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七百三十四章 离开
刚结束了战事的葫芦岛港口一片平静,这个被日本人京营了十多年的港口规模还是不错的,虽然在前些日子的战斗里被炸过一次,但码头的损失并不算太严重,经过几天的抢修港口的大部分设施都已经恢复了正常。

今天,在贝亚恩号航母的岛式建筑上,穿着一身雪白军服的拉博德双手抓着船舷上的扶手眺望着远处的大海,脸上浮现出一丝忧虑之色。

一名穿着法**装的上校走到了他的身后轻声问道:“长官,您还在担心日i本人的舰队么?”

拉博德没有回头,他点了点头道:“佐恩,我们在这里已经停留了五天了吧?”

“准确的说是四天零八个小时,长官!”上校给了一个准确的答案。

“四天零八个小时?”拉博德喃喃的说道:“这么说日本i人的联合舰队随时有可能出现在港口外啰?”

“从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佐恩点点头,作为拉博德的副手,佐恩很理解自己长官的心情,他不禁安慰道:“长官,您也别太担心了,或许事情没有那么糟。日i本人刚刚在中途岛吃了败仗,他们不一定有这个时间来找我们的麻烦。”

说完这句话后,就连佐恩自己也有些脸红,这样的安慰估计也就只能欺骗那些菜鸟了。

拉博德苦笑道:“佐恩,你还是老样子啊,连撒谎都不会。我们来到华夏也有一年多了,东北对日i本人有多重要你又不是不知道,如果连这种事日i本人都能忍得下去的话我想这场战争他们也没有必要打下去了,直接认输就好了。”

佐恩不好意思的摸了摸了的脑袋,安慰人这种活确实不是他擅长的。

拉博德接着说道:“如果我估计得不错的话此刻日i本人的舰队应该已经出发了,要是我们能在今天就开始返回杭i州的话应该躲得过日i本人的这波攻击,如果不能返航的话恐怕我们就要被他们堵在这里了。”

听到这里佐恩却有些不服气了,“长官,您也不用太担心了,日本人的海军实力虽强,但我们也有一百多架世界上最先进的战斗机,如果真的进行决战的话我们未必会输给他们。”

拉博德摇头道:“是的,我们未必会输,但是这不过是你的臆想而已。你想过没有,一旦日i本人击中兵力,将他们在东北的所有战机和航母舰队上的战机全部集中起来对我们发动攻击呢,你认为只能躲在港口的舰队能抵挡得住数量占据了绝对优势的日机的攻击吗。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新加入的那四艘护航航母的情况,它们的舰体结构实在是太脆弱了,根本不适合参加战斗。”

佐恩不说话了,他们的护航航母是舰队的软肋啊,航速慢不说而且舰体还特别脆弱,不多,只需要一枚重型鱼雷就足以将它们送入大海,一旦这些护航航母被击沉了,那么它们搭载的上百架战机全都得进海里喂鱼,一想到那么多架战机和飞机上的一百多名最精锐的飞行员要是战没了,这对于弱小的第三集团军海军来说打击可就太大了,到时候那位苏将军肯定会发狂的。

拉博德微微叹息了一声,说到底还是他们的实力太弱了,如果现在舰队里有两艘大型的新型航母就好了,如果多了两艘航母拉博德就敢搏一把。

“噔噔噔……”

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一名法**官匆匆跑了过来对拉博德敬了个礼后大声道:“报告长官,司令部发来消息,装甲第一师已经与刚才也就是七号下午十三点十八分全部占领了锦州城,苏将军命令我们舰队立即返回杭州!”

“可以回杭州了?”拉博德和佐恩上校对视了一眼后赶紧问道:“这个消息属实吗?如果我们返回了那么谁来为这里的部队提供空中掩护,要知道现在现在葫芦岛上的野战机场还没抢修好呢。”

这名刚来的少校摇摇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不过这确实是苏将军亲自下达的命令。”

“这……”

拉博德有些犹豫起来,说起来人就是那么矛盾。就在几分钟前,他还在担心舰队留在这里会被日i本人堵在港口,可现在人家下令让自己走了却开始担心对方没有空中掩护了。

一旁的佐恩却没有拉博德那么多的想法,听到了这份命令后他有些高兴的说道:“长官,既然苏将军下令让我们返航,那么我们就赶紧走吧,要是继续留在这里,被日本人的舰队堵住就麻烦了!”

拉博德沉吟了良久才说道:“那好吧。伊卡,你马上给苏将军回电,就说我们舰队依照命令将会在半个小时后返航,请他保重!”

“是!”

“长官……您真的要让那些法国人返航么?”指挥室里,邱参谋有些不解的对苏晋道:“现在正是咱们最脆弱的时候,葫芦岛现在只有一个警卫团和一个重炮旅,一旦日军来袭咱们连个退路都没有,那可是太危险了!”

“危险?”苏晋冷哼道:“咱们是军人,哪一次战斗不是处在危险之中,怕危险还当什么兵啊,回家抱孩子不是更好?”

“不是!”被苏晋训斥后邱参谋有些急了,立刻大声道:“长官,我不是怕。我邱立华自打船上这身军装起就抱定了马革裹尸的决心,死算什么!我是担心您啊,要知道咱们第三集团军数十万人可就指着您呢,要是您有什么意外咱们集团军可就完了!”

看着急得面红耳赤的邱立华,苏晋的脸色缓和了下来,他拍了拍邱立华的肩膀道:“邱参谋,我知道你们都有卫国捐躯的决心和勇气,也知道你们在担心我的安慰。但你也应该知道,这支舰队可是我们花了几年的时间才组建而成的,他也是我们几年的心血。现在他们的位置已经暴露了,日i本人的联合舰队随时有可能突然出现,他们停留在这里的时间越久危险性就越大,你也不希望我们辛苦了几年的心血就这么毁于一旦吧?”

“可是您的安全……”邱立华还是有些不甘心。

“我的安全有什么问题?”苏晋大手一挥,满不在乎的说道:“再有几天我们的机场就要重新修好了,只要机场一修好我们的增援部队就可以源源不断的赶到,届时谁能奈我何!”

看到苏晋这幅模样,邱立华和指挥部里的参谋就知道自家长官心意已决,也就绝了劝他的心思。而且刚收到锦州光复消息的他们也认为日本人现在的目光肯定都在盯着锦州,对于葫芦岛这个小地方不会太重视,因此也就不再全苏晋了,但此时的苏晋和指挥部里的参谋们并不知道,日i本关东军已经从重i庆方面得到了苏晋就在葫芦岛的消息,而一场专门针对他的阴谋也正在展开……

“呼呼呼……”

大岛亮太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在一条小巷里拼命的奔跑着,已经跑了好大半个小时的他全身上下都被汗水打透,整个人呢就象刚从水缸里捞出来似地。

当他跑到一个阴暗的小巷里时终于停了下来,他实在是跑不动了。按理说作为一名职业军人,大岛亮太的身体素质应该还是不错的,可自从他当上大佐后并调到满洲担任守备部队的指挥官后,几年的养尊处优下来整个人都发福了不少,自然也就谈不上锻炼身体了。

扶着墙壁的大岛亮太对着周围看了看,发现没有人后原本惊慌的情绪稍微平静了一下,但随即又不禁悲从中来,四十多岁的大男人竟然扶着墙失声痛哭。就在一个小时前,华夏部队攻到了他的指挥部,见势不妙的大岛亮太赶紧穿上了事先准备好的一套平民衣服悄悄从一个鲜有人知的小路单独逃离了指挥部,就在他走后不到十分钟,他的指挥部就被攻破了。

休息了好一会,稍微恢复了一点体力的大岛亮太慢慢朝着小项的另一头走去,但当他正准备走出小巷时,就听到小巷外面传来几声清脆的枪响和几声惨叫,随后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其中一个声音高声喊道:“快追,别让他们跑了!通知外面的部队封锁城门,不能让小鬼子溜出去!”

听到这个声音后,大岛亮太的脸色不禁变得有些惨白全身一阵冰凉。来到东北已经五六年的大岛亮太早已学会了一口流利的中文,自然听得出前方的人在说什么,从外面那些人的话他知道那些华夏人竟然封锁了城门。

原本大岛亮太打算出了城后就立刻溜走,再也不回部队了,因为他深知以日军的军规,像他这样的败军之将即便是回到部队最后也难逃一死,他的上司就算不把他送上军事法庭也会责令他剖腹。所以他在出来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些年来搜刮的值钱的东西都打包背在了身上,找个机会悄悄回到日本,然后再偷偷的把家里的妻儿接到国外去,这可惜想法是好的,但现实却残酷的打破了他的梦想。

又想了一会,大岛亮太暗自想:“不行,不能继续留在这里了,再待下去如果被那些华夏士兵发现自己只有死路一条,得找个地方躲起来,等到过些日子重新开城门后再想法子混出城去。”

想到这里,他又悄悄的回到了巷子里,当他走到一间院子里时,发现那座院子里正隐隐传来说话的声音。

“咦,对了。可以在这里找地方暂时呆几天,探听一下风声再说。”

想到这里后,大岛亮太便敲响了这户人家的大门。

过了好一会,大门这才“吱呀”一声开了,一个衣衫褴褛的年轻人出现在他面前。

“你找谁?”看到站在门口的大岛亮太,年轻人有些警惕的问。

“你好!”

大岛亮太不假思索的就是对着对方鞠了个躬,笑容满面的说道:“我是奉天来锦州做生意的商人,刚才由于打仗,我住的客栈被炮弹给炸坏了,客栈的掌柜也被炸死了,所以我不得不出来重新找地方住,如果您能给我行个方便的话我将感激不尽!当然,您放心,我也不会白住的,我会付给您钱的!”

“这个……”

这个青年犹豫了起来。

这个年轻人不是别人,正是汪国全。就在今天上午,汪国全杀死了那个上等兵西尾后,这也被那几名冲进来的华夏士兵看到了,这些华夏士兵看到日i本兵已经被杀死,在嘱咐了汪国全几句后走了。等到这几名士兵走掉后,汪国全则是将西尾全身上下但凡值点钱的东西都剥得干干净净,这才将自家老娘、媳妇和孩子从菜窖里叫了出来,两夫妻挖了个坑把西尾给埋了,再把大门给修好,等他们干完了这一切没多久,大岛亮太就来敲门了。

不得不说,大岛亮太来到华夏的这五六年时间里中文学的还是很不错的,基本上听不出什么怪异的口音。只是汪国全却总觉得这个家伙有些不对劲,至于是哪里不对劲他却是说不出来。

这时屋里传来了一个苍老的声音,“狗蛋啊,外面是谁啊?”

汪国全赶紧回答道:“娘,没事!是一个商人,他住的客栈被炸毁了,现在没地方住,想借咱们家住几天呢。”

“是这样啊!”苍老的声音停顿了一下,这才说道:“既然这样就让他进来吧,行走在外谁还没个难处呢。”

汪国全犹豫了一下终于点头道:“好吧!”

看到对方答应收留自己,大岛亮太大喜,赶紧对着汪国全又鞠了个一个九十度的大躬,“谢谢,谢谢!”

等到大岛亮太跟着汪国全进入屋子后,这才察觉到这户人家究竟有多穷。用家徒四壁来形容真的是一点都不挂张。房子分为东西两间,中间是主屋,里面除了煮饭的一口铁锅和几个瓷碗外,屋里就连凳子都没有一把,一个眼神不好的老太太和一个抱着两个光屁股孩子的女人正好奇的看着刚进来的大岛亮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