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懒唐 > 第四百六十七章
    云浩带着李二来到骊山深处的一处秘密所在的时候,段已经连老鼠洞里面的老鼠都拜访过。一切提醒比猫大的动物,全都被赶了出去。拒绝搬迁的,则光荣成为了今天的备选午餐。云家的熊猫小花,在这里绝对是兽中之王。

    龙行云虎从风,李二自诩是龙。出行的时候自然是不一般,看看漫山遍野的甲士,还有天空上盘旋的飞艇。云浩就知道李二的安保措施已经提升了几个等级,就是不知道天可汗在防备谁?

    随行的是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云浩觉得这很正常。房玄龄是宰相,长孙无忌就管着户部。今天的事情,跟他俩关系密切。

    “就是这个玩意!”云浩指了一下山一样高的机械说道。

    “这玩意?这是什么?”李二仰头看了一眼,巨大的高度给人一种压迫感。就连李二也觉得有些喘不上来气!

    “这东西叫做水压机,现在还很笨重也很复杂。这东西是渔老十年心血的结晶,它最大的功用就是可以轻易将所有东西压瘪。”云浩左右看了看,随手摘下一名禁军的头盔。用手敲了敲,很厚重的精钢。看起来,李二的禁军装备很不赖。就是不知道顶着这么重的头盔,这位兄弟会不会得颈椎病。

    随手将头盔扔进水压机下面,吩咐一声机器开始轰鸣起来。看着粗粗的纯钢柱子换换下压,李二的神情开始凝重起来。至于房玄龄和长孙无忌,没搞清楚这东西是干嘛的之前他们不会发表任何意见。

    眼看着坚硬的纯钢柱子,以万钧之势缓慢的下压。很快就压迫到头盔上边,下压的势头很缓慢。精钢的头盔开始变形,接着满满在柱子的压迫下,成为了一个铁饼。呃……是钢饼!

    云浩一挥手,柱子缓慢的上升。立刻有人拿起那张薄薄的钢饼,递给了云浩。

    “陛下请看!”云浩看了一眼,很满意的将钢饼递给了李二。

    李二吃惊的拿着手里的钢饼,无论如何他也不能相信,刚刚还是防护力极强的头盔,现在变成了这副模样。

    “这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力量,用来锻造钢铁相比会事半功倍。”长孙无忌家里就是钢铁大王,自然立刻想到了水压机的用途。

    “仆射大人所说的只是用途之一,如果咱们制造一个模范。就可以用这东西,将钢板切割成银币的样子。这种新式制钱不但不容易磨损,而且不需要用白银。咱们还可以根据大小,制造出不同的币值出来。这样一来,大唐今后的货币将不再使用白银。而是……纯钢!这样下来,一年不管有多少货币向外流通都不要紧。

    甚至,咱们大唐还可以鼓励货币向外流通。通过铸造货币,在域外收买大唐所需要的一切。然后运回咱们大唐,江南造船厂已经在试着制造一种机帆船。也就是说,平常的时候用帆作为动力。遇到海盗,或者是急着赶时间的时候,可以使用蒸汽机动力。这样,船上就不用带太多的煤炭。可以保证,运载更多的货物。这样的船,最适合行商使用。

    陛下有了这样一支船队,就可以不费一枪一弹,得到大唐想要的东西。甚至通过大唐的货币,可以操控大唐力量达不到的国家。至于白银,到时候化了做首饰也好,做餐具也行。总之,金银铜很快就不再是货币。很快,您就会发现大唐有很多的金银需要消化。”货币战争理论,云浩就知道这些。

    历史上,中国大量使用银元是从明朝开始。西班牙列强通过银元侵略中国经济,换走大量实体商品。明朝中后期经济持续衰退,加速银元价格持续上升。在经济衰退的前提下,劣币驱逐良币法则不再适用(劣币买不到东西了)。而政府还傻乎乎的使用银本位,最后造成了明末经济的崩溃。

    现在云浩的提议,从根本上解决了这一问题。钢铁的价格,从来不会超过金银。无论在历史的哪个阶段!

    至于纸币,这种概念太过超前。让老百姓接受一张白纸就等于钱,这非常的困难。尽管现在钱庄的汇兑业务已经很发达,但绝大多数交易中,百姓还是使用铜子儿,银币。而且云浩也担心,一旦李二发现只要印钞票就能够得到自己想要的一切东西。通货膨胀很可能不能避免,那时候就离老百姓造反不远了。

    李二手里面拿着铁片片不说话,他在权衡,这是帝王的通病。

    “钢的?万一有人伪造,那可……!”房玄龄说了一半,就觉得自己很蠢。这种水压机,以大唐目前的科技只能造出这么一台。至于冲压和铸造是两回事儿,房玄龄自然是知道的。

    “嗯!这东西是不错,可以用想对便宜的钢来做。而且压出来的制钱,绝对跟铸造的不一样。只要不瞎,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出来。只要能够保证外面没有这种机器,这种制钱也只有大唐才能生产出来。不必担心有人假冒!

    用大小界定币值这一招儿也不错,这样制钱在百姓间流通起来,就更加方便。”长孙无忌看着巨大的水压机,信心满满的说道。

    “我们还可以在钢水中掺入一定比例的其他金属,让钢看起来像是铜。这样,就可以用钢币取代铜哥儿。至于币值怎样设定,那就是仆射大人的事情了。”云浩对着长孙无忌笑了一下,事情解决了就好。想必这次回去,就算那位佳子喊破喉咙,李二也不会为她做主。

    老子的老婆孩子还在海上飘着呢,到了江南接了大唐号老子就去海南度假。老天爷,大冬天的再也没有比海南更好的避寒地了。没见后世海南的房地产都涨成什么德行了!

    “嗯!楚公所言极是,陛下!臣认为可行!”房玄龄已经为大唐的金银外流问题愁死了,这一下忽然看到了曙光。金银外流将不再是问题,如果可能他巴不得全球都使用大唐的货币。

    “臣也认为可行!”长孙无忌同样表示支持。

    “好,既然如此。朕也同意,今天开始这里就由无忌接管。房卿再调派一些死囚来,记住了!只有死囚才能在这里干活,模范和图样尽快制定好。今天的事情,不得走漏消息。”

    云浩撇了撇嘴,这么多人看着想要封口谈何容易。也不知道李二怎么能做到保密,反正这不关自己的事情。搞定了李二,自己赶紧去江宁才是正经。

    “哈哈哈!今天的心情不错,走陪朕山上走走。若是遇到什么野兽,也可以射上一两只打打牙祭。”李二看了看远处的山林,兴致勃勃的说道。

    云浩又撇了撇嘴,附近好几座山里面的动物。只要不肯走的,都被骁卫的人射得跟刺猬一样。现在,天上的鸟都绕着飞。也不知道皇帝陛下,到底能打着啥。

    没办法,李二就是只猴子。他和房玄龄还有长孙无忌也得跟着满山乱窜,谁让人家是老大呢。

    深秋的林子里面落满了枯枝树叶,满眼全都是黄色。间或有一两片半黄半绿的树叶挂在枝头,也被秋风吹得四处摇摆。整个林子里面,充满了肃杀之气。别说猎物,就连苍蝇也没一只。

    踩在枯枝败叶上面,发出“噼啪”的响声。李二走在前面,四周很远的地方散布着数不清的甲士。云浩觉得,就算是恐龙来了,也会被那些人干掉。留给皇帝陛下的机会并不多!

    走着走着,云浩就觉得不对了。长孙无忌和房玄龄聊的很欢,谈的都是新制钱的问题。不知不觉就距离李二和云浩很远,再看最近的侍卫也在百步之外。云浩发觉的时候,很想立刻逃走。

    “想在想走,晚了些吧!”李二阴恻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云浩只能放弃逃走的想法。看得出来,李二有话想跟自己说。而且绝对不是什么他妈的狗屁货币问题!

    “承乾和青雀……!”李二开了个头,云浩就感觉头大。

    这种事情绝对不能掺和,绝对!李二询问自己,就是在判研自己究竟倾向谁。老子他妈的谁都不倾向,两个无可救药的蠢货而已。

    低着头往前走,云浩记得前面有棵树。果不其然,一脑袋撞到树上。眼冒金星,很疼,翻了个白眼儿就昏了过去。

    “……!”李二震惊的看着撞昏迷的云浩。

    听到声音,急急忙忙赶过来的房玄龄和长孙无忌也傻了眼。

    这他娘的也行?

    云浩用实践经验给他们上了一课,不管什么招儿好用就行。

    **************************************************************************

    “听说你爹回来了?”李治抱着书包,对着正在收拾书本的云大宝说道。

    “嗯!回来了,然后就被你爹拉进山里了。”云大宝噘着嘴,对全家去航海却唯独扔下他大为不满。

    然后就在山里被树撞晕了?李治很想问,却没有问出口。显然,云大宝现在心情不好。还是不触这个霉头,跟这小子打架自己就没赢过。就算顶着黑眼圈儿回去向老爹老娘告状也没用,老爹还会训斥他。男子汉受了委屈,要自己打回去才行。回家找老子哭算是怎么回事儿!

    打不过!云大宝自小就跟着薛仁贵学拳脚,拳脚上的功夫比他强多了。谁打得过跟熊一起玩的野小子!

    背着云大宝送他的双肩书包,李治低着头回到自己在骊山上的别院。这院子是跟云家买的,价钱很心疼。不过他不能不买,因为隔壁就住着一位老人。很休闲的老人!

    沿着挖掘好的地道,李治偷偷的潜入了隔壁的院子。轻轻敲了三下地砖,头顶猛然传来光亮。杜如晦那张沟壑纵横的连,出现在李治面前。

    “上来吧!”杜如晦说了一句,放下地砖重新躺回到榻上。自从在云浩那里听说,凡是不爱动的动物都活得久之后,杜如晦也患上了懒癌。能躺着绝对不坐着,能坐着绝对不站着。

    “老师!云浩回来了,我大哥和四个也回来了。四哥现在很厉害,朝廷里面已经有谣言说,他会取代大哥当太子。”李治扣好地砖,坐在杜如晦榻前说道。

    “这些老夫都知道,记住你是要成大事的。遇到事情要宽心,不要什么事情都写在脸上。你说说,朝里的大臣都怎么说。房玄龄怎么说,你舅舅怎么说。还有程知节,戴胄,牛进达,尉迟恭,还有你江夏王叔,河间王叔……这些人都怎么说。哦,还得加上云浩。这些人都怎么说,也支持魏王?”杜如晦懒懒的躺的床榻上问道。

    “这些人倒是没有,云浩昨天听说跟我父皇说话的时候,撞树上撞晕了。”

    “那就是了,什么时候这些人要是表态,支持谁当太子。那谁就能当这个太子!而这些人中间,你最应该接近的酒应该是云浩。”杜如晦看着李治说道。

    “楚国公?可楚国公在朝廷里面,好像并没有什么职务。辽东道行军司马的职务,好像也撤销了。咱们接近他干嘛?”李治感觉到十分不解。

    “他?你就看到了这些?”杜如晦斜着眼睛看李治。

    “最多,他家很有钱。我娘说,内府都得仰仗楚国公家的分红度日。”李治撇撇嘴,这年头有钱人算个屁。呃……!屁都不是!

    “呵呵!能跟你爹你娘,亲近到一起做生意。做到内府都得靠云家分红过日子的人,你说他有没有用?虽然他不在左武卫任职,但只要他的话传到左武卫,没有一人敢不听号令。而当今陛下,居然会默许这种状况,甚至不闻不问。

    骊山书院,汇聚天下英才于一处。云浩在这里,天生的就跟他们有师生之谊。你说,书院出去的学生每年有多少。再过些年,朝廷里面的官员,有多少是书院毕业的?

    更不用说,大唐有多少好东西。都是在临潼制造,在临潼研究出来的。临潼是大唐帝国的心脏,对于手握这颗心脏的人,你能忽视不管?

    辽东水师是他一手缔造,这次又要带着大唐好去南海。你以为他去南海干什么?李靖的案子拖了这么久,为什么最近陛下判了个秋后问斩?你去打听一下,前两天云浩没回京城的时候,是不是给陛下写了奏章。能够一言决定李靖生死的人,你说值得不值得拉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