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九天剑主 > 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找死
    咚!!!!!

    惊天巨响从灵圣海内传出。

    只看一股雷电所形成的巨浪在灵圣海的中央绽放,朝四面打去。

    雷电巨浪所过之处,无不是摧枯拉朽,一切湮灭。

    灵圣海的魂者圣人们发疯般的往外冲,大量岛屿被击个粉碎,苍穹阴暗,日月无光。

    整个灵圣海...仿佛已经处于末日之中。

    轰隆隆的雷暴刺激着四方所有一切生灵。

    如此持续了约莫十余息,雷暴才结束。

    恐怖的雷电消失之余,头顶上的那方天之阵也荡然无存。

    而白夜与那女子,此刻已是狼狈不堪,二人皆是身负重伤。

    女子还好,衣衫尚且完整,不过身上有不少淤痕,一身浑厚的力量竟被生生劈碎,天魂虽然没有受伤,但被强制麻痹了,整个人难以动弹。

    白夜则十分的凄惨。

    他的浑身皮肉焦黑一片,头发竖立,一身的力量荡然无存,整个人像是从煤炭里捞出来一样,黑不溜秋,整个人更是气若游丝。

    不过白夜还是死死的搂着女子,丝毫不肯松手,好似两只手已经完全僵住了。

    女子柳眉倒竖,微微侧首望着白夜。

    “为了传承,你甘愿把命也搭上?愚蠢透顶,这就是你的选择??你这样贪心的人,应该死无葬身之地。”

    白夜眼睛都睁不开了,一只脑袋毫不客气的搭在女子的香肩。

    若非女子动弹不得,恐怕这个动作就已经让他的脑袋粉碎了。

    女子眼中的杀意极为明显,可浑身的麻痹之意让她不能动弹半分。

    “我只是...只是想寻得一个复活之法...以复活我的师父...”白夜虚弱的说着,呼吸也变得艰难起来。

    “复活你师父?”女子愣了下,旋而哼道:“少要骗我,现在的人还讲什么情义吗?魂者们为了修为,为了法门,无不是背信弃义,所谓师徒情、亲情爱情,那都是过眼云烟,只有无上的魂术,才是永恒的一切!”

    “这...就是你要追寻的永恒之道吗?”白夜虚弱的问。

    “当然。”女子沉道。

    白夜不语。

    女子再度侧首,望着香肩上的脑袋,冷冽道:“好好呼吸吧,好好享受吧,再过半柱香,你将堕入无尽的痛苦之中!我会好好折磨你,让你死的极为痛苦,以作为你亵渎我的惩罚!”

    女子虽然动弹不得,但人尚有余力,只要麻痹之意过去,她就能随意处置白夜。

    白夜没有说话,依旧趴着。

    但就在这时,远处突然飞过来了几个身影。

    女子微微皱眉,举目望去。

    那是五个人。

    四男一女。

    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名披着斗篷的男子,看不清模样,气息也尤为的精妙,而在他旁边的,是一名穿着十分性感的女人。

    女人手里握着把弯刀,笑吟吟的扫视着这边。

    “终...焉...”白夜艰难的抬起头,虚弱的说道。

    “白夜,好久不见了!”

    终焉抬起头,安静的望着他,声音尤为的淡漠。

    白夜是怎样都想不到,这个节骨眼上终焉这个家伙会出现...

    “真没想到堂堂龙绝之主居然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啧啧啧,真是造化弄人呐!”罗刹女掩唇笑道,眼里尽是玩味。

    白夜没有说话,深吸了口气。

    女子扫了眼终焉等人,冷哼道:“我来之际,就发现了你们这几只蝼蚁,因为你们已经躲到了灵圣海的边缘,我便没有去杀你们,没想到你们居然还有胆过来?怎么?是嫌自己的命不够长吗??统统跪下!”

    然而无一人下跪。

    “能让前辈如此级别的强者亲自过来灵圣海,足以可见这遮天峰的传承极不简单,虽然晚辈前来定会结下前辈这样死敌,可谁不想一步登天?”

    终焉淡淡说着,手从腰间抽出一把寂静而煞冷的长剑,斗篷下模糊的眼尽是凶光:“如今前辈与白夜斗了个两败俱伤,这对终焉而言是个千载难逢的机会,终焉怎能不把握好这个机缘?还请前辈见谅,今日,终焉终将崛起!!”

    声音坠地,终焉提着剑一步步走来。

    女子盯着终焉手中的剑往了片刻,秋眸凝起:“凿狱剑??”

    “今日后,我将拥有死龙、弃神还有凿狱!里圣州,将迎来我的时代!”

    声音坠地的刹那,终焉步伐一点,人瞬间冲出,凿狱剑直接刺出。

    一道寂灭万象般的力量从那口长剑冲出,镂空了虚空,破灭了空间,瞬间包裹了白夜与女子。

    咚!!!!

    这是等同于空间力量的强大剑力!

    这股剑力,已经能够比肩弃神剑力了!!

    白夜眯着的眼竭力的睁大。

    他相信终焉的这把凿狱剑...也属于十二鸿兵之中。

    这一击疯狂的撕扯着白夜与女子的身躯,但看二人的身躯同时亮起光芒。

    一黑一红,光晕冲天。

    而那袭来的凿狱剑力直接被震开。

    “什么?”

    罗刹女一众无不大吃一惊。

    终焉也凝了凝眼。

    人们急急望去,才发现白夜与女子的身体产生了异样。

    白夜的背部冲出大量魔骨,将他完全裹住,也刺穿了女子的双肩。

    而女子的身躯更是冲出一道庞大的火焰虚影,虚影吞没了 白夜,驱散了周围的一切剑力。

    “这是什么?”罗刹女惊恐的说道。

    “庇体之术!”终焉淡道:“他们在濒死之际,体内的力量都会不由自主的爆发出来,为主人抵挡住致命的攻击。”

    “还有这样的法术?”旁边一名魂者愕问。

    “这样的魂术可不是寻常人能够修炼的,这是品级极高的魂籍才有传授。”终焉淡道。

    “是吗....真不知白夜是如何获得这样的手段...”罗刹女有些感慨,白夜的机缘之强她是知道的,倒也见怪不怪了。

    “这手段能抵挡几次攻击?”又有一人问。

    终焉扫了眼二人,淡道:“白夜的肯定是一次,但这个女人....我不清楚!”

    “那现在怎么办?”

    “杀!”

    终焉低喝,人再度提着凿狱剑冲去。

    “好,那我等今日就助终焉师兄拿下这逆天机缘吧!”

    其余人也立刻拔剑而冲,目光凝肃。

    倒是罗刹女躲在一旁,眼露忌惮,没有出手。

    嗖!!

    凿狱剑再挥。

    凿空一切的力量又是倾.泻,犹如洪水猛兽,席卷而来,仿佛世间一切都不能阻挡。

    但就在这力量席卷过来时,那庞大的火焰突然拟化承成人形,临空一抓,扣出一把火焰之剑朝地面狠狠的劈了过去。

    咚!

    这一剑好似一道火之屏障,竟将众人的攻击全部阻挡了下来。

    “啊?”

    人们震惊。

    “一群蝼蚁,也想伤本主?可笑至极!本主便是站在这里,你们的刀剑,也未必能够伤到本主分毫!”女子冷哼。

    “分散!!”

    终焉喝开。

    众人立刻四散开来,重新冲击。

    却见终焉将凿狱剑一抛。

    凄厉的神剑竟在众人之间徘徊。

    那庞大的火焰已不知该挡哪边。

    “你能招架的了我们的招法,你能招架的了凿狱剑的威能吗?”

    终焉大喝,倏然喊开:“杀!”

    所有人立刻劈斩过去,凿狱剑也做出欲劈的样子。

    那火焰遭受诱引,提着巨大的火焰长剑猛地斩了下去。

    “糟了...”白夜虚弱的说道。

    女子脸色冰冷:“我受麻痹,控制这火焰也变得迟缓,倒是中了他的招了!”

    只看终焉猛然抬手一抓,那围绕着火焰告诉舞动的凿狱剑突然一窜,直接飞到了终焉的手中。

    “死!”

    终焉面色冰冷,再劈凿狱剑!

    凄怖的剑力瞬间穿透了那火焰,又一度朝白夜与女子吞去。

    这一剑,令天地失色。

    失去了庇体神功...二人是无论如何都抵挡不住这一击了。

    罗刹女目光灼灼。

    其余人也激动无比。

    然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

    哗啦!

    一道古怪的大门突然在白夜与女子的面前产生。

    凿狱剑撞进大门,竟直接没入不见。

    “空间之门?不好!”终焉一愣,倏然想到什么,脸色大变,人急忙冲去。

    “我本不想用这一招的,但没有办法,是你们逼我的!若我能恢复过来,定杀你!”

    女子冷道,旋而冲着身后的白夜道:“小子...不想死就用力推我...”

    白夜眼中闪烁着一丝异光,人拼尽最后一点力量,推动着女子。

    顷刻间,女子与白夜的身躯直接朝那空间门内跌去。

    “快拦住他们!!”

    终焉大喝。

    但来不及了...

    二人倒入门内,瞬间消失。

    而空间门也是一阵颤抖扭曲,不一会儿,竟是直接炸了开来。

    轰隆!

    爆响震撼苍天。

    终焉骇然,急忙发动法宝抵挡,面前出现了七面大盾。

    可那几名魂者可没有这样的能力,人瞬间被爆裂的空间之力穿透了身躯,一个个当即化为了碎肉,坠向干涸的灵圣海。

    看到这一幕,罗刹女庆幸自己没有上去。

    “他们跑了?”

    罗刹女小心的问。

    “这个法术我好像见过...”终焉冰冷道:“如果我猜得没错,他们这所谓的逃跑...跟找死没有区别!”

    罗刹女闻声,顿时一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