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修真小说 > 混沌八皇 > 第一千零五十章 一更到
    王墨的攻击,除非是再次拿出铁剑,否则的话玄皇并未放在眼中,他在意的,是羲逍汝瑶以及蚩尤。

    此刻面对王墨的攻击,玄皇一拍储物袋,立刻手中多出一个黑色小袋,蓦然向前一拍,立刻便有一片紫灰弥漫。

    这紫灰刚一出现,便化作一片如同泥潭之物,更是有阵阵腐烂的气息缭绕,向着王墨与来临的轩辕剑灵包裹而去。

    蚩尤咧嘴一笑,身子迅速向前迈出一步,这一步之下顿时他整个人就出现在了那泥潭旁,向着泥潭狠狠地一吸,立刻就有呼啸之声回荡,但见那一片泥潭如同被鲸吸一般,竟然全部被吸入蚩尤口中。

    眼中露出贪婪之芒,舔了舔嘴唇,蚩尤更是向前一晃,临近了玄皇,右手向前狠狠地一抓。玄皇面色大变,身子毫不犹豫疾驰后退,双手掐诀向前连连拍去,轰隆隆的巨响回档这大殿内。

    而此刻,王墨神通所化火狼,也瞬间临近,带着浓浓的热浪,从一旁直接冲去,玄皇怒吼一声,身体内的仙魄蓦然从体内幻化而出,弥漫身体外,在王墨的火狼临近的刹那,右手一指点去。

    以其强悍的修为,这一指之下,立刻那火狼“轰”的一声四分五裂,化作无数火焰向着四周散开。与此同时这玄皇更是身子没有半点停留,向旁一闪,试图要甩开蚩尤。

    但蚩尤之速更快,与玄皇二人在这大殿内追逐,更有砰砰之声不断的回荡,每一次声音的想起,那玄皇的面色都会苍白一些。

    蚩尤追击中全身魔气轰然而动,往往抬手间不需掐诀,便有魔术神通弥漫,重重神通之下,几乎可以让人眼花缭乱,那玄皇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只能不断地后退中被动抵抗。

    更是让玄皇感觉头痛的,则是那崩溃的火狼,竟然在化作火焰后,再一次凝聚,重新成为了火狼,以比之前还要浓烈的火焰,又一次冲向玄皇。

    任凭玄皇在与蚩尤追逐中如何毁灭这火狼,但几乎刚一毁灭,火焰就又会重新凝聚,仿若这火狼就是那不死之魂!

    更有轩辕剑灵化作剑芒,紧追不断,但却不会轻易靠近玄皇,而是一旦寻找到机会,就会在一闪而出。

    那雀皇此刻眼中流出犹豫,正要上前帮助,但王墨蓦然向她看去,冰冷的目光立刻就让这雀皇想到了之前在第一层内,王墨临走前的话语与那铁剑的可怕威力。

    抬的起脚步,被生生的止住,雀皇下意识的避过王墨的目光,心中想要帮助的念头,顿时熄灭。

    玄皇面色越加苍白,若仅仅如此倒也罢了,但更让玄皇内心焦急的,则是那羲逍竟然也站起身子,一步之下与蚩尤形成夹击,隐约中死死的锁定了玄皇。

    “诸位仙友若不参与此事,此番天神洞府之行,老夫任何东西都不要,且承诺全力助你等破开这洞府的一切封印!!”玄皇眼看那羲逍就要出手,立刻焦急的大吼道。

    羲逍双目一凝,就连那蚩尤也是眯起了双眼,追逐的步伐略有一顿。

    就在这时,突然这大殿门外另有波动出现,却是有人来临,人皇从外缓步走进,在他的身后,仙剑圣与那鬼皇,分别踏入进来。

    看到大殿内的一幕后,仙剑圣一怔,唯独人皇,目光透出一切了然的神色,似笑非笑的扫了玄皇一眼。

    “人皇助我!”玄皇身子一晃,就要后退。但就在其后退的瞬间,王墨右手掐诀之下,立刻那重新凝聚的火狼轰然而动,并未完全冲击在玄皇身上,而是在其身旁“轰”的一声崩溃,化作无数火焰散开。

    就在这一瞬间,轩辕剑灵所化的剑光,蓦然爆发出之前从未有过的凌厉之气,更是有一丝超脱一切法宝的气息疯狂的弥漫,直奔被火焰弥漫的玄皇而去!

    玄皇前行中猛地转身,右手掐诀正要施展神通,但就在这时,人皇双唇微动,立刻玄皇将要施展的神通,蓦然间一顿,好似有一股无形之力将其神通生生打断。

    玄皇面色瞬间大变,就在这一刹那,轩辕剑灵所化的剑芒呼啸间穿透了火焰,直奔玄皇,其速太快,一闪之下,便落在了玄皇前胸。

    “轰”的一声巨响回荡这大殿,玄皇一口鲜血喷出,整个人倒退数步,落在了地面后,双脚所踏之处立刻传来咔咔之声,立刻崩溃化作一片碎末。

    那剑光消散,重新化作轩辕剑灵的样子,轩辕剑灵面色苍白,全身几乎透明,大量的灵气从其体内消散,其身子似乎随时都可以消失无影,显然这伤了玄皇的一击,对轩辕剑灵来说也是同样受损。

    轩辕剑灵退后中站在了羲逍与汝瑶二人身边,对这王墨传音道:“王墨,我那一剑杀不了他,但却引发了他之前的伤势,使得其伤更重!”

    说完,轩辕剑灵盘膝坐在一旁,迅速疗伤打坐,更是不知从何处拿出了丹药吞下,这丹药是专为灵体准备,并未成丸,而是一团团流动的灵气。

    玄皇面色毫无血色,他体内伤势本就严重,一路硬是压制下来使其不会继续恶化,但却在轩辕剑灵拼死一击之下,导致伤势爆发,修为再次跌落,虽说还未到归海道,但若是继续恶化下去,却也不远,此刻修为高深的他,竟然第一次感受到了寒冷,颤抖之下,玄皇再次退出几步,右手掐诀在自己身上连点数下,这才勉强压下,只是这一番行动,立刻让他又一次喷出鲜血。

    脸上带着厉色的狰狞,他并非看向王墨与轩辕剑灵,而是死死的盯着人皇。

    人皇神色如常,对于玄皇的目光没有任何不适,平淡的说道:“玄皇,现在的你,才会让老夫敢于相助。”说着,人皇看向羲逍与汝瑶,抱拳笑道:“还望逍遥二仙卖给老夫一个人情,今日我等一切私人恩怨就此罢休,还是早日进入下一层为好,如何?”

    仙剑圣神色阴沉,方才人皇的暗手,他如何看不出来,此刻沉默中站在了玄皇的旁边,目光冰冷的看向王墨等人。

    还有那鬼皇,也是沉吟中冷漠的看着众人,但其所站的位置,却是鲜明的表露出,他会站在人皇与玄皇一方。

    与此同时,坐在远处始终一语不发的粉衣女子,站起了身子,轻步间来到了玄皇旁边,美目一扫,最终落在了王墨身上,轻声道:“王仙友,此事暂缓,待离开了这里,你们之间,在下不会参与。”

    眼下双方之人除了那黑衣人外,似乎已然庭径分明,王墨目光一闪,向着羲逍抱拳道:“晚辈之事无妨,一切还请前辈定夺。”

    羲逍对于刚才王墨提前出手,虽说有些不喜,但此刻看到王墨很是知趣,点了点头后,目光落在了人皇众人身上,平静的说道:“好,一切私人恩怨,暂缓不提!这后三层内危机处处,各位仙友可莫要留手,一会传送进去,在第七层中心汇合。”

    待羲逍说完,人皇等人含笑点头后,汝瑶起身走到那石块面前,抬起玉手放在上面,轻轻一按,立刻这石块顿时便有紫光瞬间闪耀起来,地面更是传出阵阵轰轰之声,仿若摇晃震动一般。

    瞬息间,这大殿的地面出现了大片的裂缝,轰然崩溃,露出了下方如星空一般的璀璨之处,此地所有人,立即身子冲入其内,一一消散。

    至于轩辕剑灵,则是被羲逍带着,踏入下方那好似星空的传送阵内。

    帝江洞府第七层,与前六层截然不同,此地没有任何阁楼建筑,而是一片火海弥漫,仿若自成一界!

    在这不大的空间内,正中间的位置是一座喷发的火山,大量的黑雾弥漫在四周,更有轰隆隆的巨响不断地回荡,偶尔间,还有浓浓的火焰从火山内喷出,从天空如雨水一般散落。

    地面也好似龟裂一般被分割成无数,漂浮在一片岩浆之上,阵阵黑气更是时而从岩浆内升起,散发浓浓的高温。

    众人被传送在这里,立刻就彼此各自分开,落在了不同的位置,王墨身子闪烁中,出现在了此地,在看清四周的一刹那,他的眉头立刻皱起。

    “不对!”

    这里的一切与地图玉简内所介绍的第七层,截然不同,根本就没有半点相似之处。王墨目露阴沉,向着远处看去,只见在数百丈外的一处地面上,汝瑶怔怔的望着四周,眼中同样有迷惑之色。

    在王墨向她看去之时,汝瑶也看向王墨,她早就猜测王墨或许另有机缘,对于这帝江洞府很是熟悉,此刻看到王墨目中的疑惑,脸上露出苦笑,摇了摇头。

    王墨收回目光,看那汝瑶的神色,不似有假,显然是同样对于这里的变化,很是迷茫。

    “此地一片平坦,唯有这一座火山,想必那进入第八层的入口,就是在这火山内部!”汝瑶的声音传递开来,落在了每一个人耳中。

    玄皇身在远处,面色苍白,即便是被此地火光照耀,依然没有半点红润,他右手扶着胸口,阵阵剧痛不时的传来,更是在伤口中存在了一种诡异的剑气,使得伤口始终无法全部愈合。

    “人皇,王墨,还有那剑灵,此仇老夫记住了,若不十倍百倍奉还,老夫绝不甘心!”他神色阴沉,看向四周。

    “该死的,就连这帝江洞府也与老夫过不去,此地竟然有如此浓郁的火神力,怕是会便宜了那小杂种!”玄皇内心咆哮,半响才恢复过来,但立刻就心神一震,出了一头冷汗。

    “修为的跌落,竟然让我心境也起了变化,怎会如此轻易就动怒!!”玄皇深吸口气,压下内心的烦躁,强行让自己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