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天庭小狱卒 > 第二千六百一十七章 光族太子郗晨升
    未待刘浪思考太多,第二轮的光箭,已经奔袭而至。

    而第一轮不同,第二轮的光箭,都改为了银色。

    银色光箭的数量,比之之前的金色光箭,要少上许多,不过,这些银色光箭,却能随着刘浪的闪避,而不断改变方向。

    始终如影随形般地跟在刘浪屁股后面。

    “无天圣碑,用无天圣碑!”

    眼看着刘浪就要被银色光箭射穿,艾辰赶忙大声地提醒道。

    无天圣碑虽然无法突破刻满圣纹的青石,但作为圣器,抵挡这些光箭,应该还是不成问题的。

    其实,艾辰不说,刘浪也准备动用无天圣碑了。

    无天圣碑拥有幻化之能,平日里,经常以长剑的形式出来,而今天,完全可以变成一面盾牌,护在身前。要知道,无天圣碑最早收回的就是土系本源,其防御之能,绝不下于攻伐之能。

    下一刻,刘浪直接把无天圣碑握在掌中。

    但瞥了一眼背后的数道银色光箭,刘浪又忽地停下。

    “这些光箭……”

    刘浪感觉,自己记忆深处的某些东西,一下被翻了出来,几乎是出于本能,刘浪挥动手指,顷刻之间,就在空中绘出数道法诀。

    随着法诀的出现,几十道巨大的银色光箭,立刻调转方向,冲向悬着空中的法诀,当关键与法诀相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响彻盆地。

    光华散尽之后,法诀仍在,光箭却没了踪影。

    “这……”

    无天圣碑里的艾辰,都看呆了。

    即便是他,也无法理解那些光箭,要不然,也不会建议刘浪,动用无天圣碑,可是,就在刚刚,刘浪挥手之间几道法诀,便破解了危局。

    简直难以置信。

    “你是什么人?”

    就在刘浪严阵以待,准备迎接第三轮光箭的时候,盆地中央的黑洞之内,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嗯?”

    刘浪根本没想到,在这种地方,除了他之外,还有第二个活人。

    “你为何懂得光族的法诀?”在刘浪满面狐疑之际,黑洞内的沙哑声音,再度响起。

    “光族?”

    听到这两个字,无天圣碑之内的艾辰,大为吃惊。

    因为,在域外星空世界,光族也曾鼎盛一时,在百大强族中排名前列,后来,光族与相邻的强族,爆发了一场大战,最终,光族战败溃散。

    当然,在浩瀚的星空世界,各族起起落落,是很正常的事。

    艾辰之所以对光族印象深刻,是因为,光族在阵道之上,独树一帜,所布阵法,皆以光为源,回想方才的两轮光箭,似乎完全符合这个特点。

    不过,按照对方所说,刘浪打出的法诀,也属于光族。

    这方面,艾辰就想不明白了。

    光族已经没落多年,现在还存不存在,都不好说,刘浪又如何和光族扯上了关系,且学会了光族法诀?

    艾辰不禁凝神,等待起刘浪的回答。

    站在盆地边缘的刘浪,眉梢挑动,他并没有直接回答对方的问题,而是皱了皱眉,反问道:“刚才那些光箭都是你发出来的?”

    “你觉得,除了你我,这里还有第三个人吗?”洞内之人,沉声言道。

    “这么说,你也被困在了这里。”刘浪大脑飞转,很快,就对洞内之人的身份,有了推断。

    “你还没有回答我,你刚才动用的法诀,到底是从哪学来的?”洞内之人,并不理会刘浪的推断,而是继续原来的问题。

    “自然是从我老师那里学来的。”刘浪给出了一个不算回答的回答。

    “你老师是谁?”洞内之人追问道。

    “我老师复姓司空……”

    “司空芮莹?”未等刘浪说完,洞内之人,已经喊出名字。

    “您是郗晨升前辈?”刘浪怔了怔,怀疑地问道。

    其实,在认出那些光箭,源自光族法阵之后,刘浪便想到了光族太子郗晨升,按照司空芮莹的讲述,再结合从玄峰殿得到的线索,光族就只剩下郗晨升一人。

    只不过,刘浪不确定,说话的究竟是郗晨升本人,还是郗晨升教授的弟子,毕竟,郗晨升已经始终数万年的时间,而数万年,足以培养出几个像样的弟子。

    但是现在,对方一下叫出司空芮莹的名字,身份已然呼之欲出。

    “你竟然知道我?”

    洞内的郗晨升,倍感惊讶。

    “老师跟我讲了关于您的一切。”

    见对方承认了身份,刘浪长出了一口气。

    有司空芮莹的关系,他相信,郗晨升不会为难自己。

    不过,艾辰听得可是云山雾罩。

    他从来都不知道,刘浪还有一个老师,更不知道,刘浪那个老师,根本光族有莫大关系,甚至,把光族的术炼精要都传授给了刘浪。

    之所以如此,是因为,艾辰的出现,远在司空芮莹之后。

    刘浪与司空芮莹相识,还是在被天庭通缉的时候,而艾辰成为无天圣碑的器灵时,刘浪已经成为四海海皇,过往的事,根本都没和艾辰提。

    当然,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

    顿了一下,刘浪继续说道:“除了老师给我讲的那些,我还知道很多其他的事,比如,直到现在,玄峰殿也没有放弃对您的追踪。”

    “这么久了,还没放弃吗?”

    郗晨升喃喃自语,当年,光族败落,作为光族太子的他,逃到星空边缘,不得已加入了成立没多久,名不见经传的小势力,玄峰殿。

    满心以为,可以在玄峰殿好好发展,结果,后来,他无意间,听到玄峰殿殿主与大长老的对话,才知道,玄峰殿收留他是假,真正想要的,是光族的术炼精要。

    一旦术炼精要到手,玄峰殿会立刻杀了他。

    为了自保,郗晨升假借出使三界大陆的机会,脱离了玄峰殿的控制,隐身于三界的八荒绝地,继而认识了司空芮莹,算起来,这都是数万年前的事了。

    后来,怕连累司空芮莹,郗晨升不辞而别。

    结果,在一系列的意外之后,误入了这座祭坛,直到现在,也没想到脱身之法。

    长长地叹了口气,郗晨升苦笑道:“我倒希望,玄峰殿能找到这里。”

    -- 上拉加载下一章 s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