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帝女皇后 > 第三百四十六章 找上门
    云陆的母亲云珊不是病死的,而是被人给害死的。而害死云珊的人,正是夏侯仪的嫡夫人陈氏陈蕊。

    云陆原本也是以为自己的母亲是病重,可没想到,在自己的母亲快要咽气前的一段时间,他却刚巧瞧见了趁着四下无人走进自己母亲房间的嫡夫人陈蕊。

    那段对话让云陆刻骨铭心,他知道了原来他是母亲与这个府邸的主人夏侯仪所生的孩子,他还知道了原来自己的母亲是被这位嫡夫人给慢慢在调养身体的药里下毒才会有了今日的病重模样。而且最关键的是,夏侯仪居然也是默认这件事的!

    他居然为了一个如此残忍对待他们母子的家努力付出了这么多年?

    真是讽刺至极!

    当夜,云珊便去世了,在云珊去世之前,仍然没有向云陆挑明真相,而云陆却已是心知肚明。

    嫡夫人陈蕊的眼中容不下生了一个儿子的云珊,认为迟早有一日会坏事,但又不明目张胆地动手,于是便想到了下毒这一招。可她做得更厉害的,便是旁敲侧击地将这个想法告诉了夏侯仪。她没有提到她的嫉妒,而是转而说若是等云陆逐渐长大了而其母云珊还活着,那云珊必定有一天会将真相告诉云陆。这样一来,这家里的丑事还是会被宣扬出去,所以云珊不能留。而夏侯仪最后还是认同的陈蕊的说法,对于陈蕊慢慢在给云珊调养用的药里下毒一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云陆这时虽说只有七岁,也明白了若是他再继续留在府里,只要他一日还是夏侯仪与云珊的孩子,就铁定在将来有一日也会被陈蕊或是夏侯仪所害。

    所以,在云珊被简单地下葬之后,云陆趁着一日夜深从府里跑了,而他心中对于这个夏侯本家的恨意却也从未消失。

    此仇,他必当会穷尽此生来报!

    然后,他一路流浪,受尽穷苦,却也奋力挣扎。一路走着走着,才有了今日的云陆——一个看似乖戾,又带着些嬉皮笑脸的恶劣,时而成为他人口中的小恶人的人。

    而这一切,皆是拜如今权倾朝野的夏侯本家所赐。

    “公子说叫我不要一直记着自己是个婢女的孩子,可事实就是这样的,那个身份卑贱的婢女是我的母亲。而那些夏侯家的人更是让我牢牢记住了这一点,可是牢牢记住又如何,我就是不甘心,我时时刻刻都不甘心。”云陆转过身,撇了撇嘴。

    “夏侯本家的人啊……”玉染的脑海里忽然浮现出了夏侯铮和夏侯倪的模样,那两人皆是由嫡夫人陈蕊所出,夏侯铮的面貌与夏侯仪比较相似,而云陆也是亦然,所以玉染一瞧见云陆就觉得此人有些面熟。

    “公子认识他们?”云陆蓦地问道。

    玉染眼皮不抬,不可置否地笑道:“确实有过几分交道,但也只是几分。他们家的人……也确实挺叫人头疼的。”

    “哪儿是头疼啊,简直是讨厌极了。要不是我被那江家大公子去夏侯家请来的一个暗卫废了武功,怎么会就这么被江家人束手就擒地绑进江家?”云陆想到这里,火气就又大了,俊俏的脸庞上神色阴沉沉的,连嘴角的笑意都阴恻了几分。若是他的眼睛还看得见,想来此刻眼底也会是一片锋利。

    玉染抬手轻扣住云陆的手腕,摸了摸他的脉象,才发现确实是混乱得很。想来是武功被废之后身体一直都处于倦怠与紧张之中,将自己给拖得更垮了些。

    “好好养一养,还是能恢复一些的。”玉染默了默,说道。

    云陆会有今日,一切都是拜夏侯家所赐。而说实在的,玉染会走至如今的模样,也是源自于当年颛顼帝的步步紧逼与性命威胁。

    在这一点上,至少玉染还能从云陆的身上找到些许似曾相识的感觉。只不过玉染比云陆更早地深处在复杂的环境之中,更是重新活了一世,所以才有了她后来处心积虑的筹谋。

    所以如今玉染能对云陆多一些耐心,不仅仅是因为云陆同夏侯氏和江家之间的矛盾关系可以让她有所利用,还有另一点便是因为云陆过往的境遇与她有那么一些交集之处。

    “没事儿,养不养得好都无所谓了,现在不是还有公子你在嘛!公子你武功这么好,随随便便就能打赢那些江家的狗,自然可以把我给好好保护好了。”云陆的脸上暂且褪去了阴沉之感,转而又是扬起了那种没心没肺的笑意。

    “我……”玉染原本还准备说些什么,谁知就在此时,门外传来一阵嘈杂的声音,让玉染冷不防眼底一深,停了下来。

    “公子!”苏久随即快步进来。

    “何事?”玉染沉静道。

    苏久的神情不佳,语气微沉,“公子,是江家的人来府邸要人了,说是要我们将这位云公子交出去。现在是竹……梁竹带了人将他们拦在院子里,所以他们才不能闯进来。”

    “江家人?”玉染一挑眉,“江家虽富,却并非权贵,他们敢这么闯到华国使臣的府上来,可是得了依仗来的?”

    苏久点头,“是,江家人晓得光是凭着他们自身是没有资格这么做的,所以便去求了夏侯本家,现在拿了夏侯本家的搜查令来。”

    “夏侯仪与夏侯铮这个时辰已经全都去了宫中赴宴,何来人同意?”玉染不温不火地开口,但心中已有思量。

    “这个属下还没有去细查……不过公子,既然今日江家早上的时候已经从夏侯家那里得知了云公子在这里,那会不会是早上便借到了令牌呢?”苏久俯身作揖道。

    “应当如此。”玉染答道。

    苏久脸色一黑,柳眉一蹙道:“他们到底是怎么想的啊?就算是夏侯仪本人同意,华国贵使的府邸都是不可以随随便便搜查的,除非商君下令,他们也委实是太过鲁莽了!”

    江家毕竟不是朝中权贵,就算再怎么富有,也不会真正了解清楚如今朝局的复杂,他们根本无法担待得起得罪华国使臣之后的罪过。

    夏侯仪与夏侯铮肯定都会从颛顼明那里晓得宁国赫连玉也陪着慕容袭来了商国,而看江家这么随随意意就敢于来着府邸挑事的行为来看,就证明了夏侯家的人必定没有告诉江家人救了云陆的玉染的真实身份。

    所以,一切如今的情况都指向了一点,也就是——夏侯家是故意让江家可以来向玉染他们挑事的。

    想必就算之后玉染将矛头指向夏侯家,夏侯家也有办法来为自己开脱一番。

    “好了,苏久,你同他们置气,他们也不一定能理解你气的理由,又何必累着自己?”玉染轻笑了一声,风轻云淡道。

    “公子,那现在如何?若是公子不想出面,就由苏久去将他们打发了。反正有竹良领着从华国带来的人,他们就算再怎么胡闹也不可能真的和华国的士卒动手。”苏久道。

    玉染摇头,“不必了,还是我自己来吧。既然江家人派出的人来都来了,又特意去讨了夏侯府的令牌,那肯定是不会轻易罢休的。如此,倒不如让他们涨涨教训,晓得拿捏事情的分寸。”

    苏久知道一旦玉染要出面,那必定就是准备要暴露她自己的身份来压制众人了。但玉染有她的考量,所以苏久断然不会阻止。

    云陆听着玉染和苏久的对话,原本脸上带着的没心没肺的笑意也稍微敛了一些,他的神色阴沉道:“没想到江家为了抓我会如此不择手段!公子,要是实在不行的话,那不如……不如还是将我给交出去吧,让我自己来对付他们!”

    玉染似笑非笑道:“你自己来对付?你能对付得了什么?最后怕不是要被他们千刀万剐了去。”

    “我……”

    玉染阻止了他继续说下去,“好了,等会儿我说什么你就接什么,其他的话一律不必多说。你先在门口的地方等着,听好外面的动静,待会儿我应该会让苏久带你出来。”

    “……好吧,那公子你小心。”云陆面露复杂,最后收敛了些许戾气,点点头道。

    “苏久,走吧。”玉染先一步往外走去,而苏久走在玉染身后,最后带上了门。

    玉染刚一踏出门,就见着院子里火光明艳,站了一堆江家的人手。而竹良也带着人挡在他们之前,似乎是不想让他们闯进屋里扰到玉染。

    竹良听见身后开门声,很自然地转过头,瞬间对上了玉染的视线。他看见玉染朝他点了点头,于是也明白玉染这是打算亲自出面解决此事了。既然有玉染在,那么那群闯进来的江家人必定是吃不了兜着走,他也不必为玉染紧张。于是他只是顿了一瞬,便朝着周遭的华国士兵挥了挥手,示意他们可以撤走了。

    待到这院子里的人都撤得差不多了,便只余下站在房门那边的玉染、苏久、竹良以及站在院子里气势汹汹的江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