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锦衣春秋 > 第一三七四章 宫乱
    兵部尚书卢霄是一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他定时吃饭,定时就寝,因为在他看来,如果不能保护好自己的身体和精力,就根本无法处理好国事。

    子时过后,已经在沉睡中的卢霄却被一阵嘈杂声惊醒,他赫然起身,沉声问道:“是谁在外面喧哗?”

    “老爷,不好了......!”外面的声音异常的焦急,甚至充满了惊恐:“杀进来了,杀进来了.....!”

    卢霄掀开被子,披上一件外衫,打开门时,门外正焦急地站着两个人,这是府中的老人,深更半夜出现在卧室门前,十分的反常,但这样的反常,却让卢霄立时知道事有蹊跷,问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城外.....城外有兵马杀进来了。”一人上气不接下气道:“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兵马,从.....从几个城门同时入城.....!”

    卢霄大惊失色,抓住那人衣领,厉声道:“你胡说什么?哪里有兵马入城?”

    “老爷,千真万确。”另一人急道:“有人瞧见火光冲天,大批的兵马举着火把入城,深更半夜,不知道是谁带兵入城。”

    卢霄心下骇然,京城乃国之重地,驻扎在京畿附近的玄武营和黑刀营若是没有兵部的调令,连大营都不可轻易离开,更不必说进入城内,可是京城附近除了那两支兵马,不可能有第三支兵马的出现。

    地方驻军,没有朝廷的旨意,一旦进入京畿境内,等同于谋反。

    而且任何一支兵马靠近京城附近,都不可能悄无声息,沿途的驿站一旦发现有大量兵马出现,定然会第一时间向京城报急,所以一支兵马想要悄无声息靠近京城,几无可能。

    最为关键的是,京城有虎神营三千将士,这都是精锐兵马,驻守京城各门,即使有兵马兵临城下,有虎神营防守城门,外来兵马也绝无可能入城。

    建邺京城作为楚国的国都,城墙既高且厚,即使对方拥有攻城武器,想要轻易破城,那也是痴心妄想。

    太宗皇帝之时,就曾对建邺城墙多次加高加厚,先皇帝之时,亦曾两次修葺,甚至先皇帝曾经亲自登上过城头,看着铜墙铁壁般的城墙,曾豪言就算有十万大军兵临城下,以建邺京城防卫之厚度,就算一年敌人也无法攻破。

    但此刻竟然在自己这位兵部尚书毫不知情的情况下,有兵马从各门入城,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他兀自怀疑这消息不对,吩咐道:“赶紧派人过去,打探一下到底发生了什么。”

    兵马入城,身在宫内的齐宁自然没有立刻得到消息,看着奄奄一息的曲小苍,齐宁心情复杂。

    曲小苍当初干脆利落地袭杀轩辕破,若非赤丹媚出手相救,恐怕自己也要死在此人的手里。

    他本以为曲小苍是为了神侯的爵位不择手段,但今日终于明白,曲小苍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能够救出皇帝。

    他无法给曲小苍的行径做出善恶的判断,感到曲小苍气息减弱,心知鬼王确实是重创了曲小苍,此时若唐诺在此地,曲小苍兴许还能死里逃生,但唐诺远在宫外,就算现在能够畅通无阻带着曲小苍出宫,那也未必来得及。

    “皇上......不在宫里!”曲小苍咳嗽道:“萧绍宗.....萧绍宗既然不在宫内,绝不会.....绝不会将皇上留在宫里.....!”

    齐宁心下一凛。

    曲小苍这句话却提醒了他。

    鬼王声称萧绍宗已经不在皇宫之内,这很可能是真的,如果当真如此,萧绍宗当然不会将皇帝留在宫里交给齐宁。

    萧绍宗如今能够手握大权,并非是萧绍宗有这样的实力,而是此人一直利用皇帝的名义兴风作浪,也正因如此,萧绍宗就一定会将皇帝牢牢掌控在手中,否则一旦皇帝脱离了萧绍宗的掌控,只要在文武百官面前露面,萧绍宗之前所有的部署就会付诸东流。

    对萧绍宗来说,杀死皇帝当然是最简单的手段,只要皇帝一死,也就无人能够撼动萧绍宗目前的权势。

    可是正如向天悲所言,萧绍宗苦心谋划多年,好不容易走到今天这一步,这场大戏,萧绍宗需要观众,而他唯一的观众,正是皇帝。

    萧绍宗需要皇帝亲眼看见,他自认为因该属于他的皇位由他亲自夺回去。

    所以在他登基之前,绝不会轻易对皇帝下手。

    “皇上会在哪里?”齐宁立刻问道。

    曲小苍摇摇头,更加剧烈地咳嗽起来,似乎想要凑近齐宁耳边,齐宁看出他的心思,将耳朵贴近过去,曲小苍附耳低语两句,齐宁全身一震,脸色大变,可就在此时,齐宁只觉得手臂一沉,曲小苍手臂垂落,就此死去。

    齐宁抬手将曲小苍的双目合上,轻轻放好,站起身来,四周仅剩不多的暗卫立时戒备起来,握紧了手中的大刀,齐宁扫了众人一眼,冷笑道:“你们是宫中侍卫,负责保护皇上的安危,可你们却为叛逆所驱使,现如今还没有明白过来?”

    众暗卫面面相觑,鬼王死前说的那几句话,已经让众暗卫起了狐疑之心,但到底是什么状况,众人却是懵然不知。

    “宫中有多少侍卫?”齐宁沉声问道。

    众人也不说话,齐宁盯住其中一人,冷声道:“你说!”

    那人被齐宁盯着,却是不由自主道:“不....不知,宫中暗卫分散在宫中各处,到底有多少人,我.....我们也是不知道。”

    齐宁心想宫中暗卫本就是影子一般的存在,向天悲或许知道有多少人,但这些普通的暗卫看来还真是不大清楚。

    正在此时,齐宁却骤然听到北面传来一阵嘈乱之声,皱起眉头,四下扫了扫,见到其他人都没有什么反应,心知自己内力深厚,所以耳力惊人,北边传来的声音恐怕也只有自己听到,那嘈杂之声夹着哭喊和叫嚷,混乱异常,他知道事有蹊跷,沉声道:“所有人都随我来!”不再犹豫,迅速向北边冲过去,他带过来的那几人迅速跟上,其他人见状,互相瞧了瞧,却也终是跟了上去。

    齐宁一路向北边冲过去,宫中道路交错,这内宫他也来过两次,但却并没有四处走动,所以并不熟悉,只是循着那阵嘈乱的声音找过去。

    他脚步飞快,身后众人很快便被抛在后面,到得一处宫殿边上,就瞧见前面一大群黑影正往这边跑过来,人影闪绰,混乱异常,夹杂着哭喊声,齐宁上前去,却见到数十名宫女太监乱作一团,他心下一凛,厉声喝道:“都停下!”

    但这些人全都惊慌失措,并不理会齐宁的喝声,有人甚至径自从齐宁身边跑过,一个个显得狼狈不堪,就像背后有鬼怪追赶一般。

    齐宁探手抓住其中一人手臂,那人想要挣脱,但齐宁这只手如同铁箍一般,那人挣脱不开,抬头看到齐宁脸色冷峻,慌张道:“快跑,快跑,乱兵杀进宫里来了.....!”

    “乱兵?”

    “是.....是羽林军。”太监急道:“他们冲到内宫来,那.....那是要造反。”

    齐宁微微变色,他自然知道,羽林营虽然卫戍皇城,但内宫却是禁地,即使是羽林军,那也不得踏入内宫半步,如今羽林营的兵将竟然冲进内宫来,当然是非同小可,也难怪这些太监宫女惊慌失措。

    此时跟随在后面的暗卫已经跟上来,齐宁回头向一名暗卫问道:“宫中的贵人们是否都有人守卫?”

    那人点头道:“贵人们居所附近,都会安排人守卫。”

    可怜的宫女太监们蝗虫一般四散逃开,齐宁带着众人又往北边冲出一段路,沿途都是惊恐的太监宫女向这边逃命,随即看到前方出现十多名身着铠甲的兵士,正是羽林营的装束,只听一人大声道:“叛贼齐宁潜入宫中行刺皇上,务必要将此人就地斩杀,统领大人有令,谁能取得齐宁的项上人头,赏金千两!”

    齐宁这时候明白过来,这羽林营冲进内宫,竟然就是冲着自己而来。

    萧绍宗自然知道齐宁潜入宫中,是以调动了羽林营直接冲进内宫。

    齐宁此时也终于知道焰摩和鬼王为何会说这皇宫就是一座布好的陷阱,萧绍宗算准齐宁会潜入宫中,是以等到齐宁入宫之后,立马便给齐宁扣上了入宫行刺皇帝的帽子,而且迅速调动羽林军杀进来。

    齐宁正寻思是否要与这些羽林军正面相对,却听到有人高声道:“你们是何人?谁都不要动。”齐宁循声看去,只见到又一群羽林军突然出现,更是发现了自己这边,毕竟他身后跟着一群人,目标太大,轻易就被羽林军发现。

    那人一叫喝,另一队羽林军也瞧过来,随即两队人马齐齐往这边冲过来。

    齐宁站定不动,身后的暗卫们一时却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这些暗卫已经感觉事情不对劲,这位护国公未必真的是叛逆,可是此刻连羽林军都杀进宫里来找寻齐宁,他们实在不知是该协助羽林军逮捕齐宁,还是帮着齐宁与羽林军为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