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三国之弃子 > 第九百零三章 二五仔的春天
    荆州马家已经做出了最正确的决定,他们开始计划着找个机会向刘玉效忠了。只不过不是现在,因为刘玉现在正忙着呢,马家可不想在这个时候出点意外,那就不好了。

    话说张松被砸了一头的鸟类粪便,整个人都感觉不愉快了。于是前去觐见刘玉的事情就拖慢了一些,毕竟要是这样去觐见刘玉,可是大大的不敬啊。张松必须找个地方先把自己的头给清洗一下。但张松又担心如果自己懈怠觐见刘玉,唯恐刘玉心中不快啊。

    他的这个忧虑,自然被其他人所得知,贴心的陈宫马上就亲自动身回到刘玉那里汇报了。

    刘玉听到这个消息,笑得肚子都疼了。没有想到张松居然这么倒霉,被一个鸟窝给砸到了,还是这么隆重的仪式之中发生的。刘玉都可以想象得出张松当时是多么的苦闷。

    对于这样的变故,作为明君的刘玉自然不会让张松为难,特意给张松下旨,以旅途劳顿为由,让张松和法正沐浴更衣之后才来面见他。算是给了张松一个大大的恩典了。

    即便是这么一个恩典,张松也不敢浪费太多的时间。刘玉给他沐浴的机会是看在他之前矜矜业业努力为刘玉工作的份上,要是他真的慢慢地沐浴一番,真的就是一个傻子了。

    毕竟长时间的赶路,法正和张松也是有点疲倦的,能够沐浴一番,洗洗身上的风尘,很是不错。

    张松和法正沐浴完毕,就有专人送来两套干净的衣裳给他们更换,而这个干净的衣裳确是刘玉专门给他们准备的官府,属于神武朝廷的官服。益州刘璋属下的官服还是属于之前的款式,而刘玉等级称帝之后,对文武官员的官服进行了修改,变得更加合身,和之前的官服是不同的。刘玉给了他们新的官服就是意味着他们得到了刘玉的认可。同样的,这是刘玉的一种试探。张松和法正绝对可以保证现在四周有着很多的眼睛在盯着自己。如果他们有半点犹豫或者其他的表情,马上就会传到刘玉的面前,他们也就失去了刘玉的信任。

    张松和法正知道这么一点,当然笑嘻嘻地接过了这样的官服,美滋滋地穿了起来。

    穿上这身官服,就是刘玉这边的人了。

    与在刘璋那边的情况相比,加入神武朝廷是一个多么美好的光景。张松和法正已经要做二五仔了,现在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他们穿起来是一点犹豫都没有。

    张松和法正穿好之后,发现这官服十分的合身,看来是刘玉专门给他们准备的,下了不少的心思。

    刘玉自然能够知道张松和法正的身材是多少的。“暗部”在益州有着大量的探子,这点情报要是弄不到的话,这些探子都要被刘玉给换掉了。

    终于到了最后,张松和法正精神抖擞的来到刘玉的面前。

    他们远远地就看到刘玉和一众文武大臣,已经整齐地在议事大厅之中等待了。远远看过去,刘玉气定神闲地坐在御座之上,他们两人可以感受到刘玉现在正是一脸的微笑。

    法正不由得再次整理了一下衣冠,他本来想着见到刘玉之后自己要好好的表现,但是现在看来,他是高估了自己,现在他的心情是有点紧张的。借用整理衣冠的动作来减少一下自己内心的紧张感。

    “臣张松(法正)拜见吾皇!”张松和法正恭敬地给刘玉行礼了。

    “免礼平身!”刘玉轻轻说了一句话。

    张松和法正立刻端正了身姿。

    刘玉看着换了一身新官服的二人,顿时笑道:“看来人靠衣装这句话是没有错的。大家都看看他们穿了这身官服,朕举得他们都不一样了。”

    “陛下英明!”刘玉的话音刚落,整个大厅都是吹捧之意。张松和法正却是一脸淡然的样子,似乎不为所动。现在他们就是被其他人围观的存在,一举一动都在所有人的注视之下。

    刘玉开始谈起了正事,问道:“子乔,刘璋这次让你们过来干什么啊?”

    张松作为刘璋委任的使者,当然责无旁贷地出来说道:“陛下,刘璋是被由于寿春被洪水淹没,心里想着要是其他诸侯都被陛下给灭了。接下来就是轮到益州了。刘璋害怕了,以益州的实力和刘璋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挡得住陛下的。所以臣猜测刘璋是想用重礼让陛下满意,以便日后可以有一条活路。”

    张松说话的语气根本就不像是刘璋的属下,更像是一个十分看不起刘璋的刘玉臣子。

    “那刘璋送了多少东西啊。”刘玉问道。

    “陛下,刘璋这次可是大手笔。粮草五千石,金银财宝无数,还有各种象牙鸟羽、药材,还有数百美女。”张松笑嘻嘻地说道。

    “哈哈,刘璋果然豪爽啊。这么多的礼物!难得他一片孝心,朕就收下了。以后攻破益州,朕就饶他全家性命吧。”刘玉呵呵地笑道。

    大厅之中所有的文臣武将都笑出声来,刘璋这厮简直就是脑子有问题,这个时候送来这么多的礼物,里面还有大量的粮草和药材,这不是让刘玉快点击破其他诸侯们,益州不是更加快点被刘玉给攻破了么。陈宫他们都不知道刘璋的脑子是怎么想的。当然了,要是益州不是刘璋在主政,恐怕日后可能会十分麻烦。刘璋坐镇益州,当然是神武朝廷所有人都希望的。一个十分愚蠢的敌人,当然好过一个精明的敌人。

    这些礼物已经全部被李贵给收下了。因为是张松带队,李贵都懒得去验证这些东西的真假了。李贵唯一做的就是将那些美女一一验明正身,免得其中有哪一个被刘玉给看上了,然后出现一点点的意外都是李贵天大的罪过了。

    当李贵明白刘玉的性格,对于这些美女是看不上的。但还是预防一下万一。

    “话又说回来了。朕至今为止都没有对任何一个汉室宗亲下过毒手啊。刘璋这家伙看来是杞人忧天了。”刘玉玩味地说道。

    好吧,刘璋现在就是刘玉和臣子们嘲笑的对象了。没有任何一个人为刘璋说一句话的,反正说了也没有用,刘璋确实就是这么坑爹的一个人。刘璋的父亲刘焉费尽心思搞到了益州这么一个好地方,却被刘璋这么败家,不是坑爹是什么?

    笑了一阵之后,刘玉看了张松身边的法正,问道:“子乔,你身边的就是扶风法孝直?”

    “陛下英明!”张松拱手说道。

    法正发现刘玉正十分欣赏地看着他,心中顿时一热,马上就对刘玉说道:“微臣何德何能,此贱名居然能上达天听。”

    刘玉笑了,在他的印象中法正是一个十分有才华的人,同时也是骄傲得很。从“暗部”的情报中,刘玉发现法正在益州经常被人欺负,要不是有张松这大树罩着,法正可能在益州都无法立足了。这样的人居然能够那么有傲气,除了有才华之外,那剩下的就是脑残。显然法正是前者。

    “孝直啊,你的能力,朕十分清楚。子乔与你在益州做的一切,朕心中有数。朕很高兴能有子乔和孝直你们二人相助,日后收复益州,你二人就是首功了。”刘玉柔声说道。“孝直你金玉良才,可惜刘璋昏庸,差点就埋没了。朕相信你们二人在朝中一定能够发挥自己的才华。为天下,为大汉,为朕,为百姓,做出一番大事业的。”

    法正是一阵感动啊。多少年了,终于有明主是这样看重自己了。刘璋这个蠢货,正如陛下说的那样,金玉在前也认不得,要不是自己福大命大,可能会饿死在益州啊。

    刘玉根本不用询问法正是不是要向自己效力,看法正一脸期待的小眼神,刘玉要是看不出来就怪了。

    张松之前早就把法正是自己同伙的事情上报了刘玉,张松这次带法正过来,无非就是觉得法正是一个人才,法正展现一下才华,那么刘玉肯定会大大的欣赏,从而让张松在刘玉的心中的地位急速上升,自然高官厚禄是大大的有。为国举荐人才,这可是大大的功劳。张松自然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要不然他傻乎乎地将法正带过来干什么?

    而现在从刘玉的表情看来,刘玉对法正是十分的满意,正中张松下怀了,张松最喜欢看到就是这样的事情。

    刘玉之前那么隆重地对待法正,要是法正还在装高傲,那么刘玉就肯定不满意了。还好法正十分的乖巧,站立在一旁,算是默认了刘玉的说法。

    “子乔为国举荐人才,功劳甚大。朕现特命子乔兼任秘书令。同时益州之事还是以子乔为主。等日后大功告成之后在论功行赏!”刘玉是一个十分实在的人,张松的小心思怎么会刘玉给忽略了。张松不是要高官厚禄么,刘玉就给他,还是权威很大的秘书令,专门跟随在刘玉身边的人物,可见刘玉对张松的满意程度了。

    “臣多写陛下。”张松一脸激动地谢恩。

    其实张松内心是有点小失望的。张松不是对神武朝廷的机构不了解,而是很了解。秘书令这个职位看起来很高大上,神武朝廷之中的大佬们,比方说陈宫、田丰等人都是做过秘书令。只要跟随在刘玉身边,日后的前途是很光明的。但关键的是刘玉让张松继续负责益州之事,那么张松就不能跟随在刘玉的身边了,这个职位对张松来说,象征意义比实际意义要大。

    张松原本最希望刘玉能够让进入军机处的,那可是神武朝廷之中权力最高的机构,进入军机处之后,那就是人中龙凤,青史留名是妥妥的。可惜刘玉根本就没有给张松这样一次机会。但也好过没有,张松不能表现出一点点的不满意。

    刘玉看向了法正,心里觉得这个法正究竟要怎么处理呢?刘玉似乎有点为难了。要是不知道法正的性格,刘玉可能会对法正委以重任。历史上法正的小气是出了名的,所有得罪他的人都没有好下场。一个位高权重的大臣,首先要有一个宽阔的胸襟才能容纳着家国天下事。所以法正这人要用,但是不能给他太高的职位。同时法正一点功劳都没有,要是委以重任,恐怕其他臣子都会有意见的。但是不用法正吧,刘玉又觉得浪费了。

    “孝直之才甚高。朕心喜之。朕想让孝直留在朕的身边,不知孝直意下如何?”刘玉实在想不出如何安排法正,还是觉得将法正留在身边锻炼一段时间。

    法正眼中精光一闪,刘玉想要将他留在身边,这可是大大的好事啊。

    张松羡慕不已,跟在刘玉的身边,以后定能在刘玉的面前不断地展现自己的才华,日后的机会会更多,即便是进入军机处成为朝中一方大佬是妥妥的。张松感叹为何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有这么大。法正不比张松,他在益州算是一个小人物,即便不在益州,也没有人会感觉到异常。

    但是法正却开口说道:“陛下,臣恳请陛下收回成命。臣无功无劳,哪有脸面跟随在陛下身边。臣希望能够返回益州,协助子乔。”

    轻而易举得到的功名利禄,法正不稀罕。法正自认为自己有真才实学,只有自己亲手拿下来的功劳才是最踏实的。悲惨的过去让法正更加务实,他要用自己的功劳来堵住其他人的罪,证明他法孝直乃是天下难得的人才之一。

    刘玉点点头,这样的法正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说道:“好,孝直你既然能够如此想,也不枉朕一片苦心。朕现在就给你御史之职,协助子乔处理益州之事。”

    “臣谢陛下恩典!”张松和法正马上就回应了。

    两个二五仔心中兴奋不已,这次前来觐见陛下的目的已经完成了。他们都得到了刘玉的认可和重用,自己的春天已经来领。

    至于刘璋,张松和法正才懒得去管他的生死。反正陛下不是都说了么,留他全家性命,那不就是说刘璋的性命没有危险了,当然前提是刘璋不再自己作死。作为属下的,张松和法正都觉得这样已经算是对得起刘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