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玄幻小说 > 神魂至尊 > 第四千六百四十五章 乾元剑宗的秘辛
    梭型神舰进入乾元剑宗没多久,便是缓缓停了下来。

    “卓兄弟、单姑娘!这里是我们在乾元剑宗的洞府!”

    文雪走下神舰,玉手指向前方建立在一座小山上面的楼阁,微笑道。

    “看来你们在乾元剑宗地位不低啊!居然拥有属于自己的洞府!”卓文饶有深意地道。

    文雪摆摆手道:“我们不过是运气,这座小山峰是我与陆斌师弟许多年存下来的贡献点购买的!也是运气使然。”

    客套一番后,文雪热情邀请道:“两位,不如进洞府内坐坐吧!这段时间,你们就将这座洞府当做自己的家!”

    单灵韵眸子满是好奇,道:“文姑娘,你们还真是厉害!这么大的洞府,可不是寻常弟子能够拥有的!”

    说着,单灵韵正想朝着前方洞府而去,却被卓文拉住了右手。

    “徒儿!怎么了?”单灵韵诧异地看着面色冷峻的卓文。

    卓文神色冰冷地看向文雪和陆斌,淡淡道:“两位!我在问你们一遍,这座洞府到底是不是你们的?”

    此言一出,文雪和陆斌的脸色同时一僵。

    “卓兄弟,你别开玩笑了!这洞府当然是我们的!”文雪连忙笑道。

    刺啦!

    文雪刚说完,一道恐怖的剑气呼啸而来,重重地落在了前者的前方地面,划出了巨大的沟壑剑痕。

    “我再问一遍!你若是不说真话,下一剑就不是落在你的脚下,而是你身上。”卓文森寒地道。

    文雪、陆斌两人脸色煞白,他们都感觉的出来,卓文是真的动了杀意。

    他们可是见识过卓文一剑斩杀擎天白虎的力量,知道眼前的青年实力远比他们要强大。xdw8

    文雪粉拳紧紧攥着,低着头,娇躯不断颤抖着,紧咬着嘴唇,一言不发。

    陆斌忽然双膝跪地,对着卓文和单灵韵重重磕了个响头,颤抖道:“卓兄,对不起!我们欺骗了你!”

    “陆师弟!你……”

    文雪俏脸煞白,颓然地坐在了地上,嘴角满是苦涩。

    “我和徒儿救了你们,你们难道想害我们?”

    单灵韵也终于是意识到不对劲,知道卓文的怀疑没错,眼前这对男女真的有什么事情瞒着他们,不由得高声质问道。

    “说吧!这座洞府到底是谁的?还有里面有什么?”卓文低沉地问道。

    他在踏入这里地瞬间,神识就立马朝着四周探索过,发现了前方小山上的洞府的诡异之处。

    前方的洞府表面,看似平平无奇,实则隐藏着莫大的凶机。

    他能感觉,洞府周围布置着数道杀阵,只不过这些杀阵并未启动而已。

    若非他精通阵道,根本就看不出来这些隐藏在暗处的杀阵。

    除了杀阵以外,他还在洞府内部,感受到了一股令他颇为忌惮的气息。

    这股气息很古怪,既像是某种活物,也像是某种死物。

    好像隐藏在洞府内部地东西,是介于生与死之间的某种古怪的东西。

    他的神识刚接触到那东西的瞬间,他的神识甚至都有点被影响到,眼眸血丝密布。

    在他的神识探查到这些以后,卓文就明白了,文雪一直都在撒谎。

    邀请他来乾元剑宗是假,眼前这座洞府是她的是假,恐怕图谋不轨才是真的。

    文雪和陆斌相视一眼,最终陆斌轻叹道:“这座洞府是大长老精心安排的,两位若是真的进去,就真的出不来了!”

    “具体里面有什么,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大长老吩咐,只要将你们带入洞府内,我和陆师弟就安全了!”文雪苦笑解释道。

    卓文眉头微蹙,道:“恩?我与你们还有那所谓的大长老无冤无仇,为何要把我和师傅带入这不详的洞府内呢?”

    文雪见事情败露了,故而也就不再遮遮掩掩,沉声道:“事情是这样的!我和陆师弟……”

    随着文雪的讲述,卓文和单灵韵越听越是悚然,他们没想到乾元剑宗居然还有这样一个鲜为人知的内幕。

    数万年前,乾元剑宗不过是南方宗域一个不起眼的小宗门。

    根本没人想到,数万年后,这个昔日的不起眼的小宗门,居然会成为南方宗域最强大的宗门,统管整个南方宗域,管辖无数大小宗门。

    而之所以乾元剑宗能忽然崛起这般快,是因为一柄诡异的石剑。

    数万年前,乾元剑宗当时的宗主,在深渊界域边缘无意中寻到了一柄普通的石剑。

    这柄石剑实在是太过普通,一般人看到也不可能提起任何兴趣的那种。

    但偏偏那位宗主鬼使神差地将这柄石剑带了回来。

    在带回石剑后,这位宗主便是将石剑随意丢到洞府内,不再理会。

    等到夜晚,这位宗主开始在洞府内修炼的时候,奇怪的事情发生了。

    原本平平无奇的石剑,忽然迸发出诡异的血芒,一道道微弱的声音自石剑内传出。

    一开始,这声音很小,但随着时间推移,越来越大,越来越清晰。

    而这位宗主也终于是听清楚了石剑内的声音:“饿,我好饿!血,我要血!”

    这位宗主心神大骇,但他艺高人胆大,竟然主动与石剑沟通了起来。

    那一晚,谁也不知道这位宗主和石剑说了什么。

    只知道,两者好似达成了某种协议。

    自此以后,乾元剑宗内的弟子,经常无缘无故的失踪。

    而诡异的是,乾元剑宗的弟子失踪的越多,乾元剑宗的气运越发的旺盛,加入此宗的人也越来越多。

    更为奇怪的是,那些失踪的弟子,仿若人间蒸发了一般,根本找都找不到。

    更为诡异的是,乾元剑宗其余弟子好似当做没事情一样,他们甚至都记不起那些失踪弟子是谁,名字叫什么。

    即便那些失踪的弟子里面,有他们的至交好友,一旦失踪,他们就好似集体失忆,在他们眼中就好像根本就没有出现过这个人一样。

    这种在外人看来很诡异的事情,在乾元剑宗内,却是不断地发生,好似一种轮回。

    而乾元剑宗的气运也越来越强大,宗门势力也越来越庞大,最终成为了现在南方宗域最强的宗门,傲视南方宗域其他所有宗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