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浮尸院 > 第418章 意料之中
    “这也太夸张了。”檀香有些不敢相信,她刚刚死里逃生了一回,一切都是切身经历的,“那我们该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要么祈求这幻觉是靠什么媒介传播的,时间长了就能苏醒过来,要么就只能靠自己,想办法出去。”

    “怎么想办法?”

    林坤眉头微蹙,半仰着头,心事重重的样子。

    “为什么刚刚会突然出现宝鼎,又为何无缘无故消失?”林坤思索道,“从我们行动的时间和一路的动静来看,上面的人不可能还没有察觉,所以说......”

    “所以说,我们这回事死定了!”果胖子泄气道。

    众人顿时沉默,四周黑魆魆,显得死气沉沉。

    “如果这样,那上面的人一定是设置了奇门遁甲。”我林坤说,“但奇门遁甲这么厉害,张晶晶他们进得去,还能处得来吗?”

    “都这时候了,我们还是自求多福吧,管他们干啥?”果胖子立即接着讲。

    林坤看了看夏江,问道:“夏教授有何高见?”

    “其实,这也没什么太大的坏处,现在看来我们这应该是被一种什么的幻术囚禁在自我的意识当中,但我们目前所处的空间确实真实的,这就意味着还是有办法出去的。”

    “啥办法?”果胖子连忙问道。

    “还有一个前提,只有勘破奇门遁甲,顺利出去。”

    “嗨,那还不是没戏了。”果胖子心里连连叫苦,“我们这样瞎摸乱闯,怎么可能出去!”

    “天无绝人之路。”夏江说道。

    大伙顿时沉默不语。

    “什么声音?”檀香在一边的角落忽然喊了一声。

    林坤抬头,大伙赶紧起身,握紧砍刀,警觉地四下张望。

    一阵“簌簌”声隐隐传来。

    “烈焰蜥蜴?”果胖子慌忙问。

    “不可能!”林坤坚信烈焰蜥蜴纯属装神弄鬼。

    这里没地方躲。望望四周,石壁上没东西。

    “妈的,弄不好是蛇!”林坤心里隐隐不安,急忙拿起手电,不觉往后退,离灯远远,紧张兮兮盯住亮处。

    声音越来越大。很快,一抹黑影涌现,无数条粗细不一、黑乎乎的东西快速扭动——蛇!

    “是蛇!跑!”

    “操!我们不是带着魔鲵的皮吗,不顶用阿?”

    狂奔十几分钟,转了几道弯,瞧一眼身后,蛇还追着,一条条像黑乎乎的铁索,恐怖异常。

    “水声,快!”林坤喊。

    前面传来哗哗水声,像是瀑布。

    前面是个池塘般的水潭,一条瀑布从高处笔直垂下,激起滚滚水花。

    好像没路了。

    “操!”

    这时候,佛姐遥呼一声,“林坤,幻觉,这是幻觉!”

    “别乱来。”程逸芸一把拉住差点坠入悬崖的林坤,“是幻觉!”

    林坤睁大双眼,战战兢兢,喘着大气,“幻觉?”

    “我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

    “我们之间的思维应该存在某种连接,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一个信号,刚刚檀香应该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误以为是毒蛇,随后我们内心的恐惧就会随之产生,整个空间就会陷入到原本不存在的空间中。”

    “所以呢?”

    “所以,只要我们什么都不想,这种情况就不会发生。”

    “乖乖,也不知檀香刚刚看到了什么?”果胖子喃喃自语道。

    林坤平复了一下心情,瞧着下方的深潭,眼前的景象壮观得难以形容,这是一条高阔的裂谷,像条悠远的走廊,一直伸向黑沉沉远方,望着都悚然发冷。

    不远处,右手边,是一条深沟,黑漆漆照不见底,透着神秘与恐惧,和裂谷一起往前延伸,只在左边留一条窄窄通道,我们仿佛站在悬崖边。空气里充满陈腐味。高处蓝火点点,如千万盏小灯,映得一片昏暗阴森,应该是磷火。

    “人类的思维真是不可思议。”他小声嘟囔,“真不敢相信这一幕竟是我们自己创造出来的。”

    “还是别乱看了,这里环境复杂,别又有什么东西从深沟里蹿出来。”夏江劝道。

    “没事。”林坤仰头呆看半晌,“我想,幻觉的产生应该也突如其来的刺激有关系,长期适应之后应该不会产生幻觉。”

    “妈的,小鬼子就是小鬼子,说翻脸就翻脸。”果胖子开始骂娘,“就算是想截胡,连东西都还没见着呢,他们这时候翻脸是不是太着急了点?”

    “没事,意料之中的事。”林坤坐在一边,显得淡定。

    “这还意料之中?摆明了她摆了你一道。”

    “还记得我们当初的计划吗?这本就是心照不宣地相互利用,为的是一同应对未知的‘敌人’,并最终到达自己的目的。”

    “是啊,现在她的目的达到了,我们——完了。”果胖子失落道,“等着束手就擒吧。”

    “别这么悲观吗。”林坤笑道,“何以见得张晶晶的如意算盘就打成了呢?”

    檀香一脸好奇地看着林坤,问道:“难道还有什么玄机吗?”

    “玄机倒是谈不上。”林坤笑着解答,“刚刚胖子不是说了吗,他们太着急了,但这种心理是可以理解的,你们想想看,换做是我们任何一方,古堡里的秘密无论最终我们能否得到,都不允许都第三方窥伺到哪怕冰山一角对吧?”

    程逸芸点了点头,“秘密之所以是秘密,最关键的就是每个想得到它的人,都义无反顾地为它不断制造神秘。”

    “所以......”

    “她只能选择在解开谜底前跟我们分道扬镳,不管她这次选择的是不是真的谜底。因为,万一是真的,那知道这么秘密的人将会不知她一个。”林坤笑道,“而她未必就有这么把握能把我们都杀了灭口。”

    “你这么一说的话,好像是这么一个意思。”果胖子煞有其事地思考了半天,说道:“那你的意思是,她其实也不确定这里面到底是不是真的?”

    “百分之百不确定,我猜她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一定很纠结,明知自己极有可能选错,但又没有办法不这么做。”林坤甚至有些得意,“这时候,谁想跳出来,谁就把自己陷入到被动,我们反倒应该谢谢人家。”

    “谢人家干嘛?”果胖子问道,“你呀你看看自己的处境,咱们还出得去吗?要么在这里困死,要么出去了也是被捉住。”

    “得了,原来我说了这么多,你丫的根本没听进去。”林坤哂笑道。

    “不是,你笑啥?”果胖子睁大眼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对身边的檀香问道,“檀香,你听明白他说啥了吗?”

    檀香笑了笑,说道:“虽说我也就是听了个一知半解,不过,大概的意思是明白了。”

    “啊?”

    “林坤的意思是说,咱们其实早就暴露在古堡守卫的眼皮子底下了,我们和张晶晶混在一起相互猜忌,其实这就等于给了对方‘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机会,现在终局就掌握在他们手中,如果张晶晶与他们并非一伙的,那刚刚的幻想很有可能就是古堡守卫收拾张晶晶所为,要真是这样的话......”

    “那咱们就安全了?”果胖子一拍脑袋,笑道:“此计甚妙!”

    “可是,也不全然就这么顺利。”林坤摇了摇头,“如果古堡中人非敌非友,那我们闯入此地,下场也很悲惨。”

    “那咋办?”

    “还能怎么办?饭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眼前这一关,才是我们首先要面对的。”林坤看着眼前的情境,不免有陷入了深思,“摄神教的幻术这么厉害,难道就没有破解它的法门吗?”

    “其实是有办法的。”夏江说道,“这种因心智生乱而迭生意象的幻术古城‘梦咒’,我虽不大通晓,但偶有听闻,梦有三境,一重胜过一重,重重加深,直至第三境界,将一睡不醒,陷入梦的情境中直至死去。”

    “这怎么听的像是《盗梦空间》?”

    “科幻的电影也并非无中生有。”夏江继续说道:“刺激的诱导使得每个人的情境产生一个涡流,继而把每个人都拉进了同一个梦境中,这梦境也就加深了一层。”

    “那这梦咒可有破解之法?”

    “尖啸、高坠或可一试。”夏江也不敢确定,“恐惧导致应激,会加深梦境,而弥散的情境只能使我们在梦境中游离,却无法脱离,要想破解,只能反其道而行之。”

    “明白了。”林坤思索片刻,“尖啸之声不太容易做到,不过这高坠眼前正巧就有一处。”

    “这悬崖落差巨大,人一旦跳下,必生绝念,反正也不是真的,死不了。”

    “我来试试!”果胖子望几眼崖壁,从包里拿出绳子,朝脚脖上一系,往上攀爬。林坤也学着他系住绳子,朝上攀。

    “胖子,小心点!”

    “没事,做梦还能自杀啊?”

    林坤虽说相信夏江所言,但心里还是每一秒都提心吊胆,紧张得喘不过气,手不自觉发抖,全世界似乎只剩“哗哗”瀑布声。果胖子已经落下一半高度,水流冲在他身上,瞧着浑身冰冷。

    深深吸几口气,心确实跳得没那么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