得罪兴隆军校的下场。”黑阎罗平静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但是一句话出,所有人都有一种风雨欲来风满楼之感。

    兴隆军校的学生这才知道这个厉害的中年人的名字。

    唐天德嘴角扯动了一下,似笑非笑:“黑阎罗,多管闲事的后果还未尝够么?脸上的一条刀疤不够,还要加一条么?”

    众同学尽皆骇然,一直以来黑阎罗脸上那恐怖的疤痕都是一个迷,知道的人都是讳莫如深,不想竟是管闲事所致,而且似乎还和唐天德有关。

    “好极了。”黑阎罗的衣服突然贴近皮肉,以无法形容的速度贴近过来,他和唐天德相距七八米,突然就到了眼前。

    唐天德一直就注视黑阎罗,他一动就已经做出反应,手指用力,想要把贵族青年的脖子捏碎,但是还是吃了一步,手臂一疼,已经被黑阎罗抓住,整条手臂都似不是自己的,他连施三次力道都无法挣脱,黑阎罗的手如钢铁坚硬不可摧。

    “去死吧!”

    唐天德右手一啄,他数十你的鹰爪功以使出凤凰点头之势,当真石破天惊,风雷大作,旁人只感到即使一块巨石也得被啄个粉碎,不少同学发出惊呼,不敢看贵族青年。

    眼见贵族青年即将被啄出一个窟窿,眼前突然变了一个人,变成了黑阎罗这张黑黝黝的脸,刀疤扭曲,异常狰狞,黑阎罗手掌如刀,重重劈出。

    凭空响起一声惊雷,唐天德后退一步,而黑阎罗上半身晃动了一下,左手推送,把他贵族青年推送出去,脚下上前一步,右手点、劈、戳、砍、刺刹那间攻出了十几招,一时间,但见唐天德被漫天手影笼罩,残影阵阵。

    唐天德一身功夫都在手上,走的是以快攻快的路子,但是这一刻也被攻了一个手忙脚乱,两人的身影突然重贴,刹那有分开,唐天德惨叫一声,朝后面抛出,几乎同时,两道人影从远处激射而来,尚在数十米外依然出招。

    “狂徒留下命来。”

    “休得猖狂!”

    一人使刀,一人使剑,使刀之人,招式大开,迅猛如雷,使剑之人精密繁复,奥妙无比。黑阎罗静气凝神,等刀光临头,突然出手,连劈出十二记掌刀,刀刀相连,如长江流水,一浪接着一浪,连绵不绝。

    “不好”使刀之人突然脸色大变,刀势转变,刀尖变化,挥出一个圆,但是他这个圆才画出一半便画不下去了,黑阎罗的十二记掌刀连成一条长河,发出可怕的吸力。把他的刀吸住了,劲风扑面,心中不妙,待要弃刀后退,手臂一轻,看见一条拿着刀的手臂在天空飞扬,血水狂喷,接着感到距离的疼痛潮水般涌遍全身。

    “啊”使刀之人发出野兽般的咆哮,看着齐肩而断的胳膊,表情狰狞而痛苦。黑阎罗转身,双掌合一,用力**一顶,一股气柱轰然袭出。

    所过之处,虚空扭曲,恐怖无比。

    使剑之人的长剑几乎触碰到了黑阎罗的肩膀,电光石火之间,剑光如灵蛇扭曲,以剑做刀,连续劈出十几剑,把气柱砍断,再看黑阎罗已经退回了学生里面。

    他轻轻哼了一声,落回地面,刚才他固然可以一剑把黑阎罗的脑袋砍下来,但是自己也会身受重伤,他不愿意为了一个黑阎罗让自己受伤。

    啪!

    一条胳膊从天空落下,手指还紧紧抓着刀不放手。这自然是使刀之人的胳膊了,三人交手太快,战斗结束,胳膊才掉下来,使刀之人已经不再叫了,怨毒的目光死死盯着黑阎罗,恨不得择人而噬。大量的人从市区内冲出来,其中两人奔的飞快,冲过来为他包扎伤口。

    “等一下找机会逃走,大家自己照顾好自己。”黑阎罗低声道。众同学听了心头大震,在他们的眼中,教官是最厉害的,不管遇上什么危险,黑阎罗都是一言不发,从来不示弱,哪怕是最危急只是遇上两只食人魔,但是现在破天荒说出自己照顾自己的话,可见情况已经到了生死存亡之境。

    看着黑阎罗严肃的脸色和同学们脸上的惊慌,唐叮咚首次生出后悔,都是因为自己的鲁莽。

    “你没错。”黑阎罗似乎看出了唐叮咚的心理,平淡的一句话,让唐叮咚顿时焕发出高昂的斗志。

    足足冲出来五十多个人,身体强健,体重皆超过110斤,这些人冲过来之后,迅速分开人群,跪成两排,使刀、使剑还有从地上爬起来的唐天德站在队伍的守卫,深深弯腰。一辆象征着高贵身份的老爷车从大门口使出,这种老古董,本来应该放在博物馆了,现在却被开出来了。

    “三爷好!”五十多个齐声喊道。

    车门打开,走下来一个四十多岁的中年,身形消瘦,他的步子很轻,嘴角两撇小胡子,笑起来的时候,微微上翘。他先是看了一眼脸色苍白的唐天德和断了一条胳膊的使刀之人,哂笑一声,没有说话,两人却深深低头,吓得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这人是谁?”刘危安发现,自从中年男子出现之后,整个集市都安静下来了,边缘的人偷偷的溜走。没有走到人不是不想走,而是担心动作太大,引起了别人的注意。

    “钱三爷!”印章清压低道。

    “钱三爷?这是什么名字,他老爹这么嚣张?”刘危安好奇,总不能当爹的叫自己的儿子三爷吧。

    “嘘”印章清吓得脸都白了,“公子爷,小声点。钱家实力很大,得罪了钱家的人,基本上活不成。”他见到周围的群中人心惶惶,并未听见刘危安大逆不道的语言,心下稍安,小声道:“钱三爷的名字我也不清楚,只知道他排行第三,大家都叫他三爷。”

    “你很怕他?”刘危安随意问。

    “这里谁不怕他。”印章清苦笑。

    “他还能厉害得过马学望吗?”刘危安反问。

    “马省长毕竟是一省之长,一举一动都很多人看着,很多事情不能做,但是钱三爷做事从来不用顾忌什么的,而且他还是公安局副局长。”印章清解释。

    “披着合法衣服的暴徒。”刘危安道。

    “这个比喻又有人来了。”印章清惊疑了一声,这一次来的人不是从市区内出来,而是从郊区外面。

    学生,接近一百个学生,曾经的学生服都换成了迷彩服,很多人的脸上已经看不到十**岁应有的稚气了,充满伤疤的的皮肤增加了成熟的气息。

    黑阎罗见到这么多学生涌过来,眼中的焦急一闪而逝,没有说话,表情如常,静静地看着钱三爷看完钱启丹的尸体然后走过来。

    “谁欺负我们兴隆军校的人,不想活了。”

    “不管是谁,都不能欺负我们的同学。”

    “不用要,我们共同进退!”

    ……

    学生们热血沸腾,虽然大部分人身上没有携带武器,但是眼中没有一丝畏惧,唐叮咚一挥手,所有人都闭上了嘴巴,尽显大姐头的威风。

    在距离十米的地方,钱三爷停下来了,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幕,看他脸上轻笑,似乎死亡的钱启丹不是钱家人一般。等到兴隆军校的学生安静下来,他的目光瞥了唐叮咚一眼,然后落到黑阎罗身上:“10年前,你多管闲事,我在你脸上留下一个记号,想不到做了老师之后,还不长记性。”

    唐叮咚心中涌起一阵寒意,这个人竟然是钱三爷。钱三爷在信丰市威名很盛,但是没几人知道他会武功。

    黑阎罗沉默以待。

    “钱家人不能白死,杀死我钱家人之人必死,另外再加10条性命。”钱三爷说的漫不经心,却让所有的兴隆大学学生又惊又怒。如何不是慑于黑阎罗还未开口,他们怕是已经骂出声来了。

    “三爷恕罪,唐教官离开之时,把学生交给我,我不能辜负了他。”黑阎罗道。

    “你拿姓唐的压我!”钱三爷徒然大怒,一股滔天杀气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