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六百四十章 桥
华夏军队借道法租界的事情自然瞒不过日本人,得到消息的藤田进顿时勃然大怒。

“这些白皮猪真是太可恶了,上次拒绝帝国的士兵进入法租界的态度那么坚决,没想到支那人一来这些家伙就怂了,真是一群没有骨头的软蛋!”

“藤田君,现在不是追究法国人的时候,你现在要做的是如何守住上海,其他的一切都是次要的。”一旁的坂垣征四郎沉着脸提醒道。

看着一旁的坂垣征四郎那张阴阳怪气的脸,藤田进就气不打一处来冷哼一声道:“坂垣阁下,不用你提醒,我当然知道自己的职责,你放心如果上海失守我身为指挥官是必然会剖腹自尽向天皇谢罪的。”

“八嘎,我让你剖腹了吗?天皇陛下任命你为十三军的司令不是让你来剖腹的,你的任务就是为帝国和陛下开疆扩土,而不是象那些低级军官那样动不动就要剖腹,陛下既然任命你为十三军的司令官,你就不能辜负陛下的厚望,如果上海失守了,你知道帝国要承受多么大的损失吗?”坂垣征四郎直接就开骂了,看着坂垣征四郎那张不断闭合的嘴巴,藤田进只想用自己的拳头狠狠的将他的门牙打掉,可是他不能也不敢,只能忍着,官大一级压死人,这个法则无论是那个国家都是一样的,尤其是日本这样一个信奉秩序就是一切的国家。

藤田进深吸了口气冷声道:“参谋长阁下,我只是尽我最大的努力保护住这座城市而已,如果你认为我的能力不足以担任第十三军的司令官,你可以建议大本营撤销我的职务,但是在我还担任第十三军司令官的时候,我希望您不要干扰我的指挥。”

坂垣征四郎的脸立刻变得通红,气得整个身体都在颤抖,抖动的右手指向了藤田进,一时气得说不出话来,“八嘎雅鹿,你……你这是在质疑我在胡乱指挥吗?”

藤田进的话无疑是戳中了坂垣征四郎的痛处,自从他从陆军大臣的位子上被人拉下来后,敏感的他总感觉周围的人看他的目光有了很明显的变化,在他看来这种目光中那种浓浓的嘲笑和怜悯的意味是那么的浓烈,这也让向来自负的他感到有股说不出的憋屈。这一次西尾寿造将他派到了上海督促藤田进防守上海他已经很不痛快了,现在藤田进竟然有用这种口吻跟他说话,这让他心里的怒火再也压抑不住了,一时间他这段时间积累的怒火犹如岩浆爆发一般冲了出来。

只见坂垣的眼睛变得通红起来,他上前两步走到距离藤田进不到一米的地方,一字一句的对他喝道:“藤田君,你要记住,我是奉了西尾寿造总司令的命令来监督你守卫上海的,如果你认为我干扰了你的指挥我可以离开指挥部,从此不会再对你多说一句话。但是,请你记住,我会在这里一直盯着你,如果你在往后的日子里一旦犯了错误,我就一五一十的报告给西尾总司令和大本营,所以你最好祈祷天照大神不要被我抓住把柄,否则有你好受的!”

坂垣征四郎的声音并不大,但对于一直偷听他们说话的作战大厅里的参谋们却听得一清二楚。对于两位长官之间的矛盾这些参谋们不想知道也不敢知道,神仙打架小鬼遭殃的道理他们比谁都明白,所以不管是谁此时全都患上了集体失聪症,所有人都自顾自的忙着自己的事情,没有谁敢出声。

而藤田进也觉得脖子一凉,他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说的“干扰指挥”这个词已经把坂垣征四郎给得罪死了。这家伙以后是要跟自己死磕到底了,任是藤田进再不怕死,但是一想到从今往后自己的旁边时时刻刻有一只阴冷的毒蛇盯着自己,只要自己露出一点破绽对方就会张大嘴巴露着獠牙扑过来,他的心中就不由自主的涌起一股寒意。古语说得好,宁可得罪君子也不要得罪小人,自己今天可不就是得罪小人了吗?

有心想要向坂垣征四郎道个歉缓和一下气氛,可又拉不下这个面子,正在藤田进有些犹豫的时候,旁边的电话铃声响起,当藤田进拿话筒后还未来得及说话,一个急促的声音便响了起来:“司令官阁下,支那人开始向闸北进攻了!”

华夏军队进入了法租界后,很顺利的通过法租界朝着闸北方向发动了进攻,而接到了死命令的日军则是固守在街道上,双方沿着各个街道和区域展开了殊死的搏杀。

上海作为一座国际大都市,居住着数百万的居民和无数的外国人,各国在上海都驻有商号、公司和各种机构,所以不仅155毫米和203毫米这样破坏力太大的重型火炮不能动用,就连一零五口径这样的轻型榴弹炮也被禁止使用,不过好在苏晋通过种种方式将装甲一师的一个坦克团给运抵这里,否则黄卫国真不敢想象要进攻这座日本人拼死守卫的城市要付出多少代价……

闸北浙江路桥俗称垃圾桥,始建于1880年,是连接吴淞江和苏州的一条重要通道,经过不断改建后这座桥已经成为一个重要的交通枢纽,金文海所在的三连的任务就是在战斗开始夺取这座重要的桥梁并在桥对面构筑阻击阵地阻断日军的增援部队,不过当三连一百六十多名士兵在三辆四号坦克的掩护下快速穿插到垃圾桥附近时,发现日军早已在桥头南岸建造了三个品字形的堡垒,而且日军为了增加视野还强行拆除了周围三百多米内的所有建筑,所以当三连还没抵达桥头,雨水般的子弹就泼了过来。

在桥头最中间的一个堡垒里,宇田利有少佐举着九三式4倍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前方的动静,他发现对面的华夏军队遭到袭击后并没有手忙脚乱的展开反击,他们的步兵或是躲到掩体后面或是躲在了坦克后面,那三辆灰色的坦克则是不慌不忙的开始转身,为首的那辆坦克很快调转了炮口很快就对着堡垒开了一炮。

“轰……”

一枚高爆弹打中了宇田利有所在的碉堡,爆炸声过后,这座碉堡除了被蹭破一层皮外没有受到其他的损伤。

“咳咳咳……”

一股浓烟吹进了碉堡里,宇田利有咳嗽了几声后,望着数百米外的那辆坦克冷笑道:“支那人以为凭借几辆战车就象拿下我们静心构筑的碉堡,那简直就是在做梦。既然支那人的火炮威力那么差,那就轮到咱们来反击了,命令战防炮开始反击!”

宇田利有有足够的底气这么说,这三座钢筋混凝土构造的碉堡是在亲自督建的,光是碉堡的厚度就达到了两米,在宇田利有看来除非华夏人动用攻城炮,否则是绝不可能拿下这三座碉堡的。宇田利有的话音刚落,对面的三辆坦克仿佛不服气一般又对着碉堡同时开了一炮,这次它们动用的是穿甲弹,可除了在碉堡上打出一个不大的坑之外并没有任何效果。

“我草,小鬼子建造的龟壳怎么这么硬?”三连的连长刘大舟看着硝烟散尽已然稳稳当当的伫立在前面的三座碉堡倒吸了一口凉气,四号坦克的火炮口径虽然不大,但对付一般的碉堡和工事已经是绰绰有余了,但用来轰击前方这三个碉堡时却只能蹭破一点皮。

正当刘大舟吃惊不已的时候,只见前方碉堡后面火光连续闪动了两下,随后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在附近响起。当浓烟散去后,刘大舟发现原本附近的三辆坦克遭到了对方战防炮的反击,三辆四号坦克有两辆被击中,一辆被击中前装甲后,前装甲露出了一个小洞并没有被击穿,另一辆的侧装甲被击中整辆坦克冒出了浓浓的黑烟。

“不好,坦克赶紧撤退,鬼子有战防炮!”刘大舟大吃一惊,赶紧通过步话机通知剩下的两辆坦克。

很快剩下的两辆四号坦克赶紧挂上了倒挡猛轰油门后将坦克开到了后面的那片建筑群里,而在日军的碉堡群内却是一阵欢声雷动,不少日军都高声欢呼起来。刚才击中两辆四号坦克的是日军新装备的一式47毫米反坦克炮。近年来和第三集团军对峙的日军深深感受到了第一装甲师的四号坦克的威胁,原本日军装备的反坦克炮清一色都是仿制德国的pak37战防炮,可是在跟第三集团军交手后,面对第三集团军那数百辆凶猛的四号坦克,日军深感原有的94式反坦克炮已经落伍,这才开始陆续研制了一款更大口径的一式47毫米反坦克炮,不过这款火炮也并非日本人的原创,而是仿制缴获苏军的45毫米反坦克炮。

这款一式47毫米反坦克炮的穿甲能力颇为不俗,在三百米的距离可以击穿50毫米厚的装甲,是以刚才那辆被击中了侧翼装甲的四号坦克被击中后立刻就起了火,而另一辆四号坦克则是好运的逃过了一劫。

“快……来几个人赶紧把坦克里的兄弟抢救出来!”刘大舟虽然明白被击中的那辆坦克里的乘员恐怕是凶多吉少,但他还是抱着死马当活马医的态度下达了命令,在下达完这个命令后他又开始下令部队对前方的堡垒展开攻击,迫击炮、机枪立刻朝着前方开火,双方一时间打得不可开交,但是让刘大舟感到遗憾的是日本人的那两门反坦克炮在开火之后立刻又重新隐蔽起来,这也让他很是失望。

眼看自己奈何不了对方的那三个坚固的碉堡,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肆无忌惮的朝着己方倾泻弹雨,刘大舟有些挠头起来。这时,二排长在一旁恨恨的说道:“连长,要不咱们跟上头说一声,调一门b-4重炮过来,我就不信轰不破这个龟壳!”

刘大舟瞪了而排长一眼:“你又不是不知道师座不许咱们动用重炮,况且咱们的重炮全都在虹桥机场一带,等到重炮来到这里黄花菜都凉了!”

“那怎么办?”二排长也有些挠头起来。

刘大舟有些焦急的看了一下手腕,营长给他的时间只有半个小时,如果半个小时内不能拿下这座桥梁日军在苏州方面的增援部队恐怕就会赶到,到时候想要拿下这座桥梁就更困难了。

就在他挠头的时候,后面传来了一阵金属履带的摩擦声,当他们回头望过去时,两辆比四号坦克还要大一圈的“钢铁怪兽”就出现在了他的面前。只听见一阵金属履带伴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这两辆坦克缓缓的开到了刘大舟的街道上,要不是刘大舟清楚的看到坦克侧翼的那幅青天白日旗,激动之下的刘大舟几乎都要朝它们开火了。

这两辆坦克的到来不仅让刘大舟等人大吃一惊,也让在碉堡内的宇田利有心中一震,看着对面那两辆坦克硕大的炮口,他赶紧忙不迭的喊道:“快……赶紧用战防炮将支那人的那两辆战车给打掉!”

“快……开火!”随着宇田利有的命令,原本躲在掩体里的两门47毫米反坦克炮被十多名日军推了出来,然后瞄准了前方的两辆坦克匆匆开火。

“轰……”

只听见咣当一声闷响,随后前方传来了一阵巨响,两枚炮弹射出,其中一枚打偏,另一枚正好命中前方一辆坦克的前装甲。用望远镜仔细观察前方的宇田利有看得清清楚楚,正当他想欢呼的时候却看到浓烟散去,那辆被击中的坦克却依旧好好的呆在原地,除了前装甲多了一个小坑之外它依旧完好无损。

只见它那辆坦克缓缓的转动了炮塔,硕大的炮口正好对准宇田利有所在的碉堡,下一刻宇田利有便看到那辆坦克的炮口一闪,随后他就感到一阵巨大的爆炸声响起,他的脚下也传来一阵颤抖,整个堡垒好像有些摇晃起来,不远处一个射击孔后面的几名日军被飞溅进来的碎石击中,惨叫着倒在了地上不住打滚。(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