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苍穹九变 > 2580 无人可用
    烫屁股!

    这可是真真正正的烫屁股,让元始整个人都如坐针毡,坐在这法务部长的职位上,怎么都感觉不舒服。

    而在此之前,包括元始在内,大家都认为法务部部长权力极大,是真正的身居高位。

    然,现在看起来事情根本就不是这样,法务部长这个位子不好坐,因为下面的人绝对不会让任何一人轻而易举的安安稳稳坐在这个位置上。

    尤其是这个法务部长,缺人,缺少实权。

    是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法务部长虽然挂着一个统筹全局的名号,听起来很大气,可是这个所谓的“统筹全局”实在是太过于含糊。

    皆因,“全局”不愿意被“统筹”。

    比如说四大院院长,他们各自分管一院,各司其职,有着明确的定位。

    比如说内务副部长和外务副部长,各自分管四大院的其中两院,牢牢的抓在手中,直接管理,权力更大。

    反观这所谓的法务部长,他虽然统筹工作,但是工作的人都不是他的人。

    无人可用啊!

    元始忍不住心中长叹一声,四大院和副部长的职务被外道会和千域会瓜分,其他部门也都有直接管理权限,以至于法务部长一职,看起来好像就是一个摆设。

    不,就是摆设!

    当初修真联盟三大会抢夺法务部的职务,修真会盯上法务部长,为了拿下这个职务必须做出一点牺牲,否则外道会和千域会联合起来,修真联盟会吃更大的亏。

    结果,法务部长是拿下了,可是其他的实力都被瓜分了,导致法务部长现在成了一个真真正正的光杆司令,指挥不动任何人。

    坑啊!

    法务部长一职简直就是一个天大的坑,谁入坑谁倒霉,坐起来绝对烫屁股。

    就像现在这般,元始有苦自知,无论他说什么,做什么,似乎都会被针对,而且还能够找出来无数理由。

    本来呢,元始想要用一个维稳的借口,暂时唬住二位副部长和四大院院长。

    谁知道这些家伙如此狡猾,根本就不上当,三言两语就给他驳了回来,言称元始这位法务部长不想着团结大家,还想搞事情,这是法务部长该干的事情吗?

    是的,大家都知道为了争夺法务部,回头肯定会乱一下。

    但是也不能放在明面上说,对于一个合格的政客来说,这可是大忌,千万不能直接撕破脸,否则还怎么玩下去。

    故,现在的元始吐血的冲动都有了,偏偏还不能撕破脸。

    而偏偏这时候苏阳又做了一件事,直接变本加厉,开始更加过分。

    “行了,我看部长大人太看重权力,没有一点真正想要团结大家,认真做事的心思。”苏阳无情的嘲讽元始一句,从容不迫的品着醒神枝,冲着“思明君子”墨闻说道:“部长大人心思不纯,但咱们可不能乱,该商议的事情商议,该做好的事情做好,千万不能给某些别有用心的人找到借口。”

    说到这里,苏阳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竟然扫了元始一眼,表达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思明君子”墨闻严格来说并不喜欢苏阳,甚至前面二人还发生过许多不愉快。

    但是在架空元始这位法务部长一事上面,“思明君子”墨闻和苏阳的态度是一样的,他毫不介意跟苏阳这边和一下稀泥。

    于是乎,就见“思明君子”墨闻笑着点点头,说道:“行了,别总整这些没用的,开始讨论事情吧。”

    接下来,苏阳就这么和“思明君子”墨闻一唱一和的交谈起来。

    不,更准确点来说,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二人就是在当着元始的面在划分权力,几乎以快刀斩乱麻之势,很快就达成了共识,分别确认了各自的职责,及下一步究竟该怎么发展法务部。

    这整个过程当中,元始都没有任何插话的机会。

    亦或者说,元始不是没有试着夺回主动权,但是他说的时候,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都在认真的听,但具体有没有听到心里面去,亦或者说当成一回事,那就不知道了。

    总而言之一句话,无论元始说什么,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二人都把他的话当成了耳边风,或是当成一个屁给直接放了。

    最后,苏阳还是和“思明君子”墨闻二人各自商谈各的,没跟元始扯上任何一点关系。

    就这样,元始几乎憋屈着、煎熬着等待会议的结束,铁青着脸,眼睁睁的看着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貌似很礼貌的跟他打了一个招呼,然后就各自毫不犹豫的离去。

    “混账!”元始如野兽一般低喝一声,骄傲的他何曾如此憋屈过,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专门来搞笑的小丑,这让骄傲的元始简直无法忍受。

    可是元始终究不是什么小丑,他也不是一位甘心轻言放弃的存在。

    故,无论心里面多么愤怒,元始都是冷着一张脸无动于衷,好似在默默的计算着什么,冰冷的睫子仿佛深潭一般幽幽。

    良久后,元始好似已经想通了一些什么,脸上的表情已是再也看不见一丝异色,仿佛平常的他一般无二,从容无比的站了起来,离开这早就空无一人的会议室。

    另一边,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已经回到属于他们的办公室。

    而在回到办公室的一刹那,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几乎不约而同的下达了一个命令,而命令的意思差不多,但是内容却大相径庭。

    那么,苏阳和“思明君子”墨闻二人究竟做了什么呢?

    “思明君子”墨闻回到自己办公室的刹那,立刻命令道:“去,散布谣言,把今天开会的内容,半真半假的传播开来。”

    执法院院长海擎天有些不理解的大吃一惊,道:“今天开会的内容,可都是法务部的极密,及一些未来发展的方针,如此泄密,恐怕不妥吧?”

    与执法院院长海擎天不同,法典院院长司空明很明显是一个老狐狸,几乎一眼就看穿了“思明君子”墨闻的想法,笑呵呵的说道:“无妨,今天开会有‘外人’在,泄密什么的,自然都是‘外人’做的事情啊!”

    执法院院长瞬间就想通了其中的关键,当即便阴森森的笑道:“是啊,那古一刀信誓旦旦自己的人不会泄密,可是现在却泄密了,看他怎么收拾局面。”

    “思明君子”墨闻神色略有严肃的说道:“不要小瞧这个古一刀,虽然他看起来就像是一个一莽到底的莽夫,但是今天发生的事情你们也看到了,这家伙鸡贼的狠,可千万不要被他的外表所迷惑了。”

    司空明和海擎天仔细回忆了一下今天的种种,随即就重重的点了一下头,表示明白了。

    亦或者说,实际上司空明和海擎天也不指望这一件事就把苏阳给搬到。

    甚至,就连今天架空元始的事情,他们也都没有当成真。

    皆因,修真会既然敢把元始推出来做法务部长,肯定是有能耐的人,绝不会那么容易就给直接搞垮的,接下来可是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斗智斗勇。

    所以这一次的宣扬,其实也是在合理范围内,恶心恶心一下苏阳。

    甚至,外道会的三人还做好了,这件事没有起到任何作用的心理准备,一切都在可接受的范围之内。

    以上就是修真会做的事情,紧紧抓住今天发生的事情,做一些手脚。

    可是这些手脚看起来很用心,但苏阳若是在这里,肯定会说上一句太小家子气了,上不得台面。

    关于这一点,就与苏阳回到自己办公室的时候,下达的第一个命令。

    只见苏阳叼着醒神枝,吞吐着云雾,懒洋洋的说道:“武天狼,让你做的事情,该是你检验效果的时候了,这次放出去的饵,外道会肯定会上钩的。”

    武天狼点点头,保证道:“放心好了,他们以为只是小事,但我肯定会给他无限放大,直接捅上一刀,好好的放放血,让他们深刻的知道痛。”

    兵卫闻言则还是有些耿直的说道:“外道会?明明是元始那个家伙吃了大亏,为什么要盯紧外道会?”

    苏阳笑着说道:“元始没有那么傻,他现在恐怕已经意识到要韬光养晦,暂时不是跟我们起冲突的时候,否则只会越来越难堪。”

    武天狼则阴测测的说道:“外道会那三个傻子就不同了,根本不知道老大今天下的套,并非针对元始,而是针对他们,恐怕这时候正在商量着怎么傻乎乎的冲上来呢。”

    苏阳品头论足道:“但不管怎么说,思明君子真是好同志,总喜欢送礼,上一次如此,这一次也是如此。”

    武天狼摩拳擦掌且迫不及待的说道:“老大放心,这件事若是办不好,我提头来见你,一定狠狠的咬死他们。”

    苏阳闻言却摇头说道:“不,掌握证据就行了,没必要更进一步行动。”

    武天狼虽然也很奸猾狡诈,却显然还是跟不上苏阳的思维,闻言立刻不解的问道:“为什么?这一次不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吗?只要外道会的三个家伙敢做,我们就能够抓住证据,一次性打死他们。”

    苏阳笑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是若外道会的三个傻子倒台了,谁还给我们当枪使,继续冲锋陷阵,欺负欺负一下我们的部长大人呢?”

    武天狼微微一愣,随即阴笑道:“老大好谋划,这样好的枪,若是那么快就浪费了,确实有些可惜。只是,属下担心元始那家伙会借题发挥,毕竟这可是一个好借口。”

    苏阳意有所指,略有深意的说道:“我还是那句话,元始他可没有那么傻,绝不会傻乎乎的朝枪口上撞。所以我可以肯定的告诉你,这事儿闹到元始那里,肯定会不了了之。”

    武天狼并不了解元始,所以也不了解苏阳为何会如此笃定和重视,毕竟今天的事情无论怎么看,元始似乎都构不成什么威胁。

    苏阳也没有必要给武天狼解释,无视对方疑惑的神色,只是笑着说道:“再说了,证据掌握在我们手中,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无论元始有没有什么动静,我们都不用担心。”

    武天狼一想也是,阴笑着点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一旁的兵卫则无语的看着二人,简直都是太阴险了,他忽然感觉自己好纯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