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焚天路 > 第一千二百四十一章 妙音传承
    塑风凛冽、战旗高扬。

    此刻,幽冥内界、所有强者、都在等待一个命令。一个属于他们的王的命令!

    一枚战旗、飘悬在高空,与楚程对齐。

    楚程看着面前这一枚旗子、沉默不语。

    这只是一枚战旗,颜色透亮冰白,透露着一股冰寒刺骨。

    “握住它,幽冥界的所有力量、便是属于您。就算今后、幽冥之主想要再握席这股力量、也难以做到!得此旗,就算今后、让幽一、让其余十常将侍与幽冥之主一战,我等也不会有丝毫犹豫!”

    一声扑通,紫衣男子又是一脚跪地,以作双膝跪地。双手奉上那枚战旗。

    楚程低头,看着下方的那道身影、眸光流转闪烁,思绪许久、开口道:“一枚战旗,可让幽冥界所有强者听令于我?听你口气、这是完完全全、彻底臣服于我?对我忠心。”

    “只是,这一切、根本不可能。幽冥内界、所有人都尊称幽冥之主为皇,以她为天。又何得一句话言、就能让你等背弃幽冥之主?”

    楚程曾立足幽冥内界,自然知晓幽冥内界众民对幽冥之主的敬仰,那些强者对幽冥之主的忠诚。又岂会因为区区一枚令旗而背叛?

    只是紫衣男子的表现、实在难以看出一丝谎言,也没有必要以此诓骗于他。

    楚程没有任何资格,可以让这名紫衣男子跪地伏拜、甚至恳求。

    他实在找不出,这紫衣男子、来可以欺骗他的理由。强者有强者的傲骨,换作任何人、都不会对一名修为境界还是实力远低于自己的人低头,更何况伏首。

    “这是幽冥之主的要求。”紫衣男子沉默许久,再次开口。

    “幽冥之主的要求?呵呵、难道她不怕我太阿倒持、借用你等之力、将她陷入万劫不复之地?”

    幽冥界,这是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远超其它八座苍茫。若是真正为楚程所用,幽冥之主就怕楚程倒戈、将这股力量、指向自己?

    幽冥界鬼神数百座,更不说十常将侍、除幽一这真正的空境大能之外,还有两尊可以通达一次空境的死侍。

    这无疑是可以威胁到幽冥之主的力量、甚至可以将其置于死地!

    “幽冥之主真正的实力,远非您所见。就算我等力量凝结、虽说可以与其抗衡,但还是没有那个能力能威胁到她的性命。”

    “远非我所见?”楚程听言,双眸瞳孔顿时一缩。

    这旗若是握在手中,便是权与力拥怀身中。但楚程还是没有想到,这等力量、对幽冥之主竟依旧无可奈何。

    也没有想到,幽一竟会说远非所见。

    远非所见、远非如此。幽冥之主展现的实力、远远不止于当初与楚程一战之时的表现。

    “若是您,号令我等与幽冥之主之战,那这一战、又何妨?”紫衣男子忽然冷笑了起来,道:“从您握起这幽冥令旗时,在我等眼中、便是只有新王、没有旧皇。去弑杀皇者、又何妨?”

    紫衣男子说到这里,对待幽冥之主没有半分的敬意、甚至还带着几分嘲弄。

    这实在让楚程难以捉摸,若是让其他人听到这句话言、定是会心神大震。

    世人都知晓、这世上谁对幽冥之主最忠心,那无疑是十常将侍。

    但这诛心之语,却是出自十常将侍之口。且是最强大的幽一之口。

    这是大不敬!

    “幽冥之主,虽为皇。但只要您想,我等便是立您成皇。只是,这代价极大,甚至无法找寻你心中的一直所求。”

    楚程沉默,这的确如此。若是真有能力盖压幽冥之主一头,那么又何需答应她的要求?违背本心、入侵其它苍茫。

    他想了许久,最终还是伸手、紧紧地握住了那枚旗子。

    随后,震耳欲聋!

    他在这枚旗子中,竟感受到了一股极为熟悉的力量。

    当他感受到这股力量、也终于明白、为何执掌此旗、便可以号令整个幽冥!

    ........

    ........

    山河壮丽,灵气浓郁的化不开。有人徒步走在山道上、便是祥雾云绕。四旁的那湖泊、更是五光十色。

    这不是湖泊,而是灵气的化浓。

    究竟是怎样的浓度,才能使得灵气化液,四周一棵棵大树、竟都是冰晶、树上的果实、晶莹剔透。

    这方天地,一草一木、甚至连沙石都是灵气所化。

    这里,可以说是难得的净土。整个九天十地都难得寻一处,更别说是这幽不见光的幽冥土中。

    天空,是一片盛明。但在那天外天外、却是一片黑沉漆漆。

    这是幽皇天,是幽冥天的唯一净土。也只有这里,才不受鬼物侵扰。

    因为,这里有着极强者。可以说是苍茫道盟最强大的那一批人。

    这些都是立身在玄的强者,且经历了多年与鬼仙的厮杀、数不清的生死之战,更是多了几分杀伐之意。这是一往直前,战场中所向披靡,比一味闭关的玄境强者、只有更强!

    传闻当中,幽皇天中更是有极为古老的存在镇守于此。也正是因为如此,幽皇天才一直屹立不倒。

    有人迈步行走,在虚空中不起波动、仿佛已是与这些白芒晶莹混在了一起。

    这是一名身着银衣的中年文士、只是一步、化身云层、滚滚腾腾,仿佛骑坐着一头龙马、冲天而上、驰骋过苍宇、隆隆作响。

    最终,中年文士在一处雾气腾腾的泉池前挺住了身躯。

    泉池很小,却飘满了红叶、闪烁中流光溢彩。

    在这中央,长着一株九色道莲。在这道莲中、一名身着粉衣的女子盘坐当中。仙露打湿了衣襟,妙曼玉体若隐若现、曲线动人。

    她闭着双眸,沐浴神液、仿佛与地下的神脉结为了一体、一股浩瀚的力量在澎湃。

    女子正在修行,且红光满面春风、正是功成的表现。

    “秋璇天尊、别来无恙。士别七千万年、没想到你能在如此短暂的时间内突从灭境中期、突破到了后期。”

    女子听到这道声音、缓缓睁眼。淡声道:“多亏了贵盟的天脉泉,只是区区灭境后期、还是不及你。”

    中年文士摇了摇头,道:“虽说武昌境界比你稍高半筹。但毕竟秋璇天尊得妙音传承。”

    “传说,那是一个神秘势力的无上强者,不是禁忌、却是盖压绝大多数禁忌一头。你我之间,五五之分、何谈不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