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六百九十七章 横岭关(一)
这一声爆炸恍若一个信号一般,紧接着一阵阵凄厉的呼啸声紧接着响了起来,一枚枚重达43.1公斤的炮弹带着巨大的惯性重重的砸在了日军的阵地上,发出了巨大的爆炸声,在短短不到三十秒钟的时间里,就有五十四枚炮弹落在了下来,整个横岭关在瞬间被爆炸的火光映红了。

当黑田寿江挣扎着爬开身上的浮土从工事里爬出来的时候,耳边听到的就是一阵阵地动山摇的爆炸声,伴随着一阵阵强烈的冲击波在在周围肆虐,他发现自己的听力好像变差起来。

“小池君……小池君!”

他极力的大叫声,可回答他的却依旧是那毁灭的炮声。周围的热浪强烈得几乎要把他吹飞,地面开始不停的晃动,爆炸声便得黑田寿江的耳朵里轰鸣作响,除了听到有些沉闷的爆炸声之外,就再出听不到其它地声音。

这时,他突然发现三十多米外的浮土里慢慢爬出了一个人,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自己小队的一名军曹,黑田寿江兴奋的喊了一声,冲着他用力挥着手,示意他赶紧到这里来。

那名军曹也看到了黑田寿江,看到上司让自己过去后,他立刻站了起来就要朝着黑田寿江跑来。只是这名军曹刚站起来,黑田寿江便看到他再次趴倒在地上……军曹的脑袋没有了。

“轰……轰……轰……”

看着失去了脑袋的军曹,黑田寿江听到传入耳朵内的声音清晰了起来,身边传来的密集的爆炸声远远超过黑田寿江的想像,爆炸声甚至像华夏人春节时的鞭炮声一般密集,伴随着爆炸原本黑漆漆的天空全都被染成了橘黄色,传入耳边的还有被炸飞的破片“嗖嗖”的破空声,更多的是士兵们的惨叫声。

“黑田君……救救我!”

“小池君……”

趴在地上连动都不敢动的黑田寿江看到另一侧的地上,一个被血人正在努力挣扎着,那个血人一边发出大声的呼喊声,听着有些熟悉的声音,黑田寿江仔细打量了一下,正是自己的好友小池圣,他大声喊了起来。直到这时黑田寿江才看到小池圣的双腿已经被弹片给炸飞,膝盖处齐根断开,断腿处向外喷出红雾般的血液,看到这一切,黑田寿江忍不住在心里打了个激灵,看着眼前的随处可见死尸以及残肢断臂,黑田寿江只感觉到自己的腿间一热,一股液体从腿间流了出来。

“好……打得好!再给他们来一下!”

和正在炮火中苦苦挣扎的213联队不同,正在几里地外的指挥所里,罗贤达看着远处那一团团升腾而起的黑烟和火光却是兴奋得手舞足蹈,听着远处远来的爆炸声,那一团团的爆炸扬起的黑色的烟雾和火光倾刻间弥漫了原本的清透的横岭关,罗贤达已经可以想象得到那些炮火下的日军是如何一副苦苦挣扎的情形了。

而站在一旁的胡链则是用望远镜观察着远处的炮击默不作声,王元直、胡一等几名十一师的军官则是面露喜色,他们都清楚,如果这样的炮击能够持续半个小时的话,那么待会十一师发起攻击时遇到的抵抗肯定会减弱许多。

“好……好……炮火开始朝着日军第二道防线延伸!估计半个小时后日军整个防线能发挥出原本一半的作用就不错了。”

听着耳边军官们的议论声,胡链虽然没有说话,但他心里的震惊却丝毫不比其他的人差,在胡链看来即便是向来依仗船坚炮利的日军也没有这么奢侈的使用火炮。当然,这并不是说日i本人没有没有重型火炮,淞沪会战的时候日军使用的火炮口径比这个更大威力也更强得多,但那只是特定的战例。在那种数十万大军殊死搏杀的战场再怎么高强度的使用炮火都很正常,可现在的横岭关充其量只是两个团级别的军队在交手,日军要是都象淞沪战场上那样使用火炮的话日i本政府恐怕早就破产了。

看着被炸得几乎要沸腾起来的横岭关,胡链默默的说道:“炸吧……炸吧……炸得越狠越好,要是能让我们不费一枪一弹就占领了横岭关就更好了!”

正所谓有人欢喜有人愁,十一师的众将士们看得是眉飞色舞,而213联队的日军自然是叫苦连天。河原右丙大佐此时蹲在指挥部里,看着自家的阵地几乎要被华夏军队的炮火给摧毁,急得嘴巴都快起泡了。

河原右丙一把扯住了一旁的石桥嘉久藏中佐喝道:“你马上给山炮联队打电话,让他们立即对支那炮兵进行反击,动作要快点,否则横岭关就危险了!”

石桥嘉久藏苦涩的摇了摇头:“大佐阁下,我刚才已经给松木熊吉中佐打了电话,松木说支那人的火炮阵地距离他们太原了,他们根本够不着啊!”

“八嘎!”

河原右丙狠狠骂了一声,他也没有办法,从炮声就可以听出来这次华夏人使用的全都是清一色的重型火炮,无论是威力还是射程都不是山炮联队那些只有75口径的山炮所能比拟的。

无奈之下他只能深吸了口气道:“既然如此你告诉石桥君,让他做好准备,等到支那人发起攻击的时候用最猛烈的炮火对支那人发起炮击,一定要将支那人的攻势给打下去!横岭关一定不能丢,否则你我都吃罪不起,明白吗?”

“哈伊!”

隆隆的炮声响彻了半个小时候就像是约好似地突然停下来,凛冽的晨风吹散了笼罩在横岭关上空的浓烈的硝烟,弥漫在阵地上空的黑色地烟雾将万物轻悄地罩住。原本那阵阵惊天动的爆炸突然间戛然而止,这不禁让原本已经习惯了那种震耳欲聋的炮声的人感到一股寒意从心底涌上了心头。昏灰的横岭关变得沉默不语,唯有数簇被爆炸引起的火光仍在摇曳闪烁,像是重伤的身躯流出的鲜红的血液。

炮声停止后,黑田寿江强忍着耳朵传来的痛苦,脑子里除了嗡嗡做响外再也听不到其它的任何声音,感觉到耳朵里有液体流了出来,于是用手摸了一下放到眼前一看已经变成了红色,原来他的耳朵在之前地炮击中被震出了血来。

没有理会耳朵的情况,黑田寿江挣扎着爬了起来四处观望,当他看到一个伏在前方的人影后大叫了一声跌跌撞撞的跑了过去。

“小池君……小池君!”

黑田寿江一把抱起了倒在地上的小池圣,这位昔日的好友此时双目紧闭脸色蜡黄,鲜血不断的从他的两条断腿处涌出。

“卫生兵……卫生兵,快来啊,都死绝了吗?赶紧过来啊!”阵地上响起了黑田寿江绝望的喊声。

“滴答……滴滴答答……”这时候,对面响起了一阵嘹亮的军号声。

随着一声声响亮的军号声响起,一名名身穿黄色军服的士兵跳出了隐蔽的阵地朝着横岭关冲了上来。

“快……所有人都给我出来,赶紧将支那人赶下去!”阵地上响起了一阵稀疏的吆喝声,那些侥幸活下来的军官正在指挥着刚从防炮洞或是废墟里爬出来的士兵进行射击。

已经陷入昏迷不醒的小池圣被匆匆赶来的卫生兵包扎了一下后就被抬了下去,黑田寿江深吸了口气,重新抓起了指挥刀对着朝着靠拢的十多名士兵喝道:“你们都靠过来干嘛,马上进入阵地,一定要将支那人赶下去,我们这里是第一道防线,如果被支那人突破那就是我们的失职。”

随着黑田寿江的喝令,围在他旁边的日军士兵纷纷进入了已经残破不堪的阵地,很快一阵稀稀落落的枪声便响了起来……

“报告联队长阁下,支那人已经冲上了第一大队的阵地,现在正在跟一大队激战,乔本队长请求紧急战术指导!”一名参谋匆匆向河原右丙报告。

河原右丙面沉如水,虽然他的心里早已有了准备,可是听到战斗开始不到半个小时第一大队竟然就顶不住了,这实在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只见河原沉着脸问:“一大队在战前可是已经满员了的,怎么这么快就顶不住了?”

参谋哭丧着脸道:“联队长阁下,桥本队长说了,支那人刚才的火力摧毁了他百分之七十左右的阵地,人员也伤亡了近百分之四十,没有了阵地的掩护缺乏火炮和掩体的掩护,加之支那人的战术素养和武器装备要比一般的支那部队要厉害上不少,所以第一大队的伤亡一下就变大了起来。”

看到河原右丙沉吟不语,一旁的石桥嘉久藏赶紧说:“大佐阁下,第一道防线不能丢失,至少不能才开战半小时就丢失。要知道我们的对手可是支那的第十一师,这样的部队一旦打顺了说不定他们就会调集全部兵力攻击我们的第二第三道防线,这样一来我们的压力就太大了!”

河原右丙没有说话,这个道理他又何尝不知呢,他只是犹豫了不到几秒钟就下了决心。

“马上通知山炮联队,立刻对第一道防线前的支那军进行火力覆盖!”

“31团攻上去了!他们攻上去了!”

十一师的观察哨里,王元直、罗贤达和胡一几人看着已经攻到日军阵地前沿的士兵心中欣喜万分。十一师可不是什么菜鸟,这支部队可是跟日军进行了大小战役数十次的战斗经验丰富的部队,但是在他们的印象里还没有哪次跟日军的作战能够如此的顺利。第一波的攻击才刚刚开始就打到了日军阵地前沿,要是这样下去的话恐怕不到半个小时日军的第一道防线就会被攻破了。

和兴高采烈的王元直等人不同,胡链的眉头却是微微皱了一下,他的经验和直觉告诉他,日i本人是不可能这么轻易的将第一道防线让出来的。

他想了想,伸手招来了一名参谋吩咐道:“你去通知尹钟岳,将进攻队形再分散一些……”

“嗖……嗖嗖……”

“轰……轰轰……”

胡链的话音刚落,一阵急促的声音开始出现在空中,随后一阵阵爆炸声在一道阵地前爆炸开来。

参与第一波进攻的是31团的一营,这个营算是31团比较有战斗力的部队了,战斗经验很丰富,一听到天空中传来的呼啸声,大部分士兵立刻条件反射般扑到了距离自己最近的隐蔽点趴了下来。

“轰轰……轰轰……”

不断有炮弹在一营的周围爆炸,也不断有士兵在爆炸中受伤或牺牲。一营的营长葛天松也是一名战斗非常丰富的军官,看到这样的情形后他知道继续留在阵地前只有死路一条,于是大声喝令士兵继续冲锋。

“兄弟们,不想留在这里挨炸的马上往前冲,留在这里只有死路一条!”

“兄弟们跟我上!”

一营的官兵在各级军官的指挥下冒着炮火又开始发起了攻击。

看到一营的官兵能在炮火的轰击下继续进攻,原本有些担心胡链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这个营不愧是一支战斗经验丰富的部队,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情形的头脑,这足以说明这个营的营长是一名果敢冷静的军官。

“看来打完这一仗后应该好好提拔一下这个营长!”胡链如是想。

而防守在第一道防线的日军第一大队的士兵也被一营的打法给吓了一跳,他们没想到这支部队竟然敢冒着炮火对他们发动进攻,这样富有顽强进攻精神的部队他们还是第一次见到。

趴在一个弹坑里的黑田寿江看到华夏军队已经冲到距离己方阵地不足五十米的距离,他的心立刻就紧了起来,随后他又听到前方传来一声大喝。如果他听得懂中文的话,他就会听出对方说的是一个词,这个词就是“投弹!”

只听见一阵轻微的嗖嗖声,紧接着数十枚手榴弹就落到了日军的阵地上。

“轰!”

“混蛋!”

骂了一声,都没来的急逃,黑田寿江便朝着距离自己只有几米的一个弹坑里跳扑了过去,刚一扑入弹坑之中,他就感觉到伴随着大量被扬起来的灰土一阵气浪从自己的头顶掠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