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书吧 > 穿越小说 > 我的老婆是土匪 > 第四百七十六章 白长官驾到
杭州自古就是华夏七大古都之一,素有“人间天堂”的美誉,无数的名人都曾在这里留下许许多多的传说,这也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文人骚客前来这里吊唁。

今天天气阴沉,寒风不停的呼啸着,一架外形丑陋的运输机喘着粗气降落在了杭州西郊的西坪机场,很快这架绰号容克大婶的ju-52运输机的机舱门被人放到了地面上,一名身穿土黄色军服的军人走下了飞机,在他的衣领上三枚金色的将星很是吸引人的眼球,他就是刚从重庆赶来的参谋部的副总参谋长一级上将白崇禧。

当白崇禧走下飞机后,早就等候在机场上的苏晋迎了上去,敬了个礼后笑着说道:“白长官好!”

“你一定就是三思吧?”白崇禧随手回了个军礼后对苏晋笑道:“我们可谓是神交久矣,但还是第一次见面啊!”

“长官过奖了。”苏晋脸上露出了一丝不好意思的神情,“一直以来长官对职部颇多照顾,职部却从未拜访过您,着实惭愧啊。”

白崇禧摆摆手,指了指身后的容克大婶说道:“惭愧什么,你在前线为国浴血奋战,没事来拜访我这老头子干什么。再说了,前些日子你能主动卖给五战区一批运输机我和德邻还没找机会谢谢你呢,这玩意不但运送货物还能当客机用,而且省油、坚固,对跑道的要求也很低,空军试用过后都是赞不绝口呢。”

面对白崇禧赞赏的谢意,苏晋连连摆手表示谦虚。虽然白崇禧没有主动说起,但这年头在官场混的谁没几个眼线,重庆发生的事情自然瞒不过苏晋,人家不提那是人家的事情,苏晋自己却不能不有所表示。为此苏晋前些日子主动派人找到了五战区司令李宗仁,以五十万大洋的价格将十架崭新的“容克大婶”卖给了他。

这个价格对于已经将武器商店系统升到了五级的苏晋来说只不过是花了两千能量点,却能弄回五十万白花花的大洋,说是一本万利也不为过。但对于白李二人来说这个人情可就大了。在国际上一架容克大婶的价格就是十万美金,就这个价格你想买人家还不卖给你,现在苏晋以五十万大洋的价格卖给他十架,这已经跟白菜价也没什么区别了,而且对于他们这种手握重兵的大佬来说,这十架客货两用的运输机能发挥的作用可是很大的,所以即便以白崇禧的骄傲也得当面表示一下谢意。

两人寒暄了一会后便驱车来到了位于杭州市中心的上城区的军部,到了军部后白崇禧并没有直接到会议室谈公事,而是主动提出要求去看苏晋那个刚出生不到两个月的孩子,看到人家兴致这么高,苏晋还能说不吗。

因为想念自家的媳妇和儿子,是以光复了杭州后没几天苏晋便下令将军部迁了过来。看到苏晋带着客人进门,张婉娘、小雨等人自然也都进来见礼,看着尚在襁褓中沉睡的婴儿,白崇禧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块玉佩递给了张婉娘笑道:“你的男人刚送了我和德邻一份大礼,我们两个都是大老粗,也没什么好东西送你们的。这是我在来之前,德邻托我送给这孩子的一个小玩意,不知什么钱,算是我和德邻两人的一点心意,你们也别嫌弃,快收下吧!”

“这……”看着白崇禧手中的这块玉佩,张婉娘却是微微一惊,只见这块玉佩被雕刻成了一只小猴儿坐在马背上,状似得意,这种图案有着马上封侯,“出将入相”的蕴意,而且看这块玉色泽洁白,剔透莹润,在阳光下显得优雅淡然,虽然张婉娘对玉没什么研究,但也知道这个东西肯定价格不菲,她可不敢随便接下来,只得将目光看向了自家丈夫,看到苏晋暗暗点头后,这才道了一声谢后双手接了过来。

苏晋却是满不在乎的佯怒道:“白长官,感情那十架飞机就只值这么一小块石头啊,那我这生意可是做得太亏本了。”

“哈哈哈……”

看到苏晋竟然跟自己开启了玩笑,白崇禧先是愕然,随后大笑起来。他拍了拍苏晋的肩膀大笑道:“还真被你说着了,你这生意还真是亏本了,我和德邻都是穷鬼,可没什么好东西送你,所以呀你就自认倒霉吧。”

两人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笑毕后苏晋指着自家儿子腆着脸对他笑道:“白长官,职部这儿子还没取名字呢,既然您今天看到了,干脆劳烦您给他取一个名字如何?”

看着苏晋认真的样子,白崇禧只能指着他无奈的摇了摇头。他想了想才说道:“三思,你我都是军人,而吾辈军人为国征战沙场自当是奋勇向前,所以我给他取名为一个“愈”字,你看如何?”

“苏愈……苏愈……”苏晋嘴里喃喃的咀嚼了两句,越想越觉得有道理,愈,是进的意思,白崇禧取这个名字就是暗示自家儿子要奋勇前进不断进取的意思,看来这大佬就是大佬啊,文化水平就是高,取的名字也是这么有水平。

想到妙处的苏晋不禁竖起了大拇指赞道:“诶呀,太谢谢白长官了,连名字都取得那么好!高……实在是高!”

“你小子少嬉皮笑脸。”看到苏晋嬉皮笑脸的样子,白崇禧忍不住笑骂道:“亏你还是一军之长呢,平日里你就是这么带兵的?”

“白长官,您既然来了就算是到了家了,千万别客气,三思这人啊就是欠收拾,您既然是他的长官就要多提点提点他,省得他惹出什么祸事来,您先跟他聊着,我去吩咐下面的人准备一下,您今天中午就留在这吃顿便饭。”一旁的张婉娘在白崇禧为自家宝贝儿子取名之后对他的态度也亲切了许多,招呼了一声后就抱着儿子下去了。

张婉娘出去后,客厅里就剩下苏晋和白崇禧两人。两人落下后,白崇禧就从随身的公文包里掏出了一枚勋章和一份文件,他先将勋章放在了桌上,随后拿起文件神情就是一肃,对苏晋沉声道:“苏晋!”

苏晋立刻站了起来高声道:“职部在!”

“滋有国民革命军陆军二零二军军长苏晋,在光复杭州战役中运筹适宜致获全功,并在局势困苦时毅然奋起战斗挽回颓势。是以军政部和军事委员会一致同意授予其青天白日勋章以资表彰,望其再接再厉为国再立新功!民国三十八年十一月十五日”

念完后,白崇禧拿起盒子取出一枚银质底版,底板上有蓝白色的青天白日形状的微章,微章外还有光芒四射状的银质饰物,将其别在了苏晋的左胸前。佩戴完后,白崇禧又郑重的给苏晋敬了个礼,苏晋见状赶紧立正还礼,至此办法徽章的仪式这才算结束。

俩人重新落座后,白崇禧这才道:“三思,这枚徽章我是授给你了,我的任务也算是完成了。原本我还要为你晋升军衔的,可在临行前却被取消了。”

“为什么?”苏晋不禁惊讶的问道,“先前不是说得好好的吗,这算什么?过河拆桥?”

“你呀你,这张破嘴还真是什么话都敢说啊。”白崇禧无奈的瞪了他一眼,“不是不给你发,而是换个地方给你颁发。下个月军委会要召开第二次南岳军事会议,委员长特意点名让你也参加,你的军衔估计要到那时候由委座亲自为你晋升,到时候你可就风光了!”

“恐怕到时候不是风光,而是把我架到火上去烤吧。”苏晋无奈的看着这个正幸灾乐祸的笑着的家伙,南岳军事会议是什么?那可是由蒋委员长主持的最高界别的军事会议,参与会议的都是一方要员和军队的主要将领,在这个最注重出身的年代,自己一个土匪出身的家伙去参加这个会议指不定会遭到多少的白眼呢。

“不去行不行?”

“你可是委员长钦点的重要人物,不去可不行。”白崇禧笑得就象一只老狐狸似地,看得苏晋只感到一阵牙痒。

两人又说了一阵,张婉娘就过来说饭菜已经备好,请两人前去用餐。

席间两人喝了几杯酒后,白崇禧接着酒意对苏晋好奇的问道:“三思,前些天你在日本做的那件事可是引起了轩然大波啊,就连美国人都为此过来抗议,只是后来却又没了下文,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了什么吗?”

“还能为什么,我给了美国佬一点甜头呗。”苏晋举起酒杯吱的一声一饮而尽,这才说道:“我把我在日本仍的那玩意的配方交给了美国人,他们这才闭了嘴,否则你以为美国佬为什么不做声了。”

“什么,你把配方给了美国人?”白崇禧不禁一惊:“你糊涂啊,这么重要的东西你怎么就给了美国人,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很重要的筹码啊,留在手上可是能从美国人手里掏出不少的好处的。”

“重要个屁。”苏晋没好气的说:“以美国人的科技实力最多也就几年就能自己弄出来,现在交给他们还能换点好东西回来,要是再过几年它就一文不值了。”(未完待续。)