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都市小说 > 美食诱获 > 第1017章 兄弟同心,其利断金
    按照百里良骝和麦柯的要求,张远迅速处理的那个超大蚁穴的善后事宜,登上他们来的时候乘坐的机车,就要赶回泰威山主峰所在地。

    就在这时,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

    “丈员达革!蒯赖揪卧!”

    不用看,一听这怪腔怪调,张远就知道那是彼得那家伙。

    而且他说的是什么,在别人肯定是摸不着头脑,他却很快就翻译成了正常语言。

    “张远大哥,快来救我!”

    就紧急程度来说,彼得表达的,也不是中华上国语言的表面意思,而是英语的直译。

    如果搞成中文的意思,就是丈远大哥快来助兄弟一臂之力。

    在穿越去清末建立天国的时候,要说关系亲密,张远和彼得数一数二。

    因为这两个人分别是兄弟盟和同心契的老大,当然把麦柯除外,他是另类,两个结义兄弟组织都有他一份。

    而且兄弟盟中,他最小,是十二弟;同心契里,他最大,当之无愧的一号大哥。

    这也就形成了一个现象,兄弟盟里任何一个人,都是同心契里任何一个的大哥;同样,同心契中的任何一个人,都是兄弟盟任何一个人的小弟。

    开始的时候,彼得可是非常不服气的。

    他本来就是老子天下第一的脾气,怎么甘心逮住谁管谁叫大哥?

    可是和张远较量几番以后,每次都被揍得鼻青脸肿,就不得不服不得不认了。

    他的最后一丝幻想,是在陈玉成手里彻底熄灭的。

    因为陈玉成是除了麦柯以外,兄弟盟中最小的,彼得以为他是软柿子,可以随便捏鼓。

    没有想到碰到了一个大大的硬钉子,给揍的三天起不来。

    他哪里知道有志不在年高,有本事也不在外表的中华智慧,陈玉成虽然年龄最小,本领在盟兄弟中,却是最高的。

    即使是麦柯,如果不动用那些烂七八糟的手段,比如那个灵珠如意衫暗器系统,只凭武功光明正大干,也不是这位十一哥的对手。

    这种经过战火洗礼的信任和友谊,给彼得养成了一个习惯,只要一有困难,就习惯地叫哥哥帮忙。

    具体是那个哥哥不拘,只要是哥哥,那个都行,当然大哥最好,而且他麻烦大哥哥最多。

    因此,人们也经常听到他在高叫“丈远达革”。

    搞得其他也对他达革达革地叫个不停。

    今天张远干脆利落地解决了分给自己的一号区域,也就是最东最南的那个角落,他全部收拾完毕,也才过去三十五分钟,正要打道回府,被彼得一嗓子叫住。

    这个时间卡的真棒!

    张远暗赞一下,直接调整车头,向北扎了下去。

    如果不是彼得主动,他还真的不知道紧挨着自己的就是彼得。

    踏要是知道,都不用叫,直接就过去了,即使已经完了事,一起走也是好的。

    他们以前一个是三军总司令,一个是海军总司令,合作无间。

    张远刚刚转车过去,就听见别的一边跑过来一边大喊:“大哥快来,别慢慢腾腾的,这里有个大家伙,我对付不了!”

    难道真的有情况?在张远的印象中,彼得就是一个大大咧咧的性子,面多多国联军的几十万大军都不怎么当回事,今天似乎真着急了。

    于是一个加速度,嗖的一声脱离大队,就冲了过去。

    到了彼得指引的地方,果然那里有个小山一样的家伙,正在和众人对峙。

    什么东西?体格如此彪悍?

    张远赶紧查阅吴人晓提供的地图册,原来这个东西是一个正式挂了名的家伙,可见不是善茬。

    比如刚才他在自己的地盘看到的个飞行蚂蚁,就没有记录。

    一个没有记录的生物尚且那么凶残,这个已经进入正式记录的东西,想必更是非同小可。

    这个家伙的名字,就是穿山甲。

    穿山甲,彼得不知道,张远却很清楚,名字很凶狠,后世的时候不过是一道野味,勉强能算的上美味佳肴中的一个比较不错品种。

    可是面前这个东西,如果不是先怼上了名字,张远绝对认不出它是穿山甲。

    因为它的体格太过巨大。

    说是小山,有些夸大,一个小船大笑绝对是有了。

    目测起码在重量上有十吨以上。

    张远近前观察,发现这个家伙很有特色。

    整个身体基本都隐藏一个巨大的甲壳之内,这个是一般的穿山甲都有的防护部分,只不过这个特殊巨大,而且其厚无比,非常结实,众人攻击的时候,落在上面,发出咚咚响声,却完全不能破防,顶多就是在那个甲壳上留下一个浅浅的白点。

    尤其是彼得,大概是有些压力,更是攻击起来不遗余力。

    他的武器,现在也是一根九节鞭,毫无疑问,是和麦柯还有张远学的,觉得按个鞭儿一甩啪啪地响,特别帅。

    他也想帅起来,可惜功夫不打到家,长鞭一甩,十次起码有五次打不到正地方,还有一两处打到自己的身上。

    结果闹得那穿山甲都有些瞧不起他,时不时从甲壳下露出脑袋,瞪眼眼睛看他两眼。

    眼睛虽然不多,却炯炯有神,按个挑衅神情,昭然若揭。

    气得彼得不住跳脚。

    可惜技不如人,越生气越发挥不了自己的最高水准。

    知道张远到了,他就想来一鞭高水准的打击,结果一紧张,忙中出错,一鞭甩出,没有搞利索,却打在自己的屁股上。

    幸亏他普粗肉厚,才没有受伤。

    张远差点没有笑出来!

    不过考虑到彼得虽然大咧咧,也是要面子的,就拼命忍住,没有笑。

    不过,他本来就是一个严肃有余活泼不足的人,这一忍耐不小,面部神情就有些不正经。

    他也是有智慧的人,赶紧转移目标,否则不是憋伤,就是笑场,都不太妥当。

    “彼得老弟啊,我教给你多少遍要领了,这个九节鞭是稳准狠打敌人的,一招毙命,不是给自己瘙痒的!你这样的话,就是在让我们有鞭的好汉蒙羞!身怀长鞭而不能达标,何以立于天地之间?你看我的!大哥给你示范!”

    说着,彼得撤退一步,张远前进一步,如臂使指,掌鞭唰的一声,击打出去!

    那只穿山甲这个时候,又是故伎重演,探出脑袋,瞪大眼睛,挑衅敌人。

    似乎还在那里张扬:“你打我来呀!老子就看着你,就喜欢你想打我,还打不着的样子,哈……”

    啪!

    轰隆!

    张远的鞭法启示彼得能比?

    那种准确度,比雷达导航还要准确!

    十米范围,哪怕是打一个针尖,也分毫不差!

    张远已经是第二次看穿山甲挑衅的眼光了,早就不爽,这次又来,岂能容你?

    顺手就是一鞭,打个正着!

    那只挑衅的眼睛历时炸裂!

    坚硬的眼珠直接穿过另一只眼睛,从那里穿越而过!

    长鞭的暴力余威不止,轰的一声,有将它的脑袋炸裂!

    巨大的穿山甲连最后的叫声都没有来得及发出,就彻底死亡了。

    只是最后的拼命挣扎,把自己庞大的身体翻了一个个,甲壳触地肚皮朝天,仰面死在那里。

    这个效力,不但彼得目瞪可呆,张远自己都大出意料之外。

    这一鞭,劲头和机会,也太寸了!

    活该我张远露脸。

    看到那个大家伙彻底死亡,彼得看向张远的目标都带着崇敬了。

    越是高傲的人,一旦慑服,就越是彻底。

    他心里还暗暗告诫自己,这家伙今后要躲着点,惹不起!

    我彼得虽然厉害,但是有自知之明,比这个大家伙还是有所不如的。

    万一给我一鞭,我也一样要晾蛋。

    正在这时,众人发现,那个穿山甲又动了起来。

    张远脸色有些黑。

    刚才自我感觉良好了半天,难道没有打死?

    不对呀,脑袋碎了,什么东西都不能活了吧?

    难道还有猫腻?

    大家对这个大家伙还是心虚,不由后退了几步,唯恐穿山甲拼死反击。

    只有张远和彼得上前两步仔细观看。

    不得不说,彼得胆子还是大得很。

    一看之下,二人不禁笑了起来。

    原来那些动的,不是穿山甲本身,而是一些小穿山甲。

    它们想必是刚才窝藏在那个巨大的甲壳里面,老穿山甲一晾蛋,它们感觉到异常,纷纷爬了出来。

    二人也不理它们,自然不会碰它们,有纪律严禁触摸,吃就更不行了。

    知道了真相,队里有人专门处理这种异种生物和他们的后代,虽然不知道穿山甲长这么大个为的是什么,是异种生物应该没错,按对待异种生物的程序处理万无一失。

    这里处理完毕,两队并作一队,张远和彼得也联机一起飞行,向西开拔。

    这个时候,张远看了一下时间,时间正好过去四十分钟。

    还有二十分钟,就到了麦柯规定的结束时间,其他弟兄是不是已经完成了分配的任务?

    二人同时关心起来。

    这两个人都是大哥大人物,自然会关心自己的小弟,否则凭什么当大哥大?

    二人心往一处想,心念一动,拉起机头,要对这个泰威山整个地区做了一个视察。

    很快,他们到了一万米的高度,可以俯瞰整个二十五个区域,就是二十五员上将每人一块包干清剿的范围。

    一眼看去,一副如同国际象棋棋盘的格局呈现在地面。

    一共二十五个格子,黑白分明。

    白的就是以及清剿完毕的地盘,因为草木都被扫平,再也没有往常的那种墨绿色郁郁葱葱。

    相反,这个区域都成了白地,所以在格子里成了白色根底。

    而那些黑色格子,就是还没有完成清剿的,草木还在那里傲然站立,郁郁葱葱,一片浓郁绿色,所以远处看去,就是黑色。

    二人大概数了数,还有十个各自依然发黑,当然大部分已经改变了颜色。

    心里大概有数,二人一按机头,超最近的一块落了下去,那里一个拉风的身影,正在挥动大刀,猛砍什么东西,刀上的一个红绣球舞动得分外妖娆,真是人刀合一,妖娆无比。

    二人一靠近现场,那人已经看出最后一刀!

    然后一手高举大刀,一首伸出二指,摆出一个犀牛望月造型!

    二人相视一笑,那个原来是李秀成。

    估计是很长时间没有机会秀刀技了,今天抓住机会妖娆了一把。

    还有就是对战这些对手压力不大,所以才表情烧包。

    张远高喝一声:“秀成,别瞎摆姿势了,快上来,走!”

    彼得也来了一句:“十哥!好姿势!以后多摆摆,我看好你!”

    李秀成没有想到别人看见,赶紧羞刀入鞘,急得大叫一声:“哦呀呀,你们偷窥!”

    一边大嚷大叫,一边带着队员就跟了上来。

    张远熟悉这个十弟,智力和武功都非常强悍,堪称文武双全,两项相加,和陈玉成不相上下。

    不过陈玉成的武功更厉害,尤其是他的枪法,谦虚地说,估计是世界第一的水平。

    不谦虚地说……也是世界第一。

    三人的合队没走多远,小面又到了一处。

    这里的草木已经没有一根站立了,但是却热闹非凡。

    之间一个用枪的大将手中的银枪如同一条蛟龙,想着围着他的敌人刺出。

    几枪刺出以后,必定有一个敌人被刺死。

    可是,那些对手也特别凶狠,竟然不顾死伤惨重,紧紧围绕这那人不放。

    还有更加令人惊异的,那些敌人都骑着马,而被围困的战将却是步战。

    战斗异常激烈,那杆红缨枪的红缨已经被鲜血浸透,银枪变成了红枪!

    那个是人陈玉成!

    张远和李秀成都看得神情大震!

    记忆当中,陈玉成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艰难的战况!

    三个人大吼一声:“快下去助战!看看什么敢给十一弟这么大压力!”

    彼得闷声道:“十一哥!”

    他心道,你们都弟呀弟的,怎么只有我是哥?

    想着随声附和省点事儿都不行!

    三人心随意转,上千人的机车队飞速压了下去!

    到了地头一看,陈玉成的三百队员都在那里站着看热闹,一看就知道是本领不济,伸不上手!

    还好,陈玉成已经把那些厉害的敌人都吸引了去,否则他们滥杀无辜,干扰陈玉成,就更加麻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