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锦绣重生:天价豪门千金 > 第2873章 来者是客
    但只可惜,那老家伙精明的很,知道这只青花瓷在外面能拍出好几个亿人民币的价格,所以死活都不肯松口。

    所以最后那些素描画,虽然交换回来了两百多件华国古董,但真正高价值的那只元青花大罐,却依然被留在了亚德里恩的私人收藏室里。

    为了这事儿,霍思宁心里头还一直觉得很是遗憾,好长一段时间心里都在惦记着那个罐子。

    她还真没有想到,宋孝晨带来的贺礼,居然是这样的一只国宝。

    要知道,零五年在伦敦佳士德拍卖会上,一只名为《三顾茅庐》的元青花大罐,经过一系列的竞争追逐,拍出了1400万英镑,折合2.3亿的天价,创下了华国艺术品在世界上的最高拍卖记录。

    现在宋孝晨拿出来的这一只《萧何月下追韩信》梅瓶,其完整度和色泽,都比那只三顾茅庐只强不差,若论价值,也绝对远超三个亿。

    “苏麻离青釉面亮澄,画法笔调自然大气,是元青花没错!”

    有懂点门道的记者已经忍不住点评起来。

    “这得值多少钱啊!”更多的还是关心价值的俗人。

    一旁的那位记者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值多少钱?这是无价之宝!不论是历史艺术还是科研价值都无可估量!”

    “早几年有只三顾茅庐,早几年有只三顾茅庐的元青花,拍出了两个多亿,现在都过去四五年了,元青花早就升值了!”

    “我估摸着宋家现在将这玩意儿拿出去拍卖,只怕是翻一倍价钱都会有人抢着要!”

    一听说翻一倍,那些记者们就不由得倒抽一口凉气。

    四五个亿,就这么一只罐子?!这也太特么贵了吧?

    是的,太贵了,霍思宁都觉得贵,她一面在心里惊叹这只元青花瓷罐的精美的同时,心中却更是惶恐。

    宋家这手笔,太大了,她着实有些吃不消。

    “这,孝晨哥,你这……太贵重了,老实说,你这罐子真要拿出来,给我这收藏馆当镇馆之宝都够了,我哪里能收?”

    霍思宁当然是喜欢这只梅瓶的,毕竟是来自华国元代的艺术瑰宝,展示的是华国文化的深厚底蕴和青花瓷器的博大精深,作为华国人,霍思宁为此自豪。

    可自豪归自豪,她固然爱好东西,可也取之有道,她可以用无数种办法从亚德里恩哪里去交换他手里的鬼谷子下山,但面对送上门来的萧何月下追韩信,却不敢轻易接手。

    她虽然救了宋孝晨,但的确是提前就拿过报酬了的,若收下这个罐子,那她成什么了?岂不是成了挟恩图报的小人了?

    宋孝晨那边还没有开口,一旁宋超莹倒是率先说了:

    “拿着吧,这是我们家所有人的意思,你应该还不知道吧,这几个月,南海出动了好几批演练部队,在公海那一带肃清了不少海盗,最近公海太平了。”

    “另外,托了你的福,今年公海赌船的对赌结果已经出来了,叶家和向家主动让步,我们宋家又吃了大头,接下来又能安稳几年了。”

    霍思宁先是一喜,但很快就又反应过来,纳闷地问道:

    “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不是还没有比试吗?今年的份额划分怎么这么早?”

    宋孝晨笑道:“吃了这么大的亏,向家跟叶家得罪了不少人,这段时间都在夹着尾巴做人,不敢再越雷池了,所以主动将我们给推了出来,所以让出来的份额,算是给我们的补偿。”

    霍思宁倒是替宋家感到高兴,笑道:“那是好事儿啊,可这跟我没什么关系,完全是你们自己的实力和运气。”

    宋孝晨却是摇头:“没你这边帮忙斡旋,这次我们家就要垮了,这一点你不用否认,我知道你前阵子在陆首长那儿替我们家说了好话。”

    这点霍思宁的确没有否认,因为赌船被劫持的事儿,不少有钱有身份的大佬或者富二代官二代都在赌船上被劫持了,所以很多人都怀恨在心,对公海赌船耿耿于怀。

    上达天听的结果,就是陆首长震怒,决心整治一下公海赌船。

    但霍思宁这边已经知道具体是怎么一回事儿,说起来那些海盗跟伊贺流想要对付的是她,宋叶向三家不过是被殃及的池鱼罢了,本来就倒了霉被连累了,若还因此被整顿,那就太惨了。

    所以霍思宁在跟陆首长通话的时候,就提了几句,发表了一下自己的看法。

    没想到陆首长还真听进去了自己的建议,没有直接拿宋叶向三家开刀,转而将枪口对准那些海盗了。

    推辞来推辞去的,最后霍思宁被宋家姐弟执拗的态度给弄得无可奈何,只能是硬着头皮将那只梅瓶给收下了。

    但她心里将这事儿给记着了,寻思着什么时候给宋孝晨或者宋超莹那边送个生意,好歹将买这梅瓶的钱给补上。

    宋家不是搞古董收藏的,宋孝晨对这个要完全不懂,想来要投她所好,准备这么一份精致的贺礼,宋氏姐弟绝对花了不少心思和钱财,钱包绝对是在滴血了!

    宋家的人刚送进门,那边紧跟着又停进来两辆车,霍思宁才跟宋赌王那边寒暄完,后面的车门推开了,就只见叶汉跟向氏兄弟一块儿从车里面走了下来,陪着而来的,分别是叶荣斌和向振华那兄弟俩。

    这两家霍思宁是压根没有送邀请函的,但他们却来了,估摸着是从别的地方给弄到的邀请函。

    来者是客,在这样的场合,霍思宁也只能是笑脸相迎,难不成还能将人给打出去?

    但连叶汉和向氏兄弟都来了,霍思宁心里对宋氏姐弟刚刚说的那番话,也更有了几分了解和体会。

    看样子,这叶家和向家,是真的对这一次赌船被劫持事件心有余悸,加上这段时间陆首长那边动作不断,这叶家跟向家受到了震慑,生怕上头一个不高兴就杀鸡儆猴,所以才会削尖了脑袋弄来了邀请函,就是为了来讨好和拉拢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