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革宋 > 第222章 扫荡(四)
    超过14小时漠的日照时间结束之后,和林晚上10点以后天仍然很亮。在这样的‘夜幕’下,吴子阳刷刷点点的写着日记。不用蜡烛,不用油灯,只凭借天空的光线就能自由自在的书写。

    简单记录今天都发生了什么,吴子阳写上‘明天离开和林城’,就停下笔,怅然若失的看着这条记录。吴子阳不知道这份怅然是因为不得不放弃和林这座蒙古国都,又或者是征服这座城市之后发现这座城市的规模甚至不如大宋一些富裕的县城。

    “吴会长还不睡么?天亮就要出发。”不远处传来杨铁心的声音。

    吴子阳合上笔记本笑道:“马上就要天亮了,还等什么天亮。”

    在阴山以南,日落时间与黑夜已经相差无几。吴子阳学习过日照时间、日落时间、黑夜的定义,却觉得没多大意义。在和林待了为数不多的几天之后,吴子阳发现教科书远比他想象的科学与严谨。所谓的夜幕降临,和天黑了并不是一码事。日落时间到黑夜之间的好几小时中,照样可以轻松的读书写字。即便是所谓黑夜,天依旧灰蒙蒙的,人们相距十几米仍可辨清对方。按照杭州的天亮标准,再过再过四个小时,天就亮了。

    杨铁心笑道:“嗯,这样的地理位置下,住蒙古包的好处就体现出来了。”

    让他谈起如此轻松的话题,可见杨铁心情绪不错。说完,杨铁心就进了司令部。看着杨铁心的背影,吴子阳心情也不错。他到北方军区,不仅是来做学社会长,负责阴山军区的学社工作。另一个重要任务就是调查军队里面是否有藩镇化私人化的问题。

    站起身,吴子阳决定听从杨铁心的建议去睡觉。明天离开和林,就意味着能回到正常的天空下。他在阴山战区待过一个冬天,知道在阴山以北的冬天有多黑暗。

    部队出发是在天光大亮之后,杨铁心他们则是到了下午六点才出跟着最后一波部队出发。这样的话,到了晚上十点前,他们正好可以赶到五十里外的兵站。

    走在寂静无声的和林城里,看着那些安静的建筑物,吴子阳忍不住问道:“明年这时候和林城里还会有很多蒙古人?”

    “他们不到和林来,又该到哪里去?”杨铁心心情愉悦的答道,这就是他最后决定不火烧和林城的原因。今年,把蒙古人埋进土里。明年,就可以收获很多很多新的蒙古人。

    吴子阳想想也是这个道理,却什么都没说。进军和林之前,报告已经送去杭州。前线并没有全面出现‘x家军’的说法。军人越来越注重荣誉,所以各个部队都是以自己服役的‘某军区’‘某战区’或者xx师的名称自夸。虽然风闻别的战区有那么一两个天知道怎么想的将领对部下说‘x家军’,但是那些战区都不是前线战区。现在战争还在进行,大概赵官家还不会动手。等秋天来临,宋军开始撤回出发地的时候,大概就是赵官家清理军队的时候。

    见吴子阳没说话,杨铁心也没说话。宋军整齐谨慎的退出和林,安全踏上南下的道路。

    在宋军进入和林城的时候,周围好像根本没有蒙古人。等宋军离开后的第三天,依旧有小股蒙古人进入和林城。第五天,带兵逃走的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就返回了和林城的府邸。城里没了人,建筑物却还在。从迹象上看,宋军曾经翻箱倒柜的寻找钱财,却没有如蒙古人那样抢掠。

    “找些女人来打扫一下。”看着狼藉的屋内,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命道。

    “城里没人了。”部下答道。

    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怒道:“那就让附近的部落到城里来。”

    听到命令,部下马上出去执行。王爷只能自己扶起一张倒在地上的椅子,因为自己动手,王爷哼了一声,愤愤的说道:“没用的宋人!”

    按照蒙古人的习惯,所到之处什么都不会留下。能拿走的自然要拿走,拿不走的就摧毁。譬如这把椅子,落在蒙古人手里,怎么也得举起来在地上摔坏吧。

    很快,附近的部落接到王爷让他们搬迁到和林城居住的命令。有些部落非常高兴,和林城是何等去处。乃是蒙古大汗金帐所在,即便是几十年来大汗并没有回和林,这里依旧是上京,乃是商贾往来的繁荣之地。那些小部落根本没资格搬到和林居住。

    也有些部落并没有选择服从命令,他们只是先派人去城里给王爷问安。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见到这些人,当即命令他们赶紧献上子女奴隶给王爷以及蒙古亲军做仆役。那些已经抵达和林的部落无处可逃全都不知所措。其他没有整个部落迁移而来的部落使者们心中也在害怕,却觉得部落还算安全。

    看着这帮家伙们的表情,孛儿只斤阿速巴拉心中冷笑,他已经派出自己的亲军前去抓捕那些没迁移来的部落。现在亲军大概已经开始行动了。心中虽然在冷笑,有一部分却是愤怒。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觉得这帮穷鬼们太不识好歹,让他们到城里来伺候王爷,这帮人竟然推三阻四,还得花这么大力气。这帮穷鬼真的是可恶啊。

    让人把穷鬼们带下去,王爷等待着最新消息。抓人回来的消息没到,几百里外那些河边大部落的消息先到了。跪在王爷面前,使者们惊恐的讲述着他们见到的局面。那些描述是如此语无伦次,孛儿只斤阿速巴拉王爷让侍卫先将使者每人抽了几鞭子,才让他们停下胡说八道。

    “我问你们,那些部落是不是死了很多人?”王爷问。使者们连连点头。

    王爷方才听这帮家伙一个劲的说宋军如何凶狠,其实已经知道了结果。

    “那些人有没有往和林这边逃过来的?”

    “没有。”“没有过来的。”“他们不来。”

    “我再问你们,宋军有没有往这边来?”

    使者们纷纷答道:“也没有。宋军正在追杀那些部落。离和林越来越远。”

    王爷的脸色终于稍微好看了一点点。只要和林没事就好,至于那些部落的生死,王爷根本管不了。草原上那天不死人,死的人越多,就有越多草场河流能够空出来。

    等王爷抓了好几万蒙古部落,让他们集中到和林。已经过去十几天。宋军步兵已经扫荡了沿途附近的蒙古部落,安全返回出发地。有关宋军步军进入和林,一共消灭十万蒙古人的消息传到杭州。

    这些消息首先就在城市里面快速流传起来。二十几年前,大宋还动辄被蒙古斩杀十万。太多经历过那个时代的宋人都在世,得知这样的消息,他们露出的都是发自内心的笑容。不少人干脆就正式前去祭拜祖宗排位,将写了这消息的报纸烧了,大有‘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的激动。

    对于年轻的城市人口,特别是刚二十岁的年轻人,就没有这么激动。他们从出生起就不再受蒙古威胁,他们的成长过程中看到的就是宋军从一个胜利走向另外一个胜利。看到的就是大宋不断收复故土的成就。不少年轻人甚至有种印象,教科书以及报纸上的大宋国境线内所有土地,不过是最近二三十年才被蒙古人抢走。

    赵嘉仁对这消息并没有特别在意。根据调查以及估算,现在大宋国境内的蛮夷数量巨大,总数也许在一千万到两千万之间。即便取下限一千万,这样的胜利还得来一百次才能解决敌人。所以赵嘉仁批示到‘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再次感谢同志们付出的艰苦努力,同时期待同志们戒骄戒躁,坚持不懈。直到将大宋土地上的所有蛮夷彻底消灭为止。’

    发出去这份手令,赵嘉仁更期待骑兵的报告。根据之前不完全统计,骑兵几个月时间在河边大概干掉了三十到四十万蒙古人。现在已经是五月下旬,按照‘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的描述,宋军还能再战两个月。

    怀着对北方战事的期待,赵嘉仁参加了农业部会议。农业部兴冲冲表示,“今年又有四十几万穷人移民到河南。希望明年能够达到五十万。”

    不等会议气氛超热,赵嘉仁上去就一盆冷水浇下来,“那些人适合集体劳动么?”

    “啊?”农业部一众官员被这话弄得不知所措。

    “有些人适合于众人合作,有些人就不太适合。这无关他们个人是好是坏,也无关他们个人意愿。不少人没有能力与别人进行有效交流。所以农业部要自己考虑管理问题。”

    赵嘉仁刚说完,农业部副部长就应道:“不好好干,就让他们滚蛋!”

    赵嘉仁听了之后,眉头差点就深深皱起。他手指轻轻敲着桌面,接着就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这场会开了四十几分钟结束,赵嘉仁疲惫的看着那些人离开会场,就有一杯茶递到赵嘉仁面前。扭头一看,赵嘉仁的前秘书赵若水以及现任见习秘书赵谦站在身边。

    赵若水不满的对大哥说道:“大哥,咱爹这么累,你得多体谅他。”

    “端茶送水的事情,我还真干不来。”赵谦倒也实话实说。

    “哼,我马上就要成亲。把这摊交给你,我还真不放心。”赵若水非常不满的说道。

    赵嘉仁面露微笑,女儿就是小棉袄说的实在是太对了。指望赵谦这样的理工男能够如嘘寒问暖,那就是与皮谋虎。真能做到的话,赵嘉仁就是拥有无中生有能力的**师。

    “大娘,你这就要成亲了,也多给你准备准备。”赵嘉仁笑道。

    “爹,我说清楚。我成亲归成亲,我可不要嫁到别人家。第一,我不会去那家伙的祖宅去住,我要自己买房子。第二,我要是怀孕了,得回家养胎,回家生孩子。”

    赵嘉仁笑道:“放心,我答应你。”他女儿的要求不过是21世纪女性们很常见的要求,虽然一定有人会说什么女人太现实等话,但是赵嘉仁觉得自家养的女儿,当然要好好照顾。

    “要是我娘不答应呢?”赵若水赶紧把各种可能先尽量做好准备。

    “你不用担心你娘,这件事我能做主。”赵嘉仁爽快的答道。

    听了妹妹这要求,赵谦忍不住苦笑道:“爹,怪不得你会答应我老婆回娘家安胎。”

    “这种事情啊,你总得符合天理人情。你老婆生第一胎,她没经验,你也没经验。留在咱们家,她心里面也不安。这不是面子的问题,这时候咱们就别说面子。”

    “没错,没错。”赵若水马上附和老爹话,“哥,你就喜欢没事端着个架子。人家心里面明明不喜欢,你就不要强求人家。”

    赵谦忍不住翻了翻白眼,他知道妹妹聪明伶俐,如果不把她小姐脾气拿出来的话,那是相当招人喜欢。当然了,这意味着如果赵若水把她某个方面的本质拿出来,那是会令人痛不欲生滴。

    赵嘉仁也不接女儿的话头,他问赵谦,“大郎,你觉得这次会议的要点在哪里。”

    “爹,我看他们说干的不好就让他们滚蛋,你好像很生气。”赵谦答道。

    “哦?就那么明显?我还以为我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呢。”赵嘉仁叹道。

    “爹,我们在军中学习管理学。里面就将,那种觉得不合意就开除的手段,绝对不能用。这就是要求世界围绕自己来转。那太任性了。没想到农业部的人们都这么任性。”

    “任性是天性。人这种生物就是这样。我其实担心你要是再基层多干几年,见到的那些不成器的人多了,也会这么简单粗暴。”

    “我见过那种家伙,完全没有任何与别人合作的可能。要是光不合作还好,有些就知道闹事。”赵谦叹道,看得出,他其实还挺赞成随意开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